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惊闻学堂凤凰游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惊闻学堂凤凰游

    李公甫没有在西湖多留,第二天便快马返回余杭。

    “县尊,那位请我过去的老者,是西湖龙宫中人,他托我告诉诸位老爷,往事一概不究,但诸位老爷最好不要去找穷书生许少君的麻烦!”

    面对钱县令好奇的探究目光,他一点都没客气直言不讳说道。

    “……”

    钱县令无语,就算李公甫不提醒,他也没胆子找那位穷书生许少君的麻烦啊,嫌自己活得命太长了么?

    李公甫没理会钱县令的反应,直接从西湖龙君奉送的好东西里,取出三两灵茶交给钱县令,至于其余的好东西想都别想。

    钱县令依托那区区三两在修行之士眼中,并不怎么出奇的灵茶,迅速跟那帮倒了大霉的权贵勾搭上,就这样拉拢了关系有了交情。

    期间,那些权贵也不是没打李公甫手头好东西的主意,不过在不愿彻底得罪翻脸的情况下无功而返。

    三日后,倒了大霉的权贵修养得差不多,率先离开了余杭这个伤心地,钱县令带着满足的心情,跟如夫人还有李公甫等护卫返回钱塘。

    之后,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无论是钱塘县令还是李公甫,都恢复到了以往熟悉的生活轨迹之中。

    当然,钱县令对他越发看重,要不是碍于官场规矩不好给官,这位志得意满的钱塘县令,甚至都忍不住动了给李公甫弄官的心思。

    像是李公甫这样的好手,要是能够一直为他所用的话,不说别的,起码本身的安全系数便大为加强。

    只是可惜,朝廷规矩摆在那里,官吏官吏,别看两个字连在一起,可官和吏之间的差别巨大,说一句云泥之别都不为过。

    李公甫本事是强,在钱塘县捕头位置上做得相当不错,就算再苛刻的县官,也不得不道一声好。

    可他做得再好,依旧改变不了其为吏员的身份,始终上不得台面啊。相反他出力治理钱塘县城秩序的功劳,基本都被钱县令白白得了去。

    也就是李公甫不在意这些,否则说不定他会成为大齐版的及时雨宋江,想要通过其它相当偏激的手段晋升官场。

    前文提过,大齐跟两宋十分相似,无论是制度还是经纪发展,又或者人文环境方面都相差不大。

    相似的环境,自然能够营造出相似的某些状况。比如说整个大齐的大环境一片歌舞升平,可各地却是盗匪剪径之贼多不胜数,尽管形不成大的危害,但是对普通百姓和商旅的威胁还是挺直观的。

    这也是朝廷上层崇文崇到骨子里,可中下层百姓却是尚武之风大盛的原因。只不过朝堂牢牢把持在文人手中,武人想要出头可不是单单拼命这么简单,还得憋屈的投奔某些极有权势的文官手下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武人正常晋升之路十分狭窄,于是便出现了‘杀人放火金腰带’的说法,加上朝廷犹如两宋一般的维稳手段,也就是大肆扩充厢军,当然这里不叫厢军但意思差不多。

    但凡哪里出了天灾人祸,朝廷便会出手将流民全部吸纳入厢军体系养着,就是不给流民有组织壮大动摇朝廷统治根本的机会。

    而那些横行霸道,或者占山为王的地方豪强也有了晋升之阶。那就是不断的折腾出大动静,杀人放火抢劫无所不为,有那甚者道一句罪恶滔天都不为过。

    他们只要经受住了朝廷或者地方官府的一波打击,再活动活动便能顺利被朝廷官府招安,成为正式有品级的武官,可谓一步登天。

    这种风气实在不好,李公甫就不会惯着这样的风气蔓延,但凡钱塘县稍稍有些名号的强人,全都受了他的警告,要么老实待着要么就直接进牢房待着,绝对不会给他们崛起或者兴风作浪的机会。

    钱塘县的治理也是整个杭州府最好的,辖内基本上盗匪绝迹,一旦有盗匪冒头便被李公甫立即带人扑灭,或抓或杀绝不容情。

    因此,钱塘县令多此受到杭州府甚至省一级官府的褒奖,这其中出力最多功劳最大的李公甫,却是完全被遗漏了,功劳全部都落到了钱县令身上。

    对此,衙门里的衙役不少提他打抱不平,但李公甫却对此不置可否,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就连堂堂西湖龙君都忌惮三分,忙不迭上门交好,他又岂会将俗世权柄放在心上?

