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栽赃嫁祸寻常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栽赃嫁祸寻常事

    杭州城外松风观,三清殿。

    “你要把我送去官府大牢?”

    年轻道士满脸愤怒,不屑道:“去就去,难道爷爷还怕了你不成?”

    “可我怎么见你手指发抖啊,是不是心中害怕了?”

    李公甫不以为意,笑嘻嘻问道:“害怕的话就说一声,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呢!”

    “屁,像你这样官府的狗腿子,没一个好东西!”

    年轻道士一脸不屑,眼神之中闪烁仇恨目光。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李公甫收起脸上笑容,将身子僵硬失去行动能力的年轻道士提熘到三清神像之下站着,李公甫随手抓了个蒲团坐下询问。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崂山张定是也!”

    年轻道士,也就是崂山门人张定一脸平静,并没有因为被抓就惊慌失措乱了方寸,声音平稳眼神沉静态度诡异得可怕。

    “怎么,不怕我将你送去府衙大牢关着?”

    李公甫眯缝着眼睛,语气平静开口吓唬道:“要知道,牢房里头多的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家伙!”

    “嗤,一看你就不是啥好玩意,抓住了我怎么还不带走?”

    张定却是冷笑连连,不屑道:“还在这里罗嗦恐吓,还不是为了我偷来的那些银钱,不要把别人当了傻子!”

    “哟喝,没想到阁下还真是聪明!”‘

    李公甫嘿嘿一笑,露出一副贪婪嘴脸,直接问道:“那批钱财在哪,要是老实交代的话,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一个机会!”

    “后院柴房地下,你自己去找就知道了!”

    岂料张定却是十分配合,直接将藏匿钱财之地抖了出来,冷笑道:“怎么样,我还算配合吧?”

    “嘿嘿,配不配合等我去查过才知!”

    李公甫嘿嘿一笑,转身便去了后院柴房,果然在墙上寻到一处孔洞,将之挖开又发现了地下的储藏室,跳下一看却是满满当当数箱子财物,粗略估计价值不下二十万两。

    “没想到啊,那帮大财主还少报了这么多的被偷财物!”

    回到三清殿,李公甫笑眯眯道:“难道这里头还有隐情不成?”

    “自然是有隐情的!”

    张定冷笑:“据我所知,其中可是有不少的赃物啊!”

    “原来如此!”

    李公甫恍然,转而看向张定,笑眯眯道:“说吧,想要我怎么处置你?”

    “嘿嘿,怕是你另有所图吧?”

    张定却是不为所动,淡然开口:“有话就说有屁快放,道爷没心思跟你琢磨这些有的没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公甫脸色一正,对张定的粗口也不以为意,平静开口问道。

    “嘿嘿,阁下真真神通广大,竟然知晓我乃崂山门下!”

    张定冷冷一笑,刚才一时激动差点把这个关键因素忘记了,此时想来李公甫这厮却是早有准备啊。

    他自信从离开崂山之后,便一直隐藏自身来,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知晓他的出身,李公甫却是一口道破,显示来之前已经把他的底细摸清。

    “我可没那本事,只是来之前去了一趟城隍庙,跟府城城隍聊了聊,这才知晓你的底细来!”

    李公甫嘿嘿一笑,调侃道:“你这小子,是不是来了杭州后,没有给城隍老爷上过贡,这才被轻易出卖?”

    张定一时目瞪口呆,不知道李公甫所言是真是假?

    “这家伙,真会胡说八道!”

    而在城隍神域的顾雍,听到李公甫如此言论,顿时哭笑不得连连摇头,要不是顾忌这厮可能的大能转世身份,非得教训他好好做人不可。

    “怎么样,被惊到了吧?”

    见张定被惊得目瞪口呆,李公甫满意点头,轻笑道:“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肯替我办事,之前那些偷盗之事我替你摆平!”

    “休想!”

    张定脸色一变,想也没想怒道:“你倒是有胆子胡想,我可没脸替你这么个混蛋做事!”

    “不要着急回绝嘛!”

    李公甫也不生气,语气平静开口道:“我也不叫你做什么违背良心之事,只是处理我不太方便出面的阴间事务!”

    “阴间事务?”

    张定满脸古怪,不屑道:“区区一个府衙门捕头,竟然也敢大言不惭说什么管理阴间事务,你知道这话会引来多少麻烦不?”

    “有什么麻烦的?”

    李公甫一脸不以为意,冷声道:“我知道阴间事务由城隍土地处理,可城隍土地受到佛道两门的制衡太大,根本就无法做到全盘掌控,时不时就有漏掉的阴魂厉鬼为祸人间,我要你对付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得了吧,我可没本事!”

