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画下大饼引贪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画下大饼引贪念

    没了邪修庇护,在数倍于己的水师将士包围后,愿意拼死一搏的倭寇几乎没有,他们同样没有丝毫反抗便直接投降。

    面对贾赦还有白云老道这样的非人存在,他们要是不想死的话,还是老;老实实投降的好。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水师将士们连战场都不用打扫,直接将俘虏的海船和倭寇拿住返回津门港。

    而贾赦就在船上开始了审讯,结果审讯内容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所谓的倭寇,其中的真倭数量不足十人,其余都是江南沿海一带的海盗假扮,以倭寇之名行抢掠之事。

    他们和船上的真倭,就是江南地方大族请来,彻底破坏津门港海贸的。

    至于原因很简单,津门港海贸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生意,必须动手清除,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这帮家伙都是软骨头,面对贾赦这样的猛人,根本连稍稍做做样子都不敢,竹筒倒豆子般将所知全部倒了出来。

    倒是那几位真倭硬气得很,不知道是听不懂大庆官话,还是有意如此,尽管他们在贾赦跟前表现得足够谦卑,却是一问三不知装聋作哑。

    贾赦哪会跟他们客气?

    直接把人带到旁边的舱室,一番简单的分筋错骨还有截血手段施展下来,这几位真倭什么都招了,就差将他们从小到大的破事一股脑全部说出。

    贾赦没兴趣了解这些,他只想知道倭国眼下的具体情况,还有那位神秘邪修的身份。

    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几位真倭俘虏地位太低,知晓的倭国情况也不多,只知道如今倭国战乱四起,各地大名早就打成一锅粥,到底倭国是个什么情况,估计就是各地大名都不清楚。

    倒是那位神秘邪修的身份他们清楚,是倭国境内的神宫之人,至于神宫究竟是个什么存在他们就不清楚了,毕竟档次实在太低。

    “白云道长,倭国神宫你应该听过吧?”

    审问完了后,发觉没有有用的信息,贾赦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将那几位真倭直接震死扔入海中喂鱼,找到白云老道将审出来的情况一说,最后好奇问道。

    “倭国神宫,跟大庆的佛道圣门一样,乃是倭国修士门派!”

    白云老道一脸无奈,苦笑道:“这帮家伙一向心胸狭窄有仇必报,咱们杀了他们的好手,只怕以后会有不小麻烦!”

    “叫他们尽管来就是!”

    贾赦不以为意笑笑,淡然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罢了,我到要看看他们有多少好手让我杀的!”

    “贾相你这是……”

    白云老道苦笑,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眼前这位实力确实恐怖,倭国神宫的修士要是撞他手上,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只是……

    “贾相还是小心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倭国神宫最擅偷袭暗杀。那位邪修不仅是神宫高层,那根哭丧棒也是神宫著名法器之一,绝对不会让这等重要法器落入他人之手的!”

    贾赦但笑不语,白云老道一见也只好无奈闭嘴,既然当事人都不担心,他这个外人担心什么?

    ……

    水师战船返回津门,当那一串串倭寇海盗俘虏的身影出现时,整个津门府一片震动,一家家海商奔走相告:津门外海的倭寇被清理了!

    故意带着一干倭寇俘虏在港口以及城里游行一圈,引起众多海商和百姓震动后,这才将他们安全押入军营关押。

    没有意外的话,之后二十年这帮倭寇俘虏,就是水师以及津门府免费的劳役,要是二十年后还能活着的话,那就算他们幸运朝廷会放他们一马。

    白云老道依旧坐镇津门,谁也不知道倭国神宫还会不会派遣修士过来找茬,贾赦交代了一番后便拿着审讯记录直接返回京都。

    此时京都的气氛很是古怪,带着一种压抑的紧张,贾赦刚刚进城,便有人主动告诉了他怎么回事。

    原来是他离开几天时间,朝堂上当今和一众王爷的代理人,爆发了一次激烈冲突,当今一口气撤换了十几位三品以上大佬,搞得朝堂之后人心惶惶。

    而王爷们也没有客气,拼着跟当今直接撕破脸皮的风险,鼓动手下小弟下了大力弹劾当今几位不堪门人,结果当今为了不引发朝堂动荡,不得不捏着鼻子将那几位门人拿下。

    京都的气氛也因此,一下子显得十分紧张火暴。

    “真是不肯消停!”