    只要日子过得安顺,没人打扰到他的平静生活,功劳被抢的事情真心不算什么,只要钱县令心中有数,不做那等倒打一耙的龌龊事儿就成。

    ……

    李家,正堂大厅,许娇容俏丽的脸上满是红光,正一脸高兴说个不停。

    “相公,你之前带回来的那包茶叶真的很不错,喝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身子骨都轻松康健不少!”

    许娇容脸上挂着笑意,轻松道:“汉文的身子骨最近也健壮了不少,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茶啊?”

    “娘子,这茶可是我从一位异人手里讨来的,只此一包!”

    李公甫有些哭笑不得,今天刚刚下衙回家,许娇容便将他拉到正堂说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原来是为了从西湖龙君手里讨来的灵茶之事。

    那玩意对修士没有多少作用,可对许娇容和许仙姐弟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功效当真强悍得紧,治病养身强健躯体都能做到,难道许娇容如此在意。

    “是么,那真是可惜了!”

    许娇容有些失望,她还想着多弄点这样的好茶叶,让弟弟的身体更加强壮康健呢。

    要是叫钱县令还有一干权贵知晓她的想法,非得郁闷到吐血不可。

    那可是灵茶啊,李公甫给他们的量只有区区三两,如此他们还抢得面红耳赤差点动手,许娇容和许仙姐弟来可是足足分了一包半斤有余,还不满足?

    “那几枚果子的效果也不错,娘子跟汉文难道就没有吃么?”

    李公甫有些疑惑扫了许娇容一眼,没感受到她身体的气血增强,很是好奇道:“难道没有效果,不对啊,那些果子的功效可比茶叶强啊!”

    “啊,是这样吗,相公怎么不早说?”

    许娇容啊的一声惊叫,俏丽的脸上满是懊悔之色,秀眉紧皱心情大坏。

    “怎么,那些果子你们姐弟没吃?”

    “吃什么啊,我见那些果子颜色鲜艳数量又少,正好隔壁家的小东子还有几个泥猴子上门玩耍,我都给了他们啦!”

    许娇容越说越是懊悔,一脸郁闷连拍胸口,心中郁闷得差点吐血。

    不会吧?

    李公甫绝倒,见许娇容的神色不似作伪,他也不好多说往她伤口撒盐,只得好声劝道:“无妨无妨,给了就给了大不了以后遇上那位奇人再讨要一些就是!”

    许娇容无奈,也只能如此了,不过她离开做饭前,郑重提醒了李公甫一番,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东西,一定要事先跟她通气,不然哪天又无意中送了人,那才真叫郁闷呢。

    哈哈哈……

    这乌龙摆得,真叫一个可乐。李公甫满脸开怀差点大笑出声,最后还是在许娇容不善的眼神瞪视下强咽了回去。

    “姐姐姐夫,我回来啦!”

    等到许娇容将饭菜做得差不多了,小白脸许仙的大嗓门声音传了进赖。

    “汉文回来了,快去净手准备吃饭,你姐姐正好把饭做好了!”

    李公甫笑着招呼道,感应了一下发觉这小白脸身上的气血能量,确实比以前强了一些,面色红润精神健旺,身子骨虽然依旧单薄却比以前强多了。

    “姐夫,书房里那几本医书我都背熟了,什么时候能真正的学医啊?”

    饭桌上,许仙突然开口说道:“还有姐夫教我的正骨调经手法,没有机会试验不知学没学到家!”

    “怎么。汉文这么快就想要彻底转修医术了么?”

    李公甫轻轻一笑,反问道:“你真的把医书都背全了,对里面的内容理解了多少?”

    “嘿嘿,姐夫这不废话么?”

    许仙不满道:“书是背全了,可没有大夫教导,我哪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啊?”

    “啧啧,这就是读书的重要性了,不仅只是识字认字,还有开阔眼界理解其义,医术中的文字不都是如此而来,先把他们的意思大体理解再说!”

    见小白脸开口欲反驳,李公甫先一步伸手阻拦道:“不要找什么借口,你小子读四书五经头昏脑涨不假,可读这些医书杂书可没这毛病!”

    “嘿嘿,姐夫我又没说不上学了!”

    许仙一脸郁闷,心中的小心思被李公甫看穿,颇有些不好意思,无奈道:“我争取在今年的学业结束前,做到对医书大体内容心中有数!”

    “汉文呐,听你姐夫的话准没错!”

    一直没有开口的许娇容这时突然插话道:“你想学医姐姐不阻拦你,但你在学堂最后一年的学业不能丢!”

    “我知道啦,姐姐!”

    小白脸许仙无奈回答,转脸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道:“对了姐姐姐夫,学堂准备出游,前往百里开外的凤凰山一带走走,倒时候我可能要出门一段时间了。”

    凤凰山!

    李公甫脑中雷霆轰鸣,瞬间就想到了其中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