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再临荒寺寻大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再临荒寺寻大妖

    两大剑客战道人!

    燕赤霞的飞剑,夏侯的霸道剑气,两两相合威力倍增,在驿站小院大堂与神秘中年道人大打出手,一时剑光闪耀道术光芒惊人,三人身形闪展腾挪打得不亦乐乎。 .更新最快

    大堂的桌椅,不过片刻便在凌厉的剑气劲风中,化作碎片满地抛洒。

    可是交手不过短暂时间,两大剑客便落于绝对下风,他们的剑法虽利,可面对中年道人层出不穷手法高妙的道术也是无可奈何。

    “两位退下吧,这位道人由我亲自出手试一试!”

    眼见时机差不多了,燕赤霞和夏侯两人已十苦苦支撑,头顶热气翻棍随时都有败阵可能,李公甫适时出声喝止道。

    话音一落,他踏步前行一拳轰出,拳风凛冽暴烈如龙,劲气呼啸间突然闪入三人混战圈子里,砰然闷响声中硬生生将他们分开。

    呼呼呼……

    燕赤霞和夏侯连忙退出战圈,满头满脸大汗淋漓气喘如牛,眼中战意熊熊心中却是郁闷难平,这两天真是倒了大霉,随便遇到一个对手,不管是妖还是人,都叫他们俩吃不了兜着走。

    连番打击之下,他来心中的傲气没了,却是生起试剑天下的壮志雄心,起码他们看到了后面的路,并没有因此心态失衡,以后武道前程不可限量啊。

    “阁下好手段,宁元子佩服!”

    中年道人宁元子却是吃惊不小,刚才如此激烈的打斗,李公甫只是依靠霸道拳劲,破了三人纠缠的气机不说,在不伤人的情况还硬是逼得他后退,这份对力量的掌握能力,叫他都忍不住升起高山仰止之感。

    “佩服也没用,接拳!”

    李公甫踏步前行,一步就跨越数米距离,瞬间冲至宁元子身前,不偏不依一拳轰出。

    拳头平平无奇,可见识过了刚才那一拳厉害的宁元子哪敢怠慢,法决瞬间掐出,一点黄光化作一道太极图案缓缓旋转,可下一刻却在平平无奇的拳头冲击下瞬间分崩离析。

    “怎么可能?”

    法术被破,宁元子受到反噬,体内法力一阵乱窜,其脸色大变正准备纵身后跃,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轰!

    那只平平无奇的拳头突兀砸在宁元子胸口,这厮如遭雷击,直觉体内五脏俱焚难受万分,一口逆血堵在喉咙口不上不下,

    一股沛莫能挡的大力袭来,宁元子身子倒飞了出去,比出场时可要快速得多,轰隆一声砸在院墙上动弹不得。

    惊!震惊!

    燕赤霞和夏侯两大剑客被惊住了,当事人宁元子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李公甫的武艺究竟强到了何种程度,竟然可以直接无视强悍的法术防御,瞬间叫措手不及的宁元子重创?

    “咳咳,阁下好手段!”

    宁元子面如金纸,一边咳血一边挣扎着缓慢起身,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就觉眼前一黑李公甫已来到身前,手指翻飞瞬间点了他身上几大血脉。

    刚才还把两大强力剑客压着打的玄心正宗道长,此时却是变成一尊雕塑动弹不得,一双眼中满是惊骇和不解。

    败得太惨了,同样也败得莫名其妙!

    如果给他充分的准备和空挡,他绝对不会败得如此凄惨,宁元子又惊又怒气得老脸通红,可话都说不出口满心无奈。

    更叫他郁闷的还在后面,衣领一紧竟然被李公甫提溜着到了一片狼籍的大堂,李公甫手指轻轻一点他能够说话了。

    “说说吧,你的来历和来意!”

    李公甫面沉似水,语气平静不怒自威,冷哼道:“先是一个玄灵子,现在又来一个宁元子,现在的道人都这么不值钱了么?”

    “玄灵子是贫道徒弟!”

    宁元子脸色难看,冷哼道:“贫道乃玄心正宗十大长老之一!”

    “哦,又是玄心正宗!”

    李公甫翻了翻眼睛,轻笑道:“是不是想打城外的那些骸骨主意?”

    “贫道没兴趣!”

    宁元子冷哼道:“我那弟子陷在阁下手上,还望阁下能够网开一面!”

    “凭什么?”

    李公甫冷笑反问:“就凭你是玄心正宗的长老么?”

    宁元子默然,显然默认了李公甫的猜测。

    “啧啧,怎么都这样,实力不济就要拿门派压人,你以为我会害怕么?”

    李公甫啧啧有声,不屑道:“如果玄心正宗都是你这等货色,来再多人都是无用,我一人便可将其全部灭杀!”

    这话够霸气,他也有这个底气说这话,宁元子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口。

    “你也不用说了!”

