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长 倒打一耙谁不会?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长 倒打一耙谁不会?

    “算那帮和尚还有底线!”

    那几位受了重伤的和尚,绝对不会想到李公甫的实力如此之强,相隔一两里地只要他想就能清楚听到他们的谈话。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之前李公甫只是跟他们玩玩罢了,要是还不知趣自己找死的话,他真不介意送他们提前去极乐世界面见佛祖。

    “说说吧,那几个和尚为什么要堵你!”

    回头,看了眼飘在身后郁闷不已的日游神,好奇问道:“他们要那厉鬼干什么,难道和尚还会养鬼不成?”

    “哼,什么养鬼,他们是看上了处理老鬼可得功德的份上,这才如此卖力的!”

    日游神一脸不屑,冷笑道:“不然想让这帮和尚出手,除非老鬼直接杀到他们所在的寺庙,否则他们才懒得理会!”

    功德么?

    李公甫暗暗点了点头,没在继续往日游神伤口上撒盐,直接说道:“今晚你就跟我在城外凑合一夜吧,等明天城门开了后再回城不迟!”

    “多谢李捕头!”

    日游神满脸感激,其实就是李公甫不说他也不会轻易离开,待在李公甫身边可比他独自一人安全多了,没见刚才那帮和尚的狼狈摸样么?

    当然,厚着脸皮求保护,比起李公甫主动邀请完全是两个概念,心理状态自然也要好得多是不争的事实。

    一夜无话,那帮和尚们没有半夜上门,李公甫早早起身,谢过了借宿的农家,与隐身暗中的日游神在城门开启第一时间返回了钱塘城。

    先将日游神安全送到城隍庙,在城隍王延还有日夜游神忙不迭的感激声中,挥了挥手直接返回家里。

    “姐夫,你怎么昨天没有回来,姐姐可是急得不行!”

    许娇容正在做早饭,听到李公甫回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脸上的喜色瞒不了人,倒是小白脸许仙藏不住话直接说了出来。

    “汉文,你胡说什么呢?”

    正好,许娇容端着米粥和小菜出来,吨是羞了个大红脸没好气瞪了许仙一眼,嗔道:“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将碗筷往镯子上一放,低着脑袋不敢抬头,转身咻的一下便窜回了后厨。

    “嘿嘿嘿,我没说错吧姐夫!”

    小白脸许仙一脸小得意,把脑袋凑了过来轻声笑道:“姐夫,我姐姐对你可是老好啦!”

    “还要你这小子说?”

    李公甫哈哈一笑,洗嗽完毕往桌子前一坐,拿起米粥和小菜便呼噜呼噜大吃起来,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愉快。

    “我昨天到了宁家村,见到了宁采臣这小子,在他家里待到傍晚十分才离开,错过了进城时间在城外农家对付了一夜!”

    早饭吃到一半,李公甫放慢了喝粥度,一边慢悠悠开口一边轻笑道:“没想到,那小子家里还是有些底蕴的,整个宁家村就他们家的条件最好!”

    可以明显感应到,他说了这一通话后,一直低着头默默吃喝的许娇容放松了许多,李公甫暗笑:女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做言不由衷!

    “真的么真的么,哪天邓我有空了,一定要到采臣兄家里去玩玩!”

    小白脸许仙没觉饭桌上的微妙气氛,没心没肺乐呵呵道:“以前看他身上穿着简朴,还以为他家里条件艰难呢!”

    “能读得起书的,家里没一个真的艰难的!”

    李公甫翻了翻白眼,轻笑开口:“要么就是有钱有权家庭出身,要么就是落魄的有钱有权人家,真正的贫寒之家子弟是读不起书的!”

    “姐夫说得对!”

    小白脸许仙根本就没听进去,只点头嘿嘿傻笑,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姐夫,你看我这医术基础已经入门,还要不要继续县学的学业了?”

    许娇容喝粥的动作一慢,明显对这个事情相当敏感。

    “你自己什么想法?”

    李公甫倒是不以为意,既然小白脸许仙没有继续进学的心思,他强按着也没什么意思,随他的意去吧。

    “我的意思是,等今年的学业结束,明年我就不再去上学了!”

    小白脸许仙很是心虚,小心翼翼提出自己的想法:“姐夫再教我一些实际的接骨续筋手法,我便可以直接到药堂学医去了!”

    说着,还小心翼翼瞄了姐姐一眼,生怕姐姐突然飚叫他好看。

    “娘子,你怎么看?”

    李公甫装做没见到小白脸的隐蔽动作,直接把问题抛给许娇容,毕竟她才是许仙真正名义上的‘监护人’。

    “既然汉文没有进学的心思,那就按他自己的想法来吧!”

