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随手施为凤凰有变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随手施为凤凰有变

    话说,李公甫当捕头也有段时间了,手下衙役足有二三十人,平时没事的时候也教过他们武艺。

    以他武学大宗师的身份,指点一帮粗通拳脚刀剑功夫的衙役,还不是小菜一碟?

    随意就弄出一套简单之极的横练功夫,专修强壮身体筋骨,凝练体内劲道,一旦修炼有成浑身劲道如一,尽管没有内功真气那么神奇,可是攻击力一点不差超一流高手。

    当然,他没有正式收徒,一干衙役也没有正经拜师,只是有闲暇的时候指点一二,慢慢将一套极为简单却又不简单的横练功夫传了出去。

    他没有太过在意,那些得授完整横练功夫的衙役们也不在意,以为这只是李头儿的随意指点。

    要是让江湖上有见识的好手见到这套完整横练功夫,只怕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只是宝珠蒙尘被一帮懒散衙役无视了。

    结果报应来了吧,学武不勤的后果就是逞凶斗狠的时候,被乡下砥柱豪强家的打手整得鼻青脸肿好不狼狈。

    这事在衙门里引起一番小小波澜,可也就是小小波澜罢了。

    李公甫没兴趣出头,钱县令更是对衙役们的武艺不满,搞得一干衙役好不郁闷,只能蒙头开始苦练武艺,起码不能在斗狠的时候败得太惨吧。

    这一下,衙役们发觉不对了。

    李公甫随手创造出来的横练功夫,不要求悟性只看勤奋,无论是谁只要按照步骤一点一点勤奋修炼,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见到成效。

    而且整体搬运体内气血之法,消耗的能量并不是很大,以衙役们的收入想要撑住也相当简单,这简直就是为穷人准备的最好武功了。

    这些衙役不过勤修苦练了个把月时间,便清晰感受到体内气血凝练,练出了一道或者几道劲道,顿时开心不已高兴万分。

    俗话说公门好修行,这话真不是开玩笑。

    衙门的库房中,却是有好几本比较低级的外功还有内功秘籍,只要衙役门肯辛苦修炼,这些秘籍都随便他们翻阅修习。

    只是可惜,衙门里大多都是一些老油条,就算新人进去没几个月,就会被那些老油条带坏,变得油滑无比好似泥鳅,一心偷奸耍滑就算有好东西放在眼前,可要他们努力才能得到好处却是很难叫他们心动。

    当然也不是没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角色,就像原本的李公甫,一手学自衙门里的破风刀耍得犀利无比,就算江湖三流好手一个不防都有可能倒霉,这才是他立足衙门并成为捕头的根本。

    其他衙役不是看不出这点,可他们就是骨子里头懒散不愿努力,不然只要拥有一身不俗武艺,不说在衙门里的地位会水涨船高,甚至机缘到了的话都有可能调到府城得到重用。

    朝廷对从底层一步步起来的衙役高手还是很看重的,毕竟是自己人,而且还跟那些无法无天的京胡势力没多少牵连,对官府和朝廷有着天然的亲近,这样的人不重用安宁到还要用那些身后大大势力支持的江湖客么?

    别的不说,在余杭见识过李公甫实力手段的权贵们,回去后把他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最近可是有传闻杭州府城衙门,准备调他去府城做事。

    就连钱塘县令都对他另眼相看,态度不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起码也是热情不少。

    府城捕头虽然依旧没有品级,可手头掌握的资源和权柄却是不小。

    无论知府老爷想要将什么政策推行下去,最重要的还是这些公门衙役的执行力,况且李公甫的武艺还那么高强,绝对是震慑宵小的不二利器。

    衙门里的消息向来是对外禁绝对内通传,一干衙役自然也知晓了李公甫可能高升府城的消息,一个个羡慕不已。

    现在又有了深刻的教训,一个个拼命练武短短时间便有小成,心中更是兴奋不已对以后的前程有了更好的期待。

    ……

    李家,中午饭桌上。

    “也不知道汉文现在怎么样了?”

    正默默吃着饭菜的许娇容突然手上动作一顿,脸上带着淡淡担忧开口。

    “应该没什么事情,有他们学堂夫子看着呢!”

    李公甫跟着放缓了夹菜动作,轻笑着宽慰道:“衙门那边可没听到什么坏消息!”

