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物归原主灾噩解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物归原主灾噩解

    刷!

    听到衙门花厅动静,李公甫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入目所见叫他大开眼界,只见一道水浪于花厅之中来回冲刷,好象有生命一般将所有人等弄个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花厅之中,依傍平时高高在上的权贵豪奴,此时却是满脸惊慌张嘴无是无声发出,好象脖子叫人卡住一般惊恐无助。

    “……”

    钱塘县令的地位显然太挫,就坐在花厅门口边角,被来回冲刷有生命一般的水浪放倒在地满脸惊惶,见到李公甫冲将进来顿时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般,顾不得身边抱住他的身体死死不放的如夫人,满脸惊喜向李公甫射出右手……

    李公甫眉头一皱,感受到了那条水浪之中,包裹的浓郁妖气,还有花厅之中的环境如此诡异,显然暗中施展水法之妖动了手脚,弄出了隔音结界之类的玩意,并不是那么好破除的。

    咻咻咻……

    不等他做出反应,同样察觉不对的那十几位分散在花厅外围的护卫高手,带着道道呼啸劲纵跃而至,见到花厅中的诡异情景同样一愣,然后二话不说直接突了进去。

    接着,杯具了……

    十几位江湖一流高手护卫,就像陷进了泥潭沼泽一般,动作放缓移动艰难,然后被那道于花厅纵横呼啸的水浪一冲,就像是大海中的弧舟一般瞬间四下横费好不狼狈。

    所幸,暗中施法那位并没有伤人之意,否则这十几位一流高手护卫很可能瞬间挂掉。

    “给我破!”

    也就这么短暂瞬间,李公甫已经摸清了那股呼啸水浪还有花厅中透明结界的端倪,气沉丹田精气神凝练如一,突的踏步前行一掌拍出。

    空气嗡的一声闷响,李公甫的一掌还似化作巍峨大山,带着镇压一切的气势狠狠击在一堵透明结界之上。

    下一刻,只听哗啦啦的水浪冲刷之音大作,笼罩整个花厅的莫名结界瞬间洞开,李公甫不作它想瞬间揉身而上,周身气劲呼啸冲至倒地不起的钱塘县令和如夫人跟前,双手化爪电探而出。

    “救命救命,李捕头快快救我!”

    钱塘县令满脸惊恐,嗓子嘶哑虚弱大喊,突然身子一轻犹如腾云架雾一般飞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就见周围景象变化已经离了那恐怖的花厅,来到了花厅前的小院子里。

    啊……

    如夫人凄厉的尖叫之声,刺得他耳膜生疼心浮气躁,恨不得返身狠狠给这娘们一耳刮子,可惜他此时浑身乏力,连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无,哪里又能转身打仪态尽失惊声尖叫的如夫人?

    “夫人已经安全了,用不着惊慌失措!”

    李公甫眉头微皱,提溜县令如夫人的手轻轻一抖,耳中凄厉之极的尖叫噶然而止,他这才缓缓松手将钱塘县令跟如夫人放下。

    呼呼呼……

    钱塘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湿透犹如落汤鸡般狼狈,心有余悸扫了花厅一眼,原本放松下来的脸色顿时一滞。

    “李,李捕头,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不得趴在地上的姿势不雅,钱塘钱县令浑身哆嗦指着花厅里好似表演默俱一般的权贵以及护卫们,满脸惊恐颤声道。

    李公甫一把将他拉了起来,扫了花厅里被一股水浪冲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甚至可以说惊骇欲绝的一干人等,淡然开口:“有人施法,封了花厅致使内外声音隔绝!”

    “原来如此!”

    钱县令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李公甫的举动为何那般怪异,心中的那丝芥蒂消失,脸色变得极其郑重问道:“李捕头,能不能将里面的人,全部救出来?”

    心中直叫晦气,早知道会遇到这档子破事,说什么他都不会趟这次的浑水,尼玛好处没捞到反而惹了一身骚。

    “这个……”

    李公甫有些犹豫,脑子一转便明白了钱县令的为难之处。

    他在花厅的地位也就跟余杭县的赵县令一般,跟其余权贵宾客根本就没法比,不然也不会被挤在门口角落位置落座了。

    如今他倒是脱离‘苦海’了,可那些依旧饱受水浪冲击之苦的权贵豪奴心中怎么想,钱县令要是不救援,或者救援不力的话都会受到他们的不满。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搞不好连头顶的乌纱帽都有可能被摘。当然如果李公甫给力的话,说不定钱县令的机会也就来了。

    “怎么,李捕头有何为难之处?”

    钱县令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可李公甫刚刚才救了他,还指望这厮继续出手救人,他不好摆县令老爷的架子。

    “县尊容秉,屋子里的水浪还有隔绝内外的结界,都是有人暗中施法所为!”

