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未见面已闻名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未见面已闻名

    此时的白娘子和小青,并不知道法海老和尚找了他们好几天!

    她们先在杭州府城之外的镇子上,找了家偏僻的民居住下,天天在西湖边上游荡,想要找按观音提示的‘高人’。

    原本白素贞和原剧一样,想要进驻杭州城,将荒芜已旧的仇王府作为自己的落脚处,勉得行为太过突兀惹人怀疑。

    如果没有李公甫横插一脚的话,胆大包天却又对人情世故不甚了了的小青姑娘自然不会反对,还会好好欣赏白娘子的法术神通。

    可是眼下情况却是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连番受了打击的缘故,小青姑娘脑子提前开窍,在人情世故上依旧浅薄,却不是原剧那般无知。

    或许这跟他游荡在外,做那名不副实的剪径小贼有关。因为有李公甫的威胁摆在那里,她却是不敢做得太过,生怕引来那厮的打击。

    她又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没了那种隐隐的高高在上,能够以稍稍平常心对待周围百姓的话,总能学得一点人情世故的。

    关于落脚地的事情,两姐妹还有一番讨论。

    “我觉得仇王府就不错,地方够大也足够我施展法术,不过一日之功便可旧貌改新颜!”

    白娘子对自己的法术神通很是自信,怎么说她都是修行千年,还有正宗玄门道统在身的蛇精,总不能如寻常百姓那般住得太过紧凑吧?

    “姐姐咱们还是不要太过招摇的好!”

    小青姑娘却是有不同意见,反对道:“仇王府所在地段很好,园子也够大确实足够姐姐施展手段的!”

    见白素贞一脸疑惑,她苦笑道:“可是姐姐想过没有,这么大一座荒芜院落,突然一天之间便旧貌改新颜,不是太过引人关注了么?”

    “小青你这就不清楚了吧!”

    白娘子却是自信满满,得意道:“我有一手惑人心神的法术,只要布置在院子里,就不会引人关注!”

    “是不引起普通人关注吧?”

    小青娇嗔,还是反对道:“可是面对那些拥有法力,还有强悍实力的家伙,这样的掩饰就没多少作用了吧?”

    “小青你说得不错,可咱们姐妹初来乍到,又有谁会注意到咱们的不同寻常?”

    白娘子却是不以为意,依旧以自己的想法推论,感觉很有道理的说。

    小青姑娘的脸色很是纠结,郁闷道:“姐姐还是算了吧,我之前可是在杭州城露了脸,引起了旁人关注,谁也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暗中检查?”

    每每想到李公甫那举重若轻的凌厉刀法,她心中总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好象对方没有使劲全力,想要拿下自己轻松得很。

    “小青,你担心的,不会又是那位李捕头吧?”

    白素贞绝对不是傻子,瞬间明白过来一脸诧异:“区区一个凡人武者,实力再强也有限得紧吧?”

    “对姐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我却是不敢跟他照面啊,感觉实在太过危险了!”

    小青一脸郁闷,无奈道:“谁叫我的修饰太弱,连那厮一刀都接不下!”

    “好吧好吧,咱们就先不进城,在外头住下再说!”

    见小青如此,白娘子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松口笑道:“反正这里风景如化,住在哪都是享受,先找到我那位恩人的转世之身再说!”

    ……

    李公甫并不知晓,他已经成了小青姑娘心中的大低,甚至因为忌惮都不敢住在城里。

    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太过在意,衙门里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每日基本上都是在点卯和坐镇中度过,他又逐渐清闲了下来。

    这几日,有夏侯跟随保护许仙和宁采臣,他们并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事,庆余堂王援外的草药辨识和采集的初步功课已经授完,接下来便是温故而知新的阶段,这两个医馆学徒的日子也轻松不少,平日里只需跟着在王员外身后观摩学习,同时在学习的过程中慢慢提升经验。

    时间匆匆流逝,很快就到了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李公甫特意向衙门告了假,,准备带着许娇容和许仙一同扫墓,对先人表示孝心。

    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些莫触动,好象在清明时节会出什么事情一般。

    脑子微微转点就想到了,好象白娘子跟许仙的会面,就是在清明时节,可他不能保证一定就是眼下这个清明节。

    虽然法海老和尚匆匆露了一面,他推断白娘子应该也达到了杭州府城,可是城中荒芜已久的仇王府却是迟迟没有动静,让他又感觉有些不对劲,以为法海突然出动只是意外罢了。

    想不明白,他也没有多想,以他那一身惊天动地的内家拳修为,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欲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封建时代以孝治天下,像是清明节这等向先人表示孝心的节日,那是再隆重也不为过。

