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茅山道士要抢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茅山道士要抢人

    惨!惨!惨!

    眼下的癞蛤蟆精王道灵,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突然之间挨了李公甫不知道多少记凌厉炮拳,尽管都是隔空的炮拳气劲,以李公甫在内家拳上的造诣,也足够他好好喝上一壶的。

    偌大一只癞蛤蟆,这一刻犹如风中落叶,被一记连着一记凌厉霸道之极的泡拳气劲,震得惨叫连连喷血不止,巨大如成年水牛般的斑斓丑陋身躯,更是犹如一个大气球般连连倒飞,将身后的古木大树全部砸断砸倒,一片片枯枝败叶伴随滚滚尘土冲天而起,几如地龙翻身声势惊人之极。

    更加恐怖的是,癞蛤蟆身上一个个丑陋不堪的毒包疙瘩,在连绵炮拳气劲轰炸下,纷纷破裂溅出道道黄黑色恶心浓液,其上不仅有剧毒同时也有极强腐蚀性,一路飞溅被祸害的树木泥土地面可不在少数,简直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鲜血箱喷泉一样不断狂涌,地面一摊一摊的小血泊触目惊心!

    “看你还有何本事跟我炸刺?”

    李公甫冷笑,感应到了癞蛤蟆精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轻笑着收手而立,慢悠悠走了过去准备抓怪。

    呱!

    可就在他距离被打得惨不忍睹的癞蛤蟆精不足三丈时,突然装死的癞蛤蟆精猛的翻身纵跃,张开那张恶心的丑陋大口喷出一股带着彩烟的火柱。

    火柱温度不高,竟带着惨淡的碧绿之色,犹如利矢劲射直奔李公甫而去。

    “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

    李公甫冷笑出声,胸膛猛的鼓起呼出一口浩荡长气,呼的一下猎猎风声不绝,竟带上叫人难以置信的恐怖吹刮之力,直接将碧绿火柱喷得倒卷而回。

    呱!

    此时的癞蛤蟆精却是早早高高纵跃而起,没有受到倒卷而回的碧绿火柱影响,嘴里发出一声响雷般的怒喝,张嘴一道长长鞭影劲风横扫,犹如闪电一般朝李公甫卷去。

    快快快,癞蛤蟆精的这一手实在太快,就是以李公甫的高超眼力都难以捕捉,只见到一道残影席卷,下一刻边劲风扑面还带着恶心的腥臭扑鼻而至。

    呵呵……

    李公甫眯缝着眼睛,不要说惊慌了就连惊讶的神色都没有丝毫,一双大手混事化作漫天掌影,凌厉霸道恐怖之极的掌劲,犹如密集雨点又如气劲之墙,带着不可一世的启示呼啸而出。

    那道闪电般疾射而至的鞭影,甚至连掌影形成劲风外围都难以突破。尽管速度飞快在周围游荡一圈,却是根本无有空隙给它钻入。

    下一刻,漫天凌厉掌影,混合无穷霸道气劲临身,身在半空的癞蛤蟆精大眼中露出绝望之色,本就一片狼籍的巨大身躯,犹如皮球一般被轰飞出去,碧绿的鲜血长空抛洒好不凄厉。

    这下,癞蛤蟆精王道灵真的遭受了致命重创,重重砸落在地后气息微弱之极,一双灯笼大眼布满灰暗的死气,周身伤口疯狂的流着碧绿鲜血,一副已经离死不远的熊样。

    咻咻咻……

    李公甫停下漫天飞舞的掌影,随手扯下身周几根缠绕古树的树藤,轻轻一抖树藤犹如灵活长蛇凌空飞舞,瞬间跨越近十丈距离,将躺在坑中一动不动的癞蛤蟆精缠成一个大粽子,这才施施然上前准备收获战利品。

    “无量天尊,这位善信慢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断喝从林子深处传来,三道身周缭绕玄之又玄青气的道士漫步而出,一个个衣袖飘飘真有那么点得道之士的味道。

    “三位苍头芦苇这么长时间,从城里一直追到这里,直到现在才出来还真是叫人不爽啊!”

    李公甫哪里会理会,手腕一抖被捆成粽子的癞蛤蟆精犹如飞球一般落在身旁地上,这才回头淡笑开口。

    不等三位颇有气势的道士开口,李公甫再回头冲着树林另一个方面冷笑道:“你们这帮秃驴,不是一向都讲究降妖除魔的么,怎么就任由这只蛤蟆镜在城里施毒放解药赚黑心钱,莫非这头癞蛤蟆跟你们佛门也有关系不成?”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西游记,里头的妖怪有后台的都可免死,没后台的基本上都被打死了。

    孙猴子应该是很郁闷吧,合着他们师兄弟几个冒着生死危险,成天打生打死,闹到最后发现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次两次就算了,可是次数一多以猴王的性子也受不了啦,最后一遇到麻烦直接向西方求援,不管是否西方刻意制造的灾难,反正它是懒得出手多管闲事。

    “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

    从林子的另外一头,两位和尚也走了出来,身上弥漫着一股详和光芒,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详之感。

    “啧啧,今天这是什么日子,佛门和道门两家都来人了!”

