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采臣受伤心生暗怒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采臣受伤心生暗怒

    “姐夫姐夫,快出来帮帮忙!”

    许娇容刚刚将烧好的饭菜端上桌,许仙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便传了进来。

    不等李公甫询问怎么回事,许仙便一头大汗冲了进来,顾不得其它一把抓住李公甫的胳膊,一边往外拉一边急道:“姐夫姐夫,快跟我走,采臣兄被人打伤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说着说着宁采臣就被人打了?”

    李公甫还没开口,许娇容便一惊一乍起来,杏目圆瞪怒问:“是哪个不开眼的动的手,难道不知道宁采臣是咱们家的朋友么?”

    “姐姐别说了,我现在赶时间!”

    许仙一把拉着李公甫向外窜,连连苦笑出声:“采臣兄此时还躺在医馆里呢,我带姐夫过去看看,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娘子你一个人在家用饭吧,也不用等我了!”

    李公甫轻轻挣脱许仙的拉扯,转身从书房拿出了那把看起来普通,其实重达近百斤的腰刀,二话不说跟在焦急不已的许仙身后出了家门。

    “汉文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宁采臣就被人打了,严重不严重?”

    一边快步赶路,一边好奇打探详细。当然他绝对不会轻绕的动手打人的家伙,不管这家伙有理没理,一顿好打是少不了的。

    再说了,以宁采臣的性子,也不是那种喜欢招惹是非,爱惹事的主。

    “哎呀,也真是倒霉,今天庆余堂突然来了一伙江湖汉子,其中一位身上中了剧毒昏迷不醒!”

    许仙一边赶路一边气愤道:“王员外带着我跟采臣兄帮那位中毒伤号处理了一番,因为手头药材不够时间不足的缘故,只能稍稍将毒素压制住!”

    说到这里,就是以这厮的软和性子,都不禁发出愤怒咆哮:“那帮混蛋不但不感激,甚至还口出污言秽语大声漫骂,采臣兄听不下去,就跟那帮混蛋理论起来,结果理论不成就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

    李公甫斜瞥了焦急不已的许仙一眼,这才发现这小白脸身上的衣裳颇为凌乱,脸上虽然干干净净,身上却是没少了拳掌之印。

    “是啊,打起来了!”

    说起这个,许仙又是愤怒又是振奋,扬声道:“岂料采臣兄平日练拳颇为勤奋,那几个混蛋单独一人竟然还打不过采臣兄!”

    说着挥了挥拳头,一脸的昂扬斗志以及兴奋,一副打架狂的摸样,哪里还有半分原剧情中的文弱胆小?

    “只宁采臣一个人,我看你也参加了吧?”

    李公甫好笑道:“我是很支持你表现得血性十足的,不要给你姐姐知道了担心就好!”

    “哈哈,还是瞒不过姐夫啊!”

    许仙闻言先是一惊,后又是一喜笑道:“我自然省得,不会叫姐姐发觉的!”

    “就你们两个参与的斗殴,其余学堂的学徒呢?”

    李公甫不以为意,男孩子从小到大哪有不打架的,只要控制个度不要过火就成,当然如果实力强横那就另说了。

    “是我跟采臣兄不要他们出手的,以他们那点子实力出头只有挨打的份!”

    许仙摇了摇头,转而怒道:“不想那帮混蛋着实可恶,眼见单打独斗拿不下我们兄弟,竟然一拥而上围殴!”

    说到这里,他的眼眶都有些泛红,哽咽道:“采臣兄为了让我杀出重围求援,硬生生被近十个混蛋打得吐血……”

    宁采臣这厮,果然会用脑子啊。

    李公甫却是暗暗赞叹了句,对宁采臣的表现点赞。很明显这厮经历了兰若寺之后,明显成熟稳重了许多。

    只要有他李捕头在,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都能得到伸张。反倒是许仙要是受了重伤的话,他在李公甫面前就不好说话了。

    过不多时,李公甫跟许仙来到了庆余堂药铺。

    本来在这时候,早该打佯的药铺,此时却是灯火通明,民满着一股浓浓的阴霾气息。

    两人进门的脚步声,惊动了首在大堂的几位学徒伙计。

    “许仙来啦!”“李捕头来啦!”

    众人像是见到主心骨似的,纷纷起身跟许仙打招呼,又满含畏惧跟李公甫见礼,原本死气沉沉的气氛有了松缓迹象。

    “李捕头来了,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这时,药铺掌柜王员外带着浓浓药草之味,满脸疲倦从后堂走了出来,眼睛中布满血丝神色颇为憔悴,显然之前的经历对他的冲击不小。

    “王员外,打扰了!”

