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府城出事福报临身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府城出事福报临身

    “废物废物,统统都是一帮废物!”

    杭州府衙花厅,周府尊一脸愤怒大声咆哮,唾沫星子差点没将站在下首的三大捕头淹死。

    花厅的气氛尴尬之极,赵钱孙三大捕头像灰孙子一般站着,任由周府尊厉声训斥不敢言声。

    “说说吧,你们都有什么想法,本官只要结果不想听什么狗屁倒灶的过程!”

    发泄了一通心中不爽,周府尊脸色依旧冷肃,冰冷的目光叫人心头发凉,显然这位府城第一大佬真的气坏了。

    “府尊,我等一定会想尽办法将那可恶贼寇抓住,将他偷盗的库银全部追剿回来!”

    赵德赵捕头代表其余两位捕头,咬牙切齿怒道。

    “哎,只希望你们别叫本官失望!”

    周府尊叹了口气,并没有抱多少期望,摆了摆手冷声道:“你们下去吧,只有五天时间给你们,五天之后再也捂不住只能上报朝廷!”

    赵钱孙三位捕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满脸肃然退了出去,松了口气之余,这才察觉后背的衣裳已全被冷汗打湿,手心也全是汗水。

    互视一眼,之前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都抛在一边,先解决了眼下难关再说,否则他们这身公差皮都得剥掉,哪还有资格谈论其它?

    “李公甫这家伙真是好运气啊,刚一离开就出了这档子事,让他躲过一劫了!”

    赵德赵捕头满脸阴霾,咬牙切齿不爽道。

    “老赵说得极是,李公甫那家伙运气确实不错,早知如此我也跟着去郭北县一趟了!”

    钱飞钱捕头深以为然,当然心中如何作想就不为他人所知了。

    “其实吧,我觉得李公甫这厮虽然讨厌,却也不是没有能力!”

    另外一位捕头孙兴,却是说了句公道话:“那家伙的武艺极强,又有点神神秘秘的,说不定还真有能力解决眼下的难题!”

    三人顿时无言,孙兴所言虽然有灭自家威风之嫌,却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仔细回想,好象李公甫这厮除了负责巡街缉捕之外,更多的时候行事很是神秘诡异,跟周府尊也不知有了什么默契,不时凑在一块嘀嘀咕咕,这叫他们三位老资格捕头心里吃味得紧。

    当然,他们这是有意识的忽略了,每次李公甫和周府尊‘密会’之后,都会离开府城几天,回来之后身上总带着丝丝叫人感觉不舒服的阴冷气息,他们却是没有想太多或者故意忽略了过去。

    可毕竟他们都是公差里的老油条,尽管对李公甫充满了偏见,可在一起共事的时间长了,总会发现李公甫的某些异常之处。

    神神鬼鬼的事情叫人忌惮,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一般人谁也不愿意沾染这样的事情。这次要不是情形古怪,很可能涉及到了某些不似凡人的力量和手段,他们也不会提到出差公干的李公甫。

    实在是这事极为棘手,别看他们在周府尊跟前信誓旦旦,其实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心虚气短得紧。

    ……

    “李捕头还有多久回来?”

    等到花厅只剩钱通判时,周府尊脸色一沉冷声问道:“关键时刻竟然不见他的影子,简直岂有此理!”

    钱通判不以为意,只淡笑道:“李捕头郭北之行,好象得到了府尊的同意吧,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哼!”

    周府尊冷哼出声,不满道:“钱通判你这是何意,要知道府库失窃乃大事,一旦叫朝廷知晓不仅本府吃不了兜着走,钱通判你也跑不了吧?”

    钱通判脸色一变,沉吟片刻无奈道:“这个道理无需府尊提醒我懂,可李捕头离开府城时间不长,也不知道要在郭北待多长时间,临时抱佛脚也没啥用处吧!”

    “不行!”

    周府尊郁闷道:“必须传信要他尽快回来!”

    他也是后悔不迭,谁知道李公甫这厮离开后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少了这位能力强悍的捕头帮忙,他竟感觉手下无人可用。

    赵钱孙三大捕头?

