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突发异变水法现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突发异变水法现

    没有生踩踏现象,李公甫也懒得理会那帮看热闹却被惊住的百姓。

    感应到那条鱼妖已远遁而走,他几个跨步冲到昏迷不醒的落魄书生许少君跟前,伸脚踩住其右手用力一按。

    扑的一声,昏迷不醒的许少君被手上的剧痛弄醒,张嘴喷出一到水箭,而后出凄厉的哀嚎惨叫。

    “手还没断,鬼叫个什么?”

    李公甫收脚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冷笑道:“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

    “你知道什么,宝珠被狗官抢走了,娘子也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许少军心若死灰,满脸哀痛哭嚎道。

    “你家就你一人,其他人都死绝了?”

    李公甫的话绝对称得上恶毒,随便黄个人被如此诅咒都得拼命,眼前的书生许少君也不例外。

    “混蛋,你家才死绝了呢,我还有一个儿子……”

    许少君暴怒,要不是身子骨实在不给力挣扎不起的话,非得跟眼前可恶的家伙拼命不可。

    “你儿子多大了?”

    李公甫不以为意,直接问道。

    “刚刚出生才一岁,你想干什么?”

    许少君下意识回答,立即觉不对怒声喝问。

    “还这么小啊,你要是死了的话,他又没有娘亲照顾,以后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野孩子了,说不定还会被拐子拐走卖到楼子里去!”

    “不要说了,你个混蛋你不是人!”

    许少君听得额头冷汗直冒,看向李公甫的眼神就像看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啧啧,你这个做父亲的都不要孩子了,我说几句怪话又有什么打紧的?”

    李公甫嗤笑出声,斜瞥了躺在地上无力起身的许少君,笑道:“还是说,你这家伙天性凉薄,根本就没将在家孩子放在心上?”

    “你胡说!”

    许少君气得肝儿颤,心中却是阵阵虚,甚至都不敢跟李公甫戏谑的眼神对视,扪心自问他要寻死,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孩子的事情。

    “少君少君,你可别犯糊涂啊,你要是去了孩子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位面貌跟许少君有三四分相似的中年农夫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有些畏惧的扫了李公甫一眼,一把蹲在许少君跟前满脸焦急。

    “二哥放心,小弟再不会犯这样的糊涂了,以后一定好好努力上进!”

    许少君此时哪还有寻死之心,右手无力的拉住二哥的衣角,苦笑着保证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许二哥一脸欣慰,连连道好:“以后好好用功,说不定等你金榜题名之时,弟妹便会回来的!”

    两兄弟一阵唏嘘,等许少君从地上慢慢爬起之时,回头一望哪还有李公甫的身影,心中却是不由自主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有些怕刚才那厮,嘴巴太毒实在叫人接受不能啊。

    啧啧,没想到竟然连河中水妖都惊动了,看来那颗宝珠来历不简单啊!

    此时的李公甫,却是悄然离开返回余杭县城,对于身边的纷纷议论之声充耳不闻,就算他是其中的猪角也不例外。

    那条大鱼便是救下许少君的水妖,实力自然相当惊人,不过比起李公甫还是差了太多,直接被他一记隐晦之极的暗劲之拳给打懵了。

    要不是李公甫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也是头一次遇到鱼妖感觉新奇,那条被暗劲直接轰中受了不轻内伤的鱼妖,想要跑路哪那么容易?

    看来。许少君那个突然离开的娘子,身份肯定不简单啊。

    从许少君这厮身上,他感应到了一丝极其隐晦,却又甚为精纯的妖气,给他的感觉并不阴沉,反而有种堂皇正当的意思。

    真是有趣!

    “站住,说你呢!”

    在城门口,李公甫被几位公差衙役打扮的汉子拦下,他只稍稍扫了眼,遍知晓是之前在河岸看戏的那几位。

    “什么事?”

    李公甫十分配合停步,淡淡扫了他们一眼。

    可就是这么一眼,却叫那几位如临大敌,一个个紧张不已,其中一位壮着胆子厉喝出声:“你是何人,与那许少君又有何关系?”

    “钱塘县衙捕头李公甫!”

    不想闹什么妖蛾子,李公甫直接亮明自身身份,同时还拿出证明身份的证件腰牌,淡然道:“至于那位落水的书生许少君,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哦,原来是钱塘县的李捕头啊,失敬失敬!”

    那几位公差一见李公甫是同行,顿时放松下来,轻笑道:“实在是李捕头刚才的表现太过惊人,我们还以为李捕头是许少君那小子请来的高手呢!”

    “呵呵,就算没有我,难道许少君就请不来高手了么?”

