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找死!”

    李公甫眼神一冷,没想到树妖姥姥在这等时候,还有闲功夫理会其它,嘴角露出满满的狠笑,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

    嗡!

    一道几乎肉眼见的凌厉刀劲呼啸而出,瞬间冲过破损的门窗,朝着百米开外的那颗足足五人合抱粗细的大槐树电射而去。

    “小贼好胆!”

    树妖姥姥惊怒交加的声音突兀响起,一道妖娆身形突然出现在刀劲所惊前路,也不知那厮做了什么手脚,突然一股狂风大作猛烈劲吹,竟是生生将李公甫发出的凌厉刀劲吹散。

    等的就是你!

    李公甫一声怪啸,心随意动身随心走,人刀合一犹如天外飞仙,划过一道惊人长彩电射而出,气势凶猛一往无前,直取树妖姥姥的头颅。

    “混蛋小贼,竟然偷袭姥姥,姥姥要你好看!”

    树妖姥姥感受到了极大威胁,声音凄厉刺耳难受,迎着李公甫人刀合一的猛厉一击脸色大变,突然喷出一股带着黑烟的绿色浓雾,翻翻滚滚朝着李公甫倒卷而去。

    嗤啦一声脆响突兀传来,树妖姥姥喷出的绿雾被一分为二,连李公甫前进速度都没有受到影响,这一招可谓失败之极。

    咻!

    树妖姥姥那张面白无须,嘴唇鲜红的妖异大脸突然张嘴吐舌,其舌好似灵蛇乱舞咻的一下伸得老长,在空中化作鞭子狠狠抽在李公甫人刀合一所化长虹一侧。

    砰!

    一声巨大闷响如惊雷轰鸣,整个兰若寺都跟着震了一震,树妖姥姥的长舌与李公甫狠狠扭打在一起,一截截惨绿舌头犹如枯枝败叶一般纷纷断裂,刚刚靠近李公甫身周便被凌厉霸道的刀劲搅得粉碎。

    刀势凶猛一往无前,尽管树妖姥姥手段频出,可李公甫人刀合一的攻势却是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依旧突破重重阻碍杀奔姥姥跟前。

    凌厉霸道的刀劲尚未临身,树妖姥姥便感觉道道凌厉劲风刮得脸钾生疼,脸色瞬间大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哀鸣,整个身子便被李公甫人刀合一所化长虹淹没。

    啊啊啊……

    凄厉的哀嚎惨绝人寰,燕赤霞等人的耳膜被震得生疼,满脸惊讶看着李公甫精彩绝艳的一刀,将那位疑似异类的家伙直接搅成粉末。

    惨叫突兀响起又突兀停止,李公甫高大的身影显露而出,手持腰刀周身气劲飞扬,卷起片片尘挨落叶好不威风霸气。

    结束了,激烈的战斗来的突然,结束得更为突然!

    “李,李头儿,您,您没事吧?”

    “废话,看李头儿那精气神,还有那霸道威武的摸样,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李头儿威武,一刀在手邪异辟易!”

    “……”

    眼见李公甫一招定乾坤,随行的一干捕快连连拍马奉承,看李公甫的目光惊为神人,各种讨好之言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叫人听得脸红耳赤又难免心潮澎湃,大丈夫当如是!

    宁采臣和身边的几位镖师,还有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脸皮一阵抽搐,尽管有些不齿那几位捕快的无脑吹捧,不过他们对李公甫的武艺却是由衷佩服。

    “厉害厉害,没想到公门之中还有李捕头这等好手!”

    燕赤霞收起手中飞剑,冲着李公甫伸出大拇指一脸敬佩之色,朗声道:“看来是我小觑天下英雄了,我那点微末伎俩实在不值一提!”

    “刚才那一招是什么,人刀合一么?”

    夏侯一脸冷酷,眼中闪烁兴奋光芒,看向李公甫的目光之中满是狂热,就好象粉丝见到了偶像一般兴奋激动。

    李公甫收刀凝立,没有理会几人的奉承恭维,心神却是没有丝毫放松之意,在他的感知中周围那股妖气并未消散,只是比之前还弱了不少。

    他一双锐目在黑夜之中照样毫无阻碍,清晰看到远处那颗千年槐树依旧生机勃勃,并没有随着他刚才的那一刀立即湮灭。

    一眼看出,槐树浓密的树冠之中,某条主要枝桠已然消失不见,就像一把雨伞缺了一角般,看起来格外的不顺眼。

    而那股喷薄而出的妖气,顺着如巨伞华盖般的树灌,犹如喷泉一般弥漫在整个兰若寺方圆。

    只是,之前那股叫他不喜的妖异波动,此时却是收敛到了极致,如果不仔细感应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察觉出其中的隐隐妖异波动。

    呵呵,没想到树妖姥姥还有这一手,还真是有趣啊!

