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霉运冲天青白入城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霉运冲天青白入城

    “到底怎么回事?”

    李公甫脸色严肃心中却是好笑,夏侯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霉星,到哪都与倒霉二字脱不了关系。

    之前在郭北县兰若寺,要不是有他在的话,只怕这厮一个大意下,就被树妖姥姥直接秒了。

    结果搬到了杭州府城,却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被心中藏有火气的小青姑娘打上门,最后一番大战搞成重伤。

    可这才过去多久,清明时节回乡祭祖,结果回来时又是这鸟样,实在叫李公甫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用不用这么倒霉,简直跟个扫把星似的,到哪都免不了一场血光之灾。

    “别提了,真是倒霉透顶啊!”

    说起这事,夏侯也是一脸郁闷,看他的脸色几乎有憋得吐血的冲动,李公甫也就没开口继续刺激了,静静聆听他的‘悲伤’故事。

    原来,这家伙回乡祭祖一路上都没出什么事情,顺顺利利向先人表了一番孝心,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却是出了事情。

    回来的路上,因为错过宿头,他又宿在一座荒芜的寺庙里,李公甫也不禁感叹,佛门势力之盛叫人瞠目结舌,几乎到处都有香火鼎盛的佛寺,还有荒芜废弃的寺庙。

    “我说夏侯兄弟,难道你在兰若寺还没受够教训么?”

    李公甫好笑,没好气道:“别说,事情肯定出在这破庙里头,你也真是记吃不记打啊!”

    “我自认实力已经大进,就算再次遇到千年树妖,也有一拼之力,就算干不过跑路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夏侯苦笑,郁闷道:“可是这次的情况却十分特殊,真是见了鬼啦!”

    原来,他进入荒芜的破庙没多久,从庙中墙壁的壁画中,突然走出来一位书生,把他吓了一跳。

    经过询问,这位名唤朱孝廉的书生,原来误入了荒寺中的壁画世界,刚刚从壁画世界出来。

    夏侯这才发现,这是一面会动的壁画,看似花团锦绣一片仙境风景,可根据他敏锐的高手直觉,却发觉其中的不妥之处,其中井有妖气隐隐流转。

    结果出于好处,他按照书生给出的方法入内一探,可才刚刚入内便遭遇了狂风暴雨一般的偷袭,根本就不等他做出反应便被重创。

    所幸他实力强横,又顺着来时的通道跑了出来。等他好不容易稳住伤势,再看那一副壁画时,只见原本花团锦绣的仙境画面中,多出了一夺妖艳之极,叫人看上一眼便觉心神晃荡的奇花。

    这要是换个普通人,只一眼可能连魂魄都能被吸出体外,直接被墙壁上那朵奇异的鲜花吸走一般。

    夏侯尽管精神饱满意志坚定,却是依旧受起感染精神受了创伤。

    心头发寒之下,便要出手毁了那面壁面,结果心中刚刚起念便觉天旋地转,人已经从荒芜的寺庙中被抛了出来。

    所幸他已不是小白,知晓厉害不敢再冲进去蛮干,直接拖着受伤之躯返回杭州府城。

    李公甫摇头感叹,没好气笑道:“你这家伙跟这些妖邪之流倒是有缘!”

    夏侯也是感觉十分尴尬,无奈道:“谁知道随便一家破庙,竟然存在这样的恐怖玩意,以后打死我也不进荒庙了,实在太危险!”

    “小心无大错!”

    李公甫点了点头,心中一动当即反应过来,尼玛这不是画壁中的情节么?

    虽然他在现代之时没看过这部电影,却是通过网络了解了一鳞半爪,好象里头有个厉害的家伙叫姑姑吧。

    “你遇到的那处荒芜寺庙在哪里,要不要我帮你去报仇?”

    李公甫只是一转念,却是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夏侯解决不了的事情多了去啦,他不认为那面画壁中的玩意能够给他制造麻烦。

    “青州,距离杭州城太远了,有机会的话就去找回场子,没机会的话那就算了!”

    夏侯却是并未太过在意,自从遇到李公甫以后,他遇到的强手已经太多,心态已经逐渐恢复了平静,再不复之前的狂傲目中无人,这次在画壁里吃了大亏,却也是他莽撞所故。

    如果他事先多方查探,先弄清楚那面画壁的具体来历,又或者其中的存在究竟是什么,又有何实力,也就不会吃那么大苦头了。

    “看得开就好!”

    李公甫点了点头,赞许道:“这世上强者多了去,总不能遇到一个就挑战一个吧,量力而为才是正理!”

