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东城,悠然居茶楼,

    包厢内,贾赦和王子腾隔桌而坐,桌上摆着几碟精致小点心,还有两盏茶香袅袅的清茶。

    “给你讲个笑话,荣府拥有家产百万,却还要主母放印子钱填补家用,你说可笑不可笑!”

    贾赦悠然开口,说出的话却是叫王子腾脸色变了。

    “贾相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心头不爽,可王子腾在贾赦跟前却硬气不起来,眼前这厮的成就已经过了四大家族所有先祖,内阁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倾朝野威势无两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是,贾赦约他过来开口就是讽刺亲妹妹的话,叫他心情大坏。

    “没什么意思,只是要你约束一下王氏,叫他不要填乱扯后腿了!”

    贾赦无奈道:“我也真是佩服她了,荣府田产脯子每年出产近十万,竟然还混到要靠放印子钱填补家用的地步,真是人才啊!”

    “这是怎么回事?”

    王子腾脸色一滞,感觉脸面很有些挂不住。

    贾赦轻轻一笑,随口将王氏放印子钱的事情说了一遍,没理会对方阴晴不定难看之极的脸色,摇头道:“没那个本事管家那就不要管,珠儿已经成年生子,他那媳妇还算可以让她管家试试,总比王氏这么胡来好!”

    王子腾好不尴尬,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心中对王氏这个亲妹妹也是埋怨不已,这家管得,叫他想帮着说几句好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同时对王氏也很是不满,没啥管家能力那就让贤啊,好好一个荣府被折腾成这样,说出去简直丢人现眼。

    此时王子腾比起红楼原著同期可要差不少,只是京营三品参将,尽管也是京营高级将领,却比不得原著同期的京营节度风光。

    当然因着升迁之路颇为‘曲折’,之前被贾赦狠狠坑了把,差点被赶出军界,他还是拿性命好不容易拼出眼下的局面,比起原著更加小心翼翼,没有那么肆意妄为。

    贾赦可以不在乎金陵四大家族,可王子腾不能不在乎。

    史家就不说了,虽然顶着保龄侯和忠靖侯的爵位,却是声势大不如往,并且与其它三家有渐行渐远之势。

    以王子腾此时的官职,也没资格跟史家炸刺。

    倒是荣府,主人贾政为四品文官,长子也是在工部混了个六品主事官,又有内阁辅作为靠山,潜势力不可小觑。

    因为王氏的关系,王子腾跟荣府走得很近,正好文武相济互补不足。

    这门亲戚王子腾相当看重,不是能不能帮自己更进一步,起码在官场上有个守望相助的对象,不像原著王子腾只能单独打拼,风光是风光了可扛风险能力太差,一有不慎便有全盘皆输的下场。

    “贾相说得是,珠儿媳妇确实不错!”

    过了好半晌,王子腾才勉强恢复过来,苦笑着说道:“等回去后,我定会跟妹妹说道清楚,让她不要再折腾了!”

    说起这个,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抽,实在感觉脸上无光。

    荣府的底子他还是大致清楚的,只要经营得当每年都有大笔银钱入帐,底蕴比起王家可要强得太多。

    王家每年都能有不少盈余,显然荣府只会更多。可听贾赦调侃的话语,王氏竟然搞得入不敷出,甚至还要靠放印子钱填补家用!

    “每年的出产大多都被那些庄头还有铺子里的掌柜,以及府里的管事贪去了,这话我不好说由你说出来最好不过!”

    贾赦也是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理会荣国府那摊子破事,可惜这是不可能的,除非贾母没了两兄弟彻底分家。

    王子腾点了点头,眼中杀机凛然,显然对那些欺瞒妹妹,搞得他都不好意思的荣府奴仆动了杀心。

    贾赦也不理会,继续说道:“还有,叫王氏不要再往宫里大把送银子了!”

    说起这个,他真是哭笑不得,没好气道:“元春刚刚封嫔,整天大把银子往外撒,后宫不是这么玩的,叫皇后还有四妃怎么看?”

    王子腾先是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听到后头脸色跟着变了,额头瞬间惊出一层冷汗,心头沉甸甸的说不出的沉重。

    想想确实如此,你一个小小的宫嫔,这么财大气粗不把银子当回事,荛乱了后宫的正常‘物价’,不是招人恨么?

