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不知是否乃聊斋猪角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不知是否乃聊斋猪角

    “姐姐,姐夫……”

    许仙好似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头耸脑站在李公甫和许娇容跟前,旁边还有一位满脸好奇,又带着丝丝畏惧怯弱之色的宁采臣。

    许娇容满脸不悦,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外头,要给自家弟弟留面子的话,估计小白脸许仙早就迎来一通暴风骤雨般的训斥了。

    “汉文你是怎么回事,在学堂不好好念书,怎能偷奸耍滑呢?”

    忍了又忍,终究没有将心头那口火气忍住,在出学堂大门的时候,许娇容声音低沉训斥道。

    “对不起,姐姐……”

    许仙的小白脸好不尴尬,在自家老姐跟前却是不敢有丝毫造次,只得老实低头认错。

    “好了好了,少说两句,没见汉文的同窗也在么,给汉文留点面子!”

    见气氛越尴尬,宁采臣更是脸色白被吓倒了,李公甫好笑开口,摆了摆手宽慰道:“反正汉文也没打算在文路上继续走下去,在学堂这边只要能过得去就成!”

    “那怎么行,在学堂就要好好读书!”

    许娇容却是寸步不让,不满道:“学堂上学可是要花钱的,还有相公当初为了帮汉文进县学,不也求了人还花了不少钱么,怎么能叫汉文白白浪费?”

    得,这话说得,还让不让小白脸许仙在学堂混了,没见他已是一脸羞愧,就差没找个地缝钻进去么?

    “好了好了,娘子你就少说两句吧!”

    李公甫摆摆手笑道:“都是一家子,何必说这么见外的话,汉文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姐这是气话呢!”

    “多谢姐夫!”

    许仙一张小白脸满是愧色,闷闷说了句便低头不语。

    “看看,看看,都把汉文说成这副摸样了,娘子你还是不要说了吧!”

    拍了拍小白脸许仙的肩膀,李公甫笑道:“些许小事,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走走走,咱们找个酒馆吃饭去!”

    许娇容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当然她却是没有服软的意思,只是默不做声跟着李公甫快步疾走,心中怎么都有股郁气缭绕。

    夫子街上是没有酒馆饭店之类的存在,几人转了条街随便找了家馆子落座,这才有心思慢慢闲谈。

    “这位小兄弟……”

    李公甫看向一直默不做声,神情间颇为拘束怯弱的宁采臣,心中忍不住犯起嘀咕,莫非这位就是跟女鬼小倩有一腿的那厮,号称读书人中废柴代表的宁大老爷?

    “学生宁远宁采臣,大人唤学生采臣即可!”

    宁采臣颇有些拘谨,面对李公甫这样受握实权的‘公安局长’,还是相当有心理压力的。

    要不是同窗好友许汉文热情相邀,眼前这位衙门捕头也十分和气,只怕他早就转身跑路了。

    许娇容那一通训斥,可是把他给吓着了,没想到同窗好友许汉文的姐姐这么泼辣,他这样的学堂小菜鸟自然承受不起啊。

    “哦,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采臣了,既然你跟汉文是同窗好友,就不要把自己当作外人,该吃吃该喝喝,不用跟我客气!”

    李公甫哈哈一笑,拍了拍宁采臣同样瘦削的肩膀笑道。

    宁采臣腼腆一笑,自然不会把李公甫的话当真,他一个穷学生,学业成绩也一般得很,要不是同窗好友许汉文的关系,哪有资格跟县衙捕头同桌吃饭?

    气氛稍显沉闷,许娇容显然也意识到了自遣说话太过严厉,现在想要补救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小白脸许仙,则是被姐姐削了面子,而且还是在同窗好友跟前削的面子,心情低落哪有说话聊天的兴致。

    也就是酒菜很快上来,几杯水酒下肚李公甫扯起话头天南海北大侃一通,气氛也就逐渐热闹起来。

    说白了,许仙和宁采臣都只是少年人,他们最向往的就是外面的世界,李工甫的话头正好瘙到了他们心中的痒处。

    小白脸许仙尽管已经熄了读书科举之念,不过心中自然还留存着一份梦想,科举得中光耀门楣的梦想。

    宁采臣显然也有这种梦想,只是据他酒后吐真言,跟小白脸许仙完全就是一对难兄难弟,读书天赋不佳,基本上已经熄了读书进取之念。

    三个男人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快就打成一片,李公甫只是稍稍引导,宁采臣便将自己的老底都掏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宁家之前也达过,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家到中落,全靠几亩薄田勉强度日,加上他眼下上学耗费颇大,家中所有劳力都压在老父老母身上,却是再也承担不下去了。

    “可怜的孩子!”

