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天雷终于勾地火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天雷终于勾地火

    “不对!”

    白素贞一双秀眉皱得更紧了,顺着冥冥中的感应,手指翻飞一阵灵光闪动,伸手一指眼前突然出现一面圆光镜。

    “哇,姐姐好厉害,这是传闻中的圆光术吧?”

    小青大呼小叫满脸惊奇,眼中偷射十二分的羡慕。别看圆光术只是一门实用性小法术,可没得师长传授,以小青的道行却是摸索不出,只能羡慕嫉妒的看着白娘子随手施为。

    这就是有无师门后台的差别,也是异类修士的血脉差距,现实之严酷叫人心惊胆战,简直将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演绎得淋漓尽致。

    圆光镜中,露出一张肃正的大脸!

    远在杭州城门口的李公甫,好象感应到了什么,对着空气微微一笑,眼神带着莫名的戏谑。

    “竟然是他!”

    小青姑娘吓了一跳,尤其是李公甫那好象洞若观火的笑容,更是叫他心惊胆战,急声道:“姐姐快快停了法术!”

    “小青,你怎么了?”

    白素贞眼神微凝,瞬间撤了法术,满脸疑惑看向惊慌的小青。

    “那人。那人就是李公甫!”

    小青一脸心有余悸,苦笑道:“他好象发觉姐姐的法术窥探了!”

    “恩!”

    白素贞秀眉微皱,脸色沉凝点点头,缓声道:“那位确实不简单,竟能发现我的圆光术!”

    “走吧姐姐,这里不是多待的地方!”

    小青总有一种直觉,李公甫不仅察觉到了姐姐的法术,而且还知晓她们的所在,一刻都不想多待直直拉着白素贞的手到处乱窜。

    白素贞也没多说什么,她的神色一直都带者严肃和凝重,拿道叫她感觉极不舒服的窥视感依旧缭绕心头,好象从没逃脱对手的窥视一般。

    难道是他?

    想起刚才圆光境中,那位陌生男子戏谑的笑容,她的心不由猛的一跳,有一种被抓现行的尴尬。

    “小青,那位就是你忌惮不已的李公甫么?”

    白素贞一边跟着小青迅速远离,一边好奇问道:“确实有些不同凡响啊!”

    “姐姐,那厮一手刀术厉害得紧!”

    小青跟白素贞远离了刚才那处,这才松了口气轻笑道:“姐姐要是遇到了,可千万不要大意!”

    “能察觉圆光术的人类武者,我怎么都不可能小觑的!”

    白素贞摇头轻笑,眼神却突然变得锐利无比,淡然道:“再说,我也不是吃素的,有的是手段!”

    小青对此深以为然,这些时日的相处,叫她明白了什么才是有后台,什么才是出身高贵血统纯粹。

    白素贞随便使出的手段,就能叫她睁大眼睛满心羡慕。

    跟白素贞各种神奇法术层出不穷,还有完整传承不同的是,小青不能修炼到现在,完全靠的是体内稀薄的远古血脉,能让她修炼到眼下状况已经相当不易,更进一步的道路却是不知在何方。

    能够在峨眉山修炼成精,升天沐浴佛光禅唱之中,别看她一副条拖性子,其实很能沉得住气。

    要不是前路不明,不知道如何更进一步,她也不会这时候跑来人间游戏红尘,这不是没有办法么?

    直到她遇到了白素贞,就算没有那可笑的‘饶其性命要报恩’的借口,小青也不会离开白素贞身边的。

    异类修炼本就艰难,像是白素贞这等血统高贵有完整的血脉传承,又拜入玄门大能门下修得玄门正法的大腿,小青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这不,才短短一个来月时间,小青停滞不前的修为,在白素贞的信息指点下,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可就是如此,小青姑娘在面对李公甫,尽管只是区区一个影响时,都有一种心惊肉跳大祸临头之感,依旧没有与其动手拼命的信心。

    白素贞虽然不是十分明了小青此时的心态,却也没有硬要他跟着顶牛的意思,她也觉得圆光镜中那位人类武者不好招惹。

    有时是那种隐隐的窥视感一直都没有消退,尽管心灵没有示警,但她心中依旧忍不住生起丝丝阴霾。

    不过她此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恩人报恩,而后便直接抽身离去准备投入观音门下继续修行,以求早日证得道果。

    她却不知,此次出山她想要顺当返回,却是不太可能了。

    先不说与恩人的因果纠缠,就是暗中布局多年的佛门,也不会让她轻轻松松报完恩情转身就走。

    还有她那神秘的师门,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佛门利用自家弟子完成再一次的布局,说不得白素贞就要受些委屈了。

