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书生跳水河中有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书生跳水河中有妖

    因为宝珠之事,本就繁华喧嚣的余杭城,显得更加热闹。

    大批权贵和有钱人的涌入,带动了余杭的一波经济热闹,各处酒楼还有茶肆生意火暴之极,一个个客人兴奋异常口沫横飞,所言所论无不跟衙门口悬挂的那颗神异宝珠有关。

    李公甫悠闲的在一座热闹茶楼里落脚,一边吃着茶香阵阵的香水点心,一边竖起耳朵聆听周围的传言。

    “那宝珠真是神奇,自从悬挂在县衙门口之后,城中百姓身上疾病竟是慢慢好转!”

    “还有另一桩好处,那就是诚中百姓身康体健,一个个力气都比平时大了许多,耐力也增强不少!”

    “可惜啊,如今的宝珠已经被权贵盯上,咱们这些普通人是没机会接触了,只希望这颗宝珠能在衙门口挂久一点!”

    “……”

    李公甫好笑,既然县衙门口挂着的把颗珠子称之为宝,自然有其独特之处,这些茶客却是有些贪心了,受到宝珠之光滋养数日已然足够,那些权贵可不会让好东西继续暴露于野。

    只是,他想要听到的并不是这些……

    好在,这间茶楼的客人够多,同样知晓内情的客人也不在少数。

    “那颗宝珠的来历你们知晓么?”

    “当然知晓,这在余杭又不是什么秘密,还不是一个姓许的书生的?”

    “哦,说来听听,是什么样的书生竟然有此等宝物!”

    “……”

    李公甫微微一笑,听了几位熟知内情的客人一番介绍,心中顿时了然。

    原来此颗宝珠是一个名叫许少君的书生所有,乃其家传宝物,只是这厮贪图当初县令老爷的治母悬赏,拿着宝珠知好了县令母亲的病症,却也把家传宝珠暴露出来,引起县令的觊觎。

    那述说此事的茶客说得眉飞色舞,基本上将其中细节都描述得清清楚楚,真让人以为他当时就在旁边亲眼目睹。

    那书生许少君无权无势,空怀重宝却无护宝之力,只是贪图县令老爷的悬挂,结果不仅家传宝珠丢了,甚至还挨了二十板子,差点没要了他的小命。

    不过奇怪也就奇怪在这,那颗宝珠在书生许少君手里时,虽然功效奇特却无其它异常摸样,可被知县老爷抢走后,便像是脱了牢笼一般大放光芒,整个县城都清晰可见。

    知县老爷没有办法,只好将其悬于衙门门口也不知处于何种目的?

    何种目的?

    不过待价而估罢了!

    李公甫晒笑,随手抛下几文茶钱,起身出了茶楼,漫无目的在繁华喧闹的余杭县城里晃荡。

    “书生许少君跳水自尽啦!”

    也不知哪个家伙大喊一声,原来街上往来的人流,顿时轰的一声爆炸了,犹如潮水一般向着城外的塘河涌了过去。

    这也太巧了吧?

    李公甫心中闪过如此念头,却是吓意识跟着汹涌人流朝城外赶了过去,倒是想看看那位丢失了家传宝珠的书生。

    不过半珠香功夫,他已随着汹涌人流出得县城,在城外的塘河边站定,顺着人流兴奋的目光向上游看了过去,只见一位落魄书生在在一块大石上,慢慢向着石下急流汹涌的塘河靠近。

    尼玛,都这么长时间了,这厮怎么还没跳下去啊?

    李公甫一时好是哭笑不得,目光缓缓在围观的汹涌人流中一扫,看到了不少身着公差衙役服饰的家伙混在人群之中,朝着那位名唤许少君的书生指指点点,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嘲笑。

    还有没有公德心啦?

    他看得一阵皱眉,只是扫了眼依旧慢慢在大石边缘度步的落魄书生许少君,心中竟也生出丫的真墨迹,怎么还不跳下去的想法。

    “跳啊跳啊,怎么还不跳?”

    也不知道哪个捉狭鬼喊了一嗓子,顿时本就热闹的人流更加喧嚣,一声接着一声‘怎么还不跳’的声音响亮刺耳,听入耳中实在叫人感觉不舒服。

    “娘子我对不起你哇!”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围观人群起哄的刺激,本来在大石上来回转悠,也不知道其有没有真想跳水自尽想法的落魄书生许少君,突然仰天干嚎了一嗓子,然后浑身哆嗦猛的几个跨步冲出,脚下一滑扑通一声便掉入急流激荡的河水中。

    “跳水了跳水了,那厮终于跳水了!”

    “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这家伙还真有胆子跳水啊,大家别光看着啊,会水星的还不下水救人!”

