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熟悉的名字不一样的解读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熟悉的名字不一样的解读

    果然,当李公甫拿出自己亲自雕刻的人体经脉穴道模型时,小白脸许仙和宁采臣说不出的欢喜。

    “听说庆余堂就有一尊标注了人体所有经脉穴道的铜人,被王员外视作镇店之宝,没想到姐夫也能制作这样的宝物!”

    把玩着新鲜出炉的人体经脉穴道模型,小白脸许仙一脸爱不释手,一边轻轻温柔抚摩一边感叹道。

    “是啊,听说庆余堂那座铜人很是惹眼,城里甚至外县的医馆都想弄到后!”

    宁采臣也跟着连连点头,看着那尊新鲜出炉的人体经脉穴位模型满脸激动。

    “吃饭了吃饭了,有什么事等吃过饭后再聊不迟!”

    许娇容这时候端着饭菜上桌,顿时两个小白脸被浓郁的饭菜香味吸引,什么医书什么人体经脉穴位模型都被抛到一边。

    李家可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饭桌上依旧说说笑笑好不开怀,听着两个小白脸自以为是的指点江山谈天说地,倒也是一种乐趣。

    看得出来,昨天的事情把宁采臣吓得不轻,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眼巴巴上门求安慰,只有在李家他才能安得下心,跟同窗好友许仙一同学习共同进益。

    任谁遇到昨天那样的事情都会懵逼,传说中的日游神,还有修行三百年的老鬼,以及看起来像个普通人,可却能捉拿老鬼的衙门捕头。

    显然宁采臣的三观遭受了重创,他今天能一大早跑来求安慰,还算是心理素质不错的。要是换个胆子小点的,说不定今天就吓病了。

    宁采臣怎么都是读过书见过世面的,虽然书读得不怎么样但脑子绝对在这时代的普通水准之上。

    虽然李公甫和日游神没有透露,可宁采臣又不是傻子,那修行了三百年的老鬼,别人不去找偏偏找上自己,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肯定是他身上,有吸引老鬼的地方啊?

    想想都感觉毛枯悚然,要是以后再有厉鬼之类的找上门,又没有李公甫和日游神帮忙的话,那后果简直不敢多想哇。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宁采臣为了自身安全,都极力表现讨好李公甫之意,就连一直比较迟钝的许仙都察觉了不对。

    李公甫倒是不以为然,这本就是人之常情,在遇到危险时本能依赖强者的表现,再说宁采臣也没做得太过,还保持了基本的底线,所以他对这厮的观感还是非常不错的。

    见李公甫没有丝毫不悦之色,宁采臣暗暗松了口气之余,表现起来越卖力,口若悬河就差将自己祖宗十八代的事情全部交代一遍。

    李公甫却是听到了一个十分耳熟的名字:郭北县!

    脑子稍稍一转,他便想起这就是倩女幽魂生之地,兰若寺所在啊。

    他没有大惊小怪表示震惊,不管倩女幽魂的爱情故事有多感人至深,它都跟李公甫没有半毛钱关系。

    遇上了顺手管上一管,没遇上当个故事听就成,他更感兴趣的其实还是燕赤侠这厮。

    通过衙门渠道,他已经打探到了燕赤侠的信息,这位确实是个猛人,二十年前便是五省总捕头,算得上他的前辈,说一句学习榜样都不为过。

    能以白丁之身,担任五省总捕头相当难得,要知道大齐的国情跟真实历史上的两宋很有相似之处,文官势力庞大很难有其余人等的出头之日。

    就连武将的日子都江南无比,像是捕头这样听起来不错,可实际上却连品级都没有的衙门小吏,想要做到五省总捕头的位置是多么艰难。

    可以想见,燕赤侠的能力到底有多突出!

    可惜啊,终究不是读书正途出身,做到五省总捕头的位置,受到的关注和压制也是相当严重的。

    以倩女幽魂中燕赤侠刚硬之极的性格来论,他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官场环境,辞官归野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说,燕赤侠可是堂堂剑仙修炼之人,不混官场混修行界依旧是难得的好手,说不定以后还有举霞飞升的可能,倒也用不着替他可惜什么的。

    这些,都只是李公甫听到了郭北县的名字时,转念间想过的事情,两位小白脸许仙跟宁采臣依旧还在高谈阔论,一点都未察觉有何异常之处。

    ……

    吃过中饭之后,李公甫慢悠悠返回衙门当值,尽管衙门里的事务根本用不着他亲自出面,但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这不,下午十分钱塘县令便有事找他。

    “李公甫,本县已经狠狠训斥了那几家寺院的方丈,叫他们以后老实些,本县可不是那么好利用的!”

