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猎日神弓诛邪修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猎日神弓诛邪修

    白云老道跟那神秘邪修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隔着十来里地斗了个旗鼓相当,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雾里有毒!”

    贾赦依旧站在战船甲板顶端,突如其来的浓雾席卷过来时,好似被他身上某些东西排斥一般,竟然绕道而走不敢近身三尺。

    敏锐的感知,清晰感应到不远处两道强烈法力波动的碰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白云老道跟对方的修士干上了。

    只是,浓雾之中的阴冷气息,让他知晓这雾并不简单。

    伸手轻轻一挥,手臂之中突然燃起熊熊血焰,身前的浓雾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又或者说春日积雪遇到了暖阳一样,激烈翻滚着迅消散。

    吼!

    见浓雾果然有古怪,极其害怕身上的气血之焰,他忍不住轻轻一笑,突然张嘴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吼。

    整个海域猛的颤抖了一下,不管是水师将士还是倭寇海盗,这一刻都有一种天摇地晃的错觉。

    更叫他们吃惊的是,原本弥漫整片海域,几乎彻底隔绝了视线的滚滚浓雾,好似骄阳之下的积雪一般,以肉眼可见的惊人度迅消融。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原本弥漫整片海域的浓雾,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迅消失。

    一吼之威竟大至如斯,实在叫人可敬可畏!

    “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位站在倭寇所在海船船头的邪修,满脸不可思议呆呆望着手中哭丧棒,其中的好几片白纸铜钱已经化作粉末消失,他显然被这一变故惊住,甚至都没有心思理会白云老道的攻击。

    “一吼之威凌厉如斯,果然不愧是内阁辅忠勇侯贾赦啊!”

    白云老道没心思理会邪修对手,同样被贾赦突然的一吼惊得不轻。

    “还愣着干什么,弩炮给我对准了,射!”

    贾赦收口,迅平息体内沸腾气血,回头淡淡扫了眼脸色苍白的同船将士,冷哼一声怒道。

    “是是是,大人教训得是,你们都聋啦,没听到大人的吩咐么,还不开炮干翻对面的倭寇!”

    战船将领顾不得身体的虚弱感觉,急忙回头冲着一干比他还不如的手下弟兄怒吼,很快船上的寂静便被打破。

    砰砰砰……

    四门神机弩炮依次开炮,顿时四罐火油弹冒着滚滚浓烟朝几里开外的那艘倭寇海船飞了过去。

    “哼,区区神机弩炮也想逞威,真真不自量力!”

    感受到了火油弹中蕴涵的庞大能量,那位邪修冷冷一笑,手中哭丧棒轻轻一挥,顿时一股森森白气呼啸而出,瞬间就在半空凝聚成一条森冷白龙,张牙舞爪将四个飞而至的火油罐凌空打爆。

    轰!轰!轰!轰!

    四声巨大爆炸声响连绵响起,破碎的燃烧火油好事流星漫天飞溅,那条由森森阴冷白气凝聚的白龙,好象十分不喜火油燃烧的气息一般,龙爪轻轻一挥顿时狂风大作,将深浅的飞火流星全部赶走。

    轻松将飞来火油罐全部隔挡在外,那位浑身隐藏在黑色斗篷中的家伙,冷冷扫了贾赦所在战船一眼。

    “白云道长,交给你处理了!”

    贾赦一点都不在意,轻笑着将不远处倭寇船上的邪修让给了白云老道。

    于是接下来,白云老道跟倭寇中的邪修,又展开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大叔对轰,白云老道的御剑之术神鬼莫测凌厉非常,而倭寇邪修的手段也是诡异非常,手中哭丧棒是一件了不得的灵气,其中蕴含了惊人的死气和阴气,挥舞间死气纵横威能恐怖。

    更叫人大吃一惊的是,这厮竟然还有一手炉火纯青的控火之术,突然间团团带着浓郁硫磺气味的火球从天而降,好似天火流星一般惊心动魄。

    要不是贾赦坐镇战船,加上一干水师将士早有心理准备的话,说不得还真有可能被突如其来的火雨流星砸个正着。

    白云老道大怒,直接祭出手中千年桃木剑,漫天剑气好似要将整片天空塞满,而后犹如暴雨一般席卷而下,声势惊人到了极点。

    倭寇那方邪修不遑多让,那根哭丧棒阴气滚滚气死沸腾,连连挥舞卷起道道阴风毫不客气倒卷而回。

    风雨相加,被两位修士战斗波及的海域翻滚沸腾,突然间大浪翻涌,带着几艘小小海船上下起伏惊心动魄。

    一正一邪两大修士斗得不分胜负,贾赦却是吩咐三艘战船上的神机弩炮全部开启,一颗颗火油罐好似流星非坠呼啸而去。

    面对正规水师,那帮倭寇还党哪能有反制之力,要不是那位邪修突然出售,再次凝聚出阴气之龙,将倭寇所在海船护卫得滴水不漏,只怕此时战斗已经分出了结果。

    战斗一直持续了半刻钟之久,三艘水师战船逞品字型,已然将倭寇的海船包围,只等将包围圈近一步压缩,然后直接接舷近战分出胜负。

    可就在这时,那位倭寇阵中的邪修突施手段,不仅手中的哭丧棒卷起道道阴冷阴风,他身后突然飞出一赣铪满鬼神图案的旗幡,一尊獠牙利齿的魔神从旗幡之中飞腾而出,带着恐怖的威能突然朝着几艘围拢过来的水师战船扑了过去,身还未至那声声凄厉之极的嚎叫,便惊得一干水师将士头昏眼花心胆俱丧。

    “鬼将,竟然是鬼将!”