    李公甫苦笑道:“之前对方没有丝毫的害人之心,这样我才能救下县尊和副人,可要是我胡乱动作的话,万一要是惹恼了暗中那位……”

    咝……

    响鼓不用重锤,钱县令瞬间明白李公甫的言下之意,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额头惊出一层冷汗,脸色变得苍白若纸。

    李公甫的话还真不一定是危言耸听,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花厅之中受苦受难的一干权贵还有王府管家出了事情,那他不仅头上的乌纱帽不保护,估计就连脑袋和家族都得跟着倒霉。

    “这,可如何是好?”

    钱县令一下子慌了神,竟是救与不救都成问题,满脸郁闷恨不得李公甫没将他救出来才好,现在他可是被架在火上烤啊。

    “县尊,解铃还需系铃人!”

    眯缝着眼睛,李公甫清晰感受到花厅中那股浓郁妖气中的堂皇之意,暗中施法之辈绝对是位正派妖族,否则哪里还有他什么事情,花厅中的一众权贵还有王府管家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是正如他跟钱县令所言那般,对方不下狠手那是心善之举,他们可不能将之当作理所当然,否则一旦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情况可就糟糕了。

    “李捕头你就直说了吧,有什么办法救人?”

    钱县令哪还有心思玩文字游戏,直接开口催促道:“快快救人才是正理!”

    “那好,劳烦县尊去将衙门口悬挂的那颗宝珠取来!”

    李公甫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要求。

    “李捕头,你这是何意?”

    “县尊难道没有想到,暗中施法那位的目的,正是那颗宝珠么?”

    没有理会钱县令难看纠结的脸色,李公甫悠然开口:“之前我在街上听到不少传闻,这颗宝珠很可能牵连到了水中妖族,搞不好是要出大乱子的!”

    “好好好,我这就取来宝珠,只是希望李捕头不要叫我失望!”

    犹豫片刻,钱县令最终还是做出决断,转身跌跌撞撞朝衙门正堂盘去,很快就听正堂方向传来一阵响亮喧哗。

    不过片刻,只见钱县令在几位衙役的扶助下跑了回来,手中还拿着那颗闪耀宝光的宝珠,像是扔烫手山芋一般将之扔了过来,大口喘气急道:“给你,李捕头看你的了!”

    伸手接过宝珠,李公甫身形微微一震,只觉股股清新浓郁的灵气,犹如潮水一般从掌心涌入身体,而后顺着气血迅速游荡周身,不仅默默凝练着气血能量,同时还在滋养强壮体内筋骨血肉还有五脏六腑。

    真是好宝贝啊!

    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突然涌起的贪念,敏锐的精神观照周身没一个细微之处,却是惊讶发现随着滚滚清新灵气游荡身体一周后,对身体筋骨气血还有血肉有了丝丝补益,之后无论宝珠中的清新灵气来得再多也无丝毫作用。

    呵呵……

    头脑瞬间沉静清明,再无丝毫杂念直接走到花厅门口,沉声开口:“阁下宝珠物归原主,请适可而止!”

    说着,在钱县令还有几位余杭衙役的惊讶目光中,伸指一弹那颗闪耀光芒的宝珠电射而出,瞬间飞入寂静一片的花厅之中。

    接下来,让钱县令等人感觉心寒的一幕出现,只见闪耀光芒的宝珠飞入花厅门口后,明明空无一物的空中竟荡漾如水涟漪,层层叠叠神妙非凡。

    下一刻,闪耀耀眼光芒的宝珠突然消失不见,花厅中的声音也瞬间传入耳中,那道隔绝内外声音的结界瞬间消失。

    “哎哟哎哟,我的腰我的腰,我的腰闪了!”

    “救命救命,快来救救我!”

    “有妖怪,有妖怪啊!”

    “……”

    李公甫没有一皱,摆手诗意钱县令不要急着跟来,他直接走入一片狼籍的花厅,那股带着堂皇之意的妖气已经消失无踪,显然那位暗中出手的妖修已然悄然离开。

    “县尊进来吧,已经无事了!”

    说话的功夫,已将身前最近的那几位倒霉蛋,内水狼冲击得晕头转向满身狼狈,平日里风光无限此时却犹如落汤鸡一般的家伙扶起,把椅子摆正让他们坐下好好恢复调整。

    钱县令飞速冲了进来,如此同权贵拉关系结交的机会不容错过,不顾身体虚弱浑身绵软无理,满脸带笑扶起这个又台起那个,脸上满是兴奋红光精神振奋之极。

    花厅之中受了大难的权贵还有王府管家倒也领情,随便几句客气感谢话,差点没叫钱县令激动得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