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气血光焰发神威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气血光焰发神威

    也不知道宁采臣是怎么跟他父母说的,总之刚到下午时分,宁父宁母便跟李公甫满是歉意打了招呼,然后包袱款款离家到邻村的亲戚家窜门子去了。

    “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嘛,还是有一些可取之处的!”

    李公甫哈哈一笑,对宁采臣的动作十分满意,他也不想因着捉鬼的事情,而祸害了普通百姓。

    时间在宁采臣焦躁不安的等待中缓缓流逝,很快太阳西斜天边一片火红,天色也逐渐开始暗淡下来,原本燥热的气温也跟着慢慢降下。

    突然,一股阴风从村外树林升腾而起,吹入村中竟是直奔宁采臣家而来。

    “来了!”

    感受到一股阴冷气息从天而降,其中带着诡异能量波动,李公甫轻轻一笑缓声开口,提醒一旁坐立不安的李采臣。

    “终于来了么?”

    宁采臣却是长长松了口气,之前焦急的等待差点没让他急死,现在那厉鬼终于来了,他却惊讶发现自己并不害怕,反而还有种松口气的放松感觉。

    呜呜呜……

    就在这时,一团诡异黑云竟然直接飞临宁家小院上空,发出呜呜呜的刺儿尖啸之音,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在滚滚黑云中闪烁,景象古怪诡异到极点。

    “嘎嘎嘎,没想到除了目标之外,竟然还有一个气血充盈的家伙,莫非老天也在帮助我么?”

    一声夜枭般的尖锐笑声突兀响起,翻滚的阴冷乌云逐渐散去,一条高大身影凌空虚立,惨白的脸上一双漆黑眼睛格外妖异,此时正一脸开怀望着院子里的‘猎物’嘎嘎怪叫。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宁采臣见到来人凌空而立时,依旧忍不住心头发颤惊声颤问。

    “嘎嘎,想知道我是人是鬼,等会咱俩好好亲近亲近不就知晓了么?”

    那厉鬼嘎嘎怪笑,一双漆黑妖异的目光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贪婪光芒,直看得宁采臣头皮发麻心头冰凉。

    “你你你……”

    吓得说不出话,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如潮水一般将他的心神淹没。

    “嘎嘎,不用废话咱们还是干正经事的好!”

    厉鬼嘎嘎怪叫,不想节外生枝突然身化阴冷黑烟,合身一扑朝吓得呆若木鸡的宁采臣扑了过去。

    啊……

    宁采臣心胆俱乐丧,喉咙干涩发出一声惊慌尖叫,引得化身阴冷黑烟的厉鬼更家兴奋,嘎嘎怪叫之声夺人心志。

    呼!

    可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旁边默不做声,当然在那厉鬼眼中,像是吓傻了的李公甫动了,只见他大手一挥,一股熊熊气血之焰升腾而起,犹如火焰之海突然拦在那股阴冷黑烟之前,不灯阴冷黑烟反应过来,犹如山洪爆发般席卷而过,瞬间就将那股阴冷黑烟全部淹没。

    气血之焰如火熊熊燃烧,与阴冷黑烟接触便发出吱吱怪叫,阴冷黑烟如春雪遇暖阳般迅速消融,声声凄厉惨叫在李公甫和宁采臣脑海中突兀响起。

    “啊啊啊,混蛋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修行了三百年的老鬼何等机灵,一见情况不妙顿时压下心头贪婪和愤怒,所化阴冷黑烟掉转方向便准备跑路。

    “哼,既然都来了,还想着离开么?”

    李公甫冷笑,被熊熊气血之焰包裹的大手猛的一挥,席卷淹没了厉鬼所化阴冷黑烟的熊熊血焰突然猛的大炽,将阴冷黑烟包裹得严严实实不给其丝毫逃跑机会。

    怕的就是你来无影去无踪,眼下既然老鬼主动进入陷阱之中,那就不要想着逃跑了。

    “吾奉钱塘城隍老爷之令,跟前厉鬼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就在这时,一直隐身的日游神也显露身形,手中勾魂枪散发阴冷气息,却不给人难受感觉,锋利枪头顺着滚滚气血之焰突然露出的空隙狠狠探入。

    啊啊啊……

    凄厉的鬼叫之音惊人之极,李公甫脸色平静好象没有听见一般,而宁采臣却是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若纸,只觉脑子嗡嗡作响耳中鬼音哭嚎,心神一阵恍惚身子跟着软倒在地。

    “大胆,死到临头竟然还敢施虐!”