    夏侯点了点头表示受教,和次的经历纯属倒霉催的,他也真没心情刻意找茬,以后遇到了再说,没遇到的话也就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对啊,以你的实力,路上伤势一概好了大半才对,不会伤得如此凄惨,甚至差点损了根本吧?”

    李公甫回头一想,立刻发觉了不对,冲着夏侯没好气道:“有什么事不能直说么,你这伤势恐怕不单单是在那壁画里产生的吧?”

    “就知道瞒不过李捕头的法眼!”

    夏侯苦笑,郁闷道:“回来的时候我又去了趟郭北县,那时我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准备跟燕赤霞碰个面叙叙旧!”

    说到这里,摇头苦笑道:“谁知道在兰若寺附近一带,正好遇到燕赤霞和玄心正宗的家伙,正联手跟两位浑身妖气弥漫的家伙大打出手!”

    “结果你没能忍住出手,被战斗波及伤上加伤?”

    李公甫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夏侯兄弟怎么啥‘好事’都能撞上?”

    同时心中泛起古怪,竟然还有妖邪之流在兰若寺周围晃荡,看来黑山老妖的来历确实很不简单。

    只是燕赤霞也就算了,剑侠中人侠义为先,没想到玄心正宗的家伙又跑去那边找事,看来这些家伙手里握着什么秘密啊。

    不过他没兴趣知晓,只要燕赤霞没事就好,管其他人去死,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既然玄心正宗的修士不怕死那也没必要拦着,真要出了事情也是他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李捕头料事如神!”

    夏侯苦笑,摇头郁闷道;“也是我托大没防备,那两个妖人突然使出法术攻击,我被他们喷出的内火烧伤,总感觉精神不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李公甫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算你运气不错,那两妖邪喷出的内火,能够焚烧武者精气,你这还是运气好并没有沾染多少,不然现在你能不能直着进入杭州府城都难说!”

    夏侯闻言脸色一变,苦笑道:“难怪觉得精神老是不济,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不知道还有没有得弥补的机会?”

    “无妨,你没有被正面击中,只是受了波及并不严重!”

    李公甫轻笑,淡然道:“你又不明养神蕴神之法,所以才有如此状态,待会我传你一片凝神观想术,最多一个半月时间便会恢复如初!”

    “那就多谢李捕头了!”

    夏侯道了声谢,笑着道:“此次郭北之行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我已知晓燕赤霞那家伙的飞剑之术提升迅速,已经登堂入室颇具火候了!”

    “你我从郭北回来后都有极大提升,燕赤霞自然也不会例外!”

    李公甫一点都不意外,淡淡点头道:“好好养伤,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等身体好了之后,我带你去见识真正的千年大妖!”

    说完,还嘿嘿一笑露出神秘笑容。

    把夏侯身上的伤势处理妥当后,留下几份药膳方子以及注意事项,交给南城无名武馆雇来的丫鬟之后,李公甫便转身离开了。

    今日他还有事在身,根据小白脸许仙的居中传话,白娘子和小青姑娘今天就要进城,交纳购买威武侯府的银子并准备修缮事宜。

    买房的银子哪来的,李公甫只稍稍打探便心中有数。小青姑娘之前做了大半年的剪径小贼,尽管都是小打小闹并没弄出多大动静,手头也积蓄了不少银子,足够购买那片荒芜宅院所需。

    另外,城外的几家土豪劣绅家中,最近大半年也是频频失窃,因着数目相对于这些家伙的家产并不是很多,加上偷盗的手段又十分古怪,虽然在当地闹出了不少风波,却是没有惊动府衙。

    所谓衙门大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杭州府衙的情况没那么夸张,可下面乡镇的土财主想倾动府衙出面,那花费的银子却是绝对少不了,被盗窃的钱财还不一定追得回来,性价比实在不算高也就没有惊动府衙。

    尽管如此,李公甫确实对下面乡镇的失窃案洞若观火,知道这都是小青姑娘的杰作。

    民不举官不究,加上那些倒霉的土财主名声不怎么样,他虽然心中清楚盗贼是谁,却也没有多管闲事的想法,有了这批盗窃来的银子,想比等小青姑娘和白娘子入城后,日子依旧能够跟剧情那般过得富贵无比。

    只是如此一来,小白脸许仙吃软饭的嫌疑摘都找不掉,也不知道这厮到底受不受得了旁人的闲言碎语。

    怀着某种好奇心理,李公甫打算见一见闻名已久的白娘子,当然必要的警告是少不了的,小青姑娘实在太过肆无忌惮了点。

    杭州城门口,一两富贵之气十足的马车,在一干护卫的保护下,慢慢进了杭州府城,车里不时传来女子清脆悦耳的娇笑:“姐姐,咱们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