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白娘子生气了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白娘子生气了

    府衙,花厅

    “真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啊!”

    周府尊满脸愤怒,气急败坏在花厅里来回走动,脸上表情时而狰狞时而愤恨,却没有丝毫因手下受伤的怜悯。

    钱通判坐在一旁默不做声,神游天外好似没有听见一般。

    “两位大人,出了什么事?”

    李公甫通禀一声急匆匆走了进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李捕头来啦!”

    周府尊停步点头,沉声道:“赵钱两位捕头刚才带人去弹压城里的江湖草莽,却被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打成重伤!”

    “这么猖狂?”

    李公甫脸色一变,冷哼道:“真是无法无天了,府尊大人怎么看?”

    “李捕头,这事还得你出手才成!”

    周府尊眼神一凝,直接点将道:“孙捕头根本不顶用,只能靠你了!”

    “大人抬爱,属下定全力以赴!”

    李公甫点了点头,笑道:“就在刚才,属下才在庆余堂药铺门口,解决了一帮无法无天横行霸道的江湖草莽,叫什么熊耳山十八太保的!”

    “做得好!”

    周府尊显然气极,也不提朝廷的命令,直接道:“等会你就带着人手出去,一定要给那帮家伙一个深刻教训!”

    李公甫微微一笑,又说了句便告辞离开。

    “干活了干或了,凡是手头没有活计的都拿好家伙跟我一起行动!”

    到了签押房,李公甫一声吆喝,顿时群起响应,哗啦啦数十号精壮捕快抄起家伙,跟在李公甫身后出了府邸衙。

    ……

    白娘子和小青姑娘临时居住的客栈院落。

    “不好啦不好啦姐姐,许相公被人给打了!”

    小青大呼小叫冲进了正堂,正好对上白素贞焦急的眼神。

    “怎么了小青,许相公怎么被打了?”

    白素贞一脸急切,眼神深处更是闪烁冰冷寒芒,显然动了火气。

    “是被外来的江湖武者打伤的!”

    小青急忙说道:“姐姐不用担心,许相公虽然受了一顿皮肉之苦,身子却是没有大碍!”

    “怎能不担心?”

    白素贞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沉声问道:“许相公怎么会被打的,他真的伤得不重么?”

    “听说是有外来江湖武者在庆余堂闹事,许相公挺身而出跟他们大打一架,结果就被打伤了!”

    小青眼中透着兴奋之色,惊奇道:“没想到许相公看着像个白面书生,却是如此血性十足!”

    见姐姐白素贞依旧担忧不已,她笑着说道:“放心吧姐姐,许相公真的只是受了皮肉伤,没有什么大碍的,我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现在许相公便能活蹦乱跳的下地行走了!”

    “亏你还笑得出来!”

    白素贞暗暗松了口气,没好气白了小青一眼,急匆匆回屋收拾了一下,便招呼小青道:“小青,跟我出去一趟,咱们去探望许相公!”

    “姐姐这样不好吧!”

    小青却没有动身,摇头道:“如今李家正开始走三媒六聘的礼数,姐姐不宜跟许相公见面,免得闺誉受损啊!”

    自从确定跟李家结亲以来,白素贞跟小青都觉自己对婚姻嫁娶之事了解实在太少,所以狠狠恶补了一番。

    对于在走三媒六聘之时的诸多规矩都做到心中有数,免得出了岔子叫人看了笑话还一头雾水,那真就贻笑大方了。

    “这……”

    白素贞身子一僵,脸上闪过挣扎之色,最后还是无奈放弃了这个诱人想法,苦笑道:“人间的规矩,还真是多啊!”

    “就是!”

    小青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怂恿道:“要不咱们不管不顾,去一趟庆余堂医馆如何?”

    “小青~~~”

    此时白素贞倒是冷静下来,白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青一眼,沉吟道:“还是算了吧,既然你说许相公没有事情,那就真的没有事情!”

    说话的同时,脸上的神色却相当纠结。

    “哈哈,姐姐说这话太言不由衷了吧?”

    小青哈哈一笑,指着白素贞纠结的神色道:“姐姐想去就去,怕什么?”

    “呵呵,既然咱们打算在人间住上一段时日,那就要遵守人间规矩!”

    白素贞摇头苦笑,闷声道:“不然城里的一干大能,又岂是易与之辈?”

    小青的脸色严肃起来,点点头赞同道:“姐姐说得不错,没想到杭州府城竟然隐藏了如此之多的修士高手!”

    细细数来,李公甫,城隍顾雍,还有神秘莫测的西湖龙君,哪一个都不是她们姐妹可以轻易得罪的主。

    这还是摆在明面上的力量,暗地里谁也不知,还有没有更加强悍可怕的强者存在?

