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宁采臣的劫难到了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宁采臣的劫难到了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间又是一年春秋。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这一年小白脸许仙和宁采臣都十八岁了,在这个时代还没彻底成年,却已经到了可以出外做事,结婚生子的年纪了。

    他们在杭州府衙学习了一年时间的医术,有府衙的供奉大夫指点,和大量的囚犯练手,一身医术都相当不错了。

    当然,外界并不知晓就是,他们想要出外坐诊,或者想要开医馆的话,都必须在外面的医馆挂名,这些都不算什么。

    那几位府衙的供奉大夫,在府城都有自己的医馆,他们都很愿意接受许仙和宁采臣作为医馆的坐堂大夫,显然他来的医术已经得到了承认。

    只是李公甫一直压着,并没有叫两个小白脸一步到位,还是让他们慢慢从底层爬起的好。

    这日,吃过午饭之后,宁采臣突然提出了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苦笑道:“前日家父来信有事,要我务必回去一趟!”

    “跟你父亲说清楚,把事情处理好了后,记得回来继续学医,你和汉文的医术都到了关键时刻!”

    李公甫也没多想,点了点头笑道:“好好努力,以后开家医馆,一辈子也就不用发愁了!”

    “还得多谢李捕头的帮助!”

    说起这个,宁采臣忍不住满脸感激道。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李公甫摆了摆手,轻笑道:“等你回来,就跟汉文一起去外头的医馆当学徒,争取尽快上手当上坐堂大夫!”

    “放心吧李捕头,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宁采臣闻言大喜,脸上满是自信微笑,他也有这个自信。

    “哈哈,姐夫我也不会叫你失望的!”

    许仙也没客气,在一旁跟着嚷嚷起来,脸上的神采飞扬自信满满,很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蓬勃昂扬之意。

    这厮,可比原著剧情中的那位,有些颓废的小白脸要强多了,无论精气婶都是如此。

    这也难怪,李公甫的地位不同了嘛,可以说,作为李公甫妻弟的许仙,享受着众多府城衙内一般的待遇,只是他比较克制谦虚罢了,并没有表现出嚣张跋扈的姿态,可众人吹捧的环境依旧让他的气质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二日,宁采臣便告辞离开,李公甫一家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这次不过只是寻常的回家,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

    可是让李公甫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宁采臣每会回来,只是送了一封信过来,说明他来不了的原因。

    宁父宁母想替他定亲,因着李公甫的缘故,两老的眼光和标准都相当之高,想要自家儿子娶一位大家闺秀入门。

    如此一来,宁家眼下的家财铁定不够,好在他们家之前阔气过,在外头还有不少的陈年老帐没有收回。

    这次宁父叫宁采臣回来,目的就是想带他一同出外要钱,不说全部要回,起码也要将这些陈年老帐要回一半,娶媳妇的费用就不用担心了。

    宁采臣在信中告了歉,表示因为这事只能先耽误学医一段时日,不过他自己会努力温习不会让医术退步的,请李公甫放心云云。

    “这是好事啊,说起来汉文跟采臣年纪差不多,你看是不是也给汉文看一看?”

    把信件交给好奇的许娇容,这位连连一拍巴掌提议道。

    “你不是跟着那帮城里的官太太,还有富商太太都熟悉么,难道之前就没有考虑过汉文的婚事?”

    尽管知道这不太可能,可李公甫依旧一本正经讨论道,做姐夫嘛,自然要有做姐夫的样子。

    “官家小姐就不指望了,别看她们平日里和和气气的,指不定心理多瞧不起咱们呢!”

    许娇容倒是看得开,并没把自家地看成天上唯一地上无双的存在,实际道:“倒是富商太太家中,着实有不少的好女孩!”

    “问过汉文的意见了么,毕竟是他娶妻生子,以后可要跟人家姑娘生活一辈子的,咱们还是不要独断专行的好!”

    李公甫提议道,尽管知晓这事到了小白脸许仙头上,也就无疾而终了。

    果然,只应许娇容又是叹气又是郁闷道:“我跟汉文说了,可他脾气倒是倔强得很,说什么想要先立业再成家!”

    “他就没说对以后娘子的期望么?”

    李公甫循循善诱,很想知道小白脸许仙现在的品味,是不是还跟原著那般不知所谓。

    在现代那世小时候那新白娘子传奇还不觉得,等步入社会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才明白小白脸许仙到底有多不知所谓了。

    原著中的李公甫不过一个算是可以的捕头,在钱塘县只能算一个还过得去的小角色,许仙混得那么菜有自身原因,自然也少不了李公甫的帮助不给力的缘故了。

    这位小白脸倒是志气高昂,开口便是国色天香还要知书达礼,这是选娘子的标准么,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能侥幸娶得这样的娘子,以后能够保护得住么?