    李公甫啧啧称奇,一指被捆成粽子气息微弱,一副随后都有可能隔屁的癞蛤蟆精笑道:“没想到这厮的面子竟然如此之大,一下子引来佛道两门的高人,真是叫人意外啊!”

    说着,眯缝着眼睛轻笑出声,一副和善可亲的架势,心中却是相当不爽。

    没错,他在县城之时,就发现了这两波人手。

    这也是他没有当场动作抓捕癞蛤蟆精的主要原因之一,除了不想在城里闹出骚乱之外,也不想给这两门好手任何可趁之机。

    要是他就这么将眼下的癞蛤蟆精丢到钱塘,肯定会引发骚动的,这么大一只癞蛤蟆,傻子都知道肯定不正常啊。

    要是这时候佛道两门好手打着降妖除魔的旗号要人,他是给呢还是不给?

    他确实不在乎佛道两门好手如何,却不得不考虑引发百姓骚动的麻烦,这才一路跟随让癞蛤蟆精王道灵跑出了城。

    只是没想到,佛道两门的好手却是依依不舍,竟然也跟了过来。

    这就叫他相当不爽了,尼码这是什么意思,觉得他李某人好欺负不成?

    如果这两家好手真这么想的话,他不介意好好教教他们什么叫做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无量天尊,贫道乃茅山门下……”

    三位道士脸上青气一闪,其中年龄最大的那位朗声开口。

    “好啊,这只癞蛤蟆也修炼了你们茅山道术,莫非就是你们茅山放出来祸害人间的?”

    李公甫冷笑,毫不客气打断了这厮的辩解,怒道:“没想到你们还敢出来,怎么觉得能对付得了李某人?”

    说着,脚下一顿,地面微微一颤,以其脚尖为点,一股肉眼可见的波浪朝着三位道士蔓延而去。

    “不好,大家小心快快退开!”

    如此惊人一幕,让为首道士脸色大变,大喝一声身形陡然冲天而起,另外两位道士的速度也不慢,纷纷向两旁电射而出。

    砰!

    那股泥地卷起的波浪,却是在三位道士瞬间撤离后,在他们之前所立之地轰然炸开。

    泥土飞溅枝叶横飞,一股烟尘之柱悠然而起,等到三位道士再回头观看原本所立之地时,不由脸色都变了。

    只见一个直径半丈,身达半丈的深坑突兀出现,他们三位要是没有及时离开的话,那后果真真不堪设想。

    “太过分了,以为我们茅山道士好欺负不成?”

    为首道士怒喝出声,体内法力迅速流转剑指往李公甫一挥,怒喝道:“飞符之剑,阁下也接我一招试试!”

    突然一阵青光闪烁,一道符剑从道士袖口飞出,迎风就涨瞬间变成一柄长足有半丈,宽也有手掌大小的长剑,周身密密麻麻全是符文秘咒,一道青青玄光将符剑包围,突然好似一道流光朝李公甫电射而至。

    砰!

    李公甫身形不动如山,突然伸指轻轻一弹,手臂闪电般探入蒙蒙青光之中,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刚才好似电闪一般的符剑突然现出身形,周身青光涣散剑身也跟着摇摇晃晃,一副喝醉了酒的摸样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好好好,阁下好本事,再接我师兄弟几张符纸试试?”

    那位出手的茅山道士脸色难看之极,没想到自己的出手却是如此轻易被破,一时心神激荡怒喝出声,猛的一拍腰间包裹,手中掐决念念有词:

    “天灵灵地灵灵,三茅祖师显神威,弟子借火驱妖邪,疾!”

    法决一定,腰间的包裹中突然飞出一道红芒闪烁,带着炽烈气息的黄符,与此同时另外两位茅山道士的念咒也跟着结束,同样两道红芒耀眼的黄复电射而出,呈天地人三才之相朝李公甫围逼而去。

    “阿弥陀佛,施主小心,此乃茅山爆火符!”

    两外一边的两位和尚突然告宣佛号,貌似‘好心’提醒道。

    啧啧,真真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两和尚不安好心啊。

    咻咻咻……

    李公甫眼神一凝,感应到那三道黄符之中的滚烫热量,脸上露出冷冷微笑,突然伸指凌空虚点,顿时三道凝练霸道之极的指风呼啸,同样按照三才之势电射而出,于半空中与那三道携带火热能量的黄符狠狠撞在一起。

    轰!轰!轰!

    顿时三声巨响之音犹如雷霆轰鸣,三团炽烈火球突兀出现,而后好似发生了裂变一般突然散开,虾作漫天火星四下抛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