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崂山道士法术奇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崂山道士法术奇

    “不知城隍如何称唿?”

    李公甫眯缝着眼睛,没有受到突如其来的神威印象,直接开口问道。

    “本神顾雍!”

    杭州城隍见李公甫不受影响,没有继续释放神威而是将外延的威势收拢,单单这一手就不是钱塘城隍王延可比。

    “吴国顾雍?”

    李公甫顾不得这么多,他被城隍神的名字吓了一跳。

    “正是区区,没想到阁下竟然知道本神的名字!”

    城隍顾雍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神色,轻笑着缓声道。

    “三国之时吴国重臣顾雍,大名鼎鼎的角色,只要是读过史书的谁能不知?”

    李公甫轻笑着摇头,话锋一转笑道:“闲话不提,我请城隍出面,是有事相求!”

    “何事?”

    城隍顾雍显然心情不错,并没有理会李公甫的唐突。

    “最近府城出现一位神秘盗贼,专偷城中大户已引起人心不安,经过一段时日调查发觉不是普通人所为!”

    李公甫没有隐瞒,在顾雍这样的牛人面前隐瞒只是自取其辱,直接道:“之前我寻到西湖龙君,他要我过来向城隍寻求帮助!”

    “此事简单尔,乃崂山道士所为!”

    城隍顾雍轻笑,直接给出了答案,简直配合得不像话,说出答案后他轻笑着告辞道:“本神要回去了,告辞!”

    不等李公甫反应过来,顾雍便带着一干属下回返城隍神域。

    “……”

    李公甫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心中却是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难以平静。

    没想到杭州城隍竟然是这么一位牛人,就是不知比这厮更牛的鲁肃陆逊等吴国大佬,会不会也加入了地府效力?

    摇了摇头,甩掉这些有的没的,李公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罗嗦直接出了城隍庙返回衙门。

    崂山道士?

    心中默默念叨,突然心头一动,想到了一桩十分有趣的法术神通。

    没有理会衙门里其余三位捕头讥讽的目光,通过府衙的力量,轻松找到了那位崂山道士所居的松风观。

    没有带手下捕快小弟过来,他只身一人来到城外偏僻的小道观前,仰头望着道观破旧的门匾,无声的笑了笑。

    扣扣扣……

    小道观紧闭的陈旧木门被敲响,良久道观里都没有丝毫反应。李公甫却是不依不饶,在他的敏锐感知中,小道观内部正有一道气血比普通人强大许多的存在,正一动不动盘膝而坐,一点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沉闷的敲门声一直没有停止,扣扣扣的闷响打破周围寂静的环境,显得格外突兀刺耳。

    枝噶!

    小道观陈旧厚重的木门突然向两旁打开,之前却是一点动静都无,要是换个普通人肯定会吓一跳。

    可李公甫不是普通人,他轻笑着看向开门的年轻道士,眼中满是审视探究之色。

    “无量天尊,不知尊驾有何贵干?”

    开门的年轻道士身量欣长长相清秀,见到站在门外的李公甫单掌竖起行礼,声音温润开口。

    “我只想见识一下,搅乱府城风云,闹得人心惶惶的大盗是何摸样?”

    李公甫轻笑出声,一双目光锐利如刀,定定看着年轻道士神色悠然。

    “无量天尊,不知尊驾所言何意?”

    年轻道士好定力,听得李公甫如此直白赤落落的话语,神色不动表情依旧平静,缓声开口不疾不徐。

    “可否进去说话!”

    李公甫不以为意,也不等年轻道士让开,便踏步而入随意自然,年轻道士脸色一变伸手想拦,可是却被一股柔和劲道推着向后退了几步,别说拦阻了甚至将整个大门都让了出来。

    “尊驾好武艺,佩服佩服!”

    年轻道士面沉似水,一眼看出了李公甫的不凡之处,冷笑开口凝声道。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比起道长的崂山法术却是差了不少!”

    李公甫轻笑着步入三清殿,转身静静看着年轻道士把小道观大门关好,这才盘膝而坐悠然开口。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

    年轻道士脸上的平静早已不见,满脸阴沉看向李公甫,怒声道:“阁下这是想要替官府拿人不成?”

    说话功夫,悄悄运转体内法力,掩盖在长袖之下的双手悄然掐决,只等时机一至立即发动凌厉攻击。

    “自我介绍一下!”

    李公甫微微一笑,以他的强悍感知能力,哪能察觉不到年轻道士暗地里的小动作,他却是不动声色缓声开口:“本人李公甫,眼下正在府衙做事,添为府衙四大捕头之一!”