    匆匆一月时间过去,当初离开的县学学子依旧还没回来,就连一向相信学堂夫子的许娇容都忍不住升起担忧之心。

    李公甫却是并不在意,凤凰山那边并没有传来什么坏消息,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话说这时代的通讯条件当真差得可以,钱塘与凤凰山所在地域之间不过相隔百里,两地却是几乎没有什么消息往来。

    不像钱塘和杭州,隶属于上下级关系,消息能够上下传达,不同府县之间的联系几乎没有,想要得到凤凰山那边的准确消息基本没什么可能。

    “呸呸呸,相公说什么胡话呢?”

    许娇容不乐意了,诶好气翻了个白眼,怒道:“难道相公想听到什么坏消息不成?”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没有坏消息传来,对咱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

    李公甫哭笑不得,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娘子你啊,真真关心则乱!”

    许娇容也有些不好意思,闷闷道:“一个来月没见到汉文了,心中着实挂念得紧!”

    “要不我回去问问,看看这次县学游学需要多长时间?”

    李公甫三两下将碗中米饭扒干净,放下碗筷笑眯眯道:“也好给娘子吃一颗定心丸!”

    在他看来,要出事一到凤凰山那片就出事了,到了现在都没有坏消息传来,那就证明县学那帮夫子学生没啥问题。

    “那就劳烦相公了!”

    许娇容忙不迭点头,却也知道这样的事情相公不太好问,毕竟文武殊途有些话真不好说。

    “咱们夫妻一体,客气就见外了!”

    李公甫哈哈一笑,不以为意摆了摆手道:“这样的事情不算麻烦,只是希望汉文他们不要遇到什么麻烦就好!”

    吃过午饭,在家里休息了一阵,睡了一个午觉后,李公甫也没跟许娇容打招呼,拿起腰刀便来到衙门。

    “李头儿,中午吃得不错吧!”

    “李头儿精神抖擞,看起来武功又大有进步啊!”

    “头儿好,咱们下午的活计如何安排?”

    “……”

    到了签押房,一干留守衙役以及书办连忙起身打招呼,一个个态度热情得不得了,他们可都是听到了风声,李公甫不久后可能调到府城当捕头,那可就一步俸天飞黄腾达了。

    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求到李公甫头上,又或者要求他的庇护,这时候不赶紧把关系夯实更待何时?

    李公甫也不摆架子,一点都没有即将高声的傲气,以前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不管旁人如何作态,反正他的心态平静得紧。

    他前世可是当过不短时间的皇帝,又做了几十年太上皇,什么荣华富贵没有享受过,区区一府捕头的职位又算得了什么?

    李公甫倒也没有矫情,说是不想或者喜欢眼下平静生活之类的屁话,他虽然并不看重名利,但能有更好的资源和生活条件,他也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只是此事还只是传言,尽管之前结识的那帮权贵都有书信传来,钱塘县令的态度也不一般,可调职公文终究没有下达,说多了难免给人以骄横之态,没必要的麻烦还是少惹为好。

    “李捕头例捕头,县尊老爷有请!”

    就在签押房聊天打屁热闹之时,钱县令身边的亲随急匆匆赶了过来,朝着李公甫摆了摆手急声招呼道。

    “哦,县尊老爷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成?”

    李公甫不敢怠慢,将腰刀悬在腰侧,随便跟同僚打了声招呼便出了签押房,一边跟着那亲随向衙门里头走去一边好奇问道。

    “好象是凤凰山那边的紧急公文,不知道怎么回事县尊老爷的脸色十分难看,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吧!”

    那长随倒也没有隐瞒,小声告诉了李公甫一些情况,交好之意不言而喻。

    凤凰山?

    难道小白脸许仙那边真的出了事情不成?

    李公甫脸色有些古怪,中午才刚刚想着打探一下那边的情况,没想到他还没开口真的就有凤凰山那头的公文传了过来,这也太巧合了点吧。

    轻声感谢了亲随的提醒,李公甫心中有数收起脸上轻笑,进了衙门后院花厅后也不多说,只是向钱县令拱手行礼问好,便站在下首静候钱县令的吩咐。

    果然,只见满脸阴郁的钱县令急声道:“李公甫,你速速从衙役之中抽调十来位功夫不错的,马上跟我前往凤凰山一趟!”

    李公甫心头一凛,突然生起不好念头,沉声道:“县尊,出了何事如此紧急?”

    钱县令一脸郁闷,一边在亲随的帮助下换上易出行的贴身衣物,一边气急败坏怒道:“县学夫子和学生遇到凤凰那边的强人刁难,现在被困难那里进退不得,我得立即赶过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