    许娇容本就是个嘴硬心软的性子,听了宁采臣借着酒劲吐露的真言,顿时露出了同情神色,对他再也不是冷眼相对了。

    李公甫却是不以为然,这样的事情多了去啦,起码宁采臣家里还有几亩水田,虽说供他读书实在勉强,可要是只是靠种地吃饭的话还是不成问题的。

    说白了,能够读得起书的,基本上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所谓的寒门也是有钱人家败落而成,真正的贫寒子弟却是很难有进学读书的机会,单单昂贵的读书费用就能吓走所有的贫寒子弟。

    虽然不是很确定,眼前的宁采臣,就是聊斋之中的那位,不过眼前这位同名小少年的性格,倒是跟那位基本吻合。

    太过绵软,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像是聊斋中的那位,简直丢尽了读书人的脸!

    读书人就算再不值钱,起码混个温饱甚至活得滋润不难,商铺还有各行各业都需要识字的做帐房之类的活计,收入可是不低,起码在普通人的生活水准之上。

    可看看聊斋中的那位宁采臣,竟然沦落到去外地要帐的地步,这是一个单薄读书人能干的事情么?

    就算行走江湖多年的老鸟,每每在外地奔走时,都忍不住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怠慢,还得时刻准备跟半路的剪径小贼或者山匪拼命,这些都是一个没啥经验的读书人菜鸟能够做到的么?

    说实话,宁采臣能够完好无损抵达郭北县,就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只是李公甫脑中一闪念过的想法,如今见得同名同姓的少年书生在座,脑子一动轻笑道:“汉文不久后便会从学堂退学,先在家中自学一段时间的基础医术,如果采臣有空闲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学学!”

    “真的可以吗?”

    宁采臣眼睛一亮,满脸激动反问。

    其实他从同窗好友许汉文那,早就知晓了这事。心中除了羡慕许汉文有个好姐姐和好姐夫之外,也不是没有想法的。

    大齐跟两宋差不多,不为良臣就为良相的说法可是十分流行,尤其还有朝堂大臣做榜样的情况下,读书人对学医不仅没有半分排斥,反而还相当有兴趣。

    尤其想宁采臣这样的,他要是不读书的话,还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帐房先生收入虽然不错,却也不是谁都能做得,起码也要在术学方面有一定造诣才成,不然谁敢贸然将家中财务交由帐房先生登记打理?

    至于其余一些谋生手段,不是他不乐意就是没那本事,最后竟然悲哀觉,除了在家里所在的村子里教授蒙童起程识字之外,他竟是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有机会学医,尽管只是基础医术,却也是一门极好的谋生手段,而且一点都不丢读书人的脸面。顾不得会被人嘲笑趋炎附势,借着酒劲立刻顺杆往上爬,一张清秀的小白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害噪了,还是真的酒意上头了。

    “哈哈,好好好,我正愁一个人学医寂寞呢,要是有采臣兄跟我一同学习一同进步,那自然再好不过!”

    不等李公甫开口说话,小白脸许仙已是拍着巴掌大笑,看他那摸样显然正是借着酒劲把这事定了下来。

    这小子,也会耍心眼了!

    李公甫跟许娇容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好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默认了许仙的决定。

    两少年喝成这样,起身都难还怎么上学,干脆直接都带家里让他们好好休息,夫妇俩却是凑在一起说起悄悄话来。

    “相公,你看那位宁远宁采臣怎么样?”

    “人还算老实,关键他跟汉文关系不错,就让他跟汉文继续学医吧!”

    “一切但凭相公做主!”

    “……”

    李公甫嘿嘿暗笑,他把宁采臣农回家里,以后还让他跟着许仙一同学医,心中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如果这位真是聊斋中的那位的话,以后少不得还会往兰若寺一行,他也正好去见识见识树妖姥姥,还有剑客燕赤侠。

    也不知道,他这一身已到神话境界的内家拳,遇到了所谓的飞剑之术,还有千年树精,能有什么表现?

    当然,如果明知有危险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因着心中的好奇,就去冒险的。就算这位不是聊斋猪角,不过是让他跟小白脸许仙一同学医术基础也没什么,又用不着他多耗资源,搞那么小气巴拉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