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气血如龙拳势盛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气血如龙拳势盛

    刷刷刷……

    僻静的小巷里,突然窜出十几位身手矫健的……和尚!

    李公甫眼中冷光闪烁,这些和尚一个个气血充盈精神完足,一看都是身上功夫不弱的好手。

    不过,也就如此了!

    他一点都没想着开口的意思,体内气血激荡身子微微倾斜突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再出现时已冲如和尚群中。

    砰砰砰……

    拳打脚踢膝顶肩撞,十来位实力不凡的和尚一个照面便纷纷倒下,一脸痛苦张大嘴巴连声音都将不出。

    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就这么点能耐也敢学戏文里的围攻桥段,真真是不知死活啊。

    可他的眼神突的一缩,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刻,周围光线剧烈变幻,环境依旧可刚才躺地上满脸痛苦的和尚们,竟然全都消失不见。

    佛门法术么?

    心中的惊诧只是瞬间便恢复平静,裂嘴露齿出无声轻笑,突地右脚前踏对着身前空荡荡的街道猛挥一拳。

    噼里啪啦右手骨节一阵连续爆响,体内气血汹涌如潮部分涌入右臂之中,轰的一声整条右臂被熊熊燃烧的气血光焰笼罩。

    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出现!

    李公甫坚如金刚的右拳拳面之上,一条气血光焰之柱呼吸而出,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犹如一条笔直光束无声前行。

    气血光焰之柱所过之处,空气悄然荡漾层层涟漪,周围景象一阵扭曲变幻,好似琉璃镜子破碎一般化作道道碎片光点消散。

    环境依然不变,还是那条僻静街道,可之前突然消失的各种自然声音突然传入耳中,眼睛一动精光闪烁,嘴角挂笑漫步前行,一副悠然自得好象什么事情都没生一样。

    这才是真实的饿人间,红尘繁恼各种杂音填塞,那几位佛门修士的幻景之术还是太次,根本就无法迷惑他的心神啊。

    “哼,这次就不跟你们计较,还有瑕疵的话我直接打上门去绝不轻饶!”

    阴暗巷子中,三位法术被破受了反噬,气息不稳额头冒汗的佛门修士耳边突然传来李公甫不带一丝感情的威胁,顿时骇然变色心神俱震,一时相顾无言不知如何是好。

    而在他们身边,十几位武僧一个个满脸苍白墩坐在地,显然还没从李公甫的拳脚打击中恢复过来。

    “阿弥陀佛,好厉害的武艺好敏锐的感知!”

    “看来是我们眼拙了,竟然没有察觉这么一位厉害角色!”

    “以后能不与之生冲突,就尽量避免吧!”

    “阿弥陀佛,希望城隍好自为之!”

    “……”

    三位钱塘佛门修士瞬间达成一致,别看他们的口气好象很是拿大,没将李公甫和城隍王延放在眼里,当然他们也有这么一点点自信。

    佛门的势力不是说着玩的,正如李公甫跟城隍王延所言那般,天下佛门是一家,不说钱塘佛门的实力不止如此,真要是顶不住了还可以向周围的佛门势力求援。

    别的不说,镇江金山寺主持法海大师,便是当世一等一的佛门强者,一身佛法修为登锋造极厉害无比,道一声留在人间的罗汉都不为过。

    他们就不相信,李公甫区区一武者,难道还能顶得住如此佛门高手的攻击?

    当然他们同样也心虚不已,打定主意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要跟李公甫翻脸直接对上才好。这厮的武艺实在过于惊人了一点,钱塘佛门虽然还有一些好手,可估计也顶不着这厮的折腾啊。

    至于向外求援之事,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天下佛门是一家不假,可那是对外而言,佛门内部可是分了不少的宗门,互相之间的争斗也相当激烈。

    求援之事关乎宗门颜面还有声望,不到没办法之际,谁也不会傻呼呼向外求援的,那简直就是不要脸面了,实在丢人之极啊。

    这一场悄无声息的战斗虽然短暂却是十分激烈,其间凶险万分法力波动虽不剧烈,却是被城隍手下轻易察觉,谁叫此地离城隍神庙不远。

    “真是厉害啊,也不知道李公甫这一身武艺,是怎么练出来的!”

    王延闻报好不惊叹,那三位上门找茬的佛门修士实力可都不弱,起码他没有把握对付,一个都没把握。

    没想到李公甫区区一凡人武者,竟然能够整得那三位佛门修士外带十几位武僧灰头土脸狼狈之极,真真叫他意外又激动。

    这样的盟友才叫给力!

