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偷鸡不成蚀把木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偷鸡不成蚀把木

    庄子门口的冲突开始得快,结束得更快!

    当地县衙苟师爷带着人赶来救火,两方的激烈冲突噶然而止。

    见识了钱塘县衙役的厉害,连自己都被俘虏的周老爷,哪里还有什么心气敲诈银子,在苟师爷的协调下老老实实将羁押的钱塘县学先生和学生放了。

    “姐,姐夫,你,你怎么来啦?”

    当鼻青脸肿的小白脸许仙随着先生和同学来到庄子大厅,见到高坐在堂的李公甫时,顿时眼神闪烁好不尴尬。

    “这是怎么回事,周老爷你敢弄我小舅子?”

    李公甫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不等在场人等反应过来腾的一下起身,坐下硬木靠背椅下一刻化作木屑散落一地,一脚狠狠蹬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怒目而视。

    轰隆!

    坚硬的青石地面突兀下陷,犹如泥捏的般被蹬出一个方圆一米大坑,整间宽敞大厅都跟着一阵剧烈晃动,衡梁上的灰尘簌簌下落,屋顶青黑瓦片一阵哗啦啦作响。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看着大发雷霆之怒的李公甫。

    周老爷吓得手脚发软一屁股滑落在地,满脸惊恐瞪着李公甫心中满是恐惧。

    看着大厅地面突兀多出的大坑,还有刚才大厅地动般的摇晃,他心中一片冰凉,知晓自己惹上大麻烦了。

    “李,李捕头熄怒,有事好好商量!”

    钱县令也被李公甫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看可鼻青脸肿的许仙一眼,又怒瞪了吓得滑坐在地,差点没吓傻的周老爷一眼,急忙开口缓和紧张气氛。

    “是啊是啊,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苟师爷反应过来连声道,看向李公甫的目光满是震惊,尼玛这厮捕头的武艺好强,幸好之前没有出手,否则周老爷这次铁定吃大亏。

    同时心中对周老爷也相当不满,这厮是要作死啊,惹了这么一尊大佛,真要把这位惹急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至于周老爷勾结的那帮子江湖好汉,苟师爷嗤之以鼻,跟钱塘李捕头刚才弄出的偌大声势比起来,他们的那点本事屁都不是。

    同样被吓住的,还有刚刚入内的一干县学先生和学生,他们哪见过如此声势的武艺,简直不像凡人该有的手段啊。

    见到抓住他们,之前还在他们跟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如今却是吓得瘫坐在地一脸苍白的周老爷,县学师生心中便生起莫名快感。

    叫你丫的横行霸道,叫你丫的胡乱抓人,现在知道害怕晚啦!

    同时,他们心中对许仙着实羡慕,有这么一个强力姐夫在,不说横行霸道吧,起码也不用担心别人欺负。

    “周老爷,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嘿嘿……”

    李公甫缓缓收敛外路暴虐煞气,冷冷扫了吓瘫在地的周老爷一眼,语气僧冷满目冰寒,整个大厅的温度好似都跟着降了下来。

    “你你你,你想要如何?”

    周老爷吓得浑身瑟瑟发抖,满心恐惧不知所措,低着脑袋不敢跟李公甫对视,心中惶恐恨不得李公甫这厮早点离开,他真是怕啦。

    “很简单,赔偿汤药费五千两!”

    李公甫冷冷一笑,目光森寒锐利如刀,直视脸色大变的周老爷,冷笑道:“周老爷不给也可以,只不过后果自负!”

    周老爷心头那个怒啊,李公甫的条件简直就是赤落落打他的脸,有心说不吧可对上那厮冰冷森寒的目光,心头的怒火和不爽瞬间消散,生生打了个寒战满心恐惧,要是被怎么个高手成年惦记着,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在座其余人等一个个脸色古怪,一副想笑却又不好笑出声的摸样,脸孔涨得通红憋得好不难受。

    不管是钱县令还是苟师爷都对周老爷相当不爽,所以一点都没有想要帮他缓解尴尬的意思。

    尽管周老爷满心不愿,可在李公甫的武力威胁下,最后依旧不情不愿低头认载,老老实实拿出五千两银子把事情了结。

    人也救出来了,钱也拿到了,李公甫和钱县令一点直接转身就走,至于周老爷被地里如何暗恨不爽,那就不关他们什么事了。

    “县尊,这银子……”

    一行回到暂居的客栈,将一干饱受‘惊吓’的县学师生安置妥当后,李公甫拿着手中银票找到钱县令。

    “这是你弄到手的,自己留着就是!”

