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小青姑娘挑选的软柿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小青姑娘挑选的软柿子

    许娇容是不知道这些,如果他知晓庆余堂的王员外有嫁女心思的话,只怕早就将弟弟许仙给卖了。

    很快,姐弟俩便到了城中的庆余堂,许娇容笑道:“王员外,我带着弟弟过来了,汉文最近神思不属人都消瘦下去了,王员外能不能帮忙看看?”

    “许夫人客气了!”

    庆余堂的王员外红光满面精气完足,一身锦缎衣裳很有气质,起身迎得许娇容和许仙入内,笑道:“这两天汉文心神不属,我也正奇怪呢,观汉文气色却又无碍,如果夫人不放心的话,那就让我上手把一把脉!”

    “那就多谢王员外了!”

    许娇容急忙客气道谢,回头冲着一脸憔悴的许仙道:“汉文,还不把手伸出来,让王员外看看?”

    “师傅,还有姐姐,我真没事!”

    许仙苦笑,只得伸出瘦削胳膊,让王员外搭脉看诊,郁闷道:“就是最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有些惊惧罢了!”

    “恩,汉文所言不差,他这是心思忧郁引发的心脾不振,只要心里想开了就无事!”

    王员外放开搭脉的手,抚须轻笑道;“不知何事如此,汉文可否说来听听?”

    “是啊汉文,有什么事憋在心里不好,说出来也不碍事,难道我和你师傅都不能听么?”

    许娇容放下心来,没好气白了许仙一眼说道。

    “不是不是,只是这事很有些惊悚,怕吓着了姐姐和师傅!”

    许仙苦笑,眼睛四下望了望,这里可是庆余堂大厅,人来人往怎么还说那等惊悚之事?

    “哦,我倒是生起好奇之心,汉文不妨说上一说!”

    王员外人老成精,起身邀请许娇容和许仙到后堂说话,脸上神色如常轻笑着说道。

    三人到了后堂各自落座,这里果然清净无人,面对姐姐和师傅的炯炯眼神,许仙干笑出声,只得硬着头皮将从好友宁采臣那听到的郭北之事,又说了一遍。

    咝……

    还没等许仙说完,许娇容和王员外的脸色就变了,只觉寂静的后堂阴风阵阵好不渗人,更是忍不住连连倒吸凉气。

    “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鬼怪横行之事,我也是被吓住了,这些日子老是有些疑神疑鬼的,这才有了眼下这副样子!”

    许仙苦笑,看着姐姐和师傅青白的脸色,很是抱歉道:“如今说出来倒是好受许多,姐姐和师傅不要担心!”

    结果,迎来的便是许娇容和王员外的两双白眼,他们此时可是被惊得不轻,心神激荡又是惊奇又是害怕,哪里能不担心。

    “没想到李捕头竟有如此武艺,实在叫王某佩服不已!”

    王员外干笑出声,脸上隐隐泛着青色,显然被许仙所言吓得不轻。这时代的人对神鬼深信不疑不假,可相信和真的见识到了完全是两码事,此时他心中惊惧难言被吓到了。

    以后,说不得也要好好的求神拜佛一番,只希望不要遇到这些鬼怪玩意才好,想想都感觉不安呐。

    “我也不知,没想到相公去郭北公干竟是如此凶险!”

    许娇容脸上露出勉强笑容,心中却是惊颤不已,没想到相公到郭北公干,竟是如此凶险万分,连千年树妖和不知名大妖都出来了。

    心中又是惊慌又是埋怨,当然也少不得欣喜,李公甫如今还活蹦乱跳,一身武艺当真强得厉害,就是她这等不明武功的妇人,都知晓其中的厉害。

    同时也被鬼怪真实存在的信息给吓住了,这是人之常情本该如此。

    两姐弟很快就告辞离开,单看王员外那泛青的脸色,显然此时不是套交情的好时候,而此时姐弟来也没这心情。

    “汉文,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之前一直瞒着不说?”

    出了庆余堂,许娇容脸色一冷没好气道:“把你姐姐可吓坏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姐姐大人饶命,我也是无奈啊!”

    许仙苦笑出声,急忙连连作揖,一张小白脸几乎变成了苦瓜脸。

    心中存了事儿,两姐弟说说笑笑,气氛总是好不起来,脚步匆匆返回家里,只是没有丝毫察觉,之前在路上随身而过的青衣俊秀公子,一双眼中透着诡异精芒,看着姐弟来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青姑娘又回来啦!