    城隍王延心中颇为振奋,眼中神光闪闪野心勃勃,要是这位能……,那才叫好上加好哇。

    脸上挂着神秘轻笑,身形一闪消失进入城隍神域之中。

    ……

    李公甫完全没将这次的变故放在心上,回去之后就彻底抛之脑后了。

    寻常普通的日子该怎么过依旧怎么过,一点都没因为城隍和佛门之间的争斗,便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

    之后几天,倒也没生什么意外变故,城隍王延好象听取了他的意见消停下来,城内几家佛寺也没有什么过分举动。

    不过经历了此时之后,他却知晓这个世界的佛门果然不容小觑。

    钱塘这么个小县城之中,竟然也存在好些位身具法力的佛门修士,还有偶数量绝对不少的武僧。

    这样的实力,绝对可以称得上强大,就连官府都比不上,区区一个县衙能有多少力量,如果不是有李公甫坐镇,只怕钱塘暗地里早就掌控在佛门手里了。

    不怪历朝厉代,没佛者众,实在佛门的势力太过庞大,最叫人恶心的是,佛门势力之所以能够增长得如此迅猛,原因就在于挖朝廷的墙角以壮自身。

    但凡有脑子的统治者,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灭佛毁寺不过顺理成章之事罢了。

    当然这些是朝堂大佬们应该关注的,李公甫有鹿鼎世界那一世当皇帝的经验,对此洞若观火却是没有丝毫想要插手改变的意思。

    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大齐朝廷的情况也被他摸得差不多了。

    跟正常历史上的两宋实在太像,士人把持朝廷和话语权,皇室崇佛信道,搞得民间佛道两门势力十分强大。

    再这样的情况,李公甫要是出头搞事,说要对付势力庞大的佛门没,不被那些占据统治阶级的士大夫们喷死就算好的了。

    跟两宋一样,皇室选择跟士大夫共理天下,那是因为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而佛道两门又被朝廷作为愚民的工具,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毁佛灭道这样的提议。

    因为朝廷的朝政状况十分充裕,和两宋一样,土地税收占据财政收入的比例越来越少,朝廷对佛道大兴并没有太过的约束和苛责,除非出现方蜡一样的宗教起义,否则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李公甫对此心知肚明,他人微言轻的,才不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可惜,平静的日子总会出现波折,这不李公甫又遇到麻烦事了。

    当然,说他遇到麻烦并不准备,而是衙门里的衙役遇到了麻烦。

    “啧啧,瞧你们那熊样,不要说是我手下的小弟,丢不起那人啊!”

    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几位青壮衙役,李公甫满脸都是看好戏般的幸灾乐祸,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

    生气什么啊,又没死人,这事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他吃撑了才会强出头。

    “头儿,你看我们都被整得如此凄惨了,你还笑话我们!”

    那几个衙役一脸的悲愤,脸上青青紫紫一阵扭曲,扯到痛处又是一阵哎哟惨叫不绝。

    “别把事情往我头上推,这是你们自己的麻烦,要解决也是你们自己亲手解决!”

    李公甫却是不以为然,笑呵呵调侃道:“之前叫你们练功刻苦些,你们就是不停,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事情其实很简单,几位衙役被城外的豪强地主给欺负了,被他们手下的饿打手护卫狠狠教训了一通,这才有了眼下凄惨的摸样。

    至于他们生冲突的原因也很简单,几位衙役就是城外村民出生,平日里在城里趾高气昂惯了,回去之后也没多少收敛,结果就惹到了真正的地头蛇,双方一阵拳打脚踢最后就成这摸样了。

    对李公甫来说,收拾一两个地主豪强还是十分简单的,可他没有出头的打算。正如他所言那般,技不如人只能怪自己无用。

    “怎么回事,这都是谁打的?”

    正好钱县令不知怎么来到签押房巡视,结果就看到了那几位的惨状,脸色一沉没好气问道,吓了在场衙役和书吏一跳,急忙上前恭敬行礼问好。

    “县尊没事,这几个家伙跟城外的地主老财起了冲突,结果手头功夫没有练到家,被人狠狠修理了一通!”

    李公甫呵呵轻笑,一脸不以为意调侃道:“我正训斥他们平日里偷懒耍滑,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是活该来着!”

    钱县令脸色一缓,点了点头附和道:“确实如此,是该好好操练操练,免得在外头丢人现眼!”

    几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衙役顿时心头一苦,知道苦日子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