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纷乱之始老道相邀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纷乱之始老道相邀

    当两个浑身气息深沉,又似天空般飘渺的中年道士出现在眼前时,贾赦一双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感应到两位中年道士身上的‘法力’波动,比起那日圣门修士闹京都时那几个供奉老道差远了,眼底不经意间闪过一丝不屑。

    “……,还请贾相尽快安排!”

    两人的来意很简单,他们接到了当今的密令,准备对付津门外海倭寇中出现的修士,需要津门水师的帮忙和掩护。

    贾赦没有多说什么,也没生气随意就将这两货安排了下去,准备跟着下一劈刺的津门水师战船出海。

    而就在这时,孙六向他辞行,准备带着丐帮一干八袋弟子前往昆仑参加武林大会。

    “务必小心,我感觉这次事情恐怕不简单!”

    贾赦只是叮嘱几句,孙六等人的江湖经验比他可丰富多了,只要心中保持足够的警惕,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应付得来。

    “大人放心,我也感觉此次武林大会不简单!”

    孙六郑重回应:“只是事关丐帮声名,不得不前往西域昆仑一趟,只希望不要出了什么意外变故就好!”

    没过两天,孙六便带着手下心腹八袋弟子离开,贾赦身边留着飞天大盗陆小飞,好奇问道:“你就没收到请贴?”

    “谁给我送?”

    陆小飞没好气道:“圣门实力虽强,可还做不到布控天下,他们又不知道我身在哪里,自然没办法准确送请贴过来!”

    “那你认为,圣门这次的武林大会,有没有阴谋?”

    贾赦不以为意,好笑问道:“你不是一向自诩预感神准么?”

    “大人这不是废话么?”

    陆小飞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要是没有阴谋,我这陆字以后都倒着写好了!”

    ……

    太上皇去了,当今失去了最后的制约,对一干同父异母的兄弟,慢慢开始了夺权之斗。

    朝堂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

    一干习惯了手中大权的王爷们,哪里会肯善罢甘休,一时间朝堂之上硝烟弥漫,各种弹劾倾扎突然变得多了起来。

    “你们要闹归过,但内阁布置下去的任务必须认真完成,否则不要怪本官不客气!”

    一见情况有失控迹象,贾赦召集了六部九卿主官,十分郑重也相当严厉的警告道:“你们心中要有数,不要等祸事临头才后悔就迟了!”

    这一番威胁不可谓不及时,一干脑子逐渐被朝堂之上紧张气氛影响的顶级官员,犹如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顿时冷静下来,吓得浑身冷汗淋漓不敢多言。

    内阁首辅可是绝对的凶人,真要被他给惦记上不是开玩笑的,丢官罢职还是好的,搞不好连家族都得跟着一起倒霉。

    千里做官只为吃穿,他们一个个牵连的利益十分巨大不假,一身干系极重不假,却也不敢拿自家小命和家族前程赌贾赦会不会手软。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李和跟杨震,那样倒霉实在太过冤枉。

    几位王爷没想料到,他们才刚开始挑起朝堂之上的派系之争,眼见着火药味越来越浓,朝堂秩序很有失控迹象。

    可没想到,内阁首辅贾赦突然出面,将即将失控的朝堂秩序,又稳稳的弹压下来,就算他们在暗中不断鼓动威胁,那帮子本派系大佬都不太愿意出头。

    不是他们不愿,实在没那胆子啊。

    “混蛋,坏我等好事,找死!”

    一干实权派王爷气得够戗,对贾赦这厮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贾赦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这股敌意,却是根本就不太在意。论起明面上的威势,这帮王爷加起来,都不够他整治的。

    至于暗地里的手段,不要以为丐帮帮主孙六离开了,丐帮对他们的监视就会减弱,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贾赦的眼线。

    甚至,通过丐帮弟子无孔不入的监视,他发现了这些王爷手下的好几处秘密据点,其中很有几处隐藏了不少死士。

    他没有主动出手,可一旦有哪位王爷不知死活,贾赦定叫他知晓什么叫做通彻心肺。

    当今见此乐得不行,就准备动手开始清除一干王爷在朝堂上的势力。

    “这是为何?”

    可是他才刚动,就被贾赦堵了回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贾赦叫去质问,大有不给个说法就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陛下跟几位王爷的争斗臣没兴趣理会,但是朝堂秩序不能乱!”‘

    贾赦一点都没空气,直言道:“陛下不要忘了,津门外海和江南都出现了倭寇海盗,甚至还有修士参与其中!”

    “什么意思?”