    许娇容也没多说什么,显然这些日子早已做过心理建设,摇头苦笑道:“只是希望他不要在学医上也半途而废,不然这辈子算是完啦!”

    “不会不会,姐姐我对医术十分感兴趣,不像那些四书五经根本就看不下去!”

    小白脸许仙急忙摆手表态,脸色神色十分急切。

    “汉文,你自己心中有成算就好,我跟你姐夫都会支持你的!”

    许娇容没有罗嗦什么,看了李公甫一眼笑着说道,眼角的余光一直在偷瞥李公甫的反应。

    要说按照这时代的礼法,李公甫已经做得足够了,不仅白养着小舅子许仙,还供他上学读书,眼下读书不成又支持他学医,要是说出去谁敢不伸出大拇指道一声:“好男人”?

    许娇容心知肚明感激得紧,可许仙是她的亲弟弟,算是由她一手拉扯长大,所谓的‘长姐如母’也不过如此,自然想让亲弟弟得到最好的。

    这个女人啊!

    李公甫心中感叹,要是换了在现代,那些媳妇可是骄横得紧,哪里会管丈夫什么心思,为了娘子甚至不惜拿自家钱财补贴,哪像现在许娇容的态度,看着就叫他舒畅。

    “汉文好好努力,以后钱塘县最好药铺的老板就是你了,不要叫姐夫我失望啊!”

    李公甫哈哈一笑,放下已经吃完的碗筷,开着玩笑说道。

    如果这小白脸再有白娘子支持的话,而白娘子对世情又不是那么白线,说不得这小白脸还真有成为钱塘中医界第一人的可能。

    “姐夫放心,我一定不会叫你失望!”

    小白脸依旧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直接应承了下来。

    “好了好了,你们姐弟俩慢慢吃,我要去衙门当差了!”

    李公甫摆了摆手,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腰刀,龙行虎步出了自家院子,在外头街坊一片热情的招呼声中直奔县衙而去。

    “李公甫,你昨天放假干什么去了?”

    钱塘县令却是将李公甫招到花厅直接开问,脸色相当不好看。

    “去了城外宁家村,怎么了县尊?”

    李公甫不以为意,轻笑着问道:“是不是昨天城里生什么事了?”

    “城里没什么事,倒是你出事了!”

    钱塘县令没好气道:“今天一早,城内几家寺庙联名向本县告状,说你昨天打伤了他们的僧人,有这回事么?”

    “县尊别听他们胡说霸道,真是贼喊捉贼叫人不耻!”

    没想到那帮和尚会来这一手,李公甫怒道:“县尊,昨天傍晚我回城的时候,正好见到几个身强力壮的和尚凑在路边的林子里,我心中生疑走过去查看一二,谁知这几个和尚态度蛮横甚至还要动手!”

    说到这儿,他双手一摊无奈道:“属下哪还会跟他们客气,直接出手教训了他们一通,没想到他们今天一早就反咬一口,真是好本事!”

    钱塘县令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沉声道:“事情真是如此么?”

    “县尊容秉!”

    李公甫无奈道:“我跟他们无冤无仇的,城里的佛门势力可不弱,我吃饱了撑的跟他们作对?”

    “可恶!”

    钱塘县令重重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怒道:“那帮和尚着实可恶,竟然蒙骗于我,以后定叫他们好看!”

    “县尊还是算了吧,城中可是有不少佛寺,影响力不小的!”

    李公甫不着痕迹添了点柴火,无奈道:“只要他们不明目张胆跟衙门作对,咱们也拿他们无可奈何不是?”

    钱塘县令一脸阴霾,李公甫所言正是他心中最为恼火的地方,明明受了蒙骗还不好找对方算帐,真真憋闷得紧。

    “好了好了,你去忙吧!”

    心中郁闷,见李公甫一副忠心耿耿的摸样,摆了摆手将其赶了出去。

    李公甫脸上冷笑,直接来到衙门签押房,跟几位衙役小弟和师爷打了个招呼,便开始了一天无所事事的工作。

    钱塘治安大好,真没有衙门里一干衙役忙活的余地,只是在街到上来回巡视两圈,基本上一天的工作也算完成了。

    中午回家的时候,宁采臣竟然也在,正跟小白脸许仙凑一块啃医书。

    见谈学得认真,李公甫也没出声打扰,示意许娇容不要开声,而是直接走到了书房,取出一截木头,用小刀刻出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人摸样,而后用墨水在一个个关节穴位上轻轻一点,做出一个简单的人体静脉穴位模型来。

    这时代医术可是家族或者医馆的传承手艺,像是人体静脉穴道模型这样在后世轻易就能弄到的玩意,在这时代绝对属于秘传不宣的宝贝,既然两个小白脸有心于医术,他也不介意帮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