    白云老道见此大吃一惊,心中惶恐再也不敢藏私,立即从兜里取出一张纸张泛红的黄符,猛一咬牙运转法力将其激活。

    轰隆!

    黄符瞬间燃烧怠尽,晴天一道惊雷天降,瞬间打在那头鬼将身上,将其身上鬼气轰散大半,高大魁梧如巨人一般的身躯也在瞬间缩水了大半,只比常人高大上几圈罢了。

    “老道士,你的对手可是我啊!”

    那位浑身黑色斗篷包裹的邪修冷笑,手中哭丧棒轻轻一摇,顿时数条由阴气和死气凝聚的白龙呼啸飞舞,瞬间朝着白云老道扑去。

    白云老道无奈应战,一时失了继续对付那受创严重的鬼将机会。

    “鬼将么,看你能不能受了起本侯的拳头!”

    就在这时,贾赦突然动了,在那位鬼将扑到其中一艘战船上前,突然飞身而起凌空一拳轰出。

    砰的一声闷响好似惊雷炸响,一道带着鲜艳血红气焰的沙锅大拳劲电射而出,瞬间跨越近里距离重重砸在一脸惊愕的受创鬼将身上。

    轰隆一声爆响过后,只见鬼将所在突然出现一道熊熊升腾的血火光柱,受创鬼将在血焰光柱之中挣扎咆哮,嗤嗤嗤的尖叫之音惊心动魄,不分敌我所有人都被这一突然变故惊呆,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位鬼将已经彻底消失在滚滚血焰之中。

    鬼将突然消失,邪修祭起的旗幡瞬间颜色暗淡,上面的鬼神图画少了其中最大也是最完整的那一尊。

    “混蛋混蛋,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那位邪修好似受到了后噬,身子一阵摇晃满心愤怒,出声声野兽般的鬼叫,冲着贾赦说出一段强调古怪的汉语。

    “原来不是大庆之人,那你就去死吧!”

    一击而中,贾赦身在半空双脚连连翻飞,好似踩在坚实的地面上倒飞回到战船甲板,手中不是何时已多了一把造型古朴带着神秘气息的大弓。

    猎日神弓!

    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弓拉满月特制箭矢之上突然蔓延熊熊血焰,那位邪修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心头一阵乱跳好象被什么锁定一般。

    “箭下留人……”

    白云老道大惊,只来得及出一声惊呼,便眼睁睁看着贾赦拿箭的手指轻轻一松,那支包裹熊熊血焰的利矢顿时身化流光,好似电光闪烁瞬间飞至那位邪修跟前,不等其做出任何反应便从其身上一船而过。

    那位邪修胸口突然多了一个拳头大洞不说,特制利矢带着狂猛气势将沿途所有遇到的倭寇海盗全部一穿而过,而后重重的在船舱墙壁之上轰出一对对穿大孔,而后带着漫天木屑朝着远处的海洋飞去。

    嗤嗤嗤,直到那只利矢已经消失在众人眼中,空气中这才爆音波呼啸,轰的一声那位邪修突然身化火炬熊熊燃烧,他哼都没哼一声便直接倒在甲板上,身上道道黑气升腾,瞬间便被血红光焰吞没,出声声凄厉尖啸。

    那是厉鬼冤魂的哭脚,甚至在场之人都能肉眼见到那熊熊血色光焰之中,一道道扭曲狰狞疯狂挣扎的脸孔。

    也不知道这位邪修究竟造了多大的孽,一闪而过的扭曲脸孔竟然闪过数百到清晰面容,然后在熊熊血色光焰之中全部化作虚无。

    一箭之威竟然强悍如此,顿时倭寇心胆俱丧,水师将士士气高涨,战斗在还没彻底开始前已经注定了结果。

    “哎,这下麻烦大啦!”

    白云老道从震惊中清醒,苦笑着无奈道。

    话音刚落,死去邪修掉落在地的哭丧棒灵器突然凌空飞起,散一股奇特波动,好象有人在众人心中嚎叫一般,意思大抵就是:‘你们等着,神宫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哭丧棒一震就准备飞遁。

    “想走,哪那么容易啊?”

    贾赦悠然的声音适时想起,只见他大手一抓,顿时原本正要飞走的哭丧棒,好象遇到了极大牵引之力般,尽管棒身不住嗡嗡颤抖,却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飞入贾赦手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