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平淡如水起波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平淡如水起波澜

    小白脸许仙,终于跟白娘子勾搭上了,正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来的时候还一脸失魂落魄,可把许娇容给急坏了,又是问东又是询西的,最后李公甫实在看不过去,没好气道:“没见汉文一副被大美女迷住的样子么,娘子你就别瞎操心了!”

    “是么,汉文?”

    许娇容一脸狐疑,上下打量了许仙几眼好奇问道。

    许仙被道破心事,顿时一张小白脸涨得通红,急忙摆手辩解:“不是不是,只是初此相会……”

    “哦,你这是看上哪家娘子了?”

    许娇容顿时双眼放光,毫不客气打断了许仙‘此地无银三百两’般的辩解,满脸八卦道:“姐姐请媒人替你求娶如何?”

    “姐姐,八字还没一瞥呢,怎么就说到媒人身上了?”

    许仙嘴上如此,脸上却是露出一副向往神色,轻笑着摇头道:“况且白家小姐可是出身官宦家庭,能不能看得上我这穷小子还两说呢!”

    许娇容脸色一沉心头不喜,李公甫这时却是插话进来,没好气道:“呐呐呐,这就是你不对了汉文,你姐夫我虽然不是官身,却也在杭州城里算号人物,再说杭州城里也没姓白的官员啊?”

    心中却是暗笑,白素贞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难道还和剧情一样,把自己打扮成川蜀总镇的女儿?

    没人详查倒也就罢了,可一旦有心人真的花费力气去查,白素贞的说辞便处处都是破绽。

    就算川蜀之地真有这么号角色,又只有一个女儿又双双亡故,可假的就是假的,一旦揭穿那真是很尴尬啊。

    许仙被说得好不尴尬,连忙摆手解释:“姐夫,我不是那个意思……”

    “汉文,你姐夫说得不错,咱们李家在杭州城里也算中等人家,有你姐夫撑腰你可不是什么穷小子!”

    许娇容很是不满,瞪了许仙一眼没好气道:“再说,等你从医馆学成归来,你姐夫立刻就会赞助一家医馆给你,只要你有本事同样能在城里立足!”

    “是是是,是我的错,还请姐姐姐夫原谅则个!”

    许仙满脸不好意思,心头却是暖意汹涌,眼眶一红差点掉下眼泪,只觉有姐姐和姐夫撑腰,确实跟那位白小姐的差距没那么大了。

    “我说汉文呐,你小子不错,竟然连人家小娘子的姓名都弄清楚了,说说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公甫脸上挂着古怪笑意,追问许仙详情。

    小白脸许仙显然心中也是暗暗高兴,受不住他的催逼直接将事情竹筒倒豆子般全部倒了出来。

    这厮跟白娘子的相会,跟剧情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此时的白娘子住在城外的镇子里,并不是由仇王府改造的白府。

    难怪之前一直没发觉白娘子和小青姑娘的踪迹,原来她们并没有进城啊,也不知道是她们之中哪位这么警惕?

    从小白脸许仙口中,果然轻松探出那位姑娘名唤白素贞,乃川蜀总镇孤女,目前投奔亲戚不成暂居杭州城外。

    看小白脸那一副怜惜的神色,李公甫真想告诉他真相,就不知道这厮突然听闻,自己看中的姑娘是条蛇精,是个什么反应?

    从许仙的话中,李公甫无语察觉,这厮跟白娘子简直就是天雷勾地火,从见面到互有好感,再到情素暗生简直快得不可意思。

    白娘子涉世不深,一心想着报恩也就罢了,可许仙怎么说也是见识过不少美女的啊,怎么就这么没定力,实在丢人的紧啊。

    “相公你看,难得汉文看上了白娘子,听汉文的话那位白娘子对他也是颇有好感,你看咱们是不是帮帮汉文?”

    许娇容倒是没想按摩多,一心想将许仙‘嫁’出去,毫不容易等许仙有看上的姑娘,而对方姑娘也是颇有意思,她哪里还坐得住啊?

    “姐姐……”

    许仙大窘,脸色浅薄很是不好意思,可看他那副欲言又止,却又不知该如何述说的样子,显然心中也相当的心动。

    果然啊,小白脸就是受欢迎!

    李公甫翻了翻白眼,心道要是许仙是个麻子脸,看白娘子有没有这么强烈的嫁人意愿?

    “好了好了娘子,就让汉文自己先折腾一阵,等时机差不多了咱们再插手不迟!”

