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扩疆万里南洋立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扩疆万里南洋立基

    宗教战争是最残酷的!

    之前对白莲教徒的攻击中,明显留了力的佛门修士,在对萨满巫师的疯狂追杀过程中毫不留守,甚至还引来神秘的罗汉之力临身。

    追杀萨满巫师时足足有三十位佛门修士离开,等回来的时候只有满身疲惫,几乎精疲力尽的佛门修士。

    他们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并没有因为十几位同伴的死去伤心。因为在他们的追杀下,足足三十来位萨满巫师死去。

    这就是宗教战争,没有丝毫的温情,有的只是赤落落的冰冷屠刀。

    都不用贾赦开口,刚刚打了胜仗的佛门修士,主动向后方的佛门大本影求援,不过月余时间又有近百佛门修士匆匆赶来。

    而在此期间,贾赦在带亲卫营将士,还有一干佛门修士东征西讨,配合边关驻军的行动,将来犯的突厥蛮骑一一击溃甚至全部消灭。

    至于混在其中的萨满巫师,自然有佛门修士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穷追猛打,近月时间的征战,西北边关的危情已解,而之前跟贾赦出发时的五十余佛门修士,到现在不过还剩区区不足五人。

    他们的战果却极其辉煌,直接灭杀萨满巫师数量达到近两百之数,这些佛门修士一点都没因为同伴的巨大损失而沮丧悲伤,反而个个兴奋莫名战意熊熊,恨不得继续跟萨满巫师大打出手。

    等到后续的佛门修士一来,贾赦也不废话,带着他们还有亲卫营,联合边关将士将入侵的突厥蛮骑全部赶回塞外。

    不仅如此,贾赦随意给京都发了封捷报,便尽起边关五万步骑,联合近百佛门修士,带足了粮草直接杀出边关,一股脑用如塞外蛮族之地。

    杀!杀!杀!

    沿途凡是遭遇蛮族抵抗,一律屠杀而过,掀起漫天血腥,西北塞外一时人头滚滚尸横遍野。

    壮年男子全部俘虏做为死囚营将士,一个个部落只留下女人和小孩,然后捣毁当地的萨满祭坛,直接立起简单的佛教寺庙,由中原内地赶来的僧人接手,教化一干异族人士。

    兵锋所指所向披靡,留下堆堆残缺尸体以及被控制的妇孺,然后大庆边军走过的地方立即就有佛寺兴建,来自中原内地的和尚以及护教武僧源源不断增援而至,誓要将此等塞外之地变成佛门教化之所。

    佛门有的是钱粮,为了扩充势力简直不遗余力,一边跟塞外本土宗教萨满打得热火朝天悍不畏死,一边又将大批钱粮源源不断运至西北苦寒之地,然后通过边塞直接涌入新建起来的佛寺。

    如此浩荡声势,一下子便引发大庆修士界的轰动。

    当道门察觉佛门动静,顿时不敢了,道门几大宗派立即派出高层前来西北塞外,寻到贾赦提出道门同样也要在西北立观传教之意。

    贾赦也不拒绝,不过直言表示想要占便宜可以,却是必须付出代价,道门必须派出足够数量的修士配合剿灭塞外萨满教,然后才有资格在西北塞外之地传教立道。

    道门自然不肯低头就范,他们通过朝廷和皇家关系向贾赦施压……

    结果自然悲剧了!

    贾赦理都懒得理会他们,道门想要在西北塞外立道修观,却又得不到留守官军的配合,还得是不是遭遇佛门的骚扰,一时苦不堪言郁闷到了极点。

    出征塞外的大军却是一刻没有止息,短短两月时间推进五千里,连连击溃沿途蛮族部落大君,兵锋所指纵横无敌,大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架势。

    当今闻讯,也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竟然连发数道圣旨,要求贾赦停下征战塞外的步伐,结果贾赦理都没有理会,依旧我行我素直扑阴山山口。

    而在后方,一直视西北塞外为自家传教地盘的藏传佛门坐不住了,同样加入了传教的行列之中。

    只是没有官军的认可,他们的传教之路跟道门一样艰辛。

    后来道门和藏传佛门怂了,因为贾赦率军一直打到阴山山口才止住前进步伐,身后内地跟来的佛门几大教派的寺庙遍地开花,在当地助军的瞥和下很快站稳脚跟,并大有取代被消灭的萨满之意。

