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一僧一道惊遁走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一僧一道惊遁走

    王氏‘劣迹斑斑’,就是以秦可卿的身份地位,也不敢小觑了去。

    无知又胆大之人最是可怕,他们无知所以无畏,胆大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以秦可卿对聪慧,哪不知道王氏这是想从她身上捞好处,帮助身处内宫的元嫔更进一步?

    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有深深的惶恐不安。

    王氏的狠毒在宁荣两府不是秘密,下起手来不管不顾疯狂得紧,为了点子蝇头小利逼死人命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更何况还是替亲生女儿‘争取利益’,只怕什么下作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想想都感觉恐怖,如果秦可卿真能帮得上忙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她根本就没能力插手宫中之事啊,就连娘家靠山也不成!

    王氏要是觉得她故意不出手帮忙,谁也不知道她发起疯会使出什么阴毒手段,想想都叫人感觉心头发寒。

    她是不知道,正常的红楼剧情中,其小命就是被王氏拿去换取了女儿的短暂风光,只怕会吓得面无血色避王氏如蛇蝎。

    就是如此,秦可卿也惊得不轻,等贾蓉从郊外庄子学堂回来后,便第一时间将事情跟自家小丈夫说个清楚明白。

    贾蓉可不是原著中得花花公子,这小子才五岁幼龄时,就被他那不靠谱的父亲,出于某种报复心理送到庄子学堂上学。

    丫的,凭什么老子当初读书受苦受累,做儿子的自然不能错过。

    为了这事,贾敬夫人许氏没少折腾贾珍,甚至一度带着儿媳史氏跑去庄子上陪读,闹得不可开交。

    也是在庄子学堂严酷的学习环境中,贾蓉终究还是学了出来,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等年过十五再开始参加举人试。

    忘说了,庄子学堂从当初的蒙教学堂,经过十几年发展已经开启了真正的书院教学,这些年以其独特的教学方法培养出了不少的举人。

    贾蓉不仅学文,同时还要学武,可以说文武兼修,索然两样都相当普通,却也比同龄勋贵子弟强得太多。

    如今一听自家娘子被邻府的堂祖婶王氏盯上,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危险性。

    王氏的行事手段太过狠毒叫人忌惮,尽管贾蓉很是看不上,但还是那句老话,谁叫王氏是长辈呢,心中腹诽归腹诽,却是没有多少解决办法。

    对于自家漂亮之极的妻子,贾蓉还是相当满意的,无论管家理事还是夫妻相处方面都十分难得,加上身上又有皇家血脉,被贾蓉当作宝贝一样珍视。

    知晓自己解决不了王氏的麻烦,等到父亲贾珍散衙回府,便将这事跟他说了一说。

    “王氏安敢如此?”

    贾珍脸色一沉,心中怒火熊熊也备觉棘手。

    这厮相比原著自然强得太多,不仅考上了秀才还跟着父亲贾敬在建立津门府的过程中经过锻炼立过功,等贾敬高升离开后,他也在工部谋了个六品主事之职,跟邻府的贾珠一个级别还是同僚。

    可这厮好色的毛病难改,对自家儿媳披有觊觎之心,当然他是不敢表露出来的,否则不但父亲贾敬回打断他的腿,就是堂叔贾赦也会叫他好看。

    还有,儿媳秦可卿的出身也是叫他忌惮,虽然没有上皇家玉碟,可义忠郡王对这个妹妹还是很照顾的,贾珍也只敢想想没胆子付诸行动。

    其实原著中的贾珍就是宁荣二府中,比较有能力的一位,起码在呼朋唤友方面这厮绝对甩贾赦和贾政几条街,可见其在待人接物上的本事。

    而且他染指儿媳秦可卿时,估计义忠郡王已经彻底失势,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这才直接对儿媳秦可卿下手。

    现在他根本就没机会,当然心中还是很有些想法的,却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可如今一听,邻府的堂婶王氏竟然敢打儿媳秦可卿的主意,真真叫他怒火万丈。

    本来想直接到邻府去说道说道的,可转念一想却是不妥,怎么说对方都是长辈,而且又没真的做出伤害儿媳之事,他要是不管不顾找上门去,不仅讨不了好还可能受一番教训。

    儿媳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既然他不能找王氏的麻烦,那就让有能力的去找她的麻烦,而是他第二天便找到堂叔贾赦,把事情这么一说。

    “我说老太太,蓉哥儿媳妇的事儿,还没告诉弟妹吧?”

    贾赦真有些郁闷,散衙之后没有急着回府,而后乘马车直接赶到荣府,到了荣庆堂跟贾母见礼之后开门见山问道。

    “老大,你问这个干什么?”

