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奇葩薛家倭国有乱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奇葩薛家倭国有乱

    “薛家进京了?”

    忠勇侯府正堂花厅,贾赦听到消息时有些诧异,看了张氏一眼轻笑道:“他们一家子也真能走的,足足走了三年终于到京了!”

    “老爷你那是什么表情,想笑话就笑话吧,薛家也确实叫人无语!”

    张氏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好笑道。

    说真的,她见过不少奇葩家伙,可真没见过像薛家这么奇葩的存在。

    不就因为跟人争斗杀了人吗,以薛家在金陵的声势,想要摆平太简单了,随便推出一位豪奴顶罪就成。

    可结果呢,因为‘沟通不力’的缘故,薛蟠杀人的罪名彻底落实,逼得薛家母子不得不狼狈逃出金陵。

    薛家的根就在金陵,众多族人也都在金陵,能成为金陵护官符中的一员,实力还是相当强劲的。

    可他们母子一离开,基本上什么都玩了,除了大笔财物和脯子外,薛氏宗族的族长之位,还有薛家的人脉关系都将离他们远去,所谓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就是这个道理。

    更好笑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向王家王子腾求援,竟然直接找到了荣府王氏帮忙,王氏能帮什么忙?

    结果,在贾鱼村通过贾政的关系,谋到了金陵县令的官位,并帮薛蟠定了个后患无穷的‘葫芦案’,薛家母子一直都在路上晃荡。

    从江南到京都多远?

    乘船走运河的话也就一个来月时间,可薛家从金陵赶到京都,却是足足花费了三年时间!

    三年时间以薛家的财力,就算绕整个大庆走一圈都足够了。

    张氏实在好笑,也不知道那位薛姨妈到底是不是王家出身,怎么办事如此糊涂没有主见,她还是金陵薛家的宗妇么?

    贾赦也是好笑,他可是知道薛家三人一直在河南境内游荡,银子花了不少祸也闯了不少,薛蟠这厮不改纨绔本性吃了不少苦头。

    “老爷,荣府那边请咱们一大家子过去,替薛家来人接风洗尘呢!”

    张氏轻笑着说道:“我看妹妹要吃醋了,她当初带着黛玉和林源回京时,可没这待遇!”

    “王氏尽会闹妖蛾子!”

    贾赦撇嘴,不屑道:“这位不改本性,对钱财看重甚过于名声,也不怕把荣府的名声给带低了,只怕又是好一番风波!”

    “是啊,薛家虽然是亲戚不假,可他们毕竟是皇商!”

    张氏无奈摇头,苦笑道:“也不知道薛家人怎么弄的,自己家宅不去住,竟然要在荣府寄居下来了!”

    “孤儿寡母心头虚,害怕被人欺负了呗!”

    贾赦一针见血道:“再说了,他们自己也清楚商人的身份拿不出手,皇商也是商人,寄居在荣府怎么说也能沾点光抬抬身份不是?”

    “有点小心思倒是无所谓,就怕薛家人心太大啊!”

    张氏摇了摇头,苦笑道:“听闻薛家姑娘长得貌美如花又知书达礼,准备参加宫里的公主侍读待选,妾身怕是其中另有想法吧!”

    公主待选说得好听,却也只是比宫女强一些的玩伴罢了。还要跟着的公主脾气不错还好过些,玩意要是遇到个刁蛮或者性格乖张的,那才叫悲催。

    还有一桩风险,那就是等公主长大婚配后,待选有两个选择,一是跟公主一起嫁过去,受公主指派委身南方家中某个管事,成为管事娘子一类的角色。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在公主确定了婚配之后自行离宫,以后的前程跟公主就没有丝毫关系了。

    显然,以薛家的豪富,可不会让自家嫡女做什么管事娘子,就算薛家为了以后的前程愿意,王家和贾家都不会答应的,丢不起这人啊。

    至于出宫婚配也不太现实,以薛家的条件能找到的女婿出身只可能不高不低,京中五六品官员家中子弟,或者同等实力的皇商之子。

    可以薛家人的眼界,显然不可能让自家姑娘‘低嫁’,那薛宝钗进入皇宫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办法抱上贵人的粗腿。

    可惜啊,薛家的层次还是太低了,不知道皇家的规矩。公主身边的人,就算皇子再色急都不敢妄动,那可是相当犯忌讳的事情,当今根本就不会云寻这样的事情生,谁犯谁倒霉。

    至于当今,更不可能动公主身边的侍读,那可是天大的丑闻,除了那些异族出身的皇帝可以肆无忌惮不顾忌这些之外,一般汉人皇朝的皇帝还是很爱惜羽毛的,当今就十分看重名声。

    再说当今年纪不小了,也不是那种贪恋女色的货色,薛宝钗基本没戏。

    至于荣府的凤凰蛋宝二爷,现在的他可没原著那般风光,因为他的头上还有一个极有本事的嫡亲大哥。

    王氏也不是贾母,没有把贾宝玉捧上天的想法,荣府的爵位也轮不到他继承,身份自然比不得原著那般‘重要’,

    加上这厮不爱读正经书的尿性,以后注定只能做一个富贵闲人,以薛宝钗的野心能看得上才怪。

    这一次,就算王氏极力推销贾宝玉,估计薛家人也不会上当了。

    “管它什么心大不心大,只要不招惹咱们就成!”

