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万里东洋起波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万里东洋起波澜

    朝堂出了不小麻烦。确切的说是津门海贸商队出了麻烦……

    经过一年多的经营,津门港跑高丽和琉球的海上商路,已经被跑熟跑惯了,就连一干参与进来的民间海商都跑熟了。

    到了这时候,高丽和琉球的市场,已经开始饱和甚至开始出现了过剩情况,要不是贾赦以朝廷的名义干涉得力的话,只怕这两条海上商道要出问题。

    一些胆子大,或者说后台硬的海商,赚得盆满钵满以后,便不满意于朝廷指定的海路通商,准备自己单独开辟海上商路。

    他们想要像朝廷当初开辟高丽和琉球商道一样,做头一个吃螃蟹的人,赚取最大利益。

    而他们的目标,便是与琉球国相距不远的倭国!

    可惜他们不知晓,第一个吃螃蟹的不一定能得了好处,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啊,难道朝廷就不知道倭国的市场,比高丽和琉球加起来还大么?

    结果,头一波暗地里赶赴倭国做生意的海商全军覆没,被倭寇抢得哭爹喊娘连小命都搭上了。

    这下引渲染大波,这些海商背后都有权贵撑腰,一下子损失这么惨重谁也接收不了啊。

    于是,权贵们一边向朝廷建言,跟倭国官府交涉,一边又纠集一批海上亡命之途,准备跑去倭国祸患一把。

    随着津门港海贸的兴起,聚集了大批豪商巨贾之外,也少不了一些想要做无本买卖的家伙。

    在6地上津门府查得很严,有内阁辅贾赦时常关注,不管是哪位担任津门府邸知府一职,都不敢怠慢了去。

    津门府第一位知府贾敬已经功成身退,于半年前到鲁地做了正三品的按察使,朝廷对其的封赏不可谓不厚重,也就没有因为摘桃子的事情引什么官场动荡。

    可惜,短短半年时间,第二任知府因为管控不力,致使津门府的海贸市场出现混乱,被内阁辅贾赦毫不犹豫拿下。

    眼下的津门知府乃是第三任,行事手段不说有多厉害,但起码中规中矩叫人拿不住大毛病,对朝廷尤其是内阁的命令不敢有丝毫马虎,生怕步了前任的后尘那就追悔莫及了。

    因此,津门府6地上的强人不说绝迹,却也没有多少生存土壤,京畿府就在旁边,朝廷和一干权贵的眼睛死死盯住这处大肥肉,能有多少剪径强人插手余地,于是他们纷纷跑到了海上。

    伴随海上商贸的繁盛,津门府外海终于出现了海盗的身影。

    刚开始时零零星星不成规模,可是后来慢慢结盟抢掠有了点点实力,在北地外海也算是一股不弱实力。

    当然,由于朝廷的不姑息政策,津门外海这边的情况还算好的,那些海盗团伙也算识趣没有主动找死。

    后来情况慢慢有些变了,就贾赦所知,某些京都城里的权贵,还有一些实力极强的海商,跟这些海盗有了秘密的联系。

    贾赦并没有因此做出过分之举,只要那些海盗群体作势不太过分,或者直接亮出旗号打劫海商船队,影响了津门港的海贸生意,他们愿意如何外人也管不着不是?

    只是没想到,这次吃了亏的权贵,竟然纠集了一批不成规模的海盗,去倭国找倭寇的麻烦去了。

    结果,倭人好象早有准备一般,等那帮海盗大半上了岸,便有数千倭人武士冲出一阵大砍大杀,直接将他们斩杀的岸边,吓得后面留守海盗船的喽罗飞快掉转船头准备跑路,结果却被倭人的海船围住全军覆没。

    不仅如此,那些倭人杀光了来犯之敌后,竟然直接乘坐海船浩浩荡荡直扑临近的琉球王国,于琉球外海大肆劫掠大庆海商,要不是刚好有水师船队巡逻至此,一番激烈战斗将其惊退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乱子。

    这下,朝廷不能视而不见了,这就是当今紧急召开小朝会的缘故。

    只是叫贾赦没想到的是,礼部尚书杜文竟然要‘息事宁人’,摆出一副‘;礼仪之邦’的嘴脸,大谈什么不与倭人结怨之类的屁话。

    因为不知名原因,红楼世界的倭寇潮并未出现,南方沿海出现了大股海盗群,却没有多少倭人参与其中。

    这样的事情,对于已经身为内阁辅的贾赦来说很好理解,一切不过都是利益使然而已。

    朱明之时,除了大宗时期出现了名传千古的郑和下西洋之外,后来的朱明朝廷宣布了禁海令。

    可惜,土木堡之变后文人掌控了朝廷主流,在海贸巨大的利益刺激下,所谓的禁海令形同虚设。那些海商背后的大金主,哪一个不是在士林拥有极大影响力的地方大族?

