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癞蛤蟆精王道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癞蛤蟆精王道灵

    “天灵灵地灵灵,三茅道君显真灵。”

    钱塘县某条街道街头,一位茅山道士打扮的家伙,一边摇铃一边乐呵呵说道:“大家排好队,贫道手中的符水数量足够,半贯铜钱一瓶,童叟无欺价格公道,药到病除勒!”

    李公甫一身便装,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哭笑不得,更叫他感觉好笑的是,那位茅山道士身上,玄门道气之中隐含浓郁到化不开的妖气。

    显然,这又是一位得授玄门正宗传承的妖修,只是功夫火候不到家,加上心性太差所致。

    不然,真正的玄门修士,又岂会做那在井中放毒,而后通过施房解药敛财的龌龊手段?

    此乃大损阴德之事,对修行绝无好处!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眼前吆喝得震天响,满脸红光收钱收到手软的茅山道士,要么没有得到茅身真传,要么就是自身心性不够出了问题。

    可不管如何,眼下这等骗人钱财之举,却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没错,李公甫从府城城隍顾雍口中得知所谓的疫病内情后,第二天便带着手下心腹捕快,秘密赶赴钱塘。

    果然,在当地城隍王延的帮助下,瞬间就锁定了目标,始作俑者就是眼前招摇撞骗的茅山道士。

    王道灵!

    一只癞蛤蟆精,新白娘子传奇世界里的反派配角,不过折腾了几下就被小青姑娘杀死的垃圾货色。

    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此时正是‘疫病’扩散人心惶惶之际,没见那些购买所谓灵水的百姓有多疯狂么?

    他要是这时候上去抓人,保不准人没抓到便引起民变了。

    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做,等王道灵收了摊子之后再收拾也不迟。

    朝身边几位心腹捕快打了个眼色,几人便走进旁边的小酒馆,随便要了几个凉菜和一壶小酒,一边吃喝一边盯着忙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的王道灵。

    李公甫摇头感叹,真搞不懂这些妖修,怎么对人间的钱财看得如此之重?

    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层次,餐风饮露不过等闲,基本上已经可以辟谷,讲究点或者说得到正道传承的妖修,甚至连任何杀生之事都不愿轻易沾手,生怕沾染了因果给以后的进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是小青姑娘,她偷盗收集银子,也只是一种恶趣味罢了,算是一种游戏风尘的手段,只是这种手段叫官府衙门深恶痛绝罢了。

    像是癞蛤蟆精王道灵这样,为了赚钱甚至不惜损伤阴德,却是叫他大开眼界,除非他以后不想着更进一步,否则随着实力越强距离死亡也就越近。

    就算他不想着实力提升,因果牵连之下也少不得被人降妖除魔了去,原剧中他的修为跟小青差不多,结果却是被小青轻易干掉,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因素。

    只是,让李公甫有些疑惑的是,这家伙怎么跑来钱塘作恶了?

    想不通也就懒得多想,等抓住了这厮之后,再慢慢泡制不迟,真以为人间就没好手能够对付得了他么,天真啊。

    时间匆匆流逝,很快天色昏暗时至黄昏。

    王道灵经过一天的辛苦忙碌,看着钱袋子里那满满当当的铜钱,不用数就知晓起码有数百贯,顿时乐得见眉不见眼振奋之极。

    好不容仪将最后一位买灵水的顾客送走,没有理会远处围着的那一圈眼巴巴的穷鬼,直接收拾摊子准备返回居所。

    可是突然之间,心中竟然莫名升起丝丝不安,他顿时吃了一惊脸色微微一变,一双大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粗浅的神识瞬间蔓延,将周围数百米之内的所有气息全部纳入掌控。

    没发觉什么问题啊?

    脸上的神色一僵,心中的不安更甚,好似附近有恐怖的存在暗中窥探一般,让他的心神频频示警。

    心中泛着嘀咕,手脚麻利之极甚至有些狼狈的将摊子收拾好,一点都没有迟疑直接大步流星离开,好象身后有什么恐怖存在追击一般。说不出的狼狈与惊慌失措。

    咦,这厮竟然有所察觉?

    见到王道灵如此惊慌失措的摸样,还有刚才那一闪而没的精神能量波动,他瞬间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古怪笑容。

    玄门正宗道法,果然名不虚传!

    李公甫可不认为,单凭区区癞蛤蟆精的本能,就能发觉冥冥中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不小,换作小青姑娘来了也不行。

    而王道灵能在松懈的时候发觉什么,这肯定就是玄门正宗道术的作用。

    “走,咱们跟上去,不要叫这家伙跑了!”

