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城隍心中的野望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城隍心中的野望

    李家,正堂花厅,

    “相公,你以后可不能再如此犯险了!”

    许娇容脸色微微有些青白,看向刚刚从衙门回来的李公甫,眼神中满是担忧和不满。

    “怎么了娘子,气氛有些不对啊?”

    李公甫一回来,就感受到了家里的气氛不对,许娇容一见面又摆出一副如此摸样,再看旁边小白脸那一副愧疚难安,欲言又止的摸样,脑子一转便明了其中因由。

    摇了摇头,宽慰道:“娘子放心就是,我现在不就好好的么?”

    轻轻拍了拍许娇容的小手,脸上露出和煦微笑,有如春风拂面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可是郭北鬼怪……”

    许娇容面色稍缓,可眼中的担忧之色却没有半分缓解。

    “我要是没有把握,怎么会一头撞进兰若寺?”

    李公甫摇头轻笑,宽慰道:“我只娘子对鬼怪之事颇为忌惮,可人怕鬼怪,难道鬼怪就怕不人么?”

    说着,摇了摇头解释道:“人生有阳气,越是气血雄壮阳气就越充裕,鬼怪之属确实阴邪之类,最怕的就是阳气侵染!”

    “别听宁采臣那小子胡言乱语,他是不明情况才如此惊慌!”

    李公甫又拍了拍许娇容的手,轻笑道;“以我的气血能量之充足,就是放任万鬼侵袭也是不动如山!”

    这番霸气宣言,可把许娇容和许仙姐弟给震得不轻,同时心中却是豁然开朗,正如李公甫所言,以他一身强横武艺,一般鬼怪还真不是对手。

    “至于兰若寺的树妖,娘子也不必太过在意!”

    李公甫眼中精光闪烁,悠然道:“天地这么大,除了咱们人类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余有智慧的生灵存在乎?”

    许娇容和许仙姐弟听得一愣愣的,心中对于鬼怪的担忧害怕,却是突然消失了大半。

    “娘子就当他们是另一种存在的智慧生灵,如此就不会有太过诧异了!”

    一番说辞,叫许娇容无哈可说,不过她最后还是说了句:“相公,以后不要如此犯险!”

    “我知晓!”

    李公甫笑道:“我也怕死啊,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冲在前头的!”

    许娇容松了口气,这才笑着将白天去庆余堂,以及把王员外吓着的事情当作笑话说了,小白脸许仙却是好不尴尬,连连抱拳告饶:“姐姐你就放过我吧,羞死人啦!”

    “汉文,你只管好好学医,其它事情有姐夫呢!”

    李公甫笑着摆了摆手,严肃道:“要是让我听见你学医不认真的话,小心我锤你啊!”

    “不敢不敢,姐夫你那么厉害,我这小身板可经不起折腾!”

    许仙笑着告饶,脸上神色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摸样,这让一直关注着的许娇容暗暗松了口气,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

    “学好医术,你一辈子都得好处!”

    李公甫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就因为这么点破事,你就神思不属好几天,这些时日的学习岂不都白费了么?”

    许仙好不尴尬,只得无奈道:“突闻郭北之事,心中战战实在无心它顾!”

    “你这心态不行啊!”

    李公甫摇了摇头,轻笑道:“只有自身强大了,才能不畏妖魔鬼怪,其余的想得再多也是无用!”

    说着,拍了拍手结束这个话题。笑道:“娘子怎么还不上菜,我都饿了!”

    “这就来这就来……”

    许娇容急忙起身朝厨房跑去,也没心思再多想其它了。

    ……

    杭州府城城隍神域,判官正向城隍顾雍汇报什么,看他那一脸郁闷的摸样,显然不是啥好事。

    “城隍大人,那条青蛇进城了,大摇大摆实在有够嚣张的!”

    判官一脸郁闷,无奈道:“要不是其身旁隐现佛光,属下真想带人将她拿下,看看她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这条青蛇在城里惹事了?”

    顾雍神色平静无喜无悲,好象根本就不将此事当麻烦一般。

    “这个倒是没有,只是它如此嚣张,却是引来城里一干门神残念的不满!”

    判官苦笑道:“这条青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每都想要进入他人的府邸窥视,那两位门神可是相当不爽的!”

    “不爽也只能憋着!”