    李公甫摇了摇头,对这几位的‘天真’很不以为然。

    “李捕头这话何意?”

    几位公差吓了一跳,眼前这位可是了不得的大高手,连河中水妖都能对付,等等,他们是不是好象遗忘了什么东西?

    “嘿嘿,那条鱼妖诸位又不是没见到,你们以为许少君能够跳水自尽不死,只是他运气好么?”

    李公甫嘿嘿一笑,从这几位身上没有感受到多少阴冷能量波动,同时他们的眼神还不算阴邪,他这才好心提点道:“认真负责是好事,但也要思量自身的实力,不要自不量力自寻死路才好!”

    说完,他没理会被说得呆若木鸡的余杭县公差,摇了摇头直接进了城门。

    “鱼,鱼妖,那穷酸书生许少君,竟然是被鱼妖给救下的!”

    几位公差顾不得李公甫,突然其中一位惊呼出声:“莫非这穷酸书生跟妖怪有什么联系?”

    “肯定是这样,不然他一穷酸书生,哪能有宝珠这样的好玩意?”

    “那咱们该怎么办,说不定回去后会遇到鱼妖和它的同伙?”

    “那就不会去,李捕头说得不错,以咱们的实力参合这样的事情,就跟送死没啥区别啊!”

    “说得不错,咱们就在外头游荡,就算真出了事以后县尊老爷怪罪下来,咱们也可以说是在外头监视许少君这厮!”

    “……”

    李公甫自然不知晓,他走后几位余杭县公差衙役的做法,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过在意。

    他脚步匆匆直奔余杭县衙而去,出了那档子事儿,那失了宝珠的书生许少君背后,可是有水妖存在的,谁知道那颗宝珠的具体来历,还是小心一些好。

    此行的目的,就是保护钱塘县令安危,至于旁的就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不管有没有水妖找余杭县令麻烦,他都要劝钱塘县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李捕头,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马车旁,钱塘县令家中护卫,还有几位衙役见到李公甫迅返回,倒小吃一惊好奇问道。

    “你们都打起精神来,县尊老爷这次怕是遇到麻烦了,我这就去叫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你们都做好开打准备!”

    李公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吩咐了句,便从拥挤的人群中三两下冲到余杭县衙门口,踏步便准备入门。

    “站住,你是何人?”

    衙门口守着的衙役拦下他的去路,满脸不悦怒声喝问。

    “钱塘县捕头李公甫,有要事求见钱塘县尊!”

    李公甫没有强闯,又拿出了自身的身份凭证,神色严肃开口道:“我这下可以进去了吧,真有急务在身!”

    在县衙门口,头顶就是那颗悬挂在半空的宝珠,其间散的清新灵气几乎如同液体一般,一波一波涌入身体,正以惊人度提升其身体素质。

    也就是他的实力和内家拳修为才能清晰感应到这些,至于那几位立于奢华马车旁的江湖绝顶高手能不能察觉,他并不清楚。

    “李捕头你就在外头等着,衙门里来了不少贵客,我去通禀一声!”

    见是钱塘县的同僚,守在衙门口的衙役公差神色稍缓,并没有刻意刁难的意思,不过却依旧没让李公甫直接入内,其中一位转身匆匆入内帮忙通报去了。

    不过片刻功夫,那位又匆匆小跑而回,冲着李公甫挥了挥手笑道:“李捕头,你家县尊老爷叫你入内!”

    “谢了!”

    李公甫也没摆什么架子,拱手道谢后直接步入衙门,绕过冷清的正堂,直接通过偏门进了后院,十几位气息强悍的护卫好手零散守在后院花厅之前,见了李公甫只是淡淡扫一眼并不为难。

    啧啧,都是江湖一流甚至一流高手!

    李公甫脚下不停,只淡淡扫一眼便看清了这十几位护卫好手的实力,心中暗叹权贵豪门的底蕴,几个跨步就来到了花厅门口。

    “赵县令,我家王爷最喜奇珍异宝,看得上你手头的宝珠那是你的福气,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还没入内,他便听到了花厅之中,一道嚣张之极的声音传来。

    “梁总管,不是赵某不给面子,可是您看如今来了这么多的大人……”

    一道清朗略显沙哑的声音跟着响起,不过声音主人明显底气不足,说话很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

    花厅的气氛十分紧张,李公甫在外头便感受得十分清楚。

    可就在这时,只听更深后院轰隆一声巨爆想起,而后便是一道冲天水浪犹如灵蛇乱舞,直接冲入权贵云集的县衙后堂花厅而起,李公甫顿时脸色大变,他清晰感应到了水浪中的强悍妖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