    也就是白娘子涉世不深,只以为报恩就是以身相许,根本连人间的规矩都没摸熟,就跟小白脸许仙生米煮成了熟饭。

    老实说,按照封建朝代的礼教规矩,其实白娘子跟许仙的那场仓促婚礼,根本就当不得真的。

    所谓聘者为妻,奔者为妾,父母国人皆贱之!

    白娘子跟许仙的婚礼真的太不符合礼仪规矩了,说一声纳妾之礼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反而还会相当认同这样的说法。

    没有三媒六聘,没有父母兄嫂的大力操持,更没有家乡亲邻的旁观见证,许仙和白娘子的婚礼更像是一场笑话。

    也不知道小白脸许仙,是真的对此不甚了了,还是故意装做不了解,总之这厮跟白娘子的那场仓促结合并不符合礼法规矩。

    给他的感觉,好象白娘子巴不得嫁给许仙一般,显得太不矜持太没有大家闺秀风范,这样的行为十分叫人诟病啊。

    果然,只听许娇容无奈叹气,郁闷道:“汉文倒是说过,说是要貌美如花知书达礼,这样的娘子哪好似那么好找的?”

    “不好找那就慢慢找,反正他没未及弱冠,有的是时间!”

    李公甫嘴角抽搐,果然还是这套说辞,尽管成长环境已经大为不同,可小白脸许仙的娶妻期望,依旧有种高不可攀的天真感。

    “已经十八了啊,年纪真的不小了!”

    许娇容却是不同意,没好气道:“不行,我得好好劝劝汉文,要他脚踏实地不要好高务远!”

    呵呵……

    如果小白脸许仙以后没有遇上白娘子,或者白娘子对这厮不屑一顾的话,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怕就怕所谓的命中注定啊。

    李公甫只是笑着看许娇容折腾也不参合,再说他这姐夫参合进去真不好,弄好了是应该的,弄得不好是会受埋怨的,何必呢,何苦呢?

    果然,小白脸许仙此时的心态当真可以用天真来形容,无论许娇容如何的苦口婆心,他就是不听,最后弄得烦了以自己要学医为名暂时敷衍过去。

    只是转过头来,李公甫突然想起一事,忍不住拍了拍额头暗怪自己糊涂,差点忘了宁采臣这厮生命中的大劫。

    正好最近一段时日府衙那头没事,他有的是空闲时间,于是急忙写了一封信给宁采臣,询问他准备到哪些地方讨债,为了不引起这厮的怀疑,他还很好心的提点,外面可不比杭州府平静,各种污七八糟的事情多得很,要他务必小心别出了意外云云。

    显然,他的提醒十分及时到位,宁采臣也相当的领情,不过数日后便回了封长信,先是表达了对李公甫的感谢之意,经由他的提点其心中有数,必然不会受到外界污七八糟事情的影响。

    对这点李公甫倒是相信,宁采臣这一年在府衙当临时学徒,可不仅仅只是学医而已,在杭州府辖下出现重大案子时,他也会跟着李公甫一同前往查探。

    尽管依旧被保护的很好,却是也见识到了部分世间黑暗,对人心险恶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理解,绝对不会像倩女幽魂开头那般迂腐无能。

    长信的后头,宁采臣并不知道李公甫的真实目的,老老实实将自己此行的一系列目的地都标了出来,询问李公甫那里的环境比较混乱?

    果然,李公甫不出意外,在这些目的地中,看到了‘郭北县’三个字样,显然倩女幽魂的故事快要开始了。

    更让他感觉古怪,或者说命运神奇的是,原本打算跟宁采臣一同前去讨帐的宁父,就在宁采臣写信的当天突染风寒病倒,信中并没有说明病得有多严重,估计想要远行却是不太可能。

    起码等身体完全康复才会有可能出远门,古代交通条件很是糟糕,尽管大齐的道路修建得相当不错,却依旧不能缓解出辕门的危险性。

    所以,宁采臣很有可能,还是会一个人独自行动。

    哦,他应该不会如此凄惨,怎么说宁家并没有垮掉,虽然衰败得很是严重但底子还在,请一两个镖师出面护卫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惜这位小白脸要面对的劫难,可不是寻常之事,要面对的强敌,包括了千年树妖还有神秘不知底细的黑山老妖,那些专门的女鬼还不算什么,几个镖师根本不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