    别开玩笑了,真以为周府尊不知晓么,不过三个有些能力的老油子罢了,破破寻常案子还成,可遇到这等神奇案子根本就指望不上。

    之前杭州府城涉及神鬼以及修士的案子,基本上都是由李公甫出手解决,而且他一向都没叫人失望过。

    这次府库莫名其妙失窃,怎么看怎么古怪,明明府库大门关得好好的,钥匙也都完好无损,可府库里的银子就是不见了。

    周府尊的见识不是区区一个县令可比,他知晓的东西远比一个钱塘县令要多得多,知晓这世上有神鬼之属,这次的事情应该就跟神鬼脱不了关系。

    不然捕快们又不是傻子,为了这事赵钱孙三大捕头甚至亲自坐镇府库,结果银子该丢还是一样丢,根本就没因为他们的存在暗中的窃贼就有所收敛。

    这样的事情次数多了,不仅府库依旧常丢银子,还搞得衙门里的公差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实在不是个事啊。

    周府尊也是病急乱投医,虽然府衙几位大佬通力合作,将此时暂时压了下来,可一旦时间一长捅出去了可真就不得了。

    他却是前所未有的想念李公甫在时的日子,有这家伙在起码这样的事情不会一点信心都没有。要是不找点将遗失的银子讨回来,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钱通判虽然表面平静,其实心中也相当紧张。好不容易升到了一府通判的位置,他也不想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倒霉。

    只是可惜,得力手下李公甫受邀前往郭北帮忙去了,少了这位强力手下帮衬,他只觉似乎少了得力的臂膀一般,就是想要做些补救措施,都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为好。

    如今听得一向不和的周府尊有求软之意,他也没有痛打落水狗的心思,正如周府尊所言那般,要是不能尽快解决麻烦的话,这事一旦叫朝廷知晓,他也得跟着倒霉。

    朝廷可不会管他是不是府衙老大,出了事情他要负次要责任的,说不定连官帽子都得丢。

    ……

    李公甫自然不知晓,他离开杭州府城才这么点时间,府城就出了大乱子。

    此时他正在郭北所在府返回的路上,因为解决了兰若寺的树妖,还重创了黑山老妖之事,心情颇为愉快行路速度不快,一路悠闲好不轻松。

    “李捕头,有没有感觉到最近有些奇妙?”

    这日,一行车马走在宽敞的官道上,新近投奔的夏侯剑客,不知何时凑到李公甫身边小声说道,看他那一脸红光满面的摸样,显然心情极其舒畅。

    “奇妙?”

    李公甫一头雾水,突然心中一动露出了然神色,悠然道:“夏侯,你是指修炼么,确实有些奇妙啊!”

    说起来真是古怪,李公甫最近几天在练桩功时,竟然敏锐察觉身体气血越发凝练,好象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一般,内家拳的神话境界竟然有隐隐突破更进一步的迹象。

    每每站桩之时,精气神都有融为一体的奇妙感觉涌上心头,丹田之中气血能量汹涌激荡,如铅似汞般的气血竟有在丹田凝练孕育什么似的,感觉十分的神奇,让他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

    不仅如此,最近几天每每入定,思绪放空迅速轻松进入静定状态,精神感知能力在不知不觉中迅速提升,很是莫名其妙又相当舒爽。

    他心中有感,很有可能自身实力最近能有突然,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原本以为只是自身厚积薄发,积累到了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想到夏侯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他立即明显这样的情况不是自己独有。

    “没错,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啊!”

    夏侯兴奋道:“最近修炼之时,体内的真气滚滚荡荡好似长江大河,无论是量还是质都有不小提升,我的实力竟然在这几天有了很大进步,如果再遇上千年槐树精的话,我有把握战而胜至!”

    “恩,不错不错,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江湖绝顶么!”

    听夏侯如此述说,李公甫立即凝神自己感应了番,这才察觉不知不觉中,这厮的实力竟然提升了一截,明显比之前提高了不少。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了其他人的情况,都有了可喜的变化。

    “是啊,这两天我的实力就突破到了后天颠峰,再进一步就是先天之境了,实在没想到竟然突然有如此进益!”

    夏侯刚硬的脸上,露出满满的笑意,好奇道:“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就有这么大的进步,距离我上次实力提升还没过半年呢!”

    “呵呵,这便是做善事的果报啊!”

    李公甫心神一动,莫名其妙便悟了,轻笑道:“咱们在郭北县做了好事,这是福报临身啊!”

    “什么福报临身,我怎么听不懂?”

    夏侯心中也是一动,却是迷迷糊糊不明所以,好象听明白了,又好象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算算日子,今日距离咱们送兰若寺那堆骸骨回城,郭北县城开启水陆法会的日子,也有十天了吧!”

    李公甫眯缝着眼睛,笑吟吟道:“你自己算算,自身实力出现莫名变化的时日,是不是正还是水陆法会进行到了第七天的日子?”

    夏侯脸上挂着莫名神色,仔细算了算惊讶道:“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