    贾赦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只是叫手下官员不要随便参合进去,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不管当今和王爷们斗得多厉害,他们却是不敢真的掀桌子的。

    谁也不知道,真的掀了桌子后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之事,搞不好会出现叫人意外又难堪之极的变故。

    大庆这些年天下太平不假,皇家的威权越来越重也不假,可同时地方实力派的势力,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谁也不知道,当皇家自己乱起来威权扫地之时,会不会就是天下大乱,乱军蜂起之日?

    没见朝廷重点打造的津门商港,因着利益之故依旧引来南方地方实力派的打击报复么,而且还是联合外人的叛国之举?

    “混蛋混蛋,这帮家伙简直混蛋!”

    当今看完手中的审讯记录后,早已气得浑身颤抖暴跳如雷,额头青筋根根爆气一副择人而噬的疯狂摸样。

    “朕一定要他们好看,竟敢联合外人偷袭津门,难道他们想要造反不成?”

    江南地方大族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当今能够容忍的极限,此时的他们几乎跟造反无异。

    “他们没有攻击津门港!”

    贾赦淡然开口,此时他也不得不佩服那帮家伙的手段,顶着当今杀人的冰冷目光,缓声道:“他们的人手只是在外海游荡,说他们想要造反有些过了,那些精明的商人根本不会相信!”

    “朕需要他们相信么?”

    当今满脸怒气,冷声道:“直接派人抄家灭族,谁又能说什么?”

    “估计江南士绅会集体震动,给陛下造成不小麻烦的!”

    贾赦不以为意,丫的你这是要杀人全家,那帮无法无天的江南地方大族会束手待毙就见鬼了,到时候引起地方动乱,甚至可能波及整个江南,到时候你怎么收场?

    当今没心思跟贾赦玩心思,直接吩咐道:“命令当地官府拿人吧!”

    说着摆了摆手,杀气腾腾道:“谁要是敢绝捕,直接以叛逆罪论处!”

    贾赦也不反对,但也没有表示支持,任由当今自己折腾去,这厮没了太上皇压制,心中的暴虐全开,已经开始有些肆无忌惮了。

    他自然不会害怕这个,只是没必要跟其正面顶缸,朝野上下想找当今麻烦的人还少么?

    果然,当今严令一下引发朝堂一阵轩然大波。

    不仅一干出身江南,想要维护江南地方利益的官员极力反对,刚刚吃了闷亏的王爷们也不甘示弱,暗中联络要让当今好看。

    悠然居三楼,贾赦和义忠郡王两人坐在一起。

    “朝堂的局势,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义忠郡王一脸茫然,无奈苦笑道:“看来我不是玩政治斗争的料啊!”

    “很有自知之明!”

    贾赦轻轻一笑,悠然道:“看来郡王已经想开了!”

    义忠郡王一滞。眼中怒色一闪却是不敢发作,没好气道:“说得不错,本王是想开了,想要避开朝堂争斗,有什么办法?”

    “等等吧!”

    贾赦缓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津门水师的势力到了南洋之时,便是郡王龙归大海之日!”

    “南洋?”

    “不错!”

    贾赦轻笑道:“南洋地方广袤物产丰厚,那里的稻谷可以一年三熟,还有朝廷极为希缺的铜矿等物资,又地光人稀正是称王建国的最好地方!”

    “可是那里的国家不少,人口也不少吧?”

    义忠郡王很是意动,又有些怀疑道:“区区一个茜香国,就弄得朝廷需要大兵防备,其余南洋诸国再差还能差到哪去?”

    “那是朝廷没想着占领,茜香国打不过就缩回去,等积累了足够力量又跳了出来,如此反复才成了朝廷西南大患!”

    贾赦冷笑道:“如果朝廷知晓茜香国出产各类宝石,国中土地膏腴是一块不下于川蜀的膏腴之地,你看看朝廷还会放任他们找茬么?”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义忠郡王满脸激动,兴奋道:“如果真是那样,氙香国早就灭国了!”

    “这不就得了!”

    贾赦淡笑道:“南洋诸国的情况,跟茜香国都差不多,有的甚至比茜香国面积还大土地还要富饶,郡王有没有兴趣染指啊?”

    这还用说,看看义忠郡王那一脸兴奋的摸样,就知道此时他已然动心,甚至有种恨不得马上动手抢人抢钱抢地盘的冲动。

    实在待之不住,跟贾赦随便说了几句后便急匆匆离开,显然是要回去跟手下幕僚好好商讨一番,如此在南洋占下一块地盘的事儿。

    贾赦轻笑,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