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宁府有异遭觊觎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宁府有异遭觊觎

    时光荏苒,眨眼间数月时间一晃而过。

    朝廷在做好了准备后,津门水师一部突然向倭国海域机动,先将周围海域的倭寇全部杀绝或者赶走,而后试探性在某一处偏僻港湾登6,派出与倭国有些联系的使者伸入内6。

    使者寻到当地幕府将军后,将大庆朝廷欲与之通商友好之意说了出来,希望能建立官府层面的交流。

    可惜,那位使者被当地幕府将军直接斩杀,而少部分登6的水师将领暴露后,迎来了大批倭国武士的疯狂冲击,损伤不少后不得不退回海船远离6地,第一次的尝试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贾相,这帮倭人脑子到底怎么想的,朝廷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过去,他们却懒得理会直接动手,难道不怕得罪咱们大庆朝廷么?”

    王子腾就是这次水师统帅,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立个大功,没想到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实在郁闷得紧,水师战船返回后便找到贾赦诉说心中郁闷。

    “倭人信奉武士道,想要得到他们的尊重和认可,必须展示足够的力量才成,不然他们可不会乖乖就范!”

    贾赦轻轻一笑,将他对倭人的了解说了出来。

    “那南方那帮海商,又是怎么跟那帮倭人拉上关系的?”

    王子腾很是无奈,好奇问道:“不要跟我说,南方那帮海商的实力,能够得到倭人的尊重和认可?”

    “这很奇怪么?”

    贾赦嗤笑,没好气道:“江南自古繁华之地,往来外邦商旅多有,有倭国的商人也不奇怪,只要经营得好能够跟倭国本土取得联系也没什么!”

    “可恶,什么好处和便宜都叫南方那帮家伙得去了!”

    王子腾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无奈道:“朝廷对水师这次的行动失败,很不满意啊!”

    “自然不满意了,有多少权贵还准备在倭国狠狠赚上几笔呢!”

    贾赦淡笑道:“明明眼前就是座宝山却不得门而入,换谁心情也不会好的!”

    “听说,朝廷准备换一位水师统帅前去倭国开辟商露么?”

    王子腾脸色阴沉,刻意放低了声音小心问道:“我觉得自己做得还算不错,能不能继续让我统兵前往?”

    淡淡扫了这厮一眼,贾赦神色平静缓声道:“还是叫旁人吃吃苦头的话,不然还以为倭人武士好欺负呢,你只要训练好手下战士就成,带兵出征的事情少不了你那份!”

    又几日,休整足够补充了武器消耗的津门水师大部再次出,经琉球朝倭国下手,这次船队统帅勇猛激进,直接率水师大部将士登6,结果还没等他们向内6推进,便被倭人察觉引来当地幕府将军所部的强力反击。

    此战颇为惨烈,倭人武士战斗极为疯狂悍不畏死,其中还出现了不少的使刀高手,竟是杀得登6水师将士连连败退,最后在海船所携重弩的帮助下,这才止住倭人武士的疯狂追杀狼狈退回了海船。

    津门水师对倭国的再一次沟通尝试失败……

    待损失不小的出征水师返回津门港,引来朝廷一番震动,这才知晓倭国并不是想象中好欺。

    “嘿嘿,水师这次的尝试又失败了,也不知道倭人武士哪这么疯狂?”

    作为水师二号人物,王子腾自然知晓此番水师登6倭国,与当地大名大打出手的详细经过,显然倭人武士的战力叫他吃惊。

    “也就倭人武士的刀术强一点,大庆这边难道还少了江湖好手么?”

    贾赦再次被王子腾拦住,心中有些不耐没好气道:“只要干翻了那些作为核心骨干的倭人武士,其余倭人战力不值一提!”

    “这主意不错,确实一般的水师将士,论个人武力确实有些差劲了!”

    王子腾眼睛一亮,满是振奋跃跃欲试。

    贾赦摇了摇头,他对倭国那边的情况倒是不怎么担心,尽管朝堂为此事差点闹翻了天,他却是觉得没必要小题大做。

    虽然津门水师两次与倭国地方大名沟通的尝试全部失败,可两次登6倭国地界,对那里的情况自然不是一无所知。

    此时的倭国正处于诸侯混战的乱世,尽管有所谓的皇帝至尊,可倭国实际权力全部掌握在地方大名之手,很像春秋战国时代的摸样。

    而各地大名手下,最核心的就是那帮个人武力不俗的倭人武士,只要寻准了一家实力不强的倭国地方大名,将他的手下将士杀散,水师便能彻底占下一块地盘,在倭国有了一个通商的桥头堡。