    顾雍摆了摆手,没好气道:“这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反正那条青蛇也算守规矩,没有对普通人下手,咱们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俗话说库有库神,灶有灶神,门神自然也是寻常百姓家庭的标配。

    别看只是一张图画,却是能够阻挡妖邪入内,是寻常百姓能够请得起的最低级别神灵。

    像是土地一样,门神也归城隍神管理,现下一干门神有了牢骚,自然会传到顾雍耳朵里。

    “大人,那条青蛇真是不知死活,好象瞄准了南城的那位夏侯剑客!”

    判官话锋一转,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等她吃足了苦头,就知道城里不是那么好混的!”

    “那就等她吃了苦头再说!”

    顾雍眼中精光一闪,轻笑道:“对了,你暗中跟那条青蛇身边的佛门修士说一声,叫他不要插手太多,否则因果纠缠之下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遵命!”

    判官眼中冷芒闪烁,不满道:“佛门这帮家伙的手老是喜欢乱伸,这次要趁机好好说教说教,免得他还以为咱们城隍神域无人了呢!”

    顾雍轻轻一笑,并没有因为判官的‘失言’就发火发怒,此时他的心思早就不知飘到哪去,心中不住盘算着佛门可能的算计,以及具体的应对之策。

    他可想想跟西游时代的同行一般,彻底成了佛门问路探路的边缘角色,什么时候城隍神系成了佛门的下属了?

    “城隍神系大有可谓,深入人间的每一处角落,只要发展运作得好,未尝不能成为天地间的重要力量!”

    李公甫之前跟他说过的话突然浮现心头,这家伙虽然性子粗蛮了点,不过其所言倒是不无道理。

    这两年来,在这家伙的帮助配合下,府城城隍庙跟城外乡村的土地庙联系逐渐紧密,慢慢的构建出了一套比较松散的城隍神系。

    就是如此,他也是受益不小,不说情报上的方便快捷,单单就是从土地庙分润的香火信仰之力,就让他多年未得寸进的修为有了缓慢提升。

    当然,城隍庙也不是什么都没付出,想要获取源源不断的香火愿力,那就要让信众心中有城隍土地的存在,自然少不得派遣麾下人手,做一做替人还愿,惩恶扬善之事。

    因为只是在乡村小心行事,虽然于村民之中逐渐建立威信和比较牢固的信仰,却因为交通和交流方面的不便,并没有闹得沸沸扬扬。

    至于府城之内,城隍神区只作监视不于显灵,不给此地佛道两门出手打压的机会和借口。

    眼下的局势,只能说小打小闹无妨,可要有什么大动作却是万万不能。

    所以,城隍顾雍很是想要见到周遭局势彻底混乱,正所谓浑水好摸鱼嘛,要是杭州府的阴间秩序一派内井然,哪还有城隍庙暗中动手的机会。

    他现在,也是在等候佛门的动作,就像当初的西游一般,其中危险与机缘并存,只要操作得当,他未尝没有更进一步成就一省城隍大神的可能。

    到了那一步,就是在地肤那也是属于实权派角色,只要情况继续按照心中所想发展,千年之后谁也说不准,阴间鬼王之中有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心思飘忽了会,顾雍又把心神收了回来,仔细盘算着心中的计划,最后却惊讶发现,要是没了李公甫这厮在阳间的配合,就算他的计划和盘算再周详也是无用。

    李公甫这厮,还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啊!

    顾雍如此想到,只是可惜这厮的武艺强得有些过分,就是他这个一府城隍之神,都没把握能打得过这家伙。

    也不知道他那一身武艺是怎么练出来的,几乎已经可与神圣相提并论,实在叫人又羡又妒又无可奈何啊。

    不过……

    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之事,顾雍脸上露出慢慢的笑意,眼中更是神光湛湛慑人心魄,其中竟隐隐含着幸灾乐祸之意。

    作为一府城隍,顾雍虽然表现得不温不火,可一身神术修为却是不差,加上又是在其管辖范围内,他却是隐隐察觉,好象佛门的盘算,跟李公甫身边的那位小舅子有莫大关联。

    这事,就是不知道李公甫这厮知不知晓?

    顾雍心思转动,却是一时难以确定,不过他也不甚在意。不管李公甫知不知道,总之佛门想要盘算他那小舅子的话,就算他心有不甘又如何,同样势力庞大实力非凡的佛门相比,他个人的实力还是太差了点。

    李公甫哪里知道,那位看起来表现得相当没存在感的城隍,心中却是存了极大的野望,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将他拉下水,顺着浩荡大势想要有一番作为。

    他就算知晓也不甚在意,此时李公甫正急急向南城赶去,他怎么都没想到,小青姑娘竟然会找夏侯剑客的麻烦,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撞在一起,那真真是火星撞地球热闹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