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余杭县城现宝珠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余杭县城现宝珠

    本来想向手下衙役答应一下,有关余杭县令得到宝珠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虽然钱塘跟余杭挨着不远,可古代的交通状况实在够戗,两地的信息来往很不方便,没听说过那边的消息。

    李公甫也不失望,他只是想要通过其它渠道确认一下,别是余杭县令弄出的假把势就好,省得他白白跑上一趟。

    至于那几个和尚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整治他们。想要造起舆论声势给它施压么,这帮秃驴怕是打错算盘了。

    本来城中佛门跟城隍庙的信仰争夺,他是没打算出手参合的,不过现在他却是改变了主意。

    玛比的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必他这么个大活人?

    先是向县令告状不果,之后又在外头大肆散播流言,诋毁他光辉伟岸的形象,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绝对忍不了哇。

    既然城中佛门弟子这么不给面子,他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正好心中有一个不错主意,等城隍土地神系声势突然大涨之后,看这帮秃驴是什么神色。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衙门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李公甫满身轻松回到家里。

    “什么,相公你明日要跟县尊老爷一起去余杭?”

    饭桌上,当李公甫将事情道出后,许娇容顿时惊诧出声:“为何叫相公同去,衙门里不是还有其它衙役么?”

    “谁叫我显露了高强实力呢?”

    李公甫轻笑道:“我昨天才狠狠教训了几个和尚武僧,县尊可能是觉得我很能打吧?”

    “再怎么能打,也不能随便使唤啊?”

    许娇容不乐意了,没好气道:“我可是听说了,这位县尊老爷可是将香港当了保镖护卫!”

    “当了保镖护卫也好,怕的就是别人死活瞧不上眼,那就尴尬了!”

    李公甫摇了摇头,不以为意道:“娘子放心就是,真要有什么事情我自会先保护自己!”

    “这还差不多!”

    许娇容这才满意点头,顺手夹了满满一碗浑菜放进李公甫的碗里,关心道:“相公多吃一些,出门在外也不知道吃不吃得好?”

    “姐姐放心就是,县尊老爷就算不为了姐夫,为了自己也不会亏待了姐夫去的!”

    小白脸许仙却是不以为意,好奇道:“姐夫,县尊老爷怎么突然想带你一同去余杭县了呢?”

    “呵呵,事情是这样的……”

    李公甫也不生气,放下碗筷慢悠悠将余杭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才笑道:“为了这么点小事便大动干戈,可见读书人的险要心思之强!”

    “姐夫可不能胡乱打击一片啊!”

    许仙先是不满哼了声,而后满脸八卦兴奋道:“姐夫,你说真有这么神奇的宝珠么,那不成了神仙手段了?”

    许娇容也一脸好奇,女人对八卦的热情可是天生的,更别说许娇容还是精力旺盛的女人。

    “谁知道呢,去余杭看了不就知道了么?”

    李公甫却是不以为意,这里可是新白娘子传奇的世界,就算再加一个倩女幽魂的混搭世界又如何,这里可是有神仙的,而且不光观音菩萨,天庭一干大神也是时常出来亮个相,区区一颗能够治病救人的宝珠算得了什么?

    “姐夫,话不能这么说,如果那颗宝珠真有如此神奇功效,那余杭县令一家子以后岂不是百病不侵了么?”

    说起这个,小白脸许仙神色中满是向往羡慕之色。

    “是啊相公,真有这么好的东西,那位余杭县尊可就厉害了!”

    许娇容也跟着附和,俏脸上满是好奇向往之色。

    “哼,真要是如此的话,你们以为区区一位余杭县令,能保得住如此宝物么?”

    李公甫冷笑,一脸不屑道:“到时候各方要宝之人齐聚,给谁不给谁都是得罪人的事情,有他难受的时候!”

    “不会吧,按照姐夫这么说,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

    小白脸许仙一脸怀疑,摇了摇头不相信李公甫的话,显然在钱塘被保护得太好,根本就没见识到社会的黑暗面,还保持足够的热血天真。

    许娇容就没这么天真了,一张向往的俏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显然十分认同李公甫的话,却是没有开口打击弟弟的热情。

    “嘿嘿,余杭县令要是不在乎官位和家族的话,自然可以不把各种要好宝物的人等放在眼里!”

    李公甫笑着开口,小白脸许仙立即接口:“说不定,余杭县令着呢是这样的人呢?”