    不仅朝廷十分重视,民间也是相当的看重。

    时间刚刚到二月底,还没进入三月一股清明时节拜祭先人的氛围便开始形成,城里的香烛纸钱店铺突然之间生意火暴得不行,许娇容还在吃饭的时候感叹,要不是提前有过预约,只怕想要安到百年老字号的香烛店的东西,还真不一定能够弄到手。

    现在的许娇容也不同以往,随着李公甫在杭州府衙站稳脚跟,隐隐有府衙第一捕头的趋势,李家算是进入了杭州府城中等人家行列。

    虽然比不得最顶级的府衙大佬之家,还有底蕴深厚的书香门第以及豪门大户,可因着李公甫手头实权不小,往来李府窜门,以及许娇容相交的夫人小姐,都是城中中底层小官家中豪富却实力不足的富贵人家。

    一来二去她的眼界也开阔了,这一年来给逼着小白脸许仙相看的大姑娘娇小姐,可都是有身家有底蕴的存在。

    只是许仙这家伙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个都没答应不说,最后烦了甚至还说什么先立业后成家云云,差点没把许娇容气个倒仰。

    李公甫私底下劝许娇容,要她不要太过急切,许仙这厮既然眼光高,那就让他自己慢慢的选条就是,男子本来结婚年龄就比女子宽裕太多。

    许娇容却是不满,认为许仙作为许家传宗接代的男丁,不能由着性子来,必须以大局为重。再说了她介绍的那些姑娘小姐,出身都是不差相貌才情也都算中上,难道这样还不够么?

    什么花容月貌,什么天香国色都是狗屁!

    许娇容的眼界开阔,对外头特别是权贵圈子的事情了解越多,就越觉得弟弟许仙不切实际脑子有病。

    正如当初李公甫在钱塘之时说过的那般,许仙真要娶了一位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娘子,以他医馆学徒的身份,能守护得住么?

    真要是成家立业了,许仙就必须搬出去住,就算李公甫再照顾,也不可能照顾得面面俱到。一旦遇到了招惹不起的麻烦,许仙可就彻底完蛋了。

    征引为知晓得多,所以心中才越敬畏,不像许仙这样的愣头青,以为什么事情都能讲理。

    殊知,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法讲理,你区区一平民百姓,如何跟那些权势惊人的权贵讲理?

    这些都是题外话,因为要回家扫墓拜祭先祖,宁采臣早早几日便告辞回返钱塘家中,就连夏侯剑客都在完成了护卫嘱托后向李公甫提出辞别,他要返回家中一趟。

    “每逢佳节备思亲,夏侯兄弟确实该回去看一看了!”

    李公甫点了点头也不多说,既然夏侯没有将他家中的庆祝主动道出,他也不好贸然询问。

    不过总归,能培养出夏侯这等年轻的绝顶剑空,其家族或者师门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到了清明这日,天气晴朗碧空如洗,却是个难得的出门踏青的好日子。

    李公甫和许娇容,并许仙坐上家中新近添置的马车,直奔城外的一处墓山而去,无论是李家先人还是许家先人都葬在此地。

    恩?

    刚刚出了城门,李公甫便神色一动,在西湖方向感应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强大妖息波动,旁边还有一位隐藏得极深却给他几分危险气息的存在。

    是小青姑娘和白娘子?

    只是瞬间他心中便有所明悟,掀起车帘向身后沧桑古老的杭州府城城墙扫了一眼,眼中闪烁莫名光芒。

    自从实力有更进一步的迹象,内家拳神话境界隐隐松动,体内精气深有凝练如一,好似环抱天地要孕育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一般后,他的感知能力便出现了大幅度提升。感知范围更是一下子达到了百里之遥。

    不然,城门口距离西湖可是不近,怎么可能一下子清晰感应到这两股气息?

    “小青,你察觉到了没有,好象有人暗中窥视?”

    而在李公甫的感知瞬间捕捉到小青姑娘和白娘子之时,白娘子突然心中警兆大生,秀眉微皱停下脚步,冲着身边一脸迷惑的小青问道:“你有没有感觉?”

    “没有啊姐姐,是不是弄错了?”

    小青仔细感应了番,没有丝毫异常感觉,摇了摇头一脸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