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漫天火星,撞到剑光团雨之后,眨眼功夫便消散干净!

    夏侯剑客一声厉啸,宝剑直指年轻道士,凌厉的剑意将其牢牢锁定,冷笑出声:“小道士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不然可就没机会啦!”

    “那你就接着吧!”

    年轻道士好象对此结果并不意外,夏侯手中宝剑直指过来之时,他手中的法决已然准备妥当,法力一起口中厉喝:“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引灵,起!”

    呼呼呼……

    法决所指,一阵阵凄厉阴风呼嚎,更叫人毛枯悚然的是,那几车森森抱骨好似有了助力一般,咔嚓咔嚓之声不绝,竟然有立起移动之势。

    “马呀见鬼啦!”

    聚拢在马车牛车边的劳役,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四散而逃,场面混乱不堪失了控制。

    “小道士闹够了么?”

    突然平地一声惊雷炸响,震得所有人耳中嗡鸣脑袋一晕,刚刚兴起的骚乱就是一静,一道矫健身影冲天而起,速度快到极致一刀砍下。

    “你你你……”

    年轻道士满脸惊恐,感受到头顶不足半寸的连鞘腰刀上传来的磅礴劲力,双腿一软瞬间失了反抗之力。

    没了这厮暗中捣鬼,那些咔嚓作响的森森白骨又纷纷恢复原状,好似根本就没出现过意外一般。

    “还愣着干什么,收拢了民壮赶快回城,天色眼见着就要暗下来了!”

    李公甫手中的连壳腰刀,不经意轻轻拍在那年轻道士头上,这厮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晕死过去,回头冲着一干目瞪口呆的捕快怒吼出声。

    又是一番手忙脚乱,在监督捕快们的强力约束下,早就吓破了胆的劳役不情不愿,重新聚拢在装满森森白骨的车辆旁,带着恐惧喊着号子向郭北县城迅速赶去。

    这次路上再无阻碍,一行顺顺当当在天黑之前,顺利抵达了郭北县城。

    郭北县令早有准备,城门方向建了水陆道场,近百和尚道士齐齐出动,帮着将那一车车森森白骨运抵道场,在满心的震撼情绪中迅速开启道场法会,超度亡魂安心进入地府。

    一时间,郭北县城被禅唱和道歌之音淹没,水陆道场所在之地却是阴风阵阵怨气冲霄,隐藏在大堆森森白骨中的怨气和诅咒被释放出来,一时竟弄得上百和尚道士手忙脚乱好不慌乱。

    不仅如此,在李公甫的目光中,县城城隍带着一干属下,还有周围土地也齐齐出动,帮住开启水陆道场的和尚道士压制冲天怨气和诅咒之力,忙得不可开交却是兴奋莫名。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功劳!

    至此,李公甫身上的担子已经全部御下,他带着手下捕快,还有两大剑空站在远处旁观一阵,直到确实没有乱子发生这才笑道:“谁还想留下的便见识一番,我可是要进城休息了!”

    “同去同去……”

    “谁愿待在这个鬼地方,鬼气森森阴风阵阵的好不渗人!”

    “这明亮天可把我折腾得够戗,正好回城睡个好觉!”

    “……”

    没了李公甫压阵在身边壮胆,就连燕赤霞和夏侯两大剑客都没胆子继续留下观望,一时乱哄哄齐齐进了半遮半掩的郭北城门。

    因为城墙边便在做水陆法会,加上那堆积如山的森森白骨震慑,郭北县令第一时间便回衙歇息去了,竟是忘了吩咐关闭城门不许内外往来。

    到了歇息驿站,李公甫等人每每吃了顿饱饭,同时还洗了个热水澡,这才有心思提溜那半路阻拦的昏迷道士,打算问一问其嫡系详情。

    “小子醒来!”

    驿站小院大堂,一干捕快分两列而坐,李公甫和两大剑客并列坐在主位,至于宁采臣这小子已经困得不行早早休息了。

    手中茶盏轻轻一扬,一道水线不偏不依正好落在昏迷不醒的年轻道士脸上,瞬间就将这厮泼醒。

    “这是在哪?”

    那厮刚开始还有些迷糊,可等他看清了周遭环境立时反应过来,从地上一跃而起怒斥出声:“你们想做什么?”

    说话的功夫,便想运起体内法力,结果却是叫他脸色大变,体内法力毫无动静,被封得死死的根本就不听招呼。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告诉你们……”

    咳咳……

    李公甫轻咳出声,毫不客气打断了这厮的话头,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茶盏,冷声道:“阶下之囚也敢乱吠,老实待着否则叫你好看!”

    说着挥了挥手,旁边坐着的捕快立即一涌而上,将满脸惊怒的年轻道士压跪在地反抗不能。

    “姓名,来历,还有此行动机,但凡有丝毫错漏,我定要你知晓衙门手段的厉害!”