    “化地位牢,定!”

    李公甫话音刚落,那年轻道士陡然发动,踏步前行伸手一指,一道法力唿啸飞出,瞬间没入李公甫所坐地面。

    下一刻,数道间隔半尺的石棍拔地而起,以李公甫为圆心,只顷刻间便组成一道圆形牢笼,将李公甫关在其中。

    “嘿嘿,李捕头对不住了!”

    年轻道士满脸得意,冷声道:“我也不取你性命,等我离开此地后你便可脱困而出!”

    “没想到你还心存善念!”

    李公甫微微一笑,直接开口问道:“以你之能,随便都能混得风声水起,为何做那梁上君子之事,不嫌丢人么?”

    “丢人?”

    年轻道士满脸不悦,冷笑道:“难道从那帮奸商手里弄来银钱就丢人,那我情愿天天丢人!”

    “为何?”

    趁年轻道士心绪激动,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李公甫不失时机问道。

    “还能为何,想当年我家中贫苦,却被这帮奸商一再欺压,搞得家破人亡好不凄惨,如今我学了一身本事怎么可能不好好报复回来?”

    年轻道士脸孔扭曲,满脸仇恨冷声道。

    “你是修道之人,而且看样子还修道有所成就,难道就不怕因果业力缠什么?”

    李公甫缓声开口说道:“那帮奸商的银钱布满因果,你偷了去却又没有花将出去,这份因果就由你自己承担了,值得么?”

    “值不值得都是我的事情!”

    年轻道士不满怒吼,一双清冷目光死死盯住李公甫,突然裂嘴轻笑:“没想到李捕头对修道界竟然如此了解,看来还是我小瞧了你啊!”

    “呵呵,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立刻投降把偷盗的银钱全部拿出,这事就这么算了!”

    李公甫轻轻一笑,弹身而起双手搭在组成牢笼的两根石棍上,微微用力往两旁一拉,顿时坚如钢铁的石棍直接咔嚓一声崩断。

    “你你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

    年轻道士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满脸惊讶看着施施然从破损牢笼中走出的李公甫,一脸的不敢置信。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的法术虽然神奇,但你的修为明显还不算太高,想要困住我这样的内家高手可不容易!”

    李公甫轻轻一笑,直视年轻道士缓声道:“想得怎么样了,是主动投降还是继续反抗,给个痛快话!”

    “哼,想要我投降哪那么容易?”

    年轻道士脸色一冷,伸手一指怒道:“化石术,给我站在那儿别动!”

    话音一落,一股特殊的法力波动电射而出,直奔数步外的李公甫而去。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李公甫可没心思继续玩闹下去,摇了摇头突然一指点出,指间劲力缭绕划破空气发出嗤啦声响,不偏不倚跟年轻道士发出的法术撞在一起。

    “怎,怎么可能?”

    年轻道士脸上的得意下一刻僵住,满脸不可思议看着依旧好好站在跟前的李公甫,下巴都差点惊掉落地,惊声道:“你怎么可能完好无损?”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之事般,突然一声大叫转身就跑,双手连连掐决道道法力波动涌入双腿之中:“神行术!”

    年轻道士只觉身子一轻,腿上像是灌满了无穷力量一般,顿时脸上一喜就要奋力开跑。只要让他跑出了距离,那位实力惊人的李捕头想要抓住他,可就不容易了。

    “想要跑路,也不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可就在这时,年轻道士只觉头顶一暗,李公釜可恶的声音传入耳中,声音是如此清晰,就像在耳边低声细语一般,惊得他浑身汗毛倒竖大叫一声就要飞纵而起。

    可惜,不等他有下一步动作,突然一双大手从天而降轻轻拿住了他的双肩,更叫他恐惧的是那双铁掌之上股股劲力汹涌,瞬间涌入体内将他的周身气血封闭,顿时身子一僵失去了行动能力。

    “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更叫年轻道士惊恐的是,他不仅失去了行动能力,就连体内的法力都被禁住了,任由他如何催使都一动不动。

    “一点封闭气血的小手段而已!”

    李公甫从天而落,绕着年轻道士僵硬的身子转悠了两圈,啧啧称奇道:“还是你的崂山道术修炼不精啊,就这么点小小手段都破不开,真真叫人失望!”

    年轻道士一张脸涨得通红,满脸羞脑怒声道:“我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这混蛋,要你知晓崂山法术的厉害!”

    “说得好,有志气!”

    李公甫拍掌笑道:“可惜此时你还是我的阶下囚,老实点吧小子,免得吃一顿皮肉之苦就不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