    有些事情,没想到的话一切都好,可一旦真的仔细深入的想了之后,难免生出细思极恐之感。

    青城山跟峨眉山虽然都在川蜀之地,却还是相隔了一段不短距离。

    白素贞刚刚渡过化形雷劫,却是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师门,而是‘不由自主’跑去峨眉山,恰好这是观音菩萨显灵,还是在普贤菩萨的到场。

    总之,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十分的古怪和巧合,也就是白娘子这样心灵纯粹,没有经历红尘磨练的小白,才能对此深信不疑。

    听了观音的引导之言后,竟然依旧没有返回师门,好象猪油蒙了心般,直接飞到杭州府找那位恩人。

    此间种种,实在值不得深思探究,佛门的手段也不可谓不厉害。

    就是不知,白素贞身后的师门,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

    “相公,怎么了?”

    另一头,刚刚出了城门,李公甫便察觉到了白娘子和小青姑娘的踪迹气息,同时一种被窥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顺着感应,对着虚空微微一笑,下一刻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便消失无踪,李公甫暗笑,心道白娘子还是挺谨慎的嘛。

    许娇容发觉了他的古怪,一边掀起窗帘欣赏外头风景,一边好奇问道。

    “无事!”

    李公甫笑着摆了摆手,之后一路顺当没再出现变故,一家花费了大半日时间扫墓表示对先人的孝顺,等一切妥当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姐姐姐夫,我想四处走走看看!”

    许仙突然开口,一脸的兴致勃勃,开怀笑道:“如此大好风景,要是不好好看上一眼岂不可惜!”

    “汉文你自己注意!”

    许娇容倒是没有反对,细声叮嘱了两句边和一脸莫名笑意的李公甫离开。

    这小子,是要跟白娘子见面的么?

    只是希望,不要表现得太过差劲啊,不然岂不是丢了他李捕头的脸?

    原剧之中,小白脸许仙绝对是个颜控,初一见到白娘子便色予魂授,要不是他这张脸还算招人,只怕迎接她的就是白娘子的雄黄宝剑了。

    “娘子,你说要是汉文在西湖边上,突然遇到了个心仪小娘子,红鸾星动了可怎么办?”

    李公甫和许娇容慢悠悠走在西湖的垂柳小路上,一脸闲适突然开口道。

    “相公说笑了吧,世上暗有这么碰巧的事儿?”

    许娇容妩媚的白了李公甫一眼,没好气道:“真要是如此我还巴不得呢,汉文有些死脑筋,要是他能自己搞定终生大事,我也就放了心啦!”

    李公甫宛尔,许娇容的要求可真低,原剧中她轻易就答应了许仙跟白娘子的婚事,估计就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不然,像是许仙这种几乎是入赘的婚姻,只要是个正常人,家中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就不会轻易答应这样的婚事。

    李公甫敢肯定,眼下的许娇容一定不会再同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眼界的不同,她的选择和处理方式自然也就不同了。

    原剧中的李家,虽然算得上小康之家,却是真正的平民百姓,李公甫虽然有点实权也就那样。

    小小县城都是熟人,只要他不是那等贪婪成性,狼心狗肺的冷血之徒,就绝对不会仗着手头那点权力胡作非为。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李公甫作为杭州府衙第一捕头,尽管依旧不是官身没有品级,可手头实权却相当惊人,可李家却是借此挤身杭州府城中档人家行列,也算得上富贵人家了。

    许娇容平日里交往的大多是富贵人家的太太小姐,思维方式已经慢慢改了过来,再不是那种小门小户的斤斤计较,却是绝对不会允许许仙做那入赘之宾的。这不仅仅只是有辱许家门风的事情,还可能影响到李公甫和李家的声誉。

    所以说,如果白娘子和许仙还是按照原剧的情况相识,并且想要结合在一起的话,最大的阻碍就是许娇容了。

    李公甫倒是无所谓,他前世当了多年皇帝和太上皇,什么事情都看淡了,什么规矩礼法都是那样,只要不妨碍到自身那都无所谓。

    可惜的是,许娇容可没有这等扩大心态,这两位的感情之路有得磨。

    就在李公甫和许娇容漫步西湖,难得的享受起了两人世界时,按照剧情发展小白脸许仙,却是遇见了正在到处寻访‘高人’的白素贞和小青。

    真真是天雷勾地火,小白脸就是受欢迎,白娘子一眼就看上了这厮,然后各种试探和邂逅,终于在大雨滂沱的西湖渔船之上,两人对上眼啦,一个郎一个妾有意的,不愧是流传千古的一对……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