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小心谨慎畏陌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小心谨慎畏陌途

    凤凰山,那可不是善与之地啊!

    新白娘子传奇的剧情中,几位反派妖怪大多出自凤凰山。

    当然,凤凰山山脉纵横灵气浓郁,不仅仅有金拔法王这样的大妖,同时也有参老这样的草木精灵,算得上一处修炼福地。

    “你们学堂这是干什么,凤凰山距离钱塘可不近啊!”

    李公甫沉吟片刻,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外露,很是好奇问道。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们眼下自然不太可能行万里路,可在周围的风景名胜走上几圈总可以吧!”

    许仙不以为然,一脸振奋激动道:“之所以学堂决定前往凤凰山游学,是受了当地书院的邀请……”

    李公甫晒笑,心道这帮书生真是闲得蛋疼,说什么游学还不是出去游玩,以小白脸许仙的学识水平,有资格代表钱塘学子去凤凰山一带的知名书院交流进益么,别到时候出了大丑就谢天谢地了。

    “汉文,出门在外一切都要小心,记得听先生的话!”

    许娇容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想法,跟后世学生家长一样,她对学堂先生十分信任,既然学堂组织去凤凰山游学,她一点都没有担心其中的风险问题,总觉得有先生带队不会有问题。

    呵呵……

    李公甫无声轻笑,心中就算有再多想法也不好说出口。

    “姐姐放心就是,出门在外不仅有先生,还有诸多同学互相照应,没问题的!”许仙此时满脸兴奋,全都是能出呀门游学的激动,至于出行的不便还有可能遇到的危险,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

    话说许仙吃过中饭后,急匆匆返回学堂,见到同窗好友宁采臣,满脸兴奋说道:“宁兄,我已经跟姐姐和姐夫说清楚了,他们都没有反对我跟着一起去凤凰山游学!”

    “真的么?”

    宁采臣真心赞叹:“李捕头和李夫人这么开明,我可真是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许仙不以为意道:“难道你家人还会不同意,这可是学堂的集体活动!”

    宁采臣目光闪动,迟疑道:“还是等我回去问了父母再说吧,毕竟是出远门游学,他们不一定同意的!”

    “你可一定要说服伯父伯母啊!”

    许仙一听有些急了,大声道:“要是你不去,我又跟其他同学不怎么合得来,到时候可得多郁闷啊!”

    宁采臣叹气道:“我尽量!”

    作为学堂两大差生,加上家境都不怎么样,自然而然就受到其余出身良好同学的排挤,在学堂的日子颇不好过。

    如果换在以前,宁采臣说什么都要参合一脚,可是自从经历了那次捉鬼之事后,宁采臣的三观都被颠覆,对所谓的天地人神鬼都保持了足够的敬畏,只想待在熟悉的环境根本就不愿冒险。

    凤凰山啊,据说离钱塘足有上百里之遥,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了事情可咋办?

    他可没许仙这么乐观,心中总有隐隐的不安之感。

    ……

    再说李公甫,下午回到衙门后,便有意无意的打听有关县学学堂前往凤凰山游学之事。

    最后打探到钱县令这,才从这位县尊口中知道了详情。

    原来县学教愉跟凤凰山那边的书院山长乃同门师兄弟,这次的凤凰山游学便是他俩弄出来的,在县里的文人圈子里还引起了一番博览。

    江南自古文风鼎盛,钱塘这边的文风也是相当浓郁,每三年一次的科举考释都会出几位进士老爷,县里的文人圈子对一切有助于提升学问的活动都十分支持,甚至是积极推动。

    像是外地游学,只是小儿科罢了,基本上每年都有大批学子出外有学,眼下县学组织的凤凰山游学根本算不得什么,只不过规模大了点罢了。

    呵呵……

    见钱县令一副心向往之的摸样,李公甫心中暗自撇嘴冷笑,丫的你要是知道凤凰山是什么地方,就没这么好的心情在老子跟前如此作态了。

    “李捕头,你怎么对这事感兴趣?”

    钱县令也相当好奇,他可是知晓李公甫对读书和文人圈子一点兴趣都无,怎么突然今天这么积极了,这表现很不正常啊。

    “还不是我那小舅子现在正在县学读书,他也是前往凤凰山游学的学生之一,他之前从来都没出过远门,想要弄个清楚明白罢了!”

    李公甫也没隐瞒,直接把小白脸许仙推了出来,这本来就是‘事实’么。

    “原来如此!”

