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因为贾赦的关系,膝下十几个儿女几乎个个都拿得出手,引得一想不服输的贾政羡慕嫉妒恨,对自己膝下少少的三儿两女十分看重。 网

    贾环的处境,就比原著要好得太多,起码他在三岁时就启了蒙,等五岁时候又被送到郊外的庄子学堂。

    尽管王氏暗中百般手段齐出,赵姨娘和贾环的日子并不好过,可这对母子有了前程可期后,爆出了极为坚韧的耐性。

    贾环在庄子学堂十分刻苦,除了过年还有贾政生日时才会回家,其余时间都在庄子学堂苦读。

    贾赦不缺钱,庄子学堂所在山谷的出产,包括学堂束休,还有数千亩田地出产,以及周围山林果树的收入,学生们的生活环境绝对不差,尤其像是贾环这等荣府重要子弟,更是有特殊招待。

    对于贾瘪这样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公子哥自然算不得什么,可对于从小生活不易的贾环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于是,在基本后顾无忧的情况下,他努力读书终于取得了成效,九岁那年参加童子试一举考中,得到了贾政的赞扬和奖赏。

    王氏不爽了,使了些手段阻下贾环继续考秀才试的动作,越想越是郁闷,同时对贾母和贾瘪满腹怨气。

    要不是贾母从型把贾瘪边,又一贯的宠腻太过,把好好一个聪明孩子宠得不着边际,到现在表现还不如一个庶子,简直气死个人。

    还有贾瘪,拥有那么好的资源,只要他肯稍稍努力一点,加上其本身就聪明绝顶,随随便便就能考上秀才甚至是举人,这可是大儿子所的心理话,可这杏除了跟着女孩子厮混,就知道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实在叫王氏郁闷得紧。

    如果可以的话,她自然不会求到贾赦头上,可是想来想去,现庄子学堂才是最好管教贾瘪的地方。

    起码到了那里,就不用担心贾母动不动就过分的宠爱,贾赦可不会管贾母满不满意,要是胡乱插手庄子学堂的事务,可是要惹麻烦的。

    “为了瘪以后有个好的前程,老太太就算要怪罪也只能硬顶着了!”

    王氏苦笑,眼中却是一片坚定:“不知大伯意下如何?”

    “好!”

    贾赦点头笑道:“我会跟庄子那边打个招呼,三天后弟妹便送瘪过去!”

    王氏急忙道谢,又说了会儿话便主动告辞离开,看那匆匆的脚步,显然想让贾母放瘪前往庄子学堂不易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

    张氏曳感叹,无奈道:“也不知道王氏为了瘪这孩子,费了多少心思!”

    “就怕那杏不领情啊!”

    贾赦轻笑道:“我算是看出来了,那杏纯粹就是日子过得太安逸,各种毛布出来了,嘴里一个劲的看不起当官的和正经读书人,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这话有多诛心和不孝!”

    “瘪还是个孩子,用不着这么严厉吧?”

    张氏对贾瘪的观感还不错,这杏在对付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方面很有一手,撒娇卖萌的手段手使得贼溜,在两府的女人中很有善缘。

    “还小,都十岁出头了!”

    贾赦曳笑道:“到了这等岁数,还一个劲往内崴混,幸好荣府内宅就一个探春和薛宝钗,不然其它女孩子的名节都给毁了啊!”

    “老爷说得不错,不过老太太太过宠腻也是无法!”

    张氏笑着摇了曳,无奈道:“政二爷又是个奉母至孝的,老太太说什么他就是什么,贾玉这性子要是再继续下去,等到结婚成人可真不好说!”

    嘿嘿

    贾赦但笑不语,原著中的贾瘪受宠太过,或者说自己有意识的封闭了某些感知,好象一个大号婴孩一般,年纪到了十五六岁还没有丝毫生活自理能力,依旧还混迹在内宅一副不愿清醒的摸样。

    以其资质,还有聪慧的头脑,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荣府的暗流汹涌,还有林黛玉的艰难处境,不过只当不知一心风花雪月,遇事就是个纯粹的鸵鸟罢了。

    如今有他在,荣府的格局在就生了改变,他没继续握在荣府做个有名无实的一等将军,老二贾政也早早继承了荣府爵位,没了暗地里的勾心斗角,少了那些对亲请损害极大的阴私手段。

    忠勇侯府跟荣府的关系不说太好,却也没差到不来往的地步,而且荣府的继承人早早确定,没贾瘪什么事。

    贾瘪依旧受宠不假,却也不在是一家子围绕的鲜中心,再想如原著那般当个巨型婴孩可不成。

    王氏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贾母的年纪不小,已经七十多距离八十不远,谁也不知晓她到底能活多久。

    就算她将自己的私房全部交给贾瘪又如何,以贾瘪的性子是能守得滓财的摸样么?