    收刀回头,走回了一行中间,环目四顾悠然开口:“出来吧,不要让我动手,否则后果你一小小女鬼承担不起!”

    此言一出,刚刚还满脸喜色的诸人心头一惊,拍马恭维之声噶然而止,几位捕快刷的一下抽出腰刀四下警戒,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面沉似水,周身杀气隐隐显然动了真怒。

    “聂小倩见过几位老爷!”

    在兰若寺残破的大堂角落,一位身材苗条的女鬼小心翼翼走了出来,离得老远便弱弱躬身行礼。

    见突然出现的女鬼如此有礼貌,几位紧张兮兮的捕快还有镳师,陡然松了口气,这位的态度如此恭谨,明显就不是找茬的样子么。

    当然他们却是不敢彻底放松,依旧满眼警惕持刀戒备,这样的场合根本就没他们说话的资格。

    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身子放松了下来,两双炯炯有神的目光好似两把利剑,似乎要将刚刚走出来的柔弱女鬼穿成筛子。

    好似感受到了两位剑客浓浓的敌意和不怀好意,那位鼓起勇气走出来的俏丽女鬼,娇弱如扬柳的身躯微微一颤,脸上一片煞白眼中满是惶恐之色。

    聂小倩?

    李公甫眼神一动,脸上神色满是古怪笑意,淡淡扫了眼满目呆滞,一副迷失在美色中的宁采臣,轻轻一笑开口道:“你有何事?”

    经过刚才与树妖姥姥一战,虽然短暂但李公甫已经显露了足够的实力,眼下却是隐隐以他为尊,就连心高气傲的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都默认此点,他也就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开口。

    “小,小女子,女子想,想请诸位,诸位老爷,帮忙,帮忙寻到小女子的骸骨,送,送小女子轮回转世!”

    突然露出身形的女鬼聂小倩,显然承受了极大的心理压力,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一脸可怜兮兮望了过来。

    “李捕头,咱们就帮帮她吧,实在可怜啊!”

    还不等李公甫开口,宁采臣这小子便迫不及待表态:“反正又费不了什么事,如此行为还算是功德一件啊!”

    说着,眼巴巴看向李公甫,好象他不答应就是大恶人一般。

    李公甫无语,心道宁采臣这小子也不是色迷心窍的角色啊,怎么突然之间表现得如此不堪?

    淡淡扫了眼脸露喜色的女鬼聂小倩,悠然开口:“出手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事得由你亲自动手才成!”

    说着,不怀好意扫了宁采臣一眼,扭头冲着燕赤霞和夏侯两人笑道:“两位大侠以为如何?”

    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如何?

    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没有异义,至于其余几位都是做小弟的,老大都发话了他们哪还有意见?

    “多谢诸位老爷,多谢这位公子!”

    女鬼聂小倩连连鞠躬道谢,俏丽的小脸如花绽放,说不出的美丽动人,这下不仅宁采臣,除了李公甫和燕赤霞之外的诸人全都露出迷醉之色。

    也难怪,聂小倩身上的气质还有相貌,很符合此时主流的审美,在不线路其鬼魅伎俩吓人之时,一频一笑莫不引人心魄,一不小心就中了招。

    就是不知道,这位俏丽女鬼害了多少生灵性命?

    李公甫嘴角露出一抹莫名轻笑,既然女鬼聂小倩有勇气站出来寻求帮助,顺手之劳他也不会拒绝,至于她到了阴间地府能不能顺利投胎,还需不需要经历地狱的惩罚那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也许,对这位女鬼来说,就算经历地狱严酷的惩罚,也比生死都掌握在树妖姥姥手上,不知什么时候魂飞魄散来得好吧?

    宁采臣这小子真是色迷心窍,简直不知死活。答应了绝色女鬼聂小倩的请求后,京师不等天亮撸起袖子直接忙活起来,那两位请来保护他的镖师尽管很不情愿,也不得不捏着鼻子一同忙活开了。

    “两位不可轻忽大意,刚才那位树妖可没有死,小心他突然袭击背后害人!”

    李公甫熟视无睹,任由宁采臣这小子折腾,只是走到燕赤霞和夏侯两位剑客身边小声提醒道:“此地妖气浓郁鬼气森森,两位小心一点别着了道!”

    燕赤霞和夏侯两人悚然一惊,刚刚放松下来的身子猛的一僵,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他们没想到事儿竟还没有完,刚才那位威风凛凛法术高强的妖邪竟然还没死?

    他们自然不会怀疑李公甫的判断,这位李捕头的武艺可比他们两强了不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长剑,心神放空仔细感应周遭的一切,果然只觉鬼气森森周遭的气氛非同寻常。

    李公甫微微一笑,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原剧中夏侯剑客如此高手,不就是一着不甚被树妖姥姥阴死了么,谁知道树妖姥姥还有什么手段没使出来?

    就在这时,忙前忙后寻找女鬼聂小倩骸骨的宁采臣,发出一声响亮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