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许仙同窗宁采臣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许仙同窗宁采臣

    城里城外的寺庙,数量是不是多了点?

    李公甫站在一家佛寺门口,打量着这座不大却香火不断的佛寺,忍不住摇头感叹。

    小小一个钱塘县,每天能有多少案子生?

    没了地下霸主胡老三捣乱,街面上的青皮混混该收拾的以及收拾得差不多了,下面的乡村一般不是生了捂不住的命案,基本是不会报到县衙来的。

    而且县令老爷相当讨厌案子生,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就不愿搭理,这不是往他光辉灿烂的功劳薄上摸黑么?

    什么教化四方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才是他们理想中的社会环境,同时也是最得朝廷看重的治理之功,自然对所谓的案件没啥兴趣了。

    李公甫这个‘公安局长’,忙乎了一阵后,在朝廷下旨大赦天下,将牢房里的犯人全都放了后彻底清闲下来。

    家里的情况也好得很,日子过得相当滋润,每天油水十足吃得好喝得也好,也没啥烦恼事,这日子神仙也不换啊。

    只是不知为何,许娇容最近突然对烧香拜佛起了兴趣,之前拉着李公甫同去,他是不怎么乐意的,可是后来实在却不过娘子的哀求,最后只得无奈跟随。

    只是叫他大开眼界的是,之前还没怎么觉得,跟在许娇容跑了几天后,他这才惊讶现,小小的钱塘县城内外,竟然竟有佛寺十几家。

    “这帮秃驴真真有钱,难怪没隔几代朝廷就要灭一次佛,要是不将佛寺扩张态势压制下去还怎么得了?”

    砸了砸舌,当他得知在钱塘乡下还有近十家佛寺时,忍不住心头惊讶连连摇头:“这帮不事生产的家伙,还能免税免劳役,这日子过得比地主老财都要潇洒啊!”

    “相公,进来烧柱香吧!”

    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口,许娇容已经从佛寺走了出来,轻笑着提议道。

    “娘子,你真打算让我进去啊!”

    李公甫好笑,记得前几天第一次跟许娇容进庙,跟着燃香拜佛,结果一拜之下佛堂里那尊佛相直接崩裂,可是闹出好大一番动静。

    他并不知晓,西方灵山的药师佛当时就喷出一口佛血,伤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以,还以为遭了暗算折腾了好一阵子。

    自从那日以后,李公甫再次跟随许娇容出门礼佛,就再也不踏足佛寺大门一步,生怕再闹出这样的乱子。他倒是无所谓,只是估计许娇容受不得这样的刺激啊。

    “相公说什么呢,佛寺又不是龙潭虎穴,怎么就进不得了?”

    许娇容娇声笑道,语气却有些虚,不知为何他家相公竟然都不容于佛祖了,真实罪过啊罪过。

    “我倒是无所谓,就怕那帮和尚找我拼命啊!”

    李公甫轻笑着说道,很自然接过许娇容手上的竹篮,笑道:“娘子咱们现在去哪,今天天气不错多在外头走走也好!”

    许娇容脸上顿时光彩照人,妩媚的白了李公甫一眼,娇笑道:“这里离汉文读书的学堂不远,正看过去看看他在学堂里的表现!”

    尽管小白脸许仙已经决定弃文从医,不过在事情没彻底定下来之前,许娇容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努力一下,学文和学医的出路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像电视剧中她亲自推荐许仙去药堂当学徒,那是小白脸许仙已经彻底断了走文路的希望,这才有的一出,不然以许娇容对弟弟许仙的疼爱,就算许仙考到三四十岁都没考出什么名堂,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他继续考举的。

    做官和当大夫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还是做官更叫人看好啊!

    李公甫自无不可,对小白脸许仙他没啥看法,反正家里现在日子过得相当滋润,也不缺那一张吃饭的嘴,至于供其读书或者学医都不算什么。

    ……

    江南自古文风鼎盛,钱塘作为杭州府辖下自然也不例外。

    蒙学,书院还有县学一应俱全,还有各大书香之家开办的私塾。其中以钱池大儒沈冲开办的朝阳书院最为出名,县学的教学质量只是稍次,小白脸许仙此时便在县学读书。

    朝阳书院的入学门槛较高,能进入书院学习的学生全都是各地的少年英才,像是许仙这种半路出家,基础不牢的家伙自然别想入门。

    还好李公甫这个‘公安局长’面子尚可,动了点关系就将小白脸许仙送入县学,只不过看起来这厮在学堂混得不怎么如意就是。

    县学所在,乃县城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尽头,跟衙门的距离其实不远,毕竟教谕和训导夫子们都是有朝廷正式编制的‘公务人员’,时常都有机会跟县令等衙门大佬聚会说话的机会。

