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深不可测的背景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深不可测的背景

    从城隍庙出来,白素贞和小青都有些恍惚……

    这次的城隍庙之行,给她们姐妹带来了太多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原来,杭州府看似平静安详的背后,却是暗流汹涌。最叫她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按照李公甫嘴里隐隐透露出的信息,佛门的布局和所谓的‘天地大势’,竟然跟她们姐妹息息相关?

    她们又是何德何能,能够担此‘大任’?

    很想怒斥李公甫乃‘无稽之谈’,可城隍顾雍的表现,却是间接证实了李公甫的说法,叫她们姐妹心头拔凉拔凉的好不惊慌。

    脚步匆匆好似身后有什么可怕存在追击一般,白素贞和小青一路急急返回临时所居院落,吩咐下人她们有要事处理不见外客,许相公来了都不见,这才闭起门来忧心忡忡小声商讨。

    “姐姐,你看咱们答应不答应?”

    就是以小青的胆大包天,此时也惊得面无血色心头惴惴,一关门便迫不及待开口问道,嗓音不知不觉都变了调子。

    “先看看再说吧!”

    白素贞叹了口气,心中说不出的郁闷。

    此次城隍庙之行,李公甫最重要的目的,同时也是第三件事,便是希望有情况的时候,白素贞和小青姑娘能够搭把手。

    至于所谓的‘情况’,自然就是不守规矩,或冲着普通人,或冲着白素贞而来的修行中人了。

    白素贞没有一口答应,只推说回去好好考虑一番。

    这就是她郁闷的地方,此次下得凡间,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报恩好不好,根本就不想参合进一些莫名其妙的纷争中。

    小青显然心中也很有顾虑,一向性子活泼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这次也难得的退缩了,在李公甫提出要求后,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回到家里,才松了口气,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如果还是之前大家装糊涂的状态,她们也就没这么多烦恼,大不了当作不知道就是。

    可是李公甫把话挑明了,这就叫白素贞和小青有些坐蜡,白素贞的报恩对象还捏在人家手里呢,要是不答应的话,其报恩之旅肯定遥遥无期。

    没有李公甫提醒的话,白素贞还可以不管不顾玩私奔那一套。可是现在既然明白其中的麻烦,她自然不可能坑了自家恩人,不然恩情还没还上又添因果,那才叫真的倒霉呢。

    而以白素贞此时的心理状态,也不想参与其它修士之间的纷争,沾染不必要的因果又是何苦来哉?

    “可恶的李公甫,竟然给姐姐出了这么大一难题,这家伙真是不安好心啊!”

    小青满脸不岔,心中对李公甫自然岔恨之极,要不是自觉打不过的话,只怕此时已经飞去找李公甫算帐了。

    “算了小青,李捕透露的信息,要全是真的的话,那还真不是估计针对真纳们姐妹!”

    白素贞苦笑,从李公甫的话中,以她的聪慧哪能猜测不出真相?

    只是真相太过惊悚,她不愿相信罢了。

    可是心中,却已经生出了怀疑的种子,只待然后的事态发展,只是希望她的担忧不是真的就好。

    “不可能的!”

    小青猛一摇头,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住口,朝着白素贞不住眨眼,显然心中也是存了忌惮。

    按照李公甫的说法,她们身边有佛门好手暗中维护,顺便也是监视之意。

    尽管不是非常相信,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是以小青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难免生出几分忌惮,更不想将心中的秘密,暴露在不知哪方佛门好手眼中,想想都感觉恐怖啊。

    难怪李公甫特意要她们去城隍庙说话,只有在那里才能脱离暗中监视之人的盯防,府城城隍威严不是普通的佛门高手可以轻忍的

    两姐妹眼神对视,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以后有什么重要的话题,还是到城隍庙说的好。

    起码有李公甫这个中间纽带,城隍神顾雍不会无事探听她们两个女子的谈话。每每想到之前姐妹间的私密话,都叫旁人听了去,她俩就感觉一阵不舒服,对佛门的观感差了不少。

    ……

    不说忧心忡忡的白素贞和小青姐妹,李公甫却是没有急着离开城隍庙,而是继续待在庙里,跟城隍神顾雍交流了一番。

    “你就不怕引起这两位的反弹,要是引起佛门高层的关注就不妙了!”

    顾雍脸上全是幸灾乐祸,轻飘飘笑道:“竟然这么早就把话摊开了说,要是引起了不必要的变故可是要出大乱子的!”

    “怕什么?”