    钱县令恍然大悟,摇头轻笑:“李捕头放心就是,这只是正常的外出游学,再说出了县学夫子和学生外,还有钱塘不少有名的士林文人也会跟随前往,出不了什么事情的!”

    李公甫自然点头附和,之后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屁话后,他便告辞离开了衙门,带着几位衙役小弟在街上巡视了几圈。

    故意在县学所在的夫子街晃荡一圈,果然听到了不少有关凤凰山游学的事情,显然这事算是前塘文化界最近一段时间最为重要的‘文化盛事’,某些文士对此相当感兴趣。

    啧啧,都是一帮不怕死的家伙啊!

    李公甫心下感叹,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这次的游学之事闹得这么大,相信凤凰山书院那边也不敢忽视,只是希望真不会出事就好。

    ……

    这边学堂下午便放了学,宁采臣婉拒了许仙的邀请,满腹心事急匆匆出省回了宁家村的家中。

    “我儿出了何事,如此忧心忡忡?”

    宁父正好从田间回来,见到自家儿子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好奇问道。

    见父亲动问,宁采臣也没隐瞒,直接将学堂准备远去凤凰山游学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很是担忧道:“说起这事,儿子总觉得心中隐有不安之感!”

    “怎么,我儿难道察觉不对么?”

    宁父吃了一惊,那次李公甫上门拜访,他跟妻子最后却是避居亲戚家,晚上回家后宁采臣可是将捉鬼之事原本说了一遍,宁父心中绷着一根弦不敢有丝毫松懈,心思相当敏感。

    “倒也不是不对,只是心中总有一种不安感觉!”

    宁采臣苦笑,尽管李公甫和日游神都没有透露他身怀‘三阳开泰’血脉的事情,可他隐隐有所觉,那次的百年老鬼就是冲着自己而来。

    每每想到此处,他都忍不住心中惊颤浑身冷,同时也是他极力巴结李公甫的主要原因,只有李公甫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未免父母担忧,他没将这种不好猜测告之父母,可在平日里的行为举止中不经意透露了一丝半点,哪里瞒得过生活阅历丰富的宁父宁母?

    “凤凰山凤凰山,让为父想想……”

    宁父心中很是担忧,不过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帮助儿子。

    宁家之前也阔气过,就算此时败落了,宁父年轻时也在外头闯荡过,现在还在外头做了一些生意,对外界的情况不是一头雾水,相隔百来里的凤凰山的情况他并不是十分陌生。

    “那里山清水秀倒是一个好地方!”

    宁父眉头轻皱,一边努力回忆一边缓声道:“那里也没听说有盗匪存在,只是那边传闻怪事颇多,很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存在……”

    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沉像是觉了什么,下意识看向自家儿子,果然现宁采臣的脸色相当不好看。

    宁采臣苦笑,在自家父亲面前也没啥好隐藏的,他还真就不怎么害怕山贼土匪,怕的恰恰是不干净的东西啊。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宁父下意识问道:“如果感觉不对的话,那就想办法推脱了吧!”

    宁采臣点了点头,默然片刻苦笑道:“看来还真只能找借口推掉了!”

    这下轮到宁父吃惊了,回想自己对凤凰山那边环境的描述,像是想到什么突然脸色变了。

    ……

    时间匆匆,在钱塘士林闹得沸沸扬扬的凤凰山游学之事终于开始,许仙兴致勃勃带着姐姐许娇容替其准备的一应物事,满心兴奋跟着大部队出离开了钱塘。

    只是叫他有些不开心的是,同窗好友宁采臣的身子最近有些不好,竟是推掉了这么好的远游机会,许仙替他感到十分惋惜。

    却不知,送走了一干前往凤凰山游学的士子后,李公甫第一时间找到宁采臣,两人随便找了家酒肆坐下说话,李公甫单刀直入问道:“你怎么不去凤凰山游学凑热闹,是不是感觉到了不对?”

    “瞒不过李捕头,每每提到凤凰山之时,学生心中总有不安涌起,为了保险起见所以就……”

    宁采臣一点都没有隐瞒,苦笑着说道。

    “你倒是谨慎,谨慎好啊!”

    李公甫点了点头,轻笑道:“放学的时候,来我家将那几本医书带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等汉文他们回来后再送回来,当然你也可以趁机抄录一份,以后想学温习医书也用不着来回跑着麻烦!”

    宁采臣大喜,急忙感谢道:“谢谢李捕头,学生定然不会叫捕头失望!”

    “不要叫你父母还有你自己失望就好!”

    李公甫笑着摆了摆手,对眼前的这位青年书生相当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