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纷纷扰扰又一年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纷纷扰扰又一年

    ♂!

    津门府在内阁首辅贾赦的刻意‘关注’下,以十分惊人的素发展起来……

    用日新月异形容有些夸张,却也恰如其分说出了此时津门府的状态,如火如荼生机勃勃值得您收藏 。l0。

    就在京畿权贵眼巴巴的注视下,隶属于津门港的八艘海船,在这年最后几个月的时间里,又来回往高丽跑了一圈。

    这次的收获没有上次大,却也足足赚了十来万两银子,再次轰动整个京都。

    津门知府贾敬一时更加炙手可热,却也引人分外眼红。

    这不,快要过年散衙封笔的时候,突然就有朝臣上折替贾敬请功,请当今升其官职调职重用。

    “这是,想要染指津门府啊!”

    没谁是傻子,这样的折子一上,顿时在朝堂上引起一阵波澜。

    大部分朝臣都乐见其成,只有贾敬让了位置,他们和他们的人才有伸手的机会,否则还真没几个有胆子胡乱插手。

    内阁首辅贾赦当初弄死两位内阁大佬,并将他们的家族连根拔起的狠辣还历历在目,只要脑子还算正常就没谁敢动津门知府贾敬。

    期间也不是没御史弹劾,可第二天无不被内阁首辅调去偏远之地任职,如此赤落落的打击报复,当今连哼都没哼半声。

    没办法,津门府在贾敬的治理下从无到有,从穷到富不过只用了区区数年时间,功绩之大有目共睹,贾敬本人又比较‘规矩’,还有一大帮子权贵都依仗他的帮忙捞银子呢,没有其贪赃枉法的确凿证据就要弄他,安置跟找死无异。

    所幸贾赦没有牵连旁人的意思,不然朝堂又得来几番洗牌,起码得有几位朝堂大捞卷铺盖走人,甚至可能直接去刑部大牢住上一段时日。

    腊月二十三这日,贾赦以私人名义,请了在官场上的几位亲戚聚会。

    津门知府贾敬,太常寺卿林如海,鸿胪寺少卿贾政,还有津门水师参将王子腾,这些贾赦在朝堂军方的爪牙全部来了。

    悠然居三楼气氛热闹,一干年已至中年的官员将领围桌而坐,以贾赦为尊谈笑风声好不热闹。

    不管在衙门里是不是混得开,反正到了这里却是一个个满面红光意气风发,怎么说都是朝堂三品四品大员,谁也不比谁差上多少。

    聊完家人聊官场,说官场自然免不了说起贾敬即将晋升之事,一个个开口恭喜之余难免好奇,这是谁想染指津门知府之位?

    因为海贸,还有盐场和已经正式投产的船厂,每日来往津门的商旅多如牛毛,同时给津门府带来叫人艳羡的繁华富饶。

    而作为津门知府,贾敬自然变得极为炙手可热,想要在海贸上大大捞一把的权贵巨商,还有想在津门做生意的商旅以及受益的津门百姓,对他的评价都十分不赖。

    特别是当今跟皇室一干王爷,在津门海贸之中占了极大份额,他们对津门府极端重视,能力不错的贾敬自然就入了他们的法眼。

    每日过手的银钱数额惊人,要做到不为所动,或者不怎么贪心可不容易。

    起码在座几位全都知晓,前几个月当今派驻几位心腹负责监督管理其在津门的产业,结果闹出不小乱子,贾敬硬顶着巨大压力没让他们乱来,直到贾赦直接派人将这几位贪婪成性的当今心腹拿了直接押送回京这才了事。

    当时京都上下好不轰动,当今丢了好大的脸面,最后却是恼怒将几位门下全部斩杀,还不得不私下里赞扬贾敬的风骨。

    至于其余想要闹事的某某门人,甚至是某某本尊,在贾敬跟前都没讨到好,惹怒了他直接将贾赦请出,那绝对是刀光剑影人头滚滚。

    没想到某些人直接插手津门之事不成,竟然用此等高高捧起的手段,想要将贾敬挤走。

    “半年,敬大哥再在津门待半年,等津门府彻底走上正轨,各项规矩都稳定过来再动不迟!”

    贾赦轻笑着表态,淡然道:“牵扯了当今还有皇室一干王爷的利益,甚至太上皇都参合了一腿,京都权贵几乎大半都参与进来,那帮家伙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银子是那么好捞的么?”

    他的话,让在座几位心头直冒寒气,心中本有的几分小九九彻底熄灭,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谁想在津门搅风搅雨,首先就得看当今和一干皇室王爷答不答应,搞不好会出大乱子的。

    “大舅兄,没想到小小的琉球竟然也有那般富裕!”

