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遥遥三年终进京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遥遥三年终进京

    京郊通往京都城的官道上,一行车马缓慢行走。

    车马装饰富贵,外头围着的护卫家丁一个个锦衣华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不是有钱的豪贾就是京都权贵。

    来来往往的百姓行人有意避让,一些规模较小的商队也纷纷让在路旁,让骑在高头骏马上的英俊青年满是得意。

    “我儿,什么时候进城!”

    车马队列之中,最豪华宽敞的一驾马车,突然传来一道中年妇人好听的声音,窗帘微微掀起已丝缝隙,一双明亮大眼好奇打量周围一切。

    那骑马奔行在前的青年急忙掉转马头回返,行到马车旁慢步前行,抬头望了望远处的长长城墙,笑道:“母亲不必心急,估计还有五六里便到了!”

    “母亲不急,只是派你姨妈在家里等急了!”

    窗帘掀起一角,露出一张的脸膛,只见她笑吟吟道:“我儿麻刀了京都之后可不许胡闹!”

    “知道了知道了,母亲这一路都念叨多少回了?”

    英俊青年不耐烦摆了摆手,嘟囔道:“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待咱们自己家来得痛快!”

    神态间露出一丝憨懵,显然不是个机灵之辈!

    “哥哥说的什么话,姨妈家可是堂堂国公府邸,咱们家哪里比得上?”

    马车中,突然传来一道少女清脆的娇哼声:“是不是哥哥怕受了姨父管教,这才如此不愿的?”

    “妹妹……”

    青年急了,这不是揭他心事么,他自然害怕那位在鸿胪寺当大管的姨父,可也不能说出来啊,太丢人了。

    “我儿不要胡闹,你姨妈家可是国公府邸,咱们家以后要在京都定居,没有你姨妈家的帮衬可是麻烦!”

    那没好气说道:“还有你这莽撞的性子还改一改了,不然在京都得罪了权贵可不好!”

    “怕什么?”

    青年却是不以为然,笑嘻嘻道:“姨父的嫡亲兄长,可是堂堂内阁辅,咱们也算是他家拐着弯的亲戚,在京都谁敢惹内阁辅的亲戚啊?”

    不等和车中少女开口,他又继续道:“再说舅舅可是津门水师参将,也是手掌军权的实力派将领,难道还护不住我这亲外甥么?”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嘴里说着埋怨的话,脸上却是洋溢着光彩,笑道:“你舅舅经常出海不在府中,咱们不好打扰,否则住在王府倒是不错!”

    诸位看官现在明白了吧,这一行正是上京避祸的薛家一家子。

    说起来也是好笑,他们说是要到京都避祸,却是在路上一走便是三年!

    三年前贾敏与他们在河南相遇,到现在才赶到京都,这度也算是堪称‘龟’了。

    这次薛家一行,和原著一般还是准备投奔荣国府,只是心中底气比之原著,却要强上不少啊。

    没办法,京都的一干亲戚实在太给力,说出来都能吓死个把小官。

    说话间,一行马车浩浩荡荡进了繁华喧闹的京都城,一行虽然都见识过江南繁华,一路上也是见识了各地不同风景,却依旧被京都的繁华惊住。

    “尔等何人,还不下马,京都街道不允许策马直行!”

    就在这时,几位巡街官差突然拦在了车马之前,一指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的青年薛蟠大喝出声。

    突然的变故,惊了薛家上下一跳,等听得官差吆喝内容,薛蟠顿时勃然大怒,策马上钱怒喝:“你们可知,我家亲戚是何……”

    又是一个仗着家中权势的家伙,那几位官差却也不惧,冷笑道:“这可是当朝内阁辅贾相亲自下达的命令,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尽管试试,京畿府大牢随时欢迎阁下入驻!”

    薛蟠吓了一跳,一时脸色青红交替好不尴尬,乖乖,内阁辅的名头,真能吓死个人。

    “我儿还不下马,不要给你姨妈招惹麻烦!”

    薛姨妈急忙开口招呼,薛蟠有了台阶顺势下马,没好气瞪了那几位不识相的衙差一眼,闷头闷脑回到母亲和妹妹所乘马车边一同行走。

    初进京都便吃了一个下马威,薛家众人不绵心中惴惴,没了心思观看京都繁华景象,招呼下人仆役加快度直奔宁荣街而去。

    到了宁荣街,只见宽敞的街道被情扫的干干净净,占据了整整一条街道的两处府邸大门前,排满了一辆辆马车,看其规制无不是官场中人。

    这一切看在薛家众人眼中,对宁荣二府又多了几分敬畏,果然不愧是国公府邸豪门之家,声势不凡叫人心折。

    当然,薛家人并没有太过仔细注意,宁府门前的马车基本上都是官府中人,而荣府门前的众多马车之中,官府制式马车数量不足三分之一。

    此时荣府正门仪门处,王夫人带着大儿子贾珠,以及大儿媳李纨和嫡长孙贾兰,还有嫡次子贾宝玉全都翘以盼,不时打下人出门探望。

    而一干上门拜访的商贾小官,被这阵势给惊住了,一个个不明所以,还以为今日荣府要来什么大人物呢,悄悄驻足观望一脸热切。

    “太太来了来了,姨太太他们来了!”