    李公甫嘿嘿一笑,眼神平静如水,静静凝视了年轻道士许久,直到把这厮看得毛枯悚然不敢妄动,这才放下眼皮缓声开口。

    尽管声音不大也不尖锐,可听在年轻道士耳中,却是叫他心底发寒身子骨打抖,知晓眼前这厮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主。

    “回答我的问题!”

    李公甫只是轻轻一喝,年轻道士顿时如遭雷击,不敢怠慢急忙将自身的信息透露出来:“我叫玄灵子,乃玄心正宗当代核心弟子,此行过来是想将那批骸骨收纳掌握,获功德炼法器!”

    玄心正宗?

    李公甫啧啧出声,回头望了两大剑客一眼,好奇道:“两位听说过这个门派没?”

    “没有!”

    燕赤霞和夏侯两人齐齐摇头,看他们一脸的疑惑神色,也知他们对此一头雾水。

    呵呵,这就有趣了!

    李公甫可不会客气,一双利目犹如刀子般锋利,逼视着年轻道士将他的嫡系全部问了出来。

    从年轻道士口中,他们知道了玄心正宗乃道门隐派,跟千年树妖姥姥背后的大能黑山老妖是死对头。

    因为实力不济的缘故,他们不敢直接跑去兰若寺降妖伏魔,只能派驻弟子在郭北县城遥遥监视。

    好在黑山老妖早在数百年前,就被道门神仙封印不得出,玄心正宗弟子倒也不怕出了问题。

    他们知道树妖姥姥数百年间害人无数,也知道兰若寺堆积如山的骸骨都是好玩意,可他们就是没胆子前去强取。

    直到今天,突闻衙门出动大批人手,前去兰若寺将那些堆积如山的骸骨取出,这才动了心思想要半路拦截。

    想要分润功德是真,炼制法器也是真,总之这位玄心正宗门人心大胆子也大,可惜一头撞在铁板上弄了个头破血流被俘的下场。

    “真是不知所谓!”

    问明了前因后果,李公甫冷笑示意手下捕快将人带走,等到大堂只余两大剑客他才不屑开口:“什么玩意,竟然还想摘果子,真把自己当神仙啦!”

    “世道如此,人心不古如之奈何?”

    燕赤霞脸色平静,一副饱经沧桑的架势,夏侯剑客默然无语,只是仔细端详手中宝剑好似没听见一般。

    “阁下,墙角也听得够久了吧,不妨出来一见如何?”

    李公甫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突然转头冲着黑漆漆的门口冷声开口。

    呛!呛!

    话音刚落,两道清脆的拔剑声同时响起,燕赤霞和夏侯两人已是拔剑在手一脸凝重,他们怎么也没料到门外竟然有人窥视。

    “无量天尊,小徒玩劣不知事,还请诸位见谅则个!”

    一道平淡声音突兀响起,不等两大剑客有所动,一位长须飘飘的中年道士,竟如风般飘了进来。

    是的,他脚不沾地飘了进来。

    咝……

    两大剑客眼神一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原本准备暴击而出的宝剑,握在手中却是迟迟不肯动作,他们俩被惊住了。

    “道长还高明的道术!”

    李公甫轻轻一笑,神色平静没有丝毫变化,冷然道:“只是用道术装神弄鬼吓唬人,有意思么?”

    说着,大手轻轻一挥,一股带着莫名波动的轻风卷起,轻轻吹拂在飘进来的道人身上。

    道人脸色大变,来不及做出反应身子猛的一僵,竟然就这么突兀掉落在地,踉跄几下这才稳住身形,满脸惊讶看向李公甫,冷声道:“阁下好手段,宁元子佩服佩服!”

    嘴上说是佩服,脸上却是一副冷漠不近人情的摸样,悠然而立淡然开口:“还请阁下放了我那劣徒!”

    “你说放就放,那多没面子,先接我一剑再说!”

    夏侯深感羞辱,厉目怒啸一剑挥出,身如电闪剑若雷霆,瞬间跨越数米空间,带着滚滚霸道真气狠刺而去。

    “阁下气性大了点,还需要好好养养!”

    中年道人眼皮轻笑,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拂尘,轻轻一甩万千细丝如灵蛇乱舞,轻松拦下夏侯剑客势若雷霆的一剑,还有闲心教训几句。

    “好胆,夏侯兄咱们联手应敌,要让这厮知晓咱们的厉害!”

    燕赤霞怒啸出声,拍案而起放在一旁的剑盒突然开启,一把寒光闪烁的飞剑电射而出,携带无匹威势从天而降直取中年道人项上人头。

    “飞剑之术,你跟蜀山是什么关系?”

    中年道人脸色大变,急忙掐决念咒一指点出,一道玄黄光芒脱指而飞,瞬间化作一道太极八卦图案凌空盘旋,砰的一声竟是轻松接下燕赤霞怒施飞剑。

    “嘿,看走眼了,徒具其形不知其神,不过是样子货罢了!”

    感受到太极八卦之上传回的力道,中年道人神色一松脸上露出不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