    王子腾也是郁闷,他其实对妹妹王氏将女儿送入宫中的做法不是很赞同,更叫他无奈的是王氏为了‘赶时间’,竟然叫女子当起了女官,这叫整个王氏家族的女儿都受到牵连。

    要不是他暗中压制,只怕王氏将遭遇家族内部极大的压力。

    可是现在看来,他要是再不出面压一压这位妹妹的动作,以她那眼高手低手算不上的能耐,,以后肯定会捅出更大的篓子。

    “这事,我会跟妹妹说清楚的!”

    贾赦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约见王子腾的主要目的,他毕竟已经将荣府爵位让给了老二贾政,不好插手荣府的内部事务。

    以王氏的‘韧性’,别看她之前在贾母跟前痛苦类涕连连忏悔,贾赦确实可以肯定,只要风声一过她又回故态复萌。

    他可没精力时刻盯着荣府的一举一动,要是一不小心出了问题,他倒是无所谓,可是贾母和贾政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为了免去避免这样的事情生,还是将麻烦扼杀在摇篮里最好。

    王子腾绝对是敲打王氏的最好人选,王氏的一切底气除了三个儿女之外,就是王子腾执掌的王家。

    “最近好好习练一下水性,最好能坐海船到辽东走上几圈,适应海上航行的生活!”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本就是拿捏人性最好的手段,贾赦见目的达成轻轻一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便起身直接离开。

    王子腾先是一愣,而是满脸激动眼中全是对权力的渴望。

    心中的不快瞬间一扫而空,有的只是满满的期待,以及不明所以。贾赦给他透露了消息,海上很有可能有一番大战,需要参将级别的将领参与。

    可是他左思右想,都没想起海有有什么厉害的敌人,需要参将级将领出马的地步,不过这事是贾赦透露的铁定没错!

    他想要往上爬,在和平年景却是相当不容易。

    没有战事武将就只能慢慢碍资历升迁,还得看后台背景,王子腾背景肯定不差,四大家族除了史家之外在军中的资源,几乎全部对他倾斜,虽然少了贾赦这一环却也相当不凡,

    可是他的年纪摆在这里,没有原著之中的从龙之功,还有战功想要更进一步显然难上加难。

    如今贾赦暗示他海上可能有大战,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提前知道了战斗可能在海上,提前做好准备就相当重要了,一旦当今有意调兵遣将,这番准备没准就能起到关键作用。

    ……

    处理完了荣府的麻烦,贾赦又把目光放在逐渐繁华热闹起来的津门港口。

    因着与辽东的海洋贸易,津门港这头逐渐聚集了不少相关方面的商家,整个津门府都得到了不少的好处,逐渐显出了繁华迹象。

    各种商铺慢慢开始出现并形成一定规模,来来往往的客商让这个新兴城市充满了勃勃生机。

    当然,最重要的海贸生意,却是全部掌握在贾赦买来的那八艘海船上。

    他们往返于隔海相望的辽东半岛,将那里的土特产一船船运到津门,然后被驻扎在津门的客商瞬间抢购一空,而后通过京畿达的道路交通网络卖到大庆各地。

    才短短三个来月时间,就赚了近十万两银子,当贾赦将其中的六成也就是五万两银票交给当今时,这位皇帝陛下惊住了。

    “这利润比错啊!”

    把玩着手上五万两银票,当今满脸高兴,语气中还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这算什么,辽东半岛本就是大庆土地,不过地处关外不好行走罢了。”

    贾赦不以为意道:“那里的土特产虽然希奇,却也没有太大利润,海船来回一趟也就上万两银子的利润,相比真正的海贸还是差太多了!”

    “已经很不错了!”

    当今却是不以为然,笑吟吟道:“一月数万两银子进帐,这样的赚钱度已经很惊人了!”

    贾赦不置可否,轻轻转移了话题笑道:“陛下,经过三个来月往返辽东半岛,那几艘海船积累了一定的航海经验,这次等朝鲜国使者回程时,为臣打算让那几艘海船跟着一起过去,打通朝鲜的海上商路!”

    “哦,那几艘海船已经开仪开始远航了么?”

    当今眼睛一亮,满脸振奋欣喜道:“哈哈,朕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些时候了!”

    “陛下放心,朝鲜国那边跟咱们距离很近,海路也是相对比较成熟了,这次还有朝鲜国使者带路,应该没什么问题!”

    贾赦轻轻一笑自信道:“就算没有朝鲜国使者带路,只要沿着辽东海岸线一路前行,也能直接抵达朝鲜国还岸,等到海上商路一通,咱们就开始下一步计划,一定要叫那帮南方地方大族好好喝上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