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势若雷霆扫落叶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势若雷霆扫落叶

    “急什么,起码也得叫那帮可恶的小子拿出五千两银子的赔偿来!”

    周老爷鼻青脸肿的脸色一沉,眼中狠光闪烁冷笑道:“不然的话,就乖乖的待在这里受虐吧!”

    几位五大三粗的江湖汉子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真是不要脸的死胖子,想钱想疯啦,怎么不去抢啊?

    “是不是有些过火了?”

    其中一位江湖汉子还是没忍住,担忧道:“他们毕竟是县学先生和学生,闹大了可不好收场!”

    “怕什么,我伯父可是府里通判,官面上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只要几位帮我好好吓唬那几个不知死活的消息,老实拿钱出来就成!”

    周老爷眼中冷光闪烁,撇了撇嘴一脸不屑:“他们打了人还有理了,要不是老爷我慈悲心肠,只怕他们现在不是住在庄子里,而是在牢房里蹲着了!”

    几位江湖汉子无法,只得点头应是,周老爷一脸得意,急忙端气酒杯大声吆喝,不过片刻酒桌上又恢复了之前了热闹喧嚣。

    ……

    百里路程,钱县令在李公甫等一干衙役护卫下,只用了区区三天时间便赶到,他们在客栈稍作休整立即前往当地县衙拜访。

    当地县衙早有准备,出面迎接的只是一位师爷,当然这位师爷乃县令心腹,作为迎宾之人倒也不算托大。

    只是当这位迎宾师爷委婉告之,县尊老爷不在县令出外公干时,钱县令脸色当即垮了下来,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只怕当场就要发作。

    “苟师爷,大家都是公门中人!”

    李公甫却是不急不燥,拉着那位脸色尴尬的师爷走到角落,开诚布公道:“事关县学先生和学生,一旦出了问题无论是我家县尊还是你家县尊都吃不了兜着走,我们也不要苟师爷和你家县尊为难,只是想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有那帮先生和学生的去处!”

    正如李公甫所言,大家都是公门中人,苟师爷其实对那位搅事的周老爷十分不满,这是天然的立场问题,不是所谓的出身来就能扭转的。

    “……,事情就是如此,你们好自为之吧!”

    苟师爷只是稍作沉吟,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述说一遍,最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他这是什么态度?”

    一贯被人吹捧惯了的钱县令,对苟师爷的行为十分不满,要不是这次前来有事相求,他才不会跟区区一个师爷客气。

    “县尊,咱们现在只求当地衙门不要拖咱们的后腿,等先把县学先生和学生们全部救出来再说!”

    李公甫冷静劝解道:“听苟师爷的意思,这位周老爷背景不凡,又是当地的地头蛇,看来事情无法善了啦!”

    “哼,这次就算了,先解决了麻烦再说!”

    钱县令有了台阶下,脸色缓和跟着转移了话题。

    一行在县城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出了城,直奔打听到关押县学先生和学生的庄子而去。

    “你们是什么人!”

    在庄子门口,钱县令和李公甫等人被拦下,几位五大三粗的庄丁一脸不善喝问,手中的木棍握得紧紧的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架势。

    “混蛋,我乃钱塘县令,快叫你们庄主出来说话!”

    钱县令脸色一冷,怒喝出声:“告诉你们庄主,要是县学的先生和学生出了事,本官饶不了他!”

    “哟,这是哪来的家伙口气这么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得闻消息,周老爷早早就赶了过来,正好听到钱县令的话,顿时满脸不屑冷笑出声:“这里可是凤凰山不是钱塘,你那点官位用错地方了!”

    “你是何人,竟敢口出狂言!”

    钱县令气得脸红脖子粗,满脸不善冷哼出声。

    “嘿嘿,我是谁你们心中清楚,想要放了那帮师生也简单,五千两银子的赔偿你们带来没有?”

    周老爷眯缝着眼睛一脸不屑,冷冷笑道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

    “混蛋,识相的话快点放人,否则本官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钱县令脸色一黑,回头冲着李公甫冷笑道:“李捕头上,叫这厮明白什么是官威如铁!”

    呵呵……

    李公甫无声轻笑,突然身形一闪便冲至周老爷身前,不等其反应过来,一把揪住其衣领,像提小鸡一般提熘起来,闲庭慢步走回到钱县令身边,淡然开口:“县尊,幸不辱命!”

    如此惊人身手和表现,不要说一干庄丁,就连钱县令和一干衙役全都看傻了眼,对方首脑就这么轻易被抓住啦?

    “混蛋,快放了我家老爷!”

    “你们想找死不成,快放了我家老爷,否则你们别想出凤凰山一步!”

    “快来人啊,老爷被贼子抓啦!”