    李公甫眼神一冷,包裹阴冷黑烟的熊熊气血之焰猛的一收,只听辞辞之声不绝,阴冷黑烟的范围迅速收缩,大片大片在熊熊气血之焰中化作虚无,那修行三百年的老鬼凄厉嚎叫突然减弱。

    那团阴冷黑烟迅速凝结,又重新化作那位厉鬼摸样,只是此时他的身影有些虚幻,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迹象。

    “李捕头好了,让我出身封印这厮!”

    日游神突然一声大喝,身前所对的气血之焰突然消散,不等里头被重创的厉鬼反应过来,一道神光飞起之前的勾魂枪化作锁链,瞬间将那位身形虚幻的厉鬼套住,大手一挥飞入手中消失不见。

    “好了好了,厉鬼已经被收拾了,宁采臣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李公甫哈哈一笑,挥手将放出的气血光焰收回,拍了拍惊魂未定满头大汗的宁采臣肩膀,笑道:“刚才没吓住你吧?”

    宁采臣苦笑,借着李公甫的手慢慢站起,郁闷道;“我的手脚到现在还软趴趴的,可是被惊得不轻啊!”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李公甫摇头轻笑,无奈道:“惊走这厮容易,可要逮住这只厉鬼就不按摩简单了,要不是你这个当事人作为诱饵,以后还有得麻烦!”

    宁采臣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目光放在逐渐消失的日游神身上,好奇道:“日游神这是准备离开么?”

    “难道你还想他在你家过夜啊?”

    李公甫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既然厉鬼已经抓住了,他自然要回去向城隍老爷复命吧!”

    宁采臣好不尴尬,苦笑着闭口不言。

    “好了好了,事情完成了我也该走啦!”

    李公甫笑着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笑道:“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父母知道么?”

    “这是为何?”

    “怕吓着他们啊!”

    李公甫翻了翻白眼,挥了挥手转身就走,只留下宁采臣傻愣愣站在原地,好久好久才终于清醒过来。

    ……

    解决了一位入境的厉鬼,李公甫的心情着实不错。

    从宁家所在的宁家村出来,天色已逐渐暗淡,心中没有丝毫担忧畏惧,大步流星朝着县城方向赶去,要在关城门之前返回县城。

    经过这些日子与城隍下属的配合,还有今天的事情,他已经十分清楚自身实力的强悍,或者说自身磅礴厚重的气血能量,却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

    当然,他也知道自身的磅礴气血能量,又是某些邪修和魔修的最好修炼材料,世上之事一饮一琢无不如此。

    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今天对付修炼三百年的老鬼,他才会使出完全克制鬼邪之物的气血能量,其实以他一身强悍的内家拳功夫,正面对敌的话同样可以将那老鬼轰杀成渣。

    只是鬼物无形无质,尤其是这样修练了三百年的老鬼,一旦察觉不妙想要逃走的话,没有气血能量化作的大网帮助,还真不一定留得下它。

    至于在一旁辅助的日游神,完全沦落成了打酱油的角色。

    当然他本来就是个酱油角色,别看这厮看起来一副威风凛凛大将军的摸样,其实实力差劲得可以,根本就不是那位修炼三百年老鬼的对手。

    不然也不会请李公甫出手了,日游神又不是不会飞天遁地之速,他要真能干掉对手,也不用担心那鬼物会跑路不是。

    说白了,还是县城级别的城隍实力太次,连带着依靠城隍神域而生的日游神实力渣得可以,难怪之前没多少作为。

    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脚下速度一点不慢,不过短短半刻钟时间,他已走过大半路程,县城城墙在越发昏安的光线中隐约可见。

    恩?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停下前进脚步,打眼向旁边的田垄望去,正好见好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驻着拐杖脚下生风迅速赶了过来。

    “临河村土地,见过李捕头!”

    不过眨眼功夫,那白发苍苍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老者,便已来到李公甫身前拱手施礼。

    “土地老儿,你有何事拦我?”

    李公甫紧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开,点了点头直接了当问道。

    他刚才确实感应到了一股带着清正之意的阴气迅速赶来,确实是土地身上的气息没错,他前些日子已经见识过不少次了。

    “李捕头,刚刚城隍大人传信,日游神就在临河村前头不远被人堵住了,还请李捕头速速前去救援!”

    临河村土地口齿清晰,干净利落说道。

    “怎么回事,什么人有胆子堵日游神?”

    李公甫眉头一挑,好奇问道,倒是没有急着前去救人。

    “是城里寺庙中的和尚!”

    土地老儿恨恨说道:“不然,以日游神的身份,普通人又岂能看得见他?”

    “县城里的和尚?”

    李公甫更加诧异了,好奇问道:“无缘无故的,他们堵住日游神干甚,就不要引来城隍不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