>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阴魂不散又对上了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阴魂不散又对上了

    回到郡王府后,义忠郡王脑子一片混乱……

    尽管他很不想承认,但眼下的局势告诉他,想要染指九五至尊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还不如按照贾赦说的那般,到海外之地占领大大一片疆域建国称王。

    当然,正如贾敬所言那般,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义忠郡王是不会离开大庆这个花花江山的,谁也不乐意放着好好的舒适日子不过,偏要去蛮荒之地受苦。

    “这也算是一条后路!”

    一干郡王府幕僚经过紧急商讨,觉得这是一个不错后路。当然以他们读书人的思维方式,如果能够不离开大庆的话最好。

    “只是想要实施如此计划,不仅要有足够海船,还得在西南边陲有王府的心腹官员!”

    有幕僚提出了困难:“不然就算王爷在海外占得一席之地,没有足够的大庆百姓填充隐患太大!”

    “海船的事好说!”

    义忠郡王皱眉沉吟道:“不论是从南方找,还是咱们自己建造都成,至于西南边陲安排自己人也不难,那边可没几个官员愿意过去,只要南安郡王那厮不使坏就成!”

    “咱们自己建造海船,放在哪里?”

    又有幕僚提出了疑问:“放在江南的话太远,出了什么变故都鞭长莫及!”

    “津门,贾赦打算在津门建造海港,到时候咱们的船队就驻扎在津门!”

    义忠郡王眼中精光闪烁,昂声道:“只要有了海船,咱们就有了后路,至于南安郡王那边也好解决,本王会跟他当面说清楚!”

    如此便好!

    一干幕僚暗暗松了口气,只觉心中大石落地好不松快。

    形势如何,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已跟义忠郡王绑在一起,想要柴开根本就没可能,一旦事有不谐或者义忠郡王真的成了闲王,他们自身的利益也会损失惨重。

    放下心思,脑子便忍不住东想西想,有幕僚好奇说道:“没想到贾赦这厮也存了私心,对朝廷和当今也不是一味顺从啊!”

    “哼,到了他这等地位,为了避免‘鸟尽弓藏’的下场,自然要好好盘算一下后路!”

    义忠郡王回想之前被贾赦不屑狂喷的不爽场面,没好气道。

    “王爷,咱们要不要在这上头动点手脚!”

    有幕僚坏笑着提议:“只要稍稍在坊间流传一下,估计贾赦这厮便讨不了好,以当今的多疑性子搞不好会拿他开刀!”

    最主要的是,有可能通过这种手段,将贾赦彻底拉下水跟他们绑在一起!

    其余幕僚立即反应过来,急忙出声附和,有了贾赦这位大庆有史以来最为强硬的内阁首辅帮助,义忠郡王的大事说不定真有成功的可能!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自然愿意留在大庆这个花花世界,做大官掌重权,风光无限扬眉吐气,而不是灰溜溜跑去海外蛮荒之地当土著。

    “这个主意,还是早早打消的好!”

    义忠郡王的脑子还没糊涂到家,明白贾赦既然敢跟他说这些‘大逆不道’之事,自然就不怕他传扬出去。

    还有,作为太上皇最为喜爱的嫡孙,他还是知道不少事情的。

    比如贾赦这厮相当特殊,一身武艺强得恐怖,甚至就连皇宫里的供奉仙师都不一定干得过,只要他没表露出明显的反叛意思,无论是太上皇还是当今都不会对他如何。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要是引得这厮大开杀戒,整个京都要血流成河不说,甚至皇室都有可能全军覆没。

    这真不是开玩笑,实力到了贾赦那种程度,就算动用军队都不一定能留得下,要是遭遇战更是拿他没辙。

    当然,这厮的能力没得说,这些日子跟江南盐商和粮商,还有出身江南的官员大打出手,最后能够取胜全都依赖这厮的强硬和能力。

    义忠郡王不得不承认,换了个内阁首辅,就说之前的杨震吧,就是当今和太上皇联合施压,也别想弄成眼下的大好局面。

    就算有海盐场这样的出盐利器,杨震只会死死压住不松口,甚至彻底将这事抹掉,也不会让江南盐商有伤筋动骨的可能。

    像杨震这样的传统内阁首辅,身上牵连的利益干系实在太多,况且他本身就出身江南士林,怎么可能做出主动损害江南利益的事情?