    他真有些哭笑不得,封建社会的婚姻嫁娶可不简单,尤其像白素贞这种孤女嫁娶更有讲究,不可能男女刚见了面就谈婚论嫁。

    先不说许仙是不是只是看中了白素贞的相貌,白素贞那边也不可能太过随便,否则就是于礼不合,很是受人非议的。

    白娘子如果想要为许仙后,只要寻个媒婆或者老妇稍稍打探一番,就不会太过随便,否则这桩婚事想要得到众人承认还是相当困难的。

    ……

    不说小白脸许仙如何想方设法,琢磨着与白娘子的再次会面,以这小子那脸薄的性子,起码还得纠结好几天,直到最后实在受不了心中思念才会真的出手,之前却是不用太过指望。

    清明一过,宁采臣从钱塘赶来,听闻许仙在清明时节的艳遇,很有些羡慕嫉妒的意思,笑着调侃打闹了一番才算罢休。

    他已是有婚约在身了,再说之前郭北县兰若寺一行,让他经历了一番感情波折,此时虽然跟许仙年纪差不多,却是很有那么点老鸟架势,并没有太过在意。

    李公甫回到府衙,依旧过着波澜不惊上差下衙的悠闲生活。

    杭州府城的治安,经过之前一年多的整理,已经相当不错,说不上没有黑暗一面,但是那些帮派以及青皮混混都老实规矩多了,起码不会有光天化日之下做那人神公愤恶事之举。

    就是那些仗着家世或者钱财不将衙门捕快放在眼里的浪荡公子哥,他也有的是手段对付,人家还不知道出手的是何人。

    总之,眼下的杭州府城治安环境相当不错,而李公甫这样的第一捕头,除非是大案要案,又或者涉及到了灵异之类的案子,否则劳动他亲自插手的事务真心不多,他只需要把握大方向做好监督即可。

    这日下衙回家,刚刚脱掉公服换上家居常服,许仙便满脸红光兴冲冲跑了进来,打了招呼后凑到李公甫身边,犹豫着说道:“姐夫,有件事儿想请你帮忙……”

    “有什么事直说就是,跟姐夫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李公甫淡淡扫了这厮一眼,敏锐的感知瞬间感应到其身上的丝丝熟悉妖气,心中轻笑这家伙终于跟白娘子接上头了,这都快半月时间过去了,不容易啊。

    “咳咳,姐夫是这样的……”

    许仙脸色发窘,结结巴巴将话说了一遍,最后满脸期待望了过来。

    事情很简单,许仙今天壮着胆子终于上门见了白娘子和小青姑娘,其中的暧昧气息自不待言,看这厮满脸红光的架势,就知道心里美得冒泡了。

    只是临走前,白娘子抱怨了临时居所不够宽敞,她想在城买处宅子定居下来,许仙自然大喜过望,以后大家都住在城里,自然多了许多的接触机会。

    可是白娘子看上了城里威武侯府那处荒废宅子,想要买下却又不知合不合理,听说许仙姐夫乃是衙门捕头,所以想来问上一问。

    “姐夫,反正那宅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卖给白小姐,衙门也能得一份收入不是?”

    许仙心中忐忑,做着拙劣的说服工作。

    他哪里不知,威武侯府很有些犯忌讳,之前也不是没有劝说白娘子,可是听其丫鬟小青姑娘说,白娘子之前看上的可是仇王府,这可把他吓的够戗,急忙劝住了白娘子的不智之举,拍着胸膛保证回家就问姐夫。

    “你这家伙,为了娶娘子也是够卖力气的!”

    李公甫白了这厮一眼,轻笑道:“这事很简单,只要那位白娘子交付足够的购买银子,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许仙闻言大喜,忙不迭拱手道谢:“谢谢姐夫,谢谢姐夫!”

    吃饭的时候,许娇容听到了消息,倒也欣喜叫许仙好好把握,至于衙门里的事情她不懂也不会胡乱插嘴。

    第二天上衙的时候,他把这事跟钱通判还有周府尊说了一嘴,果然这两位只是表示了一下惊讶,便轻易答应了下来,甚至价格方面还给得相当优惠。

    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许仙,果然又引得这厮一阵欢呼雀跃,要不是傍晚就关了城门,他恨不得立刻飞到白娘子的临时居所告之如此大好消息。

    这些事情李公甫自然不会亲自参与,跟衙门里的官吏打好招呼后便放在一边,清明过后近一月后夏侯回来了。

    只是叫他吃惊的是,这厮一副精气亏损严重萎靡不振的样子,一条左胳膊更是差点被废,身上多处受创差点伤了根基,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弄成这么一副鸟样的?

    “夏侯你这是怎么了?”

    李公甫一边帮他查看处理伤势,一边好奇问道:“不是回家祭祖么,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夏侯脸色苍白没好气道:“别说了,真是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