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杀猪放血千斤肉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杀猪放血千斤肉

    当李公甫带着一干衙役,拖着那头身躯堪比成年大水牛的大野猪回到县城,整个钱塘县城都轰动了……

    这么大个野猪,真真罕见之极。

    就是一向自诩见多识广的县令,见到被弄得精疲力尽没了挣扎反抗之力的大野猪,都忍不住连连感叹满意道:“李捕头做得不错!”

    “多谢大人夸赞!”

    李公甫哈哈一笑,手指那头怕不有一两千斤重的大野猪,问道:“大人,这家伙怎么处置?”

    “既然是李捕头抓住的,那就由你自己决定吧!”

    县令脸上挂笑,心头却是隐隐发毛,事有反常即为妖,眼前的大野猪大得太过出奇,他根本就不愿意招惹好吧。

    “哈哈,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

    李公甫哈哈一笑,对县令的心思一清二楚,也不在意挥了挥手,冲着一干衙役小弟道:“把这厮送到我家去,今儿个弟兄们人人有份,大家都有油腻的野猪肉吃!”

    “李头威武!”

    一干衙役小弟欢呼雀跃,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想要吃上一顿有浑菜的饭可不容易,尽管抓住那头大得出奇的大野猪也有他们的功劳在内。

    可谁都清楚,要不是李头儿将大野猪牵制住的话,他们就是有渔网也别想建功。

    李公甫大手一挥,一干衙役小弟顿时喜滋滋抬着已经失了反抗力气的大野猪离开,县令摇头笑了笑,心中暗道一群不只要所谓的匹夫。

    “娘子娘子,快快准备热水,今天我要杀猪哇!”

    李公甫带着一干眉开眼笑的衙役小弟,浩浩荡荡直接进了自家院子,扯起嗓子一声大吼,急忙指挥衙役小弟们拿绳子将那头大野猪绑在条凳上。

    “相公怎么了,咝好大的野猪啊,哪弄来的?”

    许娇容风风火火冲了出来,见到那头被绑在条凳上动弹不得,发出声声凄厉撕鸣的大野猪吃了一惊,忙不迭问道。

    “嫂子不知道吧,这是李头儿今天带我们几个猎到的!”

    衙役小弟中一人哈哈大笑,眉飞色舞欢喜道:“李头儿这是准备杀猪吃肉呢,我们弟兄跟着沾光有口福啦!”

    “正是正是,这么大一头野猪,起码能割上千斤肉吧!”

    “啧啧真是了不得啊,看来头儿家今后半年天天吃肉都不愁了!”

    “……”

    许娇容愣住了,看了看那头光看体型就吓人的大野猪,听了一干衙役小弟的‘胡言乱语’,脸上挂着勉强的假笑担忧道:“相公你没事吧?”

    李公甫哈哈一笑,挥了挥手不以为意道:“娘子看我像是有事的摸样么,还不快去拿木桶来,这头大家伙的血恐怕都有好几百斤呢!”

    “没事就好,我这就拿木桶去!”

    许娇容这才眉开眼笑,急匆匆跑进屋子里,不过一会就费力搬着一只大木桶走了出来,一帮衙役小弟急忙伸手帮忙,显示从井里打水将木桶洗得干干净净,而后将木桶放在被绑在四条条凳上动弹不得的大野猪脖子下。

    “李头儿,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这厮皮糙肉厚的可不好料理!”

    有衙役小弟担忧道:“再说了,好不容易活捉了这么一头大家伙,可不能坏了好好一张皮子,一看就老值钱了!”

    “是啊是啊,李头儿要是把这张皮子请工匠做成软甲,那防御力可是不比铁甲要差,好东西啊!”

    “说得是,就算不自己用,卖出去也是能卖出大价钱的,那些江湖豪客从来都不缺银子!”

    “……”

    李公甫哈哈一笑,自信道:“你们不用担心,料理这头大家伙轻松得很,你们就瞧好吧!”

    说着,吩咐一干衙役帮着烧水,他则从厨房拿出一把锋利的牛耳尖刀,扫了一眼屋里屋外,见厨房有灶神,大门有门神,屋里有祖宗安宅之神,便彻底放下心来。

    眼前这头被绑得死死的大野猪,就算还没成妖也差不多了,一身精华全都在血液之中,等会放血的时候,难保不会引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自从在东邻村感应到了土地神力之后,他便彻底想明白了,土地神保护一方土地平安,灶神保护灶台厨房平安,门神自然护住家宅大门,安宅之神护佑整个屋子安全,各施其职将整个宅子保护得水泄不通。

    由此,只要来者不是太过厉害的妖邪,他自是不用担心其它。

    “水开喽水开喽……”

    不过半柱香功夫,几位衙役便抬着满满一铁锅滚水过来,李公甫也不客气,伸手先是在大野猪的猪脑袋上轻轻一按,内劲暗吐瞬间将其周身筋骨错位,而后掏出一瓢滚水狡在大野猪布满粗黑毛发的脖子上。