    当着李公甫的面,钱塘县令毫不犹豫表态道。

    “县尊威武!”

    李公甫微微一笑,真当他什么都不知道么,别看钱塘县令说得霸气,其实这厮根本就不敢跟城中几大佛寺炸刺,不过是说着好听罢了。

    当然他不会拆穿这厮的尴尬,轻笑道:“防外之人就该有方外之人的样子,有些俗事不是他们能随便插手的!”

    “对对对,李捕头说得没错!”

    钱塘县令一副深以为然的摸样,连连点头开口附和。

    “不知大人找属下有何事情吩咐?”

    李公甫没心思跟县令继续罗嗦,干脆直接转移了话题开口:“只要属下能够做到,定然不会叫县尊失望!”

    可如果他做不到的话,也别怪他会叫人失望了啊。

    “是这样的,余杭知县最近新得了一颗宝珠十分希奇,写信邀本县前去观赏,本县想带你一起过去见识见识!”

    钱塘县令轻笑出声,微笑着冲李公甫问道:“李捕头有没有空闲陪本县走上一趟啊?”

    “这是属下的荣华!”

    李公甫没有弄鬼,直接点头答应下来,好奇道:“不知道余杭县令得了件什么宝珠,竟闹出这么大动静?”

    “听闻其母病重,本已是医食无效,谁料有余杭百姓献上此珠,结果余杭县令母亲就不治而愈!”

    说到这里,钱塘县令眼中满满都是羡慕嫉妒恨,估计心中早已是妒火中烧,这么好的宝物怎么不是他的啊?

    “哦,竟然这般神奇,属下倒是想要去见识见识!”

    李公甫脸露惊容,这下心中真起了好奇之心。

    如果钱塘县令所言属实的话,那余杭县令所得宝珠当真了不得,起码在心白娘子传奇的故事中,白娘子作为修炼千年有成的蛇精,手头却也没有这等神奇宝贝。

    “哈哈,只要李捕头不缘本县带你出去公干浪费时间就成!”

    钱塘县令一脸得意,哈哈大笑道:“正好最近县里无事,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前往,本县倒是要看看那颗宝珠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

    李公甫跟着假笑,而后顺势拱手告辞离去。

    真以为他是傻子么,钱塘县令之所以要他一同前往,还不是因为担心路上的安全问题,把他当作纯粹的保镖在用?

    大齐跟真实历史上的两宋很是相似,不仅经济文化政治方面很是想似,还有一点也十分类同。那就是境内的山贼土匪多如牛毛,动不动就出现劫道的蟊贼,尽管都没能成了气候,却是对地方治安产生十分不利影响。

    有些胆大的,甚至把手伸入地方官员身上,简直无法无天叫官员们心惊胆战,所以出远门一定会带足了护卫好手,否则真有可能出现意料不到的麻烦。

    “头儿厉害啊,连城里那几家寺院的和尚都敢动手开打!”

    这边李公甫来到衙门签押房,坐在里头的衙役立刻开口调侃道:“听说那几位武功不俗的武僧,被头儿整治得不轻!”

    “你这是听谁说的?”

    李公甫眉头微微一皱,很有些不爽问道。

    “外头都传遍了啊,头儿难道没听说么?”

    那位衙役没有察觉李公甫的心情不对,笑呵呵道:“大家都说头儿你实力高强,就连寺院里的武僧都不是对手呢!”

    玛比的,那帮和尚真是欺人太甚啊!

    今天早上向县令打小报告,结果碰了一头灰竟还不死心,竟然又将消息传扬开了,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哼,那几个和尚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快要入夜了聚集在城外的林子里,他们想干什么?”

    李公甫一脸不屑,冷笑道:“被老子觉了还敢动手,结果被老子狠狠教训了一通,他们倒是还有脸把事情传扬出去!”

    “头儿,你是说,外头的消息是那帮和尚传出去的?”

    签押房里的衙役们终于察觉不对了,那位之前开口的衙役满脸不敢置信,惊呼道;“不会吧,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有什么好到处宣扬的?”

    “嘿嘿,谁知道这帮和尚什么想法?”

    李公甫摆了摆手一脸不善,冷笑道:“你们都注意点,不要被那帮和尚和诓了去,等老子腾出手来,一定要好好找那帮和尚的麻烦,叫他们知晓老子不是好招惹的!”

    一干衙役面面相觑,没想到李头儿的反应如此之大,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啊。

    “好了不说这些破事!”

    见气氛有些沉闷尴尬,李公甫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跟你们问个事,余杭县那边的事情,你们谁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