    当今脸色阴沉,他如今已是大权在握,自然容不得手下臣子不听话,贾赦也不能例外。

    “这明显就是有人暗中搞的鬼!”

    贾赦淡然开口道:“谁知道朝堂一旦混乱,会不会影响前线官军讨伐倭寇,又或者倭寇之乱波及整个江南?”

    朱明之时,为祸百多年的倭寇之乱,不就这么来的么?

    “哼,朕自有分寸,用不着贾赦你提醒!”

    当今脸色不甚至好看,摆了摆手冷笑道:“贾赦,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才好!”

    呵呵……

    什么叫做得志便猖狂,这就是了!

    真以为你是皇帝,老子就没办法折腾你么,不是不能只是不想罢了。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贾赦懒得理会当今的狂妄,之后通过隐秘渠道,很隐晦的告之了当今‘赶尽杀绝’的意思。

    几位王爷一听那还了得,顿时原本被贾赦平息下来的朝堂争斗,突然又变得激烈起来,只是程度依旧还在可控范围,朝廷该干的事情也没有耽误罢了。

    这下轮到当今头痛了,朝廷规矩不是那么好无视的,无论当今还是一干王爷都得按照朝廷规矩办事,不管拿人还是推人上位都有规矩可循,不是受了青睐就能一日三迁的,有贾赦压着谁都不能乱来。

    当今很是不爽,动了换内阁首辅的心思,而一旦王爷也有如此想法,只是内阁首辅之位不是开玩笑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搞不好会引发朝堂震荡,无论是当今还是王爷们都没敢胡乱动手。

    贾赦听到风声,只是笑了笑不以为意,不做首辅就不做首辅,真以为他对官场有多留恋不成?

    就在朝堂震荡期间,鲁地按察使贾敬,在朝廷和内阁的大力支持下,又在鲁地沿海地区,新开了两处海贸港口。

    有内阁首辅鼎力支持的他,在鲁地行事几乎无所顾忌,加上有津门港例子爱前,竟是没有受到多少阻碍,两处港口城市在朝廷划拨了大量钱粮的帮助下,立即进入了建设的快车道。

    鲁地和听到风声的饿邻省商人蜂拥而至,都想在这块大蛋糕上分一杯羹,至于最后能获得多大份额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可就在这时,津门外海传来噩耗,出海巡逻的水师战船再遇倭寇偷袭,这次早有准备的水师将士依旧没能逃过被杀一途,两艘战船被毁,最叫朝堂高层吃惊的是,那两位请来的修士也命丧大海。

    根据远远跟随的观察船上将士汇报,当时海上火海滔滔,水龙飞舞声势好不惊人,最后水不胜火被全部压下,那两艘水师战船也在熊熊火海中彻底焚毁。

    这下,当今真的坐不住了,没理会一干神色各异的朝堂重臣,匆匆返回内廷找那几位供奉老道去也。

    江南沿海地方大族的海商,真是好大手笔啊,竟然连这等强悍的修士都能请得动,尽管那两中年修士的实力不咋样,可这也败得太惨了吧。

    不久,贾赦又被当今召到勤政殿,他在那里见到了一位熟人,正是当日圣门修士闹京都时,宫殿几大供奉老道之一的白云道长。

    “无量天尊,见过贾相!”

    见到贾赦龙行虎步而至,白云老道不敢怠慢,急忙主动施礼问好。

    没办法,修士世界强者为尊,他每次站在贾赦跟前,总有一种赧颜的压抑感觉,心中警兆大起,这海不能说明什么吗?

    “客气了,道长这是准备出手解决海上的那位修士么?”

    贾赦点了点头,缓声问道。

    “正是如此!”

    白云也没隐瞒,直接道:“那厮太过猖狂,修士不许干涉人间之事,这可是当年佛道圣三门共同定下的规矩,如今竟有人不遵从,说不得老道便要走上一场,跟那位斗一斗了!”

    “需要帮助么?”

    贾赦点头,随口客气道。

    “还真需要贾相帮助,老道想请贾相在后方掠阵!”

    白云老脸一红,直言道:“说老实话,从那位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老道虽然并不担心,就怕中途出了变故!”

    “哦,那本侯便跟道长走上一趟就是!”

    两人自顾自谈笑风声,直接将堂堂天子晾在一边,谁都没有理会这位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只到确定了一同起程的时间,这才给当今留了点面子拱手行了一礼,之后便各自散去不提。

    “混蛋混蛋,你们且等着,以后有你们好看的!”

    当今心头怒火熊熊,脸膛扭曲愤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