    李公甫跟许娇容夫妇俩进城,转了几个圈便到了书香气息十足的夫子街,街道清幽又不冷寂,街道两旁的店铺基本上都是出售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还有儒家典籍以及各种杂书的铺子。

    似乎受了书香气息感染,铺子里的掌柜和小厮一个个态度温和彬彬有礼,让人一见便忍不住心生好感。

    “娘子,咱们家书房里的那些书,基本上都是在里的买的!”

    李公甫指着周围装饰典雅的店铺,轻笑着说笑,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尼玛书籍的价格太贵了,就是以他的收入都感觉有点吃不消。

    果然,读书是有钱人的专利,没钱真是连书本的边都摸不着啊。

    “是么?”

    许娇容倒是没有太多感触,俏丽的脸上满是仰慕之色,看向周围店铺里那些文房四宝,以及书籍的目光都闪烁着星星。

    大齐跟两宋差不多,对读书的热崇达到了一种病态的高度,无论贩夫走卒还是高官贤贵,全都以读书,读出名堂为荣。

    “娘子别看了,县学到了!”

    李公甫真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心道不过只是一帮做生意的,别看门面装点得像那么回事,但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再怎么装也成不了翩翩君子,宰起客来那叫一个利索。

    “哦,这就到了么!”

    许娇容急忙收敛神色,一脸好奇站在县学门口左右探望,脸上满是好奇还有紧张之色,缩头缩脑一副想进又不敢进的可笑摸样。

    “娘子咱们进去吧,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怕什么?”

    李公甫好笑,一把抓住许娇容的手,大步流星进了县学门口,脚下突的一顿感觉有些不太一样。

    之前在城外还有街上的喧嚣之气,好象进门之后全都消失不见,周遭的气息都在着一股子宁静味道。

    有意思,真真有意思啊!

    新白娘子传奇的世界,果然处处透着神奇。区区钱塘县县学,竟然给他如此清晰深刻的感受,显然学堂也是不一般呐。

    “怎么了相公?”

    许娇容此时满心兴奋,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李公甫此时的状况。见他突然停下,随口问了句。

    “没事,只是感觉有些不一样罢了!”

    李公甫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摇了摇头牵着许娇容的手,朝朗朗读书声传来的几间校舍走去。

    “喂,你们两是什么人,怎么到学堂里来了,没见这时是上课时间么?”

    两夫妻正一边好奇大梁,一边往里前行时,突然一声断喝传来,一位长须飘飘,身上书生气息浓郁的中年文士拦在身前,温声问道。

    “章夫子,我是县衙的李公甫啊,这次到县学是带着我家娘子,看望我那小舅子来的!”

    李公甫一眼人出对方身份,当初替许仙活动进学之事时,这位也在教谕把里露了个面,只是两人之前没打过交道说过话罢了。

    “原来是李捕头和李家娘子啊,一时眼拙没有认出来,莫怪莫怪!”

    章夫子恍然,急忙拱手歉意道。县学里的夫子么,地位高不倒哪去,除了受人尊敬之外,其它就没什么了,基本上连半点实权都无,比起李公甫这个‘公安局长’差远了,一点都不敢摆什么读书人的清高架子。

    “客气了客气了,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下课?”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内部人士,李公甫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笑呵呵问道:“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在学堂边看上一眼?”

    “还有半个时辰才下课!”

    章夫子点了点头,痛快道:“还是我带两位走走吧,不然要是撞上那几位脾气暴烈的夫子,难免生了嫌隙!”

    “那就多谢章夫子了!”

    李公甫也不客气,带着一直默不做声的许娇容跟在章夫子身后,顺着青石路面在课堂外头晃荡了一圈。

    “相公相公,你快看,是汉文!”

    走过一间课堂时,许娇容突然满脸激动,指了指里头小声说道。

    李公甫闻言,顺着许娇容所指方向望了过去……

    “许汉文,还有宁采臣,你们两个不好好认真读书嘀咕什么呢,起来回答问题!”

    站在‘讲台’前的夫子突然一声大喝,教室里的朗朗读书声噶然而止,只见教室后排许仙跟另一位身着洗得白粗布衣裳的俊秀青年齐齐起身,满脸惶恐连连应是。

    宁采臣?

    许仙的同学?

    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李公甫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