    李公甫不紧不慢放下酒杯,慢悠悠起身付了酒钱之后,这才带着几位心腹捕快,隔着起码有一里之远,遥遥锁定了王道灵的气息,除非他瞬间施展百里遁术,否则根本就不要妄想能够逃离他的追捕。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王道灵匆匆而走满心惶恐,心中的那股警觉不仅没有消失,一直都缭绕心田,时刻提醒他被人给盯上了。

    脸上露出一丝惶恐之色,额头不知何时已密布一层冷汗,心思电转间体内法力连来年运转,意念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将周围半里方圆来回扫荡,可就是没察觉丝毫异常。

    凭借踩点时摸清的城中道路,这厮专挑那种偏僻又杂乱的小巷战钻,还不时来个回马枪,可让他惶恐不安的是,依旧什么都没察觉。

    垃圾就是垃圾,一点子反侦察能力都没有,这厮是怎么混到现在还没被人给灭了的?

    王道灵的一举一动,根本就逃不脱李公甫的灵敏感应,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讥讽,不管王道灵如何折腾,他就是落在后头一里之遥不现身,先把这厮这厮吓个半死再说。

    “李头儿,咱们好象绕了几个圈子吧,一直都在这附近打转转?”

    跟着一同行动的捕快,不仅是李公甫的心腹同时也都是钱塘人,之前一直在钱塘县衙当差,对城里的道路比王道灵还要熟悉,走了没多久就发觉了不对,开口问道。

    “无事,跟前面那位茅山道士玩玩而已!”

    李公甫摆了摆手,脸上神色平静脚下速度不紧不慢,悠然笑道:“这家伙还有点警惕性,竟然带着咱们绕起了圈子!”

    “李头儿,不过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道士而已,何必跟他虚耗,咱们直接动手抓人就是!”

    另一位捕快满脸不解,满脸肃杀道。

    “抓人?”

    李公甫斜瞥了这厮一眼,淡然道:“你以为这道士,就这么好抓?”

    那捕快一滞,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小心翼翼问道:“李头儿,前面的道士,莫非也身具异术不成?”

    这位也是跟随李公甫,前往郭北见识过世面的主,知晓世上真要谣魔鬼怪之流,同时也有身怀异术的异人。

    尽管李公甫返回杭州府城之后,好象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衙门公差,再也没有参与郭北县那样的惊人案子,可他和身边同伴却是知晓,李头儿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比较的。

    因为如此,他们几个私下里可是刻苦修炼了李头儿传下的锻身功夫,没想到效果竟是出奇的好,此时他们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另外三位捕头,在府衙之中也是数得着的角色。

    可他们心中清楚,以他们此时的实力和武艺,真要碰上了身怀异术的家伙,只要倒霉一途绝无还手之力。

    如今听得他们追击的道士可能身怀异术,心中的浮躁顿时消散,老老实实听从李公甫的安排,绝对不会胡乱出头。

    开什么玩笑,胡乱出头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有李头儿这样的大高手顶在前面,他们又何必充那英雄好汉?

    “李头儿,难道你也对付不了那妖道么?”

    不过转念,他们又想到了一个可怕结果,顿时心头寒气大冒惊声问道。

    “你们几个,胡思乱想什么呢?”

    李公甫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自然有把握将那厮轻松拿下,可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钱塘县城,要是一不小心泄露了打斗余波那就是死伤一片,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冒这样的风险干甚?”

    几位捕快顿时面面相觑,原来李头儿担心的是这个,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是代表衙门来抓人的,可不能在城里引发大规模死伤的骚动,不然后果就相当难以预料了。

    王道灵脚步匆匆,自然不知道身后捕快的议论,此时他已逐渐恢复了冷静,毕竟走惯了江湖,知晓现在情况不明还是不要自乱阵脚的好。

    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女子的娇声浪语,以及男子的打情骂俏声,顿时心头一动脸上露出一丝猥琐笑容。

    脚下一动,他立刻转变了前进方向,不过一会就绕道了一处脂粉香气弥漫的院子侧的巷子里,用力拍了拍侧门,等到门开了他一把铜钱撒出去,那位满脸不悦的开门人顿时点头哈腰好不热情,将王道灵引了进去又关紧了侧门。

    “咦,王道灵这厮好不作死,竟然进了这样的地方?”

    不久后,李公甫带着手下赶了过来,感应到院子里的脂粉气,还有那叫人作呕的污秽之气,顿时脸色一变露出一抹森森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