    “……”

    直到这时,一干堵在庄子门口的庄丁这才反应过来,满脸惊恐怒叫连连,手持长棍一脸不善将李公甫一行包围。

    原本平静的庄子突然沸腾起来,到处都是鼎沸人声以及杂乱脚步声,还有铁器相撞时的叮当声不绝于耳。

    不过片刻,又有近百手持刀枪棍棒等家伙什的青壮庄丁,满脸愤怒将李公甫一行围得水泄不通。

    “混蛋快放了我,你们知道我伯父是……”

    突然被抓的周老爷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肥胖的身躯奋力挣扎想要挣脱李公甫的掌控,同时口中也是不忘威胁要将自家靠山名号亮出。

    李公甫霉头一跳,哪里会给这厮机会,提熘着周老爷衣领的右手微微一震,顿时周老爷的叫嚣声噶然而止,浑身软绵绵的就像失了骨头般,张大嘴巴啊啊作响却愣是发不出音。

    嗤!

    可就在这时,周围满脸愤怒的庄丁之中,一道矫健身影迅若灵狐飞窜而来,人还未至一到凌厉爪影兜头罩下,直取李公甫的天灵盖而来。

    “混蛋,速速放了周老爷饶你不死!”

    一声大喝好似惊雷炸响,弄得耳中嗡嗡轰鸣好不难受,与此同时那道凌厉爪影陡然加速,显然想趁李公甫分神当口将其重创。

    “给老子滚一边去!”

    李公甫脸上神色平静,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左手化掌狠狠扇了出去,掌势平平无奇,却是后发先至拍在偷袭武者探出手臂之上,顿时咔嚓一声叫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身在半空的那厮发出一声凄厉惨嚎,身子就如脱落在半空旋转倒飞了出去,一连将身后十几位持械庄丁撞翻在地。

    顿时庄子门口一片混乱,哎哟惨叫之声不绝,其余庄丁还有隐藏其中的江湖好手一个个目瞪口呆,看向李公甫的目光满含畏惧。

    “你们这帮刁民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袭击堂堂县尊还有官差,想造反不成?”

    李公甫得势不饶人,一手提熘着浑身像是没了骨头的周老爷,环顾一圈冷笑连连:“小弟们听停,给我狠狠的打,只要不死不残废随你们怎么折腾!”

    “好!”

    跟着一同前来的衙役小弟轰然应诺,他们心头的热血,早就被李公甫刚才的彪悍表现引起,此时个个振奋人人争先,手中来年鞘腰刀挥舞如风,满脸兴奋好似虎如狼群杀入一干庄丁之中。

    “啊啊啊,官爷饶命官爷饶命!”

    “哎哟哎哟,不要打脸不要打脸,脸上都出血了!”

    “拼了,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啦个垫背的!”

    “……”

    一时间,庄子门口乱作一团,上百青壮庄丁,竟然被十几位身手矫健的衙役打得哭爹喊娘好不狼狈,刚才还严丝合缝的包围圈,不过眨眼功夫便轰然而散,到处都是鬼哭狼嚎奔逃的庄丁,以及挥舞连鞘腰刀兴奋追击的衙役。

    “混蛋,老子要你们好看!”

    混在庄丁群中的江湖汉子勃然变色,一个个抽出身上家伙,满脸冷酷朝着兴奋不已的衙役冲了过去。

    叮叮叮叮……

    可交手的结果却叫他们大吃一惊,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几位衙役,虽然一上手就落于绝对下风,可兵器相撞时反震时的巨大劲道,却是叫一干江湖汉子叫苦不迭。

    “嘿,周老爷真是好本事啊,竟然蓄养江湖好手暗中偷袭,你这是想干什么,杀官造反么?”

    李公甫眯缝着眼睛,一点都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只是提起手中俘虏,嘿嘿冷笑又往这厮头上扣了一顶大帽子。

    周老爷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这个帽子可不好接啊,就是他伯父都会受到牵连丢官罢职的,可他张了张嘴却依旧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李,李捕头,现,现在该如何是好?”

    钱县令被一连串的变故惊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恩来的衙役已经将包围过来的庄丁打散,并悍然绝伦与一干江湖好手战个不休。

    “县尊不用担忧,有些人会比咱们更加着急的!”

    李公甫脸上露出不屑冷笑,话音刚落,远处的官道拐角处便传来一道熟悉大喝:“住手,快快住手!”

    之前接待了他们的当地县衙苟师爷带着十几位衙役公差,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冲了过来,边炮还边挥舞大喊:“住手住手,快快住手!”

    “混蛋,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包庇贼人么?”

    钱县令眼神似欲喷火,脸色冰冷气愤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