    就比如,邻郡郭北县隐藏的黑山老妖,根据白素贞推断,很可能是一位被玄门大能封印的上古大妖!

    上古大妖啊,白素贞一点都不认为是其对手,就算对方此时经过多年的封印,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也一样。

    还有李公甫所言的金山寺方丈法海,听城隍顾雍的意思,其乃南方佛门有数高手,也是相当不好招惹的存在。

    总之,看似平静的杭州府城,其实内里的水深得很,以白素贞和小青的来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对了小青,那帮打伤许相公的江湖武者呢?”

    白素贞没有多想,话锋一转便说起另一件事,冷声道:“这帮江湖武者真是不知死活……”

    “姐姐,用不着你出手啦,他们已经被李捕头收拾了,并且还押入了府衙大劳,没个几年时间别想出来!”

    小青笑着打消了白素贞的念头,眼珠子一转笑道:“要不姐姐,我让五鬼出手教训他们一番如何?”

    白素贞有些意动,不过最后还是摇头否决道:“不要节外生枝,听许相公说过,府衙各处都请来的护法神灵护佑,五鬼贸然过去可能没机会再回来了!”

    “可恶啊,李捕头也真是的,自身实力强横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府衙各处请来护法神灵,什么门神,库神还有灶神,以及最为严酷的狱神都请来了,也不知道他在防备什么?”

    “还不是防备像你这样的梁上君子?”

    白素贞好笑,白了小青一眼道:“你以后可不许再打府库的主意了,幸亏李捕头及时提醒,不然以后……”

    以后如何,小青和白素贞心中有数,她们一个大意之下,真有可能将许仙陷于危险境地。

    每每想到此处,就是以白素贞的坚韧心志,都忍不住一阵后怕。

    两姐妹说了一阵,心中的某些急噪情绪都平复下来,并没有贸然上门看望受伤的许仙,只是让管家白福出面聊表心意。

    就是如此,正在庆余堂养伤的许仙,也开心不已傻乐了半天。

    “汉文真是有福气,羡煞旁人啊!”

    宁采臣依旧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不过敷了李公甫调制的药膏之后,精神头却是好了太多,此时正裂嘴歪斜的嘴巴调侃道。

    “哈哈,采臣兄好事不也将近么?”

    许仙满脸红光,衬得他那张鼻青脸肿的小白脸越精彩,他却是没有理会这些,只兴致勃勃道:“采臣兄也知道小弟的心思,想要娶个貌美如花温柔可亲的娘子,没想到转眼间便梦想成真……”

    宁采臣脸上神色颇为暗淡,许仙的好‘艳福’,勾起了他心中的隐秘心事,原本平静如水的心一阵阵刺痛,脸色也跟着一阵白。

    “采臣兄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许仙兴致勃勃自言自语一阵,回头不敬意间现宁采臣脸色不对,大吃一惊顾不得其它,急忙招呼前堂的师傅王员外来看诊。

    ……

    小青安抚好了姐姐白素贞的情绪后,耐不住心头好奇,在临时居所转了一圈后,又出了客栈到处查看。

    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拿逛街排解心头郁闷。

    幸好大齐风气颇是两宋,更似北宋鼎盛年景,对于女子抛头露面并没有什么歧视,这才让小青在街上溜达没有引起什么误会。

    只是,往日喧嚣热闹的街道,今日虽然依旧人来人往繁华喧嚣,却是少了一分火热的躁动。

    作为异类修士,修炼小有成就的小青对此十分敏感,在繁华的几条商业街上溜达了几圈之后,她就察觉了不对劲之处。

    “小青姑娘,是小青姑娘么?”

    就在这时,街头突然传来一声声大喊,小青蓦然回头,正好见到一位身着公差服装的捕快气喘吁吁跑了古来。

    “这位公差大哥,有什么事么?”

    小青睁着大大的漂亮眼睛,好奇问道。

    “小青姑娘,刚才李头儿见到你,正好有公务在身不便上前相见,他叫小的给姑娘带个口信,城外有事还请出手相帮!”

    什么意思?

    小青一头雾水,还想问个清楚明白,可惜报信的捕快已经脚步匆匆离开了,她跺跺脚暗骂了声混蛋,没有继续在街上溜达,转身返回了客栈里的临时住所。

    而此时的李公氟,则是满脸好奇,带着一票捕快小弟,急匆匆向城门方向走去。

    真是古怪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府衙大佬下定决心,准备好好教训城中的外来江湖好手时,这帮家伙却是好象潮水一般出了城,让李公氟直接扑了个空……