    李公甫点了点头,开门见山直接问道:“那帮闹事的家伙呢,宁采采臣的伤势如何了,要不要紧?”

    “哎,实在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王员外苦笑出声,摇了摇头愤愤道:“那帮闹事的混蛋,在打伤了采臣之后便离开了,还扬言说明日再来!”

    “好大的狗胆!”

    李公甫冷冷一笑,眼睛深处闪过冰冷寒芒,轻笑道:“那我倒要见识见识,这帮家伙到底哪来的胆子,竟然敢在杭州城里撒野?”

    王员外摇了摇头苦笑道:“至于采臣的伤势倒也不严重,断了几跟肋骨脏腑受损,不过好在他的身体底子不错,只要好好调养半年便无碍了!”

    李公甫点了点头,轻笑道:“如此甚好,不知可否让我看望一二?”

    “这个自然,李捕头请!”

    王员外自然没意见,伸手一引在前带路。

    这位庆余堂的掌柜还是比较厚道的,宁采臣为其出头受伤,趟伤的院子安排在药铺后院,单门独院环境清幽很是不错,起码对养伤效果有不小帮助。

    此时宁采臣已经昏睡过去,不过这厮身上包得像个木乃伊,一张小白脸肿得像猪头,身上的都是硬伤骨头也断了好几根,脏腑确实也受了伤,幸好他坚持练拳已经有了底子,身子骨强壮这些伤势还不算问题。

    李公甫的医术何等高明,尤其在这等跌打损伤方面的造诣,又岂是区区一个庆余堂的掌柜可比?、

    只是观其形探其息,感受了一下熟睡中宁采臣的气血流转情况,基本上已将他的状况弄清楚了。

    这样的伤势,对他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亲自出手治疗的话,用不着一个半月,宁采臣身上的伤势就会全部好利索。

    不过他没有显摆的意思,只是查看了一番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请王员外好好救治,至于其它的事情不用担心,有他处理即可。

    看得出来,他的到来让王员外松了口大气,起码不用担心那几位江湖草莽的无理纠缠,等明天事情一了更是高枕无忧。

    趋利避害本就是人之常情,也不能说王员外不厚道,李公甫也没在意他的小心思,只是叮嘱了一下晚上小心,一旦有了什么意外立即请巡夜兵丁出手,等明天他再来解决麻烦!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大齐的经济发展相当繁荣,很有正常历史上两宋的架势,特别是像杭州府城这样的知名大城,晚上更是没有什么宵禁一说,主要商业街依旧热闹喧嚣车水马龙,一副盛世繁华的鼎盛气象。

    不过今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何,李公甫隐隐在喧闹热闹的氛围中,感受到了一丝浮躁和野蛮,不知道是不是城里突然多了许多江湖草莽的缘故?

    回去的路上,见许仙有些闷闷不乐,李公甫好笑道:“汉文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对姐夫没信心啊?”

    “不是不是……”

    许仙吓了一跳,急忙摆手辨白,而后苦笑出声:“只是有些弄不懂,那些江湖汉子怎么火气这么大,一言不合就动手,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样做会引来麻烦么?”

    “侠以武犯禁!”

    李公甫轻轻一笑,并没有笑话许仙的天真,只是轻声解释道:“没有约束的‘侠’,便是最不稳定的动乱之源,这些江湖中人总喜欢以拳头大话,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不把朝廷王法,世俗规矩放在眼里的错误观念!”

    许仙回想今日所见所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同时又相当郁闷道:“可惜啊,普通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所以说,要想不被欺负,自身强大才是真理!”

    李公甫哈哈一笑,指点道:“我教你的那套拳法好好修炼,等练到大成火候就不差江湖上的超一流高手分毫,也就不用担心再发生今天这样的破事,你自己一双拳头就能全部解决!”

    “好吧,看来我以后不能偷懒了!”

    许仙摸了摸脑袋,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但还是郑重回答:“我不会再叫外人欺负了去,绝对不会!”

    看着许仙一脸‘我要崛起’的摸样,李公甫忍不住心头好笑,暗道骚年分歧吧。

    回到家里,许娇容还等着没睡,见到两人平安回来松了口气,又急切询问宁采臣的伤势,知道没事之后这才彻底放了心。

    “娘子,城里这些天来了不少江湖草莽,这帮家伙一贯无法无天惯了,最近能不出门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李公甫接过茶盏,轻声提醒道:“家里有些冷清了,还是买几个丫鬟小厮回来的好……”

    堂兄来了,一直聊天到九点,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