    林如海轻笑着转移话题,林家跟着荣府也参了一股,买了三条海船跟着跑海,短短几月时间便纂了近十万两银子,收入之丰叫人侧目。

    “是啊,谁能想到,小小的琉球竟然也有那般惊人的购买力,还有他们的特产也是相当受欢迎的,只要跑个来回数万两银子便跑不了!”

    王子腾跟着附和,这位接受了贾赦的建议,在津门港还没彻底爆发之前,便苦练水性和琢磨海战之术,为了适应海上环境跟船走了几趟辽东,结果当朝廷放出风声准备筹建津门水师防护京畿海面安全时,一标即中成了津门水师参将。

    别看只是平调,可津门水师统领也不过副将官衔,也就是说王子腾乃津门水师的二号人物,比起其在京营时要强得多。

    只要在水师筹建过程中表现得好,升官提拔不在话下,所以如今的王子腾意气风发好不得意,当然他万万不敢在贾赦跟前炸刺。

    “哼,海外之地物产丰富,有些资源连大庆都没有,东洋南洋又是出了名的资源丰富,琉球虽小却也建国多年,总有不少积蓄的!”

    贾赦轻轻一笑,没好气说道:“不要学着旁人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不定以后咱们家族的千年基业就在东洋南洋之上!”

    津门海贸在他的指导下,并没有盲目的开辟通商海路,而是一不一个脚印,先是大庆关外的辽东之地,然后便是与辽东隔得不远的高丽,等高丽的海洋商路稳定之后,便先奔只有大庆一府之地大小的琉球。

    谁也没想到,琉球出产也不算少,无论金银珍珠还是极品海产,都有不少存货,像是什么瑰丽珊瑚树之类的珍贵盆景不要太多。

    结果数船海货变成奇珍异宝,再次引起京畿轰动,那一次以官府名义的海贸,同样只有区区八艘海船,却是足足赚了五十万两银子!

    五十万两啊,当今差点都撑不住失态,再无二话将海贸的一应指挥权,全部交由贾赦处置。

    也是受此刺激,津门府的发展日新月异一日千里,而一干提前出手和跟贾赦关系亲密的权贵,成了下一波的受益者,他们的海船是官船之后第二波出发的,虽然收获没有官海惊人却也不差了。

    看到了如此惊人利益,动不动就是数万数十万两银子的赚头,引来一帮牛鬼蛇神,想要插手津门海贸分一杯羹。有那野心膨胀自持实力非凡的家伙和势力,更是狂妄得想要彻底控制甚至垄断津门海贸。

    对于这样不知死活的家伙和势力,贾赦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绝不容情!

    他也没傻到什么事情都自己冲锋在前,当今和一干皇室王爷都赚了大钱,出了事儿自然要他们出力摆平。

    繁华背后,各种惨烈的刀光剑影和惨烈厮杀不在少数,为了利益某些人和势力当真不怕死,明知会撞得头破血流依旧一强行冲来,结果全部死得相当难看。

    京畿之地又岂容他人逞能?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自持实力非凡的家伙中,北方的强人倒是少见。

    没办法,有贾赦这样的猛人坐镇,又有漕帮和丐帮威慑,北地帮派和强人倒没几个有胆子胡来,也就是在自家地盘筹集商品运到津门港出售,虽然银子赚得不多却也不少,足够他们富甲一方。

    可南方的江湖和士绅势力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有胆子频频插手津门之事,摆出一副猛龙过江的架势,最后自然被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却是依旧不依不饶拼了命的冲将上来。

    这事相当古怪,贾赦叫通政司帮忙查看一二,结果却是叫人哭笑不得,原来是受了江南烟海地方大族的鼓惑北上占便宜来的。

    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啊,贾赦自然明白江南地方豪强对海贸之事十分了解,眼见津门发展如此迅猛,怎么可能不想分一杯羹?

    他们仗着对海路熟悉,又勾结了某些贪心不足的权贵,便想着搞垄断经营,也不看看对手是谁?

    就连当今想要搞垄断经营,都被贾赦一巴掌拍了回去,又岂会便宜的旁人?

    有他亲自看着,谁都别想一接独大,等津门府的海贸商圈形成了稳定的规矩,当今还有皇室王爷们,以及权贵巨贾即将势力和地盘滑分完毕他才会抽手,进行下一步的规划和开发。

    “诸位,来年大展宏图更进一步,干!”

    贾赦举起酒杯一脸振奋,在座几位全都满脸潮红跟着齐声大喝‘干’,说着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凌晨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