    “……”

    眼见落魄书生许少君真的跳水自尽了,原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百姓一阵骚动,当即便有热心人吼了一嗓子,十几条精壮小伙子立即跳了出来,急忙脱衣服准备下水救人。

    这帮家伙……

    李公甫真有些哭笑不得,以他的敏锐感知,哪里发觉不了这几个准备救人的家伙,就是刚才起哄声最大的?

    还好他们不是真的冷漠,只是刚才气氛着实热烈,一下没忍住跟着起哄罢了,此时能够第一时间站出来也算不错了。

    起码比大部分脸露不屑,一脸漠然神色的围观群众要强得多不是?

    恩,怎么回事?

    可就在这时,李公甫猛的眉头一皱,眼神瞬间变得锋利如刀,炯炯看向急流激荡的塘河水面。

    哗啦……

    一阵急促的水流涌动声响起,只见急流激荡的河水一阵汹涌翻滚,层层水狼犹如喷泉一般将昏迷不醒,浑身湿透的许少君,直接送到岸边。

    轰!

    眼见如此不可思议的神奇一幕,岸边的围观百姓顿时轰的而已下全炸了,议论喧哗之音顿时大作,所有人全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摸样,看着那位躺在岸边昏迷不醒的落魄书生许少君,一个个神情诡异兴奋中带着满满的惊惧。

    哗啦哗啦……

    这时本就汹涌激荡的河水一阵哗啦作响,河中突然掀起道道墙高水浪,根本就不给围观百姓丝毫反应之机,便劈头盖脸朝岸边围观百姓席卷而去。

    “马呀河水袭来了,大家快跑啊!”

    “河妖,一定是河妖老爷生气啦,咱们快跑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快手拉着手不要叫河水给冲走了!”

    “……”

    突如其来的变故,叫河岸两边看热闹的百姓顿时炸了锅,你推我攘惊慌失措,一个个只想着尽快逃离这处危险地方,一瞬间拥挤的人群一阵骚乱,哭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人群这那帮身着公差衙役服饰的家伙表现差劲之极,此时没有跳出来维持秩序,反而一个劲推桑身边百姓口中大呼小叫:“快让开快让开……”

    李公甫一见如此,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没有顺着慌张混乱的人群向外跑路,身如游鱼反其道而行,几个闪烁间便冲至岸边,气沉丹田怒喝出声:“不要乱,都给老子停下,河水不大能卷得了几个人?”

    声若惊雷轰隆隆炸响,震得两岸慌作一团的百姓脑子一蒙,下意识便停止慌乱跑动,上千双眼睛齐刷刷朝声音来源方向望了过去。

    “给老子散开!”

    李公甫怒吼出声,朝着席卷而至的河中大浪一拳轰出,顿时拳音呼啸轰鸣炸响,凌厉霸道之极的拳劲呼啸而出,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砰砰砰的轰鸣炸响。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河面之上那道高高卷起的水浪,竟在凌厉霸道的拳劲之下轰然崩散,化作漫天水花飘撒,余杭城外塘河一段水面,就像诶疼一般汹涌激荡不停。

    咝……

    有那识货的江湖好手见此威势,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连大呼“好手”。

    而原本慌乱不堪,快要形成踩踏之势的慌乱百姓,也被李公甫的惊人一拳吓住,一个个傻呆呆立于原地不知错措。

    “大胆!”

    可就在这时,河水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古怪厉喝,不等岸边的百姓反应过来,河面之上突然飞出一道水箭,带着叫人胆寒心惊的气势朝李公甫飞去。

    “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

    李公甫冷笑,伸指一点,一道强劲之极的凌厉指劲,与空气激烈摩擦发出咻咻锐啸,轰的一声与来势汹汹的水箭撞在一起。

    顿时水箭崩散,化做一片水雾重新散落急流激荡的塘河河水之中。

    “开而不往非礼也,阁下也接我一招!”

    李公甫冷笑,跨步踏至岸边,突然对着水面凌空一拳挥出,这次却是没有呼啸尖锐拳爆,就连水面都没有丝毫波澜荡漾,好象这一拳只是虚有其表的样子货一般。

    可是下一刻……

    烘笼!

    水流揣急的河面突然一阵激荡,一道白哗哗水柱冲天而起,让岸上百姓惊讶的是,水柱中一条足有木长大鱼顺着水柱冲天而起,而后又重重砸落水面,发出阿的一声凄厉惨叫。

    “妖,妖怪啊!”

    那一声凄厉惨嚎实在太过响亮,岸边百姓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再见河水之上那条大鱼早就消失不见,也不知是谁突然惊呼一声,顿时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围观百姓又是一阵骚动,不等李公甫出言喝止,顿时一轰而散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便已远远逃离这片河段,一个个惊魂未定心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