    道门和藏传佛门好不眼热,随着贾赦大军所指,跟随他征战塞外的佛门诸派,大有再兴当年盛唐之时万里佛国之势。

    眼见来硬得根本不成,最后只得低头服软,贾赦不以为甚,狠狠从这两大教训身上啃下几层皮,要求他们付出比佛门其它宗派多出几倍的钱粮物资,而且他们指定的传教地点,还都是那种偏僻苦寒之地,道门和藏传佛门也是无奈只能答应,谁叫他们之前没有参与西征之战,想要搭顺风车就只能老实付出更大的代价,否则西北塞外根本就没他们的立足之地。

    等新纳入控制的塞外之地稍稍稳定后,贾赦将出征的边军将士全部留下,自己则带着亲卫营返回京都。

    时间距离他离开时,足足过了一年有余,

    得胜而归的他,并没有得到朝廷尤其是当今多少好脸色,甚至直接以常年不在京都,有大量政务需要处理为由被拿下了内阁首辅之位。

    贾赦依旧没有太过在意,扩地万里的大胜当今不可能无视,最后只是很小气的赏了个三等忠勇公的爵位了事。

    如此‘赏罚不公’,自然引起朝野阵阵物议,贾赦没怎么在意这些,他身上刑部尚书的官职还在,依旧还是朝堂之上数一数二的大佬。

    不仅如此,忠勇公府突然加大了在海贸之上的投入,大笔大笔银子砸出,津门和鲁地的几大造船厂几乎全天候修建公府需要的海船。

    与此同时,贾赦派出两个庶出儿子,跟随海船一同出海,一月后回来汇报,已经基本控制了琉球国。

    他满意点头,继续持续加大对自家海商船队的投入,以琉球为基地开始将触角慢慢渗透南洋海域。

    他算是看出来了,没了太上皇压制的当今本性毕露,刚愎自用已经听不得外人意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迟早得出事。

    原本他还打算以朝廷的力量探索南洋海区及其地域,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指望了,还是自力更生自己来吧。

    旁人以为贾赦自甘堕落了,贾赦却是一点都不以为意,按照自己的想法慢慢开始布局。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应该早就结束的南方叛乱,依旧僵持不下。

    朝廷大军虽然拿回了金陵,可是大半个江南依旧还在叛军手里,最关键的是连年大战,使得江南地区的生产生活遭遇严重破坏,各地百姓流离失所情况相当糟糕,就算朝廷最后平叛成功,想要彻底恢复江南旧观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和时间。

    贾赦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朝堂上不是没有声音要他带兵迅速拿下江南叛军,以其在西北作战的凶猛,拿下江南叛军不过时间问题。

    只是当今没有同意,这事最后不了了之。

    贾赦依旧没有在意,面对某些势力代言人的小心试探,他没有丝毫的郁闷或者愤怒情绪,实力到了他这等地步哪会在意这些?

    只是,他光明正大以的商号名义,大肆在南方吸收流离失所的百姓,一家子一家子运送到津门和鲁地刚刚兴建的港口,直接坐海船送到新近占据的南洋岛屿,作为开垦和建设的人受之用。

    外面的人只知道,忠勇公家的海船商队,在南洋之地买了一座荒芜的小岛,这些流民都是送到小岛上劳作的。

    当今也没怀疑什么,甚至还暗示了各地官府大开方便之门,显然对贾赦这种将心思放在赚银子上的做法相当满意。

    至少,他就没有察觉,贾赦收纳的流民数量,几乎可供一县甚至半府之地的劳作所需,而商队的招人之旅却是没有丝毫减缓迹象。

    就在朝廷没有任何知觉的情况下,贾赦手下的海商船队已经抵达南洋海域,等把这里的情况稍稍摸熟之后,便朝着一座足有大庆数省大小,岛上土著却不过数十万的大岛登陆。

    先期没有受到丝毫阻碍,等到大庆流民源源不断被送来,岛上土著察觉想要驱逐时已经晚了,船队水手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带着一票从流民中招募的青壮,轻轻松松就将附近的土著部落杀得大败,并一举俘虏近万土著。

    有了充足的人手,加上岛上没有被破坏的大片原始森林,很快距离海湾最近的一处空地慢慢出现了一座规划整齐的中原小镇。

    有了这处小镇作为登陆基地,后来的中原黎民源源不断的以小镇为中心,将势力范围迅速向整个岛屿蔓延。

    十年后,这处海船商队登陆之处,已经成为了一座完全由大庆之人主导的繁华城市,而且一座座标准的中原江南样式西欧小镇向四面扩散开来,此地已经成了大庆在南洋最重要的贸易港口,繁华喧闹一日胜过一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等到两位庶出儿子回报已在南洋立稳脚跟后,贾赦直接找上刚刚从圈禁状态被放出来的义忠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