    王氏这才会想着过来,找侯府的门路将贾瘪安排到庄子学堂读书。

    以贾瘪的性质,贾赦敢肯定这厮去了庄子学堂后,肯定会得厌学症的。不过那又如何,只要贾瘪能够顺利考中秀才就足够了。

    三天后,王氏狠心的将满心不愿的嫡次子贾瘪,送到了郊外的庄子上,正式开始了其痛苦的求学之路。

    当天贾赦散衙后,又被贾母请到了荣国府。

    给贾母请安见礼后,这位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诉苦,痛斥王氏的不孝之举,竟然强行将瘪从她这里抢走,还狠心的将其送到庄子学堂。

    “瘪确实到了进学的年纪了!”

    贾赦好笑,没有顺着贾母的话如此说道。

    贾母不满了,怒斥贾赦太过狠心,跟王氏是一伙儿的,难道不知道他对瘪有多疼爱么,她从型娇生惯养哪受得了郊外庄子上的粗鄙生活。

    “瘪总要长大的!”

    贾赦也不多说,听了一耳朵的埋怨便告辞离开,没有在荣府继续受‘海’。

    后来听张氏说,贾母跟老二夫妇闹了好一阵子,甚至一度还想直接坐车去庄子上看望瘪,逼得王氏和贾政夫妇使出浑身解数,才将老太太安抚下去。

    太上皇在昏迷了半月后,终究没有挺过去一命呜呼。

    顿时整个京都和皇宫一片缟素,之后就是一系列的丧葬事宜△为内阁辅,贾赦跟着忙了个底儿掉。

    一直等将太上皇送入皇陵,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三月有余。

    可就在这时,津门府传来消息,水师三艘海船在出海巡逻时,突然遭遇倭寇海盗的偷袭,三艘战船全部损失,其上水师将士无一幸免!

    一时津门震动,本就因为太上皇去世显得有些萧条的港口,变得更加寂静落寞,大有一副从此衰落下去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当今因为头上去了一尊如来佛,虽然表面上十分沉痛其实暗地里还是相当轻松的饿,可是当他听到津门传来的消息顿时不爽了,这不是给他添堵么?

    “陛下,臣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将消息封锁住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贾赦脸色平静,沉声道:“天火突降,战船焚毁,这明显就不是倭寇海盗能有的手段,估计是有修士出手了!”

    “好大的胆子,竟然直接插手普通人之间的纷争,难道他们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当今一脸杀气腾腾,眼中冷光闪烁恨声道。

    这次津门水师三艘战船被灭很不简单,因为那三艘战船出事时,正好有一只型船队远远经过,敲看到十分诡异的一幕,‘天火突降战船焚毁’,把他们吓得够戗,急忙返回津门港想知府通禀。

    津门知府虽然换了人,敲却是权贵豪门出身,正好知晓这世间有修士之事,并没有觉得那报信海商是‘胡言乱语’,察觉事态严重的他第一时间将报信海商和其船队上下秘密控制隔离,然后以最快度将消息传到京都。

    贾赦闻讯后立即做出指示,报信的海商和其船对成员全部送至京郊某处隐蔽军营安置,不许泄露丝毫消息,否则定当严惩不怠。

    “看来,津门港外海突然出现的倭寇海盗,并不是批染出现!”

    贾赦沉声道:“一般的倭寇海盗,哪里能请得动修士出手?”

    “不管如何,这次朝廷一定要彻查到底,不管什么人牵涉其中都不能轻易放过!”

    当今冷冷一笑:“真当朝廷无人么?”

    “陛下打算请皇宫供奉出手么?”

    贾赦感兴趣道:“不知道是哪位道长啊?”

    “这个你不用管!”

    当今摆了摆手,眼神闪烁冷笑道:“定不会叫你失望就是!”

    难道,皇家手里还有其他其藏的修士不成?

    贾赦心中虽然好奇满满,却也并灭有继续追问,有些事情心中明白就好,没必要说得太过明白。

    看来还是自己写了皇家的实力,也对,怎么说大庆成立已经有了近百年时光,如今天下承平皇家的威望越来越高,有修士主动投靠不算什么。

    单纯的练武都极耗资源,更不用说更加高档的修仙了,估计所需滋芽更是叫人心惊,不是所有修使都像佛道圣三家那样财大气粗的

    [记住网址  三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