    而为了垄断海贸巨利,这些地方大族更是勾结倭国破产武士和浪人,弄出了朱明延绵百多年的倭寇之乱。

    其实所谓的倭寇,真正的倭人只是少数,大部分却都是沿海活不下去的百姓,还有某些别有用心之辈暗中组建的武装力量罢了。

    红楼世界所在的大庆以及前朝都没有禁海,使得沿海地方势力无法垄断整个海外贸易,当然也形成了极为强大的海上势力。

    大庆朝从太上皇那时开始,就66续续出现了禁海的声音,贾赦自然知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当今和太上皇都没有理睬,就没有强行出手罢了。

    而礼部尚书杜文,就是禁海派官员的领,其家族乃是南方沿海地方大族,虽然明面上没有参与海贸,但暗地里不管跟其余沿海地方大族有所牵连,还根已经逐渐在南方沿海形成规模,以及强悍武力的海盗势力有隐秘联系。

    这是贾赦通过通政司的情报,以及丐帮在南方的情报搜集结合,得出的结果,没有明确证据却也差不了多少。

    想要对付这样的家伙其实相当简单,用不着搞什么人道毁灭,只要叫当今和朝廷权贵看到海贸的巨大利益,其所出的禁海言论自然无风而止。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津门港海贸兴盛以来,凭借巨大的海贸利益吸引,朝堂上的禁海之声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没想到,杜文这厮还这么的‘坚持’,没见朝堂之中一片‘肃杀’目光么?

    丫的简直就是自绝于朝堂啊,津门海贸牵涉了多少朝中权贵的利益?

    “杜尚书觉得朝廷应该如何做?”

    贾赦没有喊打喊杀,只是笑眯眯看着这厮的表演。

    “朝廷应立即停止跟倭国的争斗,并派出使节跟倭国各地将军商讨陪礼事宜!”杜文嘴上的胡子一翘一翘,满脸正经昂声道:“如此,方能彰显我大庆天朝上国礼仪之邦的气度!”

    哗啦!

    勤政殿一阵喧哗,在场朝堂重臣,完全没想到杜文竟能说出这般不要脸的话来,合着挨打了还要上前赔礼道歉不成?

    当今气得浑身哆嗦,一双目光冰冷如刀,恨不得将这不知死活的老小子直接砍死,丫的这说的是人话么?

    要知道,津门海贸的真正大头是当今,得利最大的也是他和朝廷,如今因着海贸关系国库丰盈,针对各地出现的灾荒以及乱情,朝廷能够从容采取手段,调拨钱粮物资也前所未有的大方,这种舒爽感觉可是他当皇帝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感受,怎么能让它就这么消失?

    原本还想饶这老小子一命,朝堂上不能出现内阁辅的一言堂,不然就算当今和太上皇再忌惮,贾赦也讨不了好。

    他又没想着揭竿而起造反,只是没想到杜文这老东西显然得意过头了,自己主动把把柄送了出来,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杜尚书真是好本事啊,竟然对倭国之事如此熟悉!”

    贾赦轻轻一笑,只轻轻说了一句,便叫原本议论纷纷的声音,瞬间消失干净,一双双诧异怀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杜文身上。

    就连当今,都忍不住生起浓浓的怀疑之念。

    杜文脸色一变,冷冷道:“不知贾相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贾赦轻笑道:“就连内阁都不知道,倭国做主的乃是各地将军,没想到杜尚书却是如此清楚,真是叫人意外啊!”

    “有什么好意外的,别忘了杜某出身江南,那里的海贸比津门更加繁荣,知晓一点倭国的事情有什么了不起的?”

    杜文显然有些太过得意,又不小心露了口风。

    “哦,看来南方的海商,早就跟倭国有了海贸往来啊,怎么本官却从没有听说过呢?”

    贾赦眯起眼睛,看向其余朝堂重臣问道:“诸位听没听过啊?”

    众多重臣齐齐摇头,开玩笑,就算听过这时也不能说啊,贾赦这厮明显是在挖坑埋人啊。同时一干利益受损严重的重臣,看向杜文的眼神十分不善。

    杜文后知后觉觉自己说错了话,感受到同僚疑惑和不善的目光,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暗叫苦却是不敢有丝毫表露。

    “看来南方海商跟倭国的联系很紧密嘛,连倭国内部的事情都这么了解,就是不知道他们为何全都将这个秘密隐藏,好象这次被全灭的海商过去,对方早有准备做了埋伏啊!”

    贾赦轻轻一笑,淡然问道:“杜尚书,不知道能不能给个解释!”

    “贾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杜文脸色白额头冷汗隐隐,满脸不善怒声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