    “老爷,咱们去不去?”

    张氏虽然瞧不上王氏,却也不好太过驳了她的面子。

    “要去你去,就带着几个丫头过去看看吧!”

    贾赦摆了摆手不以为意,淡笑道:“这些都是小事,我可没空去给薛家人长脸!”

    荣府,王氏为薛家人举办的接风宴上,薛姨妈高兴得合不拢嘴。

    尽管贾家绝对掌权人,内阁辅贾赦没来,这本就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薛家还没那么大的脸面,能让堂堂内阁辅来参加他们的接风宴。

    不过忠勇侯夫人带着数位庶女前来赴宴,已经让薛姨妈受宠若惊高兴不已了,这得多大的脸面啊。

    对于姐姐王氏那不满的神色,薛姨妈很是不解,他们薛家还没资格让内阁辅看重吧,赦大老爷真要来了他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不仅张氏来了,贾敏也来了,她当然对王氏如此大张旗鼓打脸的行径不满,不过总是一家子亲自面子上摸不开,也知道王氏的性子如何,懒得理会罢了。

    不说几位中年妇人见面之后如何勾心斗角,这边薛宝钗以‘主人’的身份招待林黛玉和忠勇侯府一干千金,当然还少不了已经九岁却依旧混迹在内宅的贾宝玉,外加一个在荣府作客的史湘云。

    红楼原著里的几位主要小姑娘,基本上已经全活了。

    薛宝钗见到灵秀聪慧的黛玉,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又见到个个谈吐不凡教养极佳,一身世家小姐气派的侯府小姐们,心中的兴趣十分复杂,她可是知晓这些侯府小姐全是庶出,没想到却被培养得如此优秀。

    初次见面,自然不可能聊得太过深入,可只是一些比较浅层的交流,却让一干才华满腹的小姑娘们大起知己之感,一时娇笑连连热闹不凡。

    而在荣府外院,贾珠亲自接待薛蟠,酒桌上就表兄弟两人,孤零零的叫人感觉冷清得难受。

    一番热闹的接风宴并不热闹,薛姨妈的身份太低了,虽然出身王氏嫡支,毕竟只是商人妇,面对一位四品诰命,一位三品诰命还有以为品侯夫人,心中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薛宝钗也用同样的感受,无论是林黛玉还是侯府庶女们,以及史湘云的身份都不是她可以望其项背的,真论起来就连探春都不如,这叫一向骄傲的她心中十分难受。

    身份上的巨大差距,叫薛姨妈和薛宝钗母女有低人一等的感觉,心中不爽的同时又十分羡慕嫉妒恨。

    ……

    不说荣府那虚假的接风宴,再说贾赦这边,他此时正在皇宫里跟一干朝廷重臣参加当今紧急召开的临时会议。

    勤政殿气氛紧张沉闷,一个朝堂重臣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默不做声。

    “诸位卿家,你们怎么看这次的倭国之事?”

    当今没了耐心,冷哼一声率先开口问道:“这次损失的人手可不少,一定要狠狠的报复回来才是!”

    “这是一定的!”

    作为内阁辅,贾赦自然要率先表态,冷声道:“那帮倭人竟然敢劫杀咱们的人手,那就要做好付出惨痛代价的心理准备!”

    “倭国人口不少,其国中军队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想要找回场子不是很容易啊!”

    礼部尚书杜文冷哼出声,朝着当今拱手道:“陛下,大庆乃天朝上邦,没必要因着一点点小事跟倭国交恶!”

    此言一出,勤政殿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在场朝堂重臣看向杜文的目光,显得格外诡异复杂。

    “这是什么话?”

    贾赦满脸冷厉,没好气道:“难道被倭人教训了一通,还不能还手不成?”

    “不过一帮商贾之流,在倭国不守规矩被教训就教训了,难道朝廷真要为他们出头不成?”

    杜文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毫不客气反驳道。

    “照杜尚书这意思,是打算忍气吞声了啊!”

    贾赦一脸笑吟吟,笑意却是未达眼低,冷声道:“那杜大人就出面平息那帮商贾的怒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