    出门探望的下人见到薛家车队,急忙上前询问一番,而后满脸喜色冲回了荣府报告道。

    王夫人顿时一脸喜色,急忙带着家中小辈迎了出去。旁边驻足旁观的商贾小官一脸失望,同时也感觉莫名其妙。

    “荣府王夫人的妹妹,不是嫁到了金陵皇商薛家么?”

    “薛家不过区区皇商,怎么得荣府王夫人如此看重?”

    “可能是久别重逢,心情泰国激动所致!”

    “……”

    驻足旁观,等候进府拜见的一干商贾小官,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满脸不解,有好奇有不屑,有鄙视有兴奋的,各人神态自有不同。

    这些人的议论声音不大,王氏满心激动倒是没有听见,可是贾珠和李纨夫妇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感觉相当没有面子。

    如今贾珠乃工部员外郎,堂堂从五品官员,虽然手中实权没有多少,却也相当不错了。

    他比起父亲贾政要强得多,自知身体不好做不了劳累之事,便刻意交好一干同僚做事也算认真负责,在工部衙门的口碑十分不错。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有一个好大伯,堂堂内阁辅的亲侄子谁敢怠慢?

    贾珠本人也算不错,尽管身上难免有些勋贵子弟的毛病,不过他性格谦和并不叫人讨厌,如今已经逐渐取代其父有了荣府当家人的气度。

    当然以贾政的性子,除非他死了不然荣府当家人的位子,他是绝对不会主动让给大儿子的。

    贾珠倒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日子过得不错,只要父亲和母亲不犯糊涂,非要把二弟抬得高高得,压在他脑袋上就成。

    荣府有一位四品鸿胪寺少卿,一位从五品工部员外郎,声势和权柄虽然比不得旁边的邻府,更比不得忠勇侯府的权倾朝野,却是在勋贵圈子里也算不错了,起码手中还有不少实权。

    只是叫他有些郁闷的是,父亲和母亲时不时犯一犯浑,经常把人得罪了还不自知,所幸大伯一直都没跟他们计较,不然乐子可就大了。

    今日也是如此,姨妈一家上京投奔,贾珠没有生起什么穷亲戚上门的优越想法,能见到嫡亲的姨妈和表弟表妹他也高兴。

    可是母亲弄出的阵仗太大了点,就是当初姑妈带着表弟表妹来荣府的时候,也没这么大动静啊,实在有些得罪人啊。

    再说了,贾珠可是这时代正统的读书人出身,尽管只是考了个举人,却是对规矩看得很严。

    所谓士农工商,姨妈家虽然是皇商,那也是商不是,他并不是瞧不起商人,毕竟是一家子亲戚,可是世人想法如此他也是无可奈何。

    太过郑重的话,很有可能引起某些文官的不满啊,更有自我拉低荣府档次的嫌疑。荣府对商贾如此看重,是不是也沾染了商贾习气啊?

    一旦让外人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荣府想要混迹士林难之又难,这是他不想见到的事情,他还想着自家儿子通过科举入仕呢。

    可惜胳膊扭不过大腿,母亲坚持作为儿子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原本亲戚来往有他这个嫡长子出面接待就成,现在搞得实在有些过了啊,好象荣府巴结着姨妈一家似的。

    心中不舒服,脸上还要挂着亲切笑容,别提多别扭了。

    王夫人自然不会知晓大儿子心中想法,此时她接到了薛姨妈,两姐妹多年没见自是两手相执泪汪汪,直到贾珠主动上前见礼这才打破了伤感的气氛。

    看到一表人才,颇有谦谦君子之风的亲侄儿,薛姨妈高兴得合不拢嘴,直道好孩子好孩子,把年过二十的贾珠弄得好一阵脸红。

    薛家和荣封小辈一边赶赴内宅一边见礼,自然又是另一番热闹。

    薛蟠和薛宝钗的注意力,自然全被身上颇有官威又待人温和有礼的大表哥贾珠吸引,自然就难免冷落的宝玉宝二爷,弄得这位颜控小子嘟起小嘴很是不满,不过看在薛宝钗天生丽质的份儿上,他一点都没有生气,只一个劲在这位漂亮表妹身边打着转转,嘴巴甜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