    李公甫却是不以为意,一屁股坐到偏殿的蒲团上,笑道:“这么两个高手一直不用,岂不太过浪费可惜?”

    “可也要你指使得动才成吧?”

    顾雍对此却不看好,摇头道:“异类修士一贯血性十足,怎么会甘心受你辖制?”

    “这你就不懂了!”

    李公甫摇了摇头,看向顾雍的眼神十分不屑,没好气道:“跟你这个江东士族出身的家伙,说情爱之事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白蛇已经入了套,动了凡心想要将其斩断可不容易!”

    “啧啧,好好一条因果不沾的蛇妖,就这么被祸害了!”

    顾雍也没反驳,只是摇了摇头啧啧有声道:“先是被佛门坑了一把,现在又要被你拉上贼船……”

    “呵呵……”

    李公甫不以为意,冷然道:“要不是你跟西湖龙君当了缩头乌龟,我用得着这么费事么?”

    顾雍:“……”

    尽管这是事实,可你也用不着说出来啊,本尊好没面子的。

    李公甫才懒得理会这厮的不爽,悠然道:“这两条蛇妖的实力相当不错,放眼我所知晓的修行界强手,也就那位莫名其妙的黑山老妖比她们联手强了!”

    “这倒也是!”

    说起这个,顾雍也不得不点头赞同:“那位白娘子可真了不得,不仅身具上古大妖血脉,而且还修得玄门正宗功法,一身清气之纯正,比起道门的很多修士都要厉害,一身实力也相当不俗!”

    李公甫轻轻一笑,这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纵观整个新白娘子传奇的剧情,白娘子的实力都是极为厉害的,说是剧情第一高手都不为过。

    法海干不过她,金拔干不过她,至于其余的小妖小怪更是没那实力。

    能够上天盗仙芝,下地府救相公,先不说她背后隐隐的庞大势力,单就这份胆气和实力,放眼整个剧情世界都没谁了。

    李公甫这次的举动,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一拍脑袋做出的决定。

    如果他的猜测正确的话,显然佛门和天庭继西游之后,又联手搅动天地风云,以他们的恐怖实力,只要布置得当说一声‘大势如此’也不为过。

    以佛门和天庭的气运之厚,他们联合起来说一句‘吾心即天心’都不为过,而作为他们所布‘大势’的中心人物,就算白娘子有他暗中相帮,能够躲过剧情中那一次次叫人啼笑皆非的麻烦,新的麻烦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李公甫可没心情,老是替她们收拾首尾,没这份交情嘛。

    既然祸事是白娘子招惹来的,按照李公甫的想法,自然是由她自己解决最好,省得引起大太波动乱了人间正常秩序可就不好了。

    有了黑山老妖的例子,其实他对白娘子的实力并不怎么在意,真要是出了位黑山老妖这样的狠角色,以白娘子的道行法力估计也扛不住。

    他最为看重的,还是白素贞的背后势力啊。

    在剧情之中,白素贞跟王道灵斗法,结果王道灵请来财神赵公明裁判,可最后赵公明跟白娘子却是有旧,把王道灵撇在一边不予理会。

    赵公明是什么人?

    财神地位不彰,可他本人的身份就不得了,乃玄门正宗之一的截教外门大弟子,连他都看得上眼的后辈,其身份来历又简单得了么?

    还有白娘子去天庭盗仙药一节,堂堂南极仙翁难道连区区一条未成仙的蛇妖都发觉不了,最后还让白鹤童子意思意思出手表示一下。

    要不是顾忌白娘子身后的势力,以南极仙翁的实力和威望,又岂能容忍白娘子在他的地盘撒野?

    还未成仙的蛇妖,跟堂堂大罗金仙长生大帝之间的差距,根本就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根本就没法比较。

    李公甫看中的,就是白素贞这份,能叫天庭和地府一干大能,或是看重或是忌惮的身份背景,至于其本身实力也相当不弱,确实是一个相当好的帮手。

    心中如此作想,却是没有跟顾雍说明的想法。两人现在虽然是合作关系,但李公甫还是信不过这厮啊。

    缩编说了些有的没的,又跟顾雍提及之后商量事情都在城隍庙之后,便直接告辞离开。

    “相公回来啦!”

    许娇容第一实际件截住了刚刚回家的李公甫,似笑非笑语气泛酸说道:“隔壁的王夫人,在城隍庙见到相公了,还见到相公与白娘子也在一处,是不是啊?”

    ”是啊,我特意叫白娘子过去说些事情的!“

    面对许娇容探究不善的目光,李公甫坦然承认:“有些事情,提前说清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