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白日现星辰 三界齐震动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白日现星辰 三界齐震动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李公甫来到新白娘子传奇的世界已经有一年了。

    不说李家和钱塘县的变化,天庭终于觉了天地气运出现了异常变化,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命有天定,又岂是那么好改的?

    可一旦命运出现了改变,就表示天地间出现了异数!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搞不好就连天庭这个监管天地的机构都得吃挂落,甚至有可能出现衣料之外的巨大变故。

    察觉不对的仙官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到玉帝那里。玉帝被惊到了,急忙召集天庭强者推演天机,想要探究到底是哪方神圣搅乱天机。

    四大天师还有紫葳帝君等擅长演算天机的天庭强者一同出手,顿时漫天星斗白日悬空,星光璀璨耀人眼球。

    青城山某洞府,云霞缭绕灵秀逼人,突然一条长达百里的巨大白蛇横空飞舞,于洞府所在山峰之颠盘旋而座,山峰之颠好似又多出一座白色小山。

    巨大蛇头仰天而起,一双水晶宝石般的蛇目只长满是惊喜,蛇头大张灵信吞吐,一团团几乎肉眼可见星辰之光如潮水一般涌入巨大蛇口。

    蛇身之上白光缭绕,阵阵大妖威压蔓延四方,周围五十里范围内的所有野兽蛇虫全都噤声不语,好似被突如其来的大妖气息惊住。

    峨眉山清风洞,一条数十里长,浑身散碧油油青光的青蛇盘绕山峰仰天张大蛇口,大口大口吞噬着突如其来的星辰之光,浑身笼罩在璀璨星辉只长,突然一阵剧烈的妖气波动,一位身着碧绿长裙的灵秀女子亭亭而立,周身上下闪耀淡淡青光,容貌清丽好似天上仙女下凡。

    镇江金山寺,一位长眉雪白的老僧立于寺庙广场之上,仰头观望这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景,眼中思绪难平最后全部化作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声如洪钟大吕震人心肺,顿时便将金山寺中一干被奇景惊呆的僧人惊醒,齐齐盘膝而坐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干世间修行之士,还有盘踞山野的妖魔鬼怪,全都被突然的天象变化惊住,一个个呆呆仰望天空,或趁机吸收星辰之力,或纯粹被如此奇景惊呆,心中惶恐不知道究竟生了何事。

    就连修行之士都被惊住,更何必屁事不懂的凡人?

    别的地方不说,单单钱塘县城,当白日现星辰的奇景突然出现后,顿时全城男女老少心中震撼的同时,忙不迭跪地连连扣拜,前所未有的虔诚敬服。

    李家正堂前院,许娇容同样跪倒在地连连朝天扣拜,嘴里念念有辞全是祷告全家身体安康之类的祝福之语。

    李公甫心中慰贴,并没有强行将她拉起的意思,这是许娇容的信仰,由得她去就是,只要不影响到正常生活便成。

    “搞什么鬼?”

    按说白日现漫天星辰这样的奇景,李公甫应该满心震撼才对,可他此时心中却是平静如水,好象突如其来的奇特天象只是等闲,仰头探望了一阵嘴里嘀咕出声。

    话音一落,晴天一声惊雷炸响,震得天地都跟着抖上一抖,肉眼可见的漫天星辰迅褪去,不过眨眼间便恢复如初,好似刚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九天之上的天庭,正联手推算天机的紫葳帝君和四大天师,突然脸色齐齐一变,张嘴不约而同喷出一口鲜血,一个个气息顿降精深萎靡不振。

    “怎么了这是?”

    玉帝被惊得不轻,这是命运反噬?

    “天机混沌不可测度,是我等自不量力了!”

    紫葳帝君很快便恢复如常,轻描淡写回答,心中却是早已掀起惊涛骇浪,不知道天机为何变得一片混沌?

    四大天师更是莫名其妙心惊胆战,隐隐察觉了某些天地机密却又十分模糊,每每思及此处都忍不住一阵心惊胆战,却是没胆继续往深处思考。

    玉帝身为天庭主宰,自然不愿见到不受掌控的事情生,从紫葳帝君和四大天师处得不到答案不肯甘心,又找来千里眼顺风耳,上探天穹下窥九幽,一定要将引动天机变化的源头寻出。

    可……

    两位天庭耳目最为厉害的神仙,刚刚动神通便齐声惨叫,千里眼的一双眼睛血泪斑斑,顺风耳的一双大耳血流不止,却是在刚才瞬间遭遇莫名重创,一时神通失效法力大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帝好不心惊,挥手让吓得不轻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离开,心中犹疑良久最后长长叹息一声,亲自赶赴兜率宫向老君请教。

    至于太上老君究竟跟玉帝说了什么没人知晓,只是玉帝回来之后便恢复了正常,没再继续折腾寻找引天机变化的根由,依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好象从来都没有出过事情一般。

    ……

    人间却是因为突然的天象变化炸了锅,尽管天象奇景很快过去,但影响却是十分深远。

    上至皇帝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贩夫走卒,不是花费偌大精力祭天祷告,就是涌入各大寺院宫院烧香拜神,一时整个大齐的寺庙道观香火鼎盛,皇家更是在祭天完毕后大赦天下与天同庆。

    钱塘县衙签押房,李公甫和一干衙役小弟正在聊天打屁。

    “也不知道朝廷搞什么鬼,突然来个大赦天下,咱们好不容易抓住的那几个江洋大盗就要放出去了!”

