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满目尽皆妖魔鬼怪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满目尽皆妖魔鬼怪

    “姐姐,姐夫,这野猪肉不仅味道鲜美香醇,而且吃了以后浑身暖洋洋的,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好神奇啊!”

    送走了一干酒足饭饱的衙役小弟,许仙一边帮着姐姐收拾桌上的狼籍,一边满心兴奋嚷嚷道。

    “这是当然,能长那么大的野猪,能是普通野猪么?”

    李公甫哈哈一笑满脸得意,拍了拍许仙瘦弱的小肩膀,语重心长道:“吃了野猪肉能增强气血和身体力量,要是配合打熬筋骨的手段效果更好,汉文要不要跟姐夫练一练啊?”

    许娇容感觉也相当不错,浑身上下有是唤不完的力气,跟着笑道:“是啊汉文,跟着你姐夫练一练也好,看你这身子骨单薄的……”

    “好了好了姐姐还有姐夫,打熬筋骨那么辛苦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弟弟我是坚持不下去滴!”

    许仙头都大了,急忙摆手打断了姐姐的提议,转移了话题问道:“姐夫,难道这野猪肉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嘿嘿,汉文你问到点子上了!”

    李公甫嘿嘿一笑,没有猜揣小白脸许仙转移话题的目的,得意道:“这头野猪筋骨血肉之中,蕴含了极为精纯的气血精华,咱们这么煮着吃还是太氨硫浪费了,要是能够配合几味药草熬成药膳,不仅味道更为鲜美,还有极为突出的强身健骨之效!”

    “不会吧,姐夫你怎么懂这些?”

    许仙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摸样看向李公甫,好象第一次见到自家姐夫的本事一般,咋咋呼呼道:“这里头可是涉及到了医理学识,姐夫你不是说自己没读过几本书么?”

    说着,不满的斜瞥了李公甫一眼,一副受了欺骗小媳妇摸样格外可乐。

    “汉文怎么跟你姐夫说话呢?”

    许娇容双手在抱裙上擦了擦,没好气翻了翻白眼,不满训道:“还不向你姐夫道歉?”

    心中很有些不安,嫁进李家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弟弟,换作别家早就闹翻天了,也就李公甫心胸宽广不以为意,可是弟弟也不能太没大没小,要是引起相公不满可就不好了。

    “好吧,姐夫对不住了,是我说错话了!”

    许仙顿时蔫了,没能顶住姐姐的严厉眼神,老实向姐夫李公甫道歉。

    “算了算了,一点小事何必弄得这般严肃!”

    李公甫哈哈一笑,却是等小白脸许仙道完歉后,这才笑嘻嘻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你姐夫我确实没读什么书,可是练武之人还是知道一些强筋健骨的配药方子的,之前是没有材料,现在有了材料自然不能浪费了!”

    “相公这是真的么?”

    许娇容大喜,急忙道:“确实不能浪费,汉文的身子骨一向单薄,确实该好好补补了!”

    “哈哈,汉文怎么样,你姐姐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何话可说?”

    李公甫哈哈大笑,指着小白脸许仙道:“我看你最近一段时间,还是跟姐夫老实练上几手的好!”

    ……

    第二天,李公甫拿着五十斤五花肉送于县令,果然得到了县令的笑脸相待,这时代五花肉可是最好的肉食了,又能熬油又有不少的瘦肉夹在其间,做成菜肴滋味相当美妙。

    在县令那刷了一波好感,李公甫来到衙门签押房时,自然又是一番热闹,一干衙役对他的态度更加热情亲切,这就是‘有福同享’的好处了。

    “走走走,去街上溜达一圈,老坐在衙门里骨头都要生锈了!”

    今天又是一个悠闲的日子,县令老爷或许心情大好的缘故,并没有开堂审案,李公甫和一干衙役小弟自然也就无所事事了。

    一直在签押房握到大上午,静极思动便带着手下衙役小弟上了喧闹的街道。

    昨天那头大野猪游街的热闹劲还没散去,街上百姓和商贩见到李公甫,都十分热情的打着招呼,有那关系还算可以的,甚至调侃起了野猪肉的味道如何之类的话题。

    “哈哈,当然是美妙无比了!”