    李公甫一时有些无聊,摆了摆手笑道:“今晚就跟你那弟子好好修养修养,明天跟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所谓的黑山老妖!”

    “什么,你们要找黑山老妖?”

    宁元子一直平静的神色终于变了,一脸的震惊外加不可思议,惊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黑山老妖的厉害么?”

    “所以才要请贵师徒一同前往啊!”

    李公甫和两大剑客满脸笑容,幸灾乐祸道:“道长要好好保重啊,明天等到了地方,还要指望道长的法术神通呢!”

    说完,理也没理脸色变得苍白的宁元子,让两大剑客帮忙‘妥善’安置他们师徒,他也要好好休整调理精神,准备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应对明天可能的变故。

    “疯子疯子,你们这帮疯子,这次你们全都死定了!”

    远远的,还听到身后宁元子惊慌的怒吼。

    “嘿嘿,道长不也是跟咱们一起么?”

    夏侯的声音阴阳怪气,满满都是幸灾乐祸的讥讽:“要不道长跪地求饶,说不定我们真可能放道长一马?”

    “……”

    ……

    一夜好睡,并没有因为城市通宵达旦的水陆法会,便影响了睡眠质量。

    不过其余人等的精神状态就不怎么样了,就是两大剑客眼圈都泛着青黑之色,显然昨天晚上没怎么休息好。

    至于宁元子和玄灵子师徒,更是蓬头垢面好不狼狈,一身精气神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却是叫李公甫大皱眉头。

    “两位自身都不爱惜身体,那也就不要怪李某人不留情面了!”

    只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运指如飞解开了他们身上的血脉,要他们吃饱喝足准备一同行动。

    “阁下真的打算去碰黑山老妖么?”

    沉默良久,宁元子满脸凝重开口问道:“难道就不怕出事么?”

    “嘿嘿,这就不劳道长费心了!”

    李公甫一手包子一手稀粥,淡淡道:“我此次前来,本就是受邀解决郭北这边的妖邪之事,就算不能彻底解决起来也要叫那帮东西消停一阵!”

    燕赤霞和夏侯听得连连点头,他们就欣赏李公甫如此有担当的性格,再加上一身强得不像话的惊人武艺,就算对上传闻厉害无比的黑山老妖又如何?

    “真是不知死活啊!”

    宁元子满脸讥讽,嘲笑道:“只怕到时你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晓!”

    “哦,看来道长对黑山老妖知之甚详么!”

    李公甫剑眉一扬,不以为意道:“不管黑山老妖有多厉害,只要他还是生灵就有破绽,我就能打到他低头!”

    语气平静,可所说之词却是霸气无双叫人心折,起码此时两大剑客都是一脸放光振奋异常的样子,急忙齐声大喝:“愿与李捕头共进退!”

    而宁元子和玄灵子两师徒,却是被深深震撼到了,也不知道李公甫是真的有自信,还是盲目自大不知死活,可这一刻他们情愿这厮是真的有信心。

    饭毕,休息一阵李公甫先去了一趟县衙,跟郭北县令交代一声,今天可能跟某个厉害妖邪大打出手,万一要是有什么动静传到县城,还要县衙好好安抚受惊的百姓。

    郭北县令真有种欲苦无泪的冲动,也不知道他是造了什么孽,竟然被调到这么个鬼地方,昨天那数车堆积如山的森森白骨就弄得他夜不难寝,没想到转头李公甫告诉他还有更厉害的妖邪需要解决。

    要不是舍不得好不容易得来的乌纱,他真想就此挂印而去,这破县令当得真叫一个提心吊胆啊。

    李公甫可没心思理会郭北县令的郁闷,交代了一声转身就走,不知为何心中竟隐隐有兴奋热血之感,是今天的对手太强引起的么?

    回到驿站,汇合两大剑客还有玄心正宗一对情愿的师徒,一行五人很快就出了喧闹的县城,速度飞快直奔兰若寺而去。

    宁元子和玄灵子师徒不配合,或着说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情况,李公甫却是弄不清楚黑山老妖的具体位置所在,只能先从兰若寺的树妖姥姥那入手。

    昨天隔空与黑山老妖对了一记气势冲击,要不是顾及身边的捕快和镖师,还有宁采臣这小子,只怕昨天就干了一架。

    “黑山老妖速速出来,爷爷来收拾你啦!”

    刚刚步入兰若寺范围,迎着早晨东升的朝阳,李公甫气运丹田汤天长啸,声浪滚滚犹如雷霆轰鸣,震得方圆数里之地嗡鸣作响轰鸣不绝,荒寺古树甚至连大地都跟着一阵轻轻颤抖。

    刷!

    一道闪耀刀光冲天而起,李公甫没理会黑山老妖有没有反应,纵声而起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滚滚刀劲朝着荒寺外那棵饱经摧残的千年槐树轰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