    张定脸色一缓,没好气道:“能够独自存活的阴魂厉鬼,哪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我学艺不精实在应付不来!”

    “看来你非得要去府衙大牢走上一遭了!”

    李公甫轻笑,眼神森冷平静道:“等我把你的法力彻底封了,就送你去府衙大牢好好享受,看你这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长相,别到时候成了某些犯人的兔子就好!”

    说着,大手一张劲力吞吐,毫不迟疑就朝张定脑门拍下。

    张定心头一惊,感受到李公甫拍来掌上的凌厉劲道,心中发慌急声大喊:“停停停,我又没说不答应!”

    “你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

    李公甫的手掌停在张定脑门前,淡然开口:“给个痛快话,否则有你小子好受的!”

    “答应,我答应还不成么?”

    发觉李公甫动真格的,张定顿时慌了神急声求饶:“你不要乱来啊,我答应你了!”

    “真是个贱骨头,非得我使出强硬手段才能低头!”

    李公甫冷笑,大手一拍勐的按在张定的肩头,劲力吞吐间这厮身上的气血封禁全部消失,这才收回手掌没好气道。

    “嘿嘿,谁叫你这家伙看起来不够凶神恶煞!”

    张定嘿嘿一笑不以为意,感受到体内重新受到控制的法力,脸色一喜不爽道:“只是你的动作快了一点罢了,要是等我使出了穿墙术和隐身术,你就只能抓瞎了!”

    “是么?”

    李公甫冷冷一笑,身上突然爆发恐怖的威势,张定一个不察只觉自身进入恐怖的修罗厮杀地狱,到处都是疯狂砍杀的疯子,整片天地都是血红一片触目惊心,体内的法力都似乎受到影响不受控制一阵乱窜。

    下一刻,笼罩心头的幻象突然全部消失,李公甫已经将威压收回,张定满头大汗暗暗松了口气,急忙稳定心神平复体内躁动不受控制的法力。

    可就在这时,李公甫周身突然升起腾腾血红光焰,一只被血红光焰笼罩的大手闪电般按在他的肩头,张定身形一滞,惊恐发现体内法力瞬间被制,好似温顺的绵羊一动不动,任由他如何催使都没有丝毫动静。

    这是什么手段?

    张定惊出一身冷汗,满脸惊恐看着李公甫不知所措,头一次感觉自身实力实在太差,面对眼前的家伙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你觉得,如果你在穿墙之时突然法力失控,会是什么下场?”

    李公甫笑吟吟开口,可看在张定眼中完全就是恶魔的微笑,同时李公甫的话也让他陷入极度惊恐的情绪之中。

    真要是出现了那样的情况,他的血肉将跟墙壁彻底融为一体,骨骼血肉被挤压成碎死得不能再死。

    想到可怕的后果,,额头冷汗如流水一般流个不停,很快就将衣领胸口衣服全部打湿,大口喘着粗气缓解心中恐惧和压力。

    “崂山法术虽好,可在没能运用纯熟之前,还是不要胡乱运用的好,否则非但不能起到效果,反而还会害了自己!”

    李公甫轻轻一笑,见目的达成也就不在继续恐吓这厮,摇了摇头起身拍拍屁股就走,没理会脸色吓得苍白若纸久久没有回神的张定。

    “你就待在这里不要乱动,我要是有什么安排的话,会通知你的!”

    他之所以没有将这厮绳之以法,还是这厮只偷名声不好手上血债累累的大户之故,还有刚才短暂的法术攻击,这厮都没有下杀手的缘故。

    心存善念的人,再坏其实坏不到哪去,再说这厮一身崂山法术确实有可取之处,既然不想将他绳之以法,那就掌握在手好好运用吧。

    跟张定所言确实是实话,等他以后掌握的权力大了,肯定会遇到一些妖魔鬼怪,总不能每次都是他亲自出手吧?

    虽然不知西湖龙君和城隍顾雍对自己为何会那般客气,可别人的客气却不能胡乱挥霍,这点子人情世故他还是知晓的。

    指不定,疑惑还会求到他们身上,还是把持良好的关系为好。

    心中打定了主意,回到府衙之后第二天,他便向府尊做了报告,表示偷盗大户人家的凶手已经找到。

    府尊急问是哪伙强人如此胆大妄为?

    李公甫也不客气,直接说道乃是城外三十里的恶虎寨!

    府尊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直言有何证据?

    李公甫表示没有直接证据,只是根据他这些天的明查暗访,发现恶虎寨那帮强人,最近突然有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