    李公甫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摆‘公安局长’的谱,跟着街坊邻居插科打诨好不轻松快活,同时不时接受商贩们‘热情’的孝敬,不多时身后几个衙役小弟手上已经多了不少的油纸包裹。

    李公甫一边行走在热闹喧嚣的繁华街道,一边却是彻底放开了感应能力,将方圆数里之内的一花一草,一点一滴全部纳入精神感应之中。

    真是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

    在这繁华喧闹的胜景背后,却是隐藏不少罪恶,更有那气息阴邪的莫名存在,也有游荡于阴暗角落的鬼物异类,甚至还感应到了丝丝妖类气息,比之已经被他彻底分尸的大野猪身上的妖气有所不如,却已经开始了妖化的存在。

    总之,防开了精神感应的他,一下子好象进入了另一个奇妙世界。

    不再只有繁华喧闹人声鼎沸,还有刀光剑影逼良为娼,各类妖魔鬼怪或光明正大显于人前,或隐深暗中静静窥探,要是换个心志不坚之辈突然有这样的感应,怕是要被吓鸟裤子的。

    除了这些阴暗的,负面的感应之外,整个县城到处都是神光缭绕,土地神,灶神,门神,安宅神,财神,城隍神等等神光纵横交织,几如一张几乎密不透风的大网,将钱塘县城笼罩得严严实实,将一干或显形人前或隐藏暗处的妖魔鬼怪,牢牢压制不敢肆意妄为。

    感应到如此状况,李公甫忍不住暗暗松了口气。

    谁也不会乐意整天跟妖魔鬼怪打交道,尽管他一点都不畏惧,却也没想着活得那般艰难。

    还是现在的悠闲日子好,该出手时就出手,没有遇到的话那就交由城中各类神灵处理了,他没那么空闲喜欢到处插手。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不要让他跑了……”

    李公甫站在一处水果摊子前,随手接过摊子小贩送上的大红桃子,顺手擦了擦便几口咬下大半,肉肥汁甜味道相当爽口,正准备买上一些回家带给许娇容和小白脸许仙尝尝,突然身后人群一阵骚乱传来一阵尖利的喊抓小偷声。

    回头扫了眼,正好见到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子身手灵活如猴,在拥挤的人群中来会窜动,度飞快向前抛弃,身后远处却是一位粗布衣裳的中年妇人正一边大步追赶,一边破口大骂。

    “真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小贼如此大胆!”

    李公甫摇了摇头,几口就将手上的大红桃子吃得只剩一个桃仁,顺手一抛桃仁好似利矢激射,不偏不依正好击在那小偷膝盖关节上,顿时只听这厮哎哟惨叫一声,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晕头转向好不狼狈。

    可叫他感觉不爽的是,无论是电视电影,还是小说只长民风淳朴,一向对罪犯相当反感,还敢于跟犯罪分子作斗争的路人,不仅没有围拢上前抓人,反而像是避瘟疫一般让了开去。

    独自让那位遗失了钱财的中年妇人冲至跟前,朝着摔倒在地的小偷又扭又打又骂,从其身上追回被偷的钱财后,这位行为‘彪悍’的中年妇人,竟是一点都没有拿人送官的意思,反而直接开溜不过片刻就不见人影。

    “怎么回事?”

    李公甫满脸不悦,回头扫了眼一直作壁上观的几个衙役老油条,没好气问道:“动手抓人啊!”

    “李头儿,那可是胡老三的人啊!”

    那几个衙役小弟苦笑,小声提醒道:“那胡老三可是不得了,在杭州府里有后台,在咱钱塘县乃真正一霸!”

    我草,怎么在哪都能遇到这样的角色?

    果然,只见那小偷骂骂咧咧从地上爬起愤愤离开,不久后便带着三五个满身痞气的大汉横冲直撞而来,口中喝骂声音大得吓人:“马的臭婆娘,竟然敢打大爷,大爷要你好看!”

    “一个三只手的扒手,也敢自称大爷?”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冷喝,一下子将几个痞子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你马的……”

    那尖嘴猴腮的小偷扭头就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一股劲风袭面,脸颊一疼身子跟着向旁横飞出去。

    “马的嘴巴放干净点,再敢胡言乱语老子废了你!”

    李公甫收回巴掌,没好气扫了另外几个痞子一眼,怒道:“看什么看,做事不要太过,真把衙门当软柿子捏了,要是再让老子看到你们这么嚣张霸道,小心老子直接送你们上路,还不快滚!”

    那几个痞子懵了,这钱塘县还没人敢给他们脸子看呢,知不知道他们家老大胡老三是什么人?

    “混蛋,李头儿的话没听见么,要不要我们带你们回衙门里好好提醒提醒?”

    几位衙役小弟满心无奈,不过李头儿已经出头,他们自然不会在旁干看着,顿时一起上前凶神恶煞怒吼出声,指着那几个懵逼了的痞子好一番吓唬,只把这帮痞子吓得面无血色落荒而逃。

    “李头儿,这下咱们可把胡老三得罪狠了!”

    等那帮痞子跑路后,几位衙役小弟顿时一脸苦涩郁闷道。

    “怕个鸟!”

    李公甫翻了翻白眼,冷笑道:“县官不如县管,胡老三要是不识相的话,我不介意让他好好记住这句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