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莫名其妙惹人疑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莫名其妙惹人疑

    秦可卿最近感觉有些古怪……

    倒不是说她在宁府过得不好,相反她自从当了重孙媳妇之后,无论是婆婆还是祖婆婆对她都相当不错,甚至嫁进来没多久就慢慢开始接手宁府管家之权!

    就是丈夫小了点,被勒令不到十五不许行房,玩心太重说是夫妻更像是玩伴。还有公公每每看过来的眼神有些不对味,叫她心头慌慌的。

    这两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邻府的堂婶王氏,时不时就跑过来在身边转悠一圈,眼神古怪叫人心头毛,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至于自身身世,秦可卿也心知肚明,她的一应起居用具都是皇家规格,虽然没有被记上皇室玉碟,却也是不折不扣的皇家贵胄。当然她没有自持身份的想法,宁府乃是开国八公之一,同时眼下声势颇壮。

    她那同父异母的哥哥,地位尴尬的义忠郡王跟她说过,不许骄横否则别指望他会替她出头。

    “蓉哥儿媳妇……”

    这日她刚刚处理完府中杂事,邻府的堂婶王氏又凑了过来,脸上满是叫人不快的假笑。

    “堂婶有事么?”

    秦可卿不愧皇家血脉,从小就接受了极为严格的贵女培养,从红楼原著便可看出其乃八面玲珑手段不凡之辈,不然又怎么入得了眼高于顶的王熙凤法眼,那位凤辣子可是最为实际不过的性子。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过来看看散散心!”

    王氏脸上带着假笑,盯着秦可卿的眼神就像看一块大肥肉般,实在叫人喜欢不起来啊。

    秦可卿皱眉无语,也不知道这位贪婪却又没什么眼光的堂婶抽了什么风,最近老是在跟前晃悠,笑得那叫一个假令人心生不喜。

    按说以王氏的年纪,就是闲得没事也应该跟年纪相仿的婆婆待一块啊,怎么老是在自己身边晃荡?

    有一见没一句的闲聊,就是以秦可卿八面玲珑的性子,被堂婶子王氏‘纠缠’得久了也觉不耐,她就不明白这位堂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以她的聪慧还有对王氏性情的了解,这位可真正是不缉拿兔子不撒鹰的主,手段拙劣又狠毒得紧,不知道这位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她可不会天真的相信王氏所言,就只是想来溜溜门儿,王氏最好的溜门去处,不是忠勇侯府么?

    说起忠勇侯府,她可是对那位忠勇侯景仰有加,就是她那便宜哥哥,在对上这位大庆开国以来最为强项的内阁辅也是忌惮不已,只肯交好不敢轻易得罪了去。

    暗地里没少吩咐,叫她一定要交好忠勇侯夫人和一对他的‘大业’机有帮助云云。

    便宜哥哥有什么‘大业’她不怎么清楚,不过秦可卿真的相当喜欢很有大家风范的侯夫人张氏,就连侯府一干庶出小姐也是极有教养,可比邻府的那位庶小姐探春强多了。

    再说了,不论是太公公还是公公,都在忠勇侯手下做事,宁府一家子的前程都在其手中握中,敢不交好巴结么?

    只是可惜两府隔有点距离,想要过去窜门子不是很方便,否则以她的能耐早就跟侯府女眷打成一片了。

    这边她在想些有的没的,那头王氏终于‘图穷匕现’,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后,突然将话锋转到后宫的元嫔身上。

    一会儿说元嫔多么多么受宠,在后宫又是多么多么威风八面;一会儿又是元嫔久久没有抬升位份,她如何如何不甘云云。

    秦可卿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又感觉十分好笑。

    邻府的元春姐儿入宫之事,可是京都权贵圈子里的笑柄,堂堂三等将军嫡长女,送入宫后竟然从女官做起,跌份如此也实在叫人想不明白,不知道堂婶王氏当初到底是何想法。

    还有什么元嫔极受宠爱之事也是虚妄,她虽然没被皇家正式承认,却也知晓皇家和宫里的某些事情。

    元嫔之所以能被当今看上,再即将年满二十五离宫之际收下,可是没多少宠在在其中,都是忠勇侯的面子所致。

    据她所知,元嫔在宫中混得颇不如意,为人太过张扬喜欢显摆,也不知道堂婶是怎么搞的,通过各种关系给元嫔送去太多银钱,元嫔也是傻的难道不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么,在宫中大撒银钱得罪了不知道多少后宫娘娘。

    没办法,不是每一位娘娘背后的娘家,都对自家入宫的女儿如此‘看重’,手中银钱除了家族供给之外,大部分都是当今赏赐而来。

    元嫔在宫中大撒银钱,生生将‘物价’抬高的行为,简直就是逼那些手头没多少银钱的娘娘生活更加拮据,要是不被排挤和打压才怪。

    堂婶王氏竟然还想着叫刚刚升位不过几年的元嫔更进一步,难道真不知晓当今的心思么,想要元嫔升位份请忠勇侯出面啊,当今肯定会给面子的。

    敷衍着应付了几句,堂婶王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着了魔一般不停念叨,好象跟她说了这话以后,元嫔就能高升位份一般?