    再这厮主掌内阁期间,江南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尤其在盐政方面更为突出,被刺杀而亡的盐政长官数量,可是能跟因贪渎被彻的盐政长官基本持平。

    真以为皇家都是傻子不成,只是江南官场铁板一块,牵连到朝廷的赋税稳定,投鼠忌器之下没有动手而已。

    无论太上皇还是当今都没少安排布置,太上皇期间的江南甄家和金陵四大家族,就是太上皇为了掌控江南特意布下的棋子。

    只是可惜,这帮家伙忘记了初衷,一边利用太上皇的纵容大肆捞银,一边又不知死活跟江南本土势力搅合在一起,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当今更加直接,利用朝堂手段派遣一波波心腹官员,担任江南各地衙门主夹,想要以此掌控江南。

    结果效果依旧不大,江南士绅的实力太过强悍,各地调往江南的官员要是没有他们的支持,连衙门都难以彻底掌控,更别说直接控制整个江南了。

    更好笑的是,某些自诩当今心腹的家伙,不明当心的真实想法,竟然还跟江南当地士绅搅合在一起狼狈为奸,听闻当今气得够戗的说。

    总之,江南在大庆朝廷眼中是块宝,却也是个头疼的刺头。

    义忠郡王因着受太上皇喜爱的缘故,跟宫里的实权派大太监安海关系不错,通过安海的关系这才知晓了这些隐秘。

    这样的消息,给他心灵的冲击相当之大!

    原来大庆朝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歌舞升平,皇权跟相权之间,朝廷和江南之间的争斗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而且之前看来皇权稍占上风,而朝廷跟江南之间的对决却是全然落于下风。

    正因为知晓这些隐秘,他才很不甘心的放弃了江南这块大肥肉,没想像其它王叔那般跟江南士绅联合一起大捞特捞。

    他们也不想,无论太上皇还是当今,岂会对他们的动作一无所知?

    要不是心存顾忌,他们全部都得倒霉,无论是太上皇还是当今的怒火,都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这也是为何他会眼巴巴跟宁府暗中联姻,想要染指津门盐场的主要原因,少了江南那帮大土豪的孝敬,义忠郡盎府的财政状况并不是很好。

    这些都是义忠郡王心中的隐秘,没有跟身边一干心腹幕僚提起。

    贾赦厉害就厉害在这里,没有理会自家跟江南士绅之间的利益纠葛,直接出手硬扛财雄势大的江南盐商。

    本来以为朝廷这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谁知道三处海盐场一开,海盐源源不断涌入市场,直接将江南盐商冲击得七零八落。

    朝廷这一次取得大胜,将原本势力惊人叫人忌惮的江南盐商集团打垮,让他们成为了普通的盐商富户,不仅替朝廷开辟了新的稳定财源,也解决了江南的一大隐患。

    还有江南官场也被他整得叫苦不迭,不玩杀人那套,直接玩兑换的把戏,这一套手段确实高明,起码那帮子出身江南的官员想在外地任职期间有个好下场,就不得不约束与之有关的利益关联方,对朝廷派遣下来的官员客气一点。

    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名堂,可是等时间一长,那些北地派至江南的官员站稳了脚跟,到时候朝廷对江南的掌控力度将逐渐变强。

    有这种气魄,敢硬顶着整个江南士绅集团做出如此布置,还能将布置转化为实际效果的,放眼朝堂也就贾赦独一份。

    这样的能臣,只要当今脑子没坏掉,就不会轻易对他动手,否则很有可能引发朝堂动荡,甚至还会引发动摇皇权的大乱子。

    ……

    贾赦没有理会义忠郡王可能的反应,依旧如常上衙下衙,参加朝会冲那帮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官员怒喷,同时遥控指挥贾敬在津门建港开海。

    “津门作为京畿门户,必须开海拥有强大的水师卫护!”

    在小朝会上,贾赦冷声开口:“上次只是小股海盗乘船杀来,便轻松登陆差点毁了津门新城,要是下次来的不是小股海盗,而是大批叛军呢?”

    一番话,说得能够参加小朝会的重臣脸色难看哑口无言,当今更是惊出一头冷汗,想想京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遭遇一帮叛乱攻击,措手不及之下很有可能失守。

    “贾卿说得不错,津门不仅要建设港口,而且还要建立一支强力水师!”

    当今很有气势一挥手,结果直接迎来下首的礼部尚书杜文的极力反对:“又是建港又是建立水师,所需耗费银钱无数,所谓劳民伤财是也,不如直接禁海就不担心会有海船直接从外海杀奔津门!”

    这厮一开口,立即便有几位三品和二品大员附和,大声表示对当今决定的不赞同。

    贾赦眯缝着眼睛,看着这帮家伙在那上窜下跳,真真阴魂不散,这帮江南大财主们的代言人,难道着呢就不怕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