    顿时,被绑在条凳上的大野猪发出声声凄厉哀嚎,可叫一干衙役吃惊的是,大野猪京师没有拼命挣扎,好象身上的力气早就浪费干净了一般。

    他们哪里知晓,大野猪不是不想挣扎,而是身上的筋骨被李公甫暗中拍错位了,根本就提不起丝毫反抗之力好不好。

    几瓢滚水烫下,大野猪的凄厉哀嚎之音不减丝毫,脖子上的粗黑毛发已被全部清理干净,只露出光洁溜溜的粗糙猪皮,李公甫眼疾手快一刀捅下,好似滚刀切牛油一般,大野猪粗糙坚韧的猪皮根本没能阻挡丝毫,牛耳尖刀已齐柄而没,李公甫轻轻一抽便将牛耳尖刀拔了出来,一股蓬勃热血从巨大的裂口中汹涌而出。

    感应到滚滚热血中惊人的气血能量,忍不住心中暗暗感叹,这绝逼是难得一见的大补之物,要是配合几味药草制成药膳的话,功效可能更加惊人。

    “咝,这畜生的血水好生粘稠,竟然红得发紫!”

    “咦,你们发现没有,这畜生的血水竟然没有多少腥臭味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这畜生的血水可真多!”

    “……”

    大野猪体内的鲜血如泉般喷了足足盏茶功夫,脖子底下接血水的大木桶足足接了大半猪血才慢慢变得稀少,大野猪凄厉的哀嚎也跟着慢慢降音,到了最后更是气息全无直接死翘翘了。

    正如一干衙役小弟议论的那样,大野猪脖子里喷涌的鲜血红得发紫,同时还没有多少腥臭味,浓郁的血腥味中甚至还带着淡淡古怪淡香,也只有李公甫的敏锐感知才能发觉,其余人等却只是感觉好奇罢了。

    与此同时,在他的敏锐感知中,门外,地底之下,还有天空之上都有某种带着神奇能量波动的玩意悄悄靠近,却是在距离宅院还有丈余距离时,便全部停滞不前。

    不仅如此,灶神神台,门神画像以及宅神神位,都散发淡淡凛然神光,果然外头安歇带着古怪能量波动的玩意,就是被这些全方位的护宅之神拦阻在外。

    神奇的仙侠世界!

    “李头儿,这头大家伙的血已经放干了,现在可以剥皮割肉了!”

    一干衙役小弟,眼巴巴看着大野猪脖子伤口处已经没有鲜血流出,顿时满脸兴奋鼓噪起来。

    “哈哈,那你们就瞧好吧!”

    李公甫收回思绪,哈哈一笑先用滚水将大野猪身上的毛发全部清理干净,这才举起牛耳尖刀轻轻一捅,顺着脖子上的缺口横向一切,而后沿着肚皮中轴线轻轻往下一划一拉,顿时一张完好的野猪皮便被剥了下来。

    “哇,李头儿好本事!”

    一干衙役惊叹不已,他们都是粗通武艺的汉子,哪能看不出李公甫这一手的厉害之处,所谓的庖丁解牛也不过如此了吧。

    “哈哈,还有更精彩的在后头呢!”

    李公甫哈哈大笑,将完整的野猪皮放好,手中牛耳尖刀化作一片刀芒,顺着野猪筋骨筋肉脉络轻轻划下,真如庖丁解牛一般,一块块野猪肉也筋骨分离,不过短短盏搀功夫,一干衙役只觉眼花缭乱,一块块野猪肉与干干净净的筋骨整齐摆放在巨大的桌案之上。

    “哇,李头儿好厉害,这刀法和刀工真是绝了!”

    一干衙役小弟齐齐赞叹,全都被李公甫那一手牛比的刀法慑服。

    “没废话了,还不拿大秤来称一称到底有多少猪肉!”

    李公甫身上甚至都没沾染多少污垢,顺手将牛耳尖刀在滚烫的热水里泡了泡,拿干净的麻布擦干净后放进里屋,出来时笑骂道。

    “正该如此!”

    一干衙役小弟跟着哈哈大笑,七手八脚取来大称,在声声起哄惊呼声中,将大野猪身上分离出来的猪肉全部称量一遍,最后齐齐发出大声惊呼:

    “真真不得了啊,竟然足有一千五百来斤,李头这次真真大发了!”

    “哈哈,你们也用不着羡慕,见者有份!”

    李公甫哈哈大笑,摆了摆手冲着旁边都傻了眼的许娇容吩咐道:“娘子还不快去准备,今天我要跟弟兄们好好吃一顿大餐!”

    许娇容连连点头眉开眼笑,在一帮子乐哈哈的衙役小弟的帮助下,整治了整整一桌子猪肉大餐,吃得一干衙役满嘴流油大呼过隐,一个个肚圆肠满好不惬意,离开之时个个手里还提留着十来斤大肥肉,一个个笑得见眉不见眼,就差把李公甫当爷爷吹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