    “怕就怕他本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以宝珠作为晋升之阶,想要搭上朝堂大佬的线更进一步呢!”

    李公甫呵呵一笑,不无恶意猜测道,还真觉得这个可能性相当之大。

    能组到余杭这等繁华大县县令的家伙,脑子又歧会不好使?

    既然脑子好使,自然不会不知晓‘财不露白’的道理,尤其还是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宝珠,那可是招灾惹祸的根源啊。

    小白脸许仙自是还不服气,许娇容却是基本认同了李公甫的话,见弟弟还要纠缠她急忙开口转移话题:“相公,你怎么跟城里几家佛寺起了冲突?”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李公甫忍不住摇头感叹,无奈道:“昨天傍晚遇见几个和尚凑在城外官道旁的林子里,我自然想要探个究竟,结果那几个和尚却是蛮横无礼甚至抢先动手,结果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通!”

    说到这里,他冷笑道:“今天早上他们还倒打一耙,在县尊那狠狠告了我一恶状,结果被我说破县尊没有上当,这帮家伙就把事情传开了,搞得我像是衙门里的恶霸一般,这帮和尚当真其心可诛!”

    “太过分了,做和尚怎么能如此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小白脸许仙立即出声声援,根本就不管姐夫李公甫是不是说的真话,他的屁股从一开始就坐歪了。

    “是啊相公,那帮和尚实在太过分了,要不要我们出去帮忙解释一下?”

    许娇容也是气氛填膺,担忧道:“要是再这么叫他们摸黑下去,相公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无妨,我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

    李公甫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他们要传就让他们传去吧,以后少不得叫那帮和尚吃吃苦头!”

    “相公这样不好吧,钱塘县城里的佛寺声望还是很大的!”

    “娘子既然知晓,咱们解释又有什么用,反倒会被人说成心虚气短!”

    李公甫冷笑,不屑道:“至于佛门的势力强大也无妨,他们越是如此颠倒黑白,以后的日子就更加难过!”

    开什么玩笑,钱塘县令已经知晓这事,城中佛寺还一个劲宣传鼓动,只会越发叫县令不喜,失了官方老大的看顾,县城里那几家佛寺想要继续香火鼎盛怎么可能?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李公甫匆匆在家里吃了早饭,便在许娇容饱含担忧的眼神中出了家门,直奔衙门而去。

    “李捕头来啦,咱们这就出发!”

    钱塘县令早有准备,衙门门口一辆青蓬马车,周围围了十几条汉子,其中大半都是县令家中仆役,其余几位却是衙役中的好手。

    这厮,还真把老子当成看家护院啦?

    见此情景,李公甫脸上挂笑,心中却别提多腻歪了。

    随意跟坐在马车里,跟姨夫人打情骂俏的县令打了声招呼,便跟着马车一同离了县城。

    大齐跟两宋十分相似,当然也有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北方燕云之地牢牢掌握在手,无论朝廷还是民间并不缺少马匹,这也就是钱塘县令能用得起马车的主要缘故。

    一路行来,满眼尽是江南的婉约灵秀之景,当然如果能有一匹骏马代步就更好了,李公甫此时却只能苦逼的跟一帮仆役,还有几位衙役小弟一起双腿走路,速度虽然不快却是十分单调乏味。

    从早上一直走到中午,还好一行汉子都是耐力出众之辈,没在中途掉链子,随便找了家路边的茶棚子一坐,招呼茶棚老板上饭上菜,而后也顾不得饭菜是否粗陋,一阵狼吞虎咽就将饭食全部扫荡干净。

    直到吃饱喝足,一行并没有急着起身离开,反而叫茶棚老板泡了几大壶茶叶沫子一边喝茶一边休整。

    “你们听说了么,余杭县令得了一颗宝珠,能治百病呢!”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听说了,我还听说这颗宝珠还是县令从一读书人手上抢夺而来,用了些不光彩的龌龊手段呢!”

    “嘿嘿,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嘛,自古兼然没什么好奇怪的!”

    “是啊,只能说那书生是个傻祸,连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活该他倒霉啊,只是可惜了他那颗家传宝珠!”

    “……”

    李公甫没想到,在这么一个路边茶棚子里,竟然还能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一时心情大爽,眼角余光扫了同行的钱塘县令一眼,果然只见这厮的脸色颇不好看。

    活该,丫的这么荒唐的事情也不先打探清楚,就这么一头扎了进去,结果搞得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说不定还会沾染一身骚,真真痛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