    李公甫一脸不豫,语气不满说道。

    他把钱塘县的地头蛇摆平了,主要对付的自然就是外来的‘过江猛龙’,这些天确实抓住了好些个将养大盗,为此还弄伤了好几个衙役小弟,没想到朝廷突然来个大赦,前头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李头儿不要生气,谁叫之前天象异变,白日现星斗,躺上的大人们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祥瑞之兆啊!”

    旁边的老衙役笑呵呵劝道:“前些天,我还去庙了烧了几把香呢,不求别的但求心安,还有家人身体康安!”

    “不止你去了,我也去了啊,我家婆娘还有孩子也都去了!”

    “是啊是啊,这么大的事情,哪能不去庙里求个心安,顺便求一家平安?”

    “听说县令老爷跟夫人也去了庙里,一去就是一天,单单香就烧了足足半担!”

    “……”

    说起这个,一干衙役小弟顿时兴奋起来,七嘴八舌说着自己知晓的消息,脸上满是探究八卦的兴奋红光。

    李公甫无语,当然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连家美丽的那位,许娇容前些日子也没少去庙里烧香,甚至还带着小白脸许仙去了几次,要不是他不乐意,只怕也少不得去庙里烧上几把长香。

    他就不明白了,白日现星辰确实计较奇特,却也没见哪里的环境气候突然变了啊,只不过大家求的是一个心安,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废话不多说了,县令老爷叫咱们把那几位江洋大盗放了,你们有什么想法没?”

    摆了摆手,打断了衙役小弟们热火朝天的八卦讨论,李公甫脸色不是很好问道。

    “能有什么想法?”

    那位老衙役无奈苦笑:“朝廷都下了大赦令,县令老爷也叫咱们放人了,只能老实将人给放了呗!”

    “只是可惜,那帮家伙要是放了出去,还不知道要祸患多少人!”

    “是啊,这几个家伙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一个个手里可不止一条两条人命,咱们当初抓住他们可不容易!”

    “白白将人放了实在可惜,不过咱们也没办法违抗县令老爷的命令啊!”

    “……”

    说起这个,一干衙役小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在这个人治社会,牢房里却是少不了冤假错案,但李公甫可以拍着胸口保证,他跟手下衙役逮住的那几位江洋大盗,绝对都是两手布满血腥的狠人,都是该死的混蛋。

    如今朝廷一纸大赦之令就放了他们,那些王公贵族还有皇帝自然不用理会这些,可是下面的普通百姓又将有不少遭殃的。

    “嘿嘿,怎么放人还不是咱们说了算么?”

    李公甫冷冷一笑,森然道:“放人之前,先把那几个混蛋废了,出来后也就无法继续害人了,你们说怎么样?”

    “李头儿这主意好,我觉得这样做最好,心理也舒服!”

    “这主意确实不错,免得将那几个混蛋放出去害人,先废了他们最好!”

    “嘿嘿,李头儿一定要让一个给我修理,我手正痒痒呢!”

    “……”

    一干衙役小弟齐声道好,本来就是这个理儿,只有他们这些最贴近寻常百姓的衙役才知,一位手段凶狠的混蛋对百姓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镇江金山寺峨眉山清风洞胡老三会宾楼杨知县,王庭张庆余堂王员外庙有庙神守护,土地又土地公守护,库房自然有库神看护。

    李公甫刚刚跟许娇容成亲,城外突然出现一股土匪,李公甫带压抑将之剿灭,得到了钱塘县令的看重。

    在他的带领下,钱塘县治安大好。一日钱塘库银丢失,李公甫带人巡查,现有人用了五鬼搬法偷了银子。

    顺着线索一露追查下去,遭遇小青的偷袭,一番激斗吓走小青。

    清明时分,李公甫一家到临安扫墓踏青,见到了白素贞和小青,又是一番激烈大战,让白素贞错过了与许仙见面的机会。

    不久,当钱塘县衙秉承皇命,将县衙牢房里关押的罪犯全部释放之时,谁都没有注意到,有好几位外地罪犯满身虚弱悄悄离开,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钱塘地界,就连江湖上也没再出现他们的踪迹,好象从来都没有这几个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