    贾母有些糊涂,不知道老大突然找上门问这话什么意思?

    贾赦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摆了摆手示意屋里侍侯的丫鬟离开,等屋子里就他跟贾母两人后,便郁闷着将事情说了一遍。

    “珍哥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以为王氏会害蓉哥儿媳妇不成?”

    贾母闻言一脸不悦,直接斥责贾珍的不是,对这厮的这种举动相当不满。

    “王氏什么性子老太太应该清楚!”

    贾赦不以为意,淡然开口笑道:“无利不起早,她一个堂祖婶没事去找蓉哥儿媳妇作甚,以两人的辈分还有习惯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吧?”

    “那你也认为王氏有别的目的?”

    贾母没有胡搅蛮缠,而是郑重问道。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蓉哥儿媳妇怎么说都是身具皇家血脉,要是被王氏伤害到了那可是大祸。

    “那是当然!”

    贾赦毫不犹豫点头,笑道:“王氏的为人咱们心中都清楚,有些事情没必要说得太明白,否则以后还如何相处?”

    “老大你如此想就好!”

    贾母暗暗松了口气,无奈道:“这事你就不用插手了,我会跟王氏说清楚的,也不知道她整日里想些什么,怎么就是不肯消停啊!”

    贾赦但笑不语,又跟着贾母说了些家常闲话,过了一阵便告辞离开。

    ……

    宁荣街街角,两个邋里邋遢的身影正缩在不起眼的角落,看向宁府方向满脸郁闷。

    他们的组合十分古怪,一个赖头和尚一个跛脚道士,身上的僧袍和道袍全都破破烂烂不成摸样,满身污垢看着就叫人感觉不舒服。

    两人都是修士,自然不会理会凡人的鄙视眼神,此时满是苦恼嘀咕不停。

    “和尚怎么办,宁府气运兴盛有朝廷龙气庇佑,府上又有白虎气运保佑,看那可卿仙子转世之身的气运却是绵长得紧,根本就不是红颜薄命之相啊!”

    跛脚道士一脸无奈,郁闷说道。

    “你能看出来,难道我就看不出来么?”

    癞头和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我修行不易,最怕的就是沾染红尘气息,更别说跟朝廷龙气对着干,以后还想不想更进一步了?”

    “可是按照警幻仙子的安排,此时可卿仙子的转世之身应该快要遭劫了才是!”

    跛足道士郁闷道:“要是完不成仙子的交代,咱们俩同样吃不了兜子走!”

    “哎,早知道就不参合进来,现在因果纠缠想退都退不了!”

    癞头和尚脸色苦得能滴水,无奈道:“只能想别的办法完成任务了!”

    “要不,咱们设个风水局,让宁府的气运迅速流失?”

    跛脚道士一脸无奈,想了想突然开口道:“只要宁府没了气运加持,咱们再让可卿仙子转世之身遭劫如何?”

    “不如何!”

    癞头和尚没好气道:“这其中的人道因果太大,你想好后果了没有?”

    “嘿嘿,什么后果?”

    跛足道士嘿嘿一笑,阴笑道:“只要使点手段让宁府主人离开官场,身上的官府庇佑之气自然消散,宁府本身跟朝廷龙气关联不深,只要最后他们全都不在了,自然人死如灯灭什么因果都不会有了!”

    “这个……”

    癞头和尚颇有些心动,可是如此行事却是极损阴德,搞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看来两位以前也应该做过吧!”

    突然,两人身旁传来一道悠然声音。

    “谁?”

    癞头和尚和跛足道长吓了一跳心惊不已,别人都走到他们跟前了还没发现,实力肯定远在他们两人之上。

    啪!啪!

    可不等他们做出反应,突然两只巴掌闪电般拍下,狠狠拍在两人头顶,一股熊熊气血之焰顺着掌心呼啸而出,瞬间淹没了两人的头颅识海。

    啊啊的两声凄厉惨叫传出,砰砰两声闷响伴随淡淡烟雾升腾,等到突然腾起的烟雾消散后,贾赦手中却是只留下两根木头小人,哪里还有癞头和尚和跛足道长的身影?

    “逃得倒快,这次便宜你们两个了!”

    淡淡扫了眼手中出现密密麻麻裂纹的木头小人,手掌轻轻一震将之震成粉尘,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意。

    原来在荣府之时,他就感应到了这两厮的存在,以他此时的实力悄无声息靠近两人不在话下,听到他们绸缪的恶性后,忍不住突然出手擒拿,不过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给逃走了。

    “这两位突然出现,看来那位警幻仙姑坐不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