    这位青蛇妖还真是胆大包天,在外头做那剪径调戏大姑娘小媳妇的小贼也就罢了,没想到做了几日竟然又没了兴趣,不顾五鬼劝阻大摇大摆光明正大进了繁华喧闹的杭州府城。

    她也确实有底气,其所修炼的妖族功法比较奇特,其中有一门隐藏气息的小术,一旦施展外人绝难察觉,就是法力比之高强之辈也别想轻易看破。

    其仗着这一点手段,从峨眉山清风洞离开之后,在人间走动从来都没被抓住破绽,她对此信心足得很。

    至于那晚将她狠扁了两顿的捕头,只要她不主动暴露身影,想来这位根本就不会察觉她的存在。

    信心足足的,却是把暗中的那位佛门高手搞得好不郁闷!

    区区一条五百年修为的青蛇妖,大部分修炼时间都用在凝聚灵智之上,真实法力其实一般般得很,随便来位精修多年的道门观主或者佛门方丈之类的,就可以轻易将她收了去。

    要不是佛门高手在暗中维护的话,小青姑娘哪能这么逍遥快活?

    只是希望佛门的布置尽快开启,不然光是替小青姑娘擦屁股,就够那位佛门高手头疼的了。

    小青姑娘一副风流潇洒公子哥摸样,在热闹喧嚣的杭州府城里东拐西弯,很快就来到一处破败府邸前,正是她之前的藏身之所威武侯府。

    “青公子,您就不要这么大摇大摆湖去了行么,小的们心中可是忐忑得紧!”

    五鬼之中的老大,在阴暗潮湿的颇屋子里显露身形,满脸苦涩郁闷道:“这要是遇到了高人,青公子连跑都没地儿跑!”

    “这城里,哪来的那么多高人?”

    小青姑娘没好气摆了摆手,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不就是要小心谨慎么,本公子可是没在外头惹事啊!”

    就你这副骚包摸样,只要出现在街头就是最大的风险,都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关注,还有某些不良家伙的尾随?

    五鬼心中暗暗腹诽,嘴上却是不敢说出,不然青公子要发飚了。

    “哦对了,我在城中游荡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南城有一处偏僻的武馆,里头就小猫三两只,要不本公子就去踢个馆混出点名堂?”

    小青姑娘眼珠子一转,手中白纸折扇啪的一下打开,配合他此时一副俊秀尊容,还真有浊世佳公子的架势。

    “这个,我看咱们还是尽快出城的好,城里实在太不安全了!”

    “说得对,咱们在外头多么逍遥快活,何必跑来城里藏头露尾呢?”

    “就是,青公子在外头也是潇洒随意,要不咱们这里出城?”

    “……”

    五鬼吓了一跳,心知青公子这是心中不爽,想要报当初的一箭之仇,可惜又不敢去找那位李捕头的麻烦,就只能随便找家武馆发泄发泄了。

    这本来不算什么,五鬼又不是啥好鸟,只要青公子高兴,他们做什么都乐意,区区一个小小武馆也不放在他们眼里。

    可这里是杭州府城里啊,稍微一点大动静就可能引来衙门的关注,甚至招来那位恐怖大高手的镇压,就是那几位浑身杀气逼人的捕快,也不是五鬼能够轻易对付的,哪里有胆子在城里放肆?

    再有,他们心中很是忐忑,总有种被监视会暴露的感觉,只觉青公子的主意太不靠谱,连连摇头表示否定。

    “哼,一帮没胆鬼,本公子决定了,还真要去那家武馆找茬!”

    小青姑娘什么性子,哪会听得进什么“忠言逆耳”?

    见五鬼齐声反对,反而激起了她心中的凶性,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找南城那家破落武馆麻烦的主意。

    南城无名武馆,夏侯突然打了个喷嚏,他很是有些疑惑,以他此时的实力境界,早已是寒暑不侵之身,怎么还会打喷嚏呢?

    他哪里知晓,自己被某条不靠谱的青蛇妖,看成了好起欺负的软柿子给盯上了,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高兴得开怀大笑。

    这些日子他一心感悟剑道,将之前突然暴增的实力全部稳固下来,剑术修为和实力又有了进步,此时的他跟在兰若寺之时已是判若两人。

    身上凌厉霸道的剑意少了,反而便得平凡普通起来,所有的剑意全都内敛于心,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达到了反朴归真的武道至境,一身剑道修为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如果再遇到树妖姥姥这样的角色,就算措不及防之下,也不会让其有丝毫得逞之机,再也不虞会有原剧那般被秒掉的悲惨命运。

    可是同时,他人也变得平凡了,看起来一点不显山不露水,结果竟然把小青姑娘都晃点了过去,竟然将这么一位人间武道大高手给当成了软柿子,也不知道她到底捏不捏得动。

    “最近修为已然巩固,是时候去找李捕头讨教一番,也好对前路有更加清醒的认识!”

    夏侯可没理会那么多,此时一心都扑在武道修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