    怎么可能?

    就是她愿意帮忙,也是没办法插手宫中事务。就算她那便宜哥哥出手都没用,她可是看得十分清楚,义忠郡王府的情况可不怎么好。

    随意找个了借口匆匆离开,实在有些不适王氏的念叨,跟她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巴结忠勇侯呢。

    只是匆匆离开的她,并没有现背后王氏眼中的狠毒,她身边的心腹丫鬟宝珠倒是看到了,心惊之余急忙将这个‘可怕’现告之秦可卿。

    这是怎么回事?

    无冤无仇的,怎么堂婶王氏会有如此表现?

    一想到王氏的狠毒手段,就是以秦可卿八面玲珑,见惯世面的性子都忍不住一阵心惊胆战。

    不是她害怕堂婶王氏,两府到了贾蓉一代已经彻底出了五服,别看平日里来往频繁那也是因着离得太近,至于亲戚关系却是十分之远。

    少奶奶,那邻府的王氏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私下里没人的时候,丫鬟宝珠和瑞珠褪去脸上谦卑,很是不满道:“这里是宁府可不是她能作威作福的地方!”

    “行了,怎么说她都是长辈,以后避着点就是!”

    秦可卿却是不想将事情闹大,王氏再怎么说也算是长辈,无论其做得有多过分,她都不好随意指摘,这就是世间的规矩。

    “少奶奶,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少爷?”

    瑞珠帮腔道:“小婢看这事透着古怪,别是少奶奶被那王氏盯上了吧!”

    “她能盯上我什么?”

    秦可卿好笑道:“两府虽然相邻却是已经出了五服,她就是想闹手段也没辙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位王夫人为了捞银子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当初不就弄过印子钱这等阴损之事么,谁知道她是不是看上了少奶奶的嫁妆!”

    宝珠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王氏的情况外人可能不太清楚,可她们这些邻府的实权丫鬟们哪里不知道,说起来简直丢死人了。

    堂堂三等将军夫人,荣府掌家太太竟然在外头弄印子钱,说是补贴家用实在叫人无语。谁不知道荣府家大业大,她们这样的丫鬟更是清楚,荣府的管事下人到底有多富裕,可以说在府里是下人可在外头确实真正的土财主老爷啊。

    轰隆……

    宝珠下意识的一句话,却如霹雳闪电在秦可卿脑中炸响,精致俏丽的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扭头扫了一眼闺房里满满的宫制器具,无一不是内务府所遭精品,放在外头不说价值连城起码也是相当不菲。

    难道是王氏现了这些值钱玩意,想对她的嫁妆下手不成?

    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太可能,还是那句话,王氏虽然是她的长辈,却是没资格插手宁府的事务,更别说抢夺她的嫁妆财物了。

    以王氏那贪婪成性的性子,眼馋她这一房珍品器具是肯定的,可明知根本不好弄怎么还一副不依不饶的摸样?

    身边没有外人,她将自己的猜测告之两个贴身大丫鬟宝珠和瑞珠,她们也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王氏心中到底是何打算。

    “少奶奶,王氏今天一直念叨元嫔之事,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宝珠脑子灵活,结合今日王氏的言行立即猜出了一丝端倪。

    “她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难道我还能……”

    秦可卿笑着摇头,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噶然而止,好象想到了什么又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突然开口说道:“她不会,刚刚知晓我的出身来历吧?”

    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一时好是哭笑不得,没好气道:“难道她以为我一皇家外室女,能够影响到后宫不成?”

    宝珠和瑞珠面面相觑,不过还是担忧道:“少奶奶,这事一定要跟少爷说清楚,不然要是王氏耍了什么手段可就不好了,毕竟两府隔得太近,谁也不知道王氏在咱们府里有没有人手!”

    “不,不会吧!”

    两个丫贴身呀混的想法,叫秦可卿吓得脸色白,有些迟疑道:“是不是咱们太过多心了?”

    “少奶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