    心中有数,没有理会朝堂上下一片焦躁的气氛,一边不紧不慢处理朝堂事务,一边着手准备津门水师的第三次出征倭国之事。

    见贾赦这位内阁辅如此沉得住起,当今啊一干朝臣全都安心不少,只等朝廷的下一步动作,倭国的商道一定会打开。

    正当整个经籍地区,因为津门水师出征倭国的缘故,气氛紧张又焦躁之时,借居在荣府的薛宝钗,还有林府的林黛玉,以及忠勇侯府一这段时间却是频繁举办各种聚会玩得不亦乐乎。

    今天是薛宝钗借荣府之地邀请一干姐妹赏花,明天便是林黛玉请一干闺阁姐妹到林府玩耍,薛宝钗经过好几个月的努力,终于让忠勇侯府几位小姐认可了她这个闺阁新友。

    这日,正好是忠勇侯府小姐们做东,邀请一干姐妹来侯府赏花写诗玩乐,薛宝钗好不容易有了进侯府的机会,自是格外郑重打扮得漂漂亮亮前来赴会。

    因着薛宝钗的身份问题,为了顾及她的自尊感受,侯府小姐们没有邀请其余权贵家族小姐,只是一帮有亲戚关系的小姑娘一块玩耍。

    一干小姑娘在后宅偌大的花园玩得不亦乐乎,谁也没有察觉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不知不觉已经消失不见,而后宅通往正院书房的路上,一个身姿柔美的女子身影借着路上的花草树木假山流水躲过仆役丫鬟的耳目,悄无声息摸进了墨乡四溢的正堂书房。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退去!”

    正当那道俏丽身影在屋子里东翻西翻,好象在寻找什么重要文卷一般,突然耳便传来一声冷哼。

    那俏丽身影正是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只见她脸色微微一变,默不做声突然翻身犹如一只灵巧的燕子飞腾而去,猛的一掌朝头顶拍去,掌心寒气隐隐劲风冷冽。

    “小小年纪就有此等功力,真真了不得啊!”

    那道声音的主人,突然从书房屋顶高大的房梁一跃而下,满脸轻松一掌下拍。两只手掌凌空相撞,顿时莺儿娇哼一声俏丽娇柔的身子猛的掉落在地。

    砰砰两声闷响传出,书房地面坚固的地板硬生生出现两个脚印,周围的地板地面犹如蜘蛛网一般密集龟裂。

    “你是何人?”

    莺儿体内真气紊乱好不难受,小脸白盯着突然出现的那厮问道。

    “这里是府中要地,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还是赶快离开吧!”

    那男子摆了摆手,倒没有要将她留下的打算。

    “哼,你别得意,以后有机会咱们再来交流一番!”

    莺儿见事不可为也不失望,脚下轻点身子犹如柳絮好似幽灵般飘飞了出去,这一手轻功当真了得。

    “嘿嘿,一身阴柔内力,果然是圣教中人!”

    目送莺儿离开,那男子轻轻一笑纵身飞跃,身如大鸟冲天而起又重新落会屋顶房梁之上隐藏不见。

    噗!

    莺儿出了正院迅跃至一处偏僻角落,突然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气息顿降好不柔弱。

    “竟然是一流高手,侯府果然藏龙卧虎不可小觑!”

    待她将体内紊乱真气稍稍平复,不敢多留急忙回到后宅花园薛宝钗处,苍白的脸色引起细心的薛宝钗注意,莺儿随便两句便句弄过去。

    之后再无异常生,薛宝钗带着莺儿尽兴而回,当晚半夜时分,一只不起眼的灰鸽从荣府梨香院冲天而起,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不久,深处皇宫大内的皇后接到消息,脸上露出遗憾之色,暗中吩咐身边心腹让外头姐妹停止试探,相府的秘密不是那么好探察的。

    贾赦当天晚上也得到消息,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圣教么,还真是一家神秘的势力啊!”

    ……

    也就在这段时间,已经失了荣府管家权的王氏,突然兴高采烈精神亢奋,告诉了枕边人贾政一个惊人消息:邻府的重孙媳妇秦可卿,可是先太子的外室女!

    “这是真的么?”

    贾政又惊又喜,满脸振奋笑道:“如此一来,咱们便和皇家有了亲戚关系,元春在宫里的日子将更家好过!”

    “老爷你胡说什么呢?”

    王氏一听不乐意了,没好气道:“秦氏算什么皇家女,又没上玉碟,又是先太子的外室女,皇家待不待见还两说呢!”

    “那那那……”

    贾政一时瞠目结舌,是啊,一个不被皇家承认的外室女,就算明知其身上流有皇室血脉也没什么利用价值啊。

    王氏野心勃勃振奋道:“老爷,皇家肯定还不知道这事,你说要是咱们把消息通过元春告之当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