    钱县令眼中不舍一闪而逝,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推拒了这笔白得的好处。开玩笑这钱都过了明路,要是他暗中拿了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暴露,风险太大还是算了吧。

    李公甫也就不以为意,将五千两银子分成几份,那几位挨打的学生包括小白脸许仙在内,一人一份他一分钱都没留下。

    没了会那几位满心感激外加兴奋的挨打学生,李公甫把一脸不安的小白脸许仙叫到屋子里单独说话。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被凑成这副摸样了!”

    他一点都没客气直截了当问道:“不要给我打马虎眼,我随便找你们的同学就能问出真相!”

    许仙刚开始确实想要蒙混过关,只是听了姐夫的威胁后,不得不老实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脸上满是忐忑不安和兴奋。

    小年轻嘛,做了‘英雄救美’的事儿,心中总有那么点兴奋情绪的。

    “哦,按你这么说,你们这是英雄救美,才把自己和先生同学全搭了进去?”

    李公甫似笑非笑扫了小白脸许仙一眼,轻笑开口:“没想到汉文你倒是有点血性,就是不知道你在挨揍的时候有没有被吓尿!”

    “姐夫胡说什么呢?”

    许仙一张花花绿绿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没好气道:“那位周老爷也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将我们这么多人一网打尽,难道他就不怕引来麻烦么?”

    江南文风鼎盛,对于先生和学生都特别的关照,像是周老爷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手段,要是传了出去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人家是地头蛇,又在官府里有硬靠怕什么?”

    李公甫嗤笑出声,淡淡扫了小白脸许仙一眼,没好气道:“什么物议汹汹之类的,你以为对周老爷有用,这世上的事情说白了还是拳头大说话才有用啊!”

    许仙默不做声,可看他一脸的不服,显然相当不认同李公甫的话,小年轻还是热血当头的年纪,思想天真些也无可厚非。

    “说说吧,你们‘英雄救美’的那位美女,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李公甫轻笑一声不以为意,话锋一转便问了个叫许仙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好象就是城外村里的一位小娘子吧!”

    许仙尽管不明所以,却还是老实回答:“我和几位同窗当日正好在那一片游玩,结果撞上了周老爷抢人,这才出手跟他干了一架!”

    “哪个村,村里其他村民当时是个什么反应?”

    李公甫脸色郑重,拿起办案的认真劲头,追问道:“你给我说清楚,越详细越好!”

    “怎么了姐夫,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情况不成?”

    许仙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自家姐夫在钱塘就有神捕的名头,但凡在钱塘境内做了案子,只要没在第一时间跑路,基本上都逃不出姐夫的五指山。

    “叫你说你就说,问那么多干什么?”

    淡淡扫了眼小白脸许险,眼中的冷冽叫这厮吓了一跳,不敢怠慢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村子就在城外十里左右的山下,咦,姐夫你不问我还真有可能遗漏,当时周老爷抢人的时候,村子里好象没有人出面啊!”

    李公甫露出一抹森冷笑意,没有继续询问直接起身离开客房,到了客栈大堂招唿几位衙役跟他一同出去打探情况。

    “怎么了李捕头?”

    钱县令听到动静急匆匆赶了过来,好奇开口相问。

    “属下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所以想带人出去查探一番!”

    李公甫也没隐瞒,直接回答。

    “哪里不对劲了?”钱县令满头雾水。

    “县尊,我总觉得当日周老爷强抢的那位民女有些不对劲,所以想过去探察一二!”

    李公甫神色冷淡,扫了满心疑惑的钱县令一眼,邀请道:“要不县尊也过去看一看,不远也就离城十里!”

    钱县令应了下来,一干县学师生听到动静也跟着一同出门,他们也想看看钱塘神捕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钱塘一行如此动静,自然很快引来一直关注的勾师爷,他急忙赶了过来也加入了探察的队伍。

    于是,一行数十人,有官老爷有师爷,也有捕头衙役还有数量最多的书生,一同浩浩荡荡出了城,如此组合引来周围路人频频关注好奇不已。

    可是,李公甫一行到了地方之后,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看着死了小娘子的那家门口的白幡,还有村人口中已过了头七的死讯,除了李公甫依旧一脸淡定之外,其余钱县令,苟师爷还有一干衙役和县学师生,一个个脸色发白心头寒气大冒,只觉周围阴气森森说不出的恐怖。

    周老爷抢人发生